全面松绑 自求多福

  • 七天记者 梓丰

自今年1月15日,联邦政府开始执行对穿越美加边境的卡车司机强制疫苗接种后,一直受到一些反对强制疫苗接种团体和反对党保守党的批评。1月23日从西海岸温哥华出发前往首都渥太华抗议示威的“2022年为自由护航车队”在沿途民众和政客的支持下,更是将这场抗议活动带到新的高潮。抵达渥太华抗议的上千辆大卡车很快把抗议示威转化为长期“占领”,卡车司机们的抗议诉求也从原来的“取消对从事跨境运输的卡车司机的疫苗接种要求”迅速加码为取消所有的疫情防控政策,包括取消强制戴口罩,取消疫苗护照,经营场所不再限制人数,让每一个因接种疫苗状况而被解雇的加拿大人恢复工作等,美其名曰这些规定损害了“个人自由”,并坚定地表示不达目的绝不收兵。在渥太华的示威很快扩展到全国各地,魁北克城、多伦多等地都爆发了类似的示威。为了造成更大的影响,示威者还用大卡车堵塞了阿省与美国之间位于Coutts的重要通关要道、安省连接美国底特律市附近的大使桥(Pont Ambassadeur)等。如今“占领”并瘫痪渥太华市中心已经两个星期的抗议示威活动不仅没有在周围民众的厌恶和警方的打压下有退缩的迹象,还星火燎原到多个国家,给世界各地的反对卫生防控政策民众带来新的灵感。据不完全统计,新西兰首都惠灵顿、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英国首都伦敦、美国第一大都市纽约乃至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都爆发了类似的抗议示威行动。

疫情爆发两年来积蓄的针对防控措施的不满以及连带的对颁布这些政策政府的不满已经不仅是少数“阴谋论者”、“反疫苗接种者”等社会中少数边缘群体的诉求,而是形成了广泛的群众基础。最新的民调显示加拿大只有不到10%的人没有接种疫苗,却有32%的民众支持卡车司机们的示威活动,这和联邦大选中获胜政党的投票支持率不相上下,有着这样民意基础的示威活动威力足以发展成一场“政治危机”。试图强调防控措施是对民众健康的保护、对示威的卡车司机持保留态度的保守党前党领欧图(Erin O’Toole)因此而被踢出局;自由党魁省议员Joël Lightbound公开批评特鲁多的疫情防控政策也正在分化少数执政的自由党,将给特鲁多的领导力带来重大打击。其实这次示威在某种程度上显示了民众的失望,在疫苗接种率已高达88%的背景下,却丝毫感受不到政府曾信誓旦旦许诺的“只要遵从政府的防疫指导,生活就会很快恢复正常”的兑现。很多民众认为已经遵守了两年多的防疫规定,但得到的只是更严格的限制措施、更多“社交疏离”、更严格的“疫苗护照”准入和旅行限制,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其实大部分疫情防控措施的制定和施行并不在联邦政府的管辖范围内,而是由各个省、地区政府负责的。看到联邦政府现在遇到的困境,多个省政府选择顺应示威者的要求,放宽甚至取消还在施行的防控措施,让新冠病毒不再受到限制,至于民众的健康、安全,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阿省取消疫苗护照

阿尔伯塔省省长肯尼(Jason Kenney)在2月8日表示阿省因感染新冠病毒而住院的人数在减少,意味着疫情的影响降到可承受范围内,因此宣布了分三步走的解封计划。第一步的解封计划包括自2月9日起取消疫苗护照,12岁以下儿童不再需要佩戴口罩,原来限制最高客容量为500人的场所取消人数限制等,这是加拿大第一个取消疫苗护照的省份。肯尼省长表示围绕疫苗护照的争论正在撕裂民众,同时疫苗护照政策已经失去了带动更高疫苗接种率的作用,不再对抗击疫情产生正面的作用,是时候结束了。

而阿省取消疫苗护照的决定正是为了迎合抗议示威者的主要诉求,那就是“我不反对接种疫苗,但坚决反对强制疫苗,坚决反对凭借是否接种疫苗来限制我生活的便利”。示威者们普遍认为是否接种疫苗应该是个人选择,是个人自由,政府不能强制规定,目前正在施行的防控措施是对个人权利和自由的践踏,因此他们的抗议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所有加拿大人、乃至下一代人的权利在战斗,陶醉在自己建构的牺牲和悲情中。但实际上,自由是有边界的,这个边界就是你追求的自由不能侵犯别人的自由,否则自由就变成了自私,最终你的自由也得不到保障。在疫情下,不接种疫苗人士的自由选择势必会让其他人付出代价,而疫苗护照政策正是在公众健康和个人自由之间所能采取的妥协措施,让那些追求自由的人尽量减少感染他人的机会。但在民选政府的体制下,民意就是最大的正确,政府只能顺应。可惜的是,肯尼省长的屈服并没有让堵在美加边境Coutts口岸的示威者满意,他们质问肯尼“为什么不取消全部的防控措施?并表示不会停止堵路。

紧随阿省之后,萨斯喀彻温省省长Scott Moe也在同一天公布了该省的解封计划,宣布该省自2月14日开始取消疫苗护照,2月底取消必须佩戴口罩的政策。不过该省强调疫情并没有结束,奥密克戎变异病毒(Omicron)更容易传播,潜伏期更短,很多感染者无症状,更难以察觉,民众还不能掉以轻心。另外,有证据表明,新冠疫苗的第三针加强剂虽然不能防止被感染,但可大大增强对重症和住院的保护,民众应该尽可能接种第三针疫苗。

魁省谨慎开放

无独有偶,疫情虽然严重,但坚持较为严格疫情防控措施的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也在压力下于2月8日在魁省卫生厅长Christian Dubé和新上任的公共卫生临时负责人Luc Boileau的陪伴下,公布了新一轮防控措施放开日程表,计划到3月14日让魁北克人的生活基本恢复正常。

Legault省长表示过去三周,魁省COVID-19患者的住院人数从3400人降至2400人,延迟或取消的手术和治疗数量正在减少,可以让魁省的医疗系统喘口气。不过魁省将继续保持佩戴口罩以及疫苗护照等防疫措施,强调这些防控措施是保证解除限制、恢复正常生活的基础之一。省长还表示在学习与病毒共存的过程中,不排除出现第六波疫情的可能性,政府还将不得不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

魁省已经实施或将实施的开放时间表如下:

– 2月7日起,电影院、博物馆、生态馆、天文馆等可重新开放,客容量不得超过50%,最多人数不能超过500人。进入者须持有疫苗护照;

– 2月7日起,宗教礼拜场所客容量不得超过50%,最多可容纳250人,要求疫苗护照;

– 2月7日起,殡仪馆(葬礼)最多可允许50人参加,不需要疫苗护照;

– 2月12日起,不再限制私人聚会,但依旧建议聚会人数控制在最多10人或来自不同地址的3个家庭成员;

– 2月12日起,餐厅将允许最多10人或来自不同地址的3个家庭成员的聚会方式;

– 2月14日起,允许进行体育比赛,户外活动可允许最多5,000人参加;

各类体育和艺术活动允许重新开放,但人数不得超过25人;

健身房和SPA可恢复营业,但客容量不得超过50%;

  • 2月21日起,所有的商场都可以按照100%客容量运行;

取消剧院、剧场等演出场所最多500人的限制,但还需按照客容量50%的规模运行;

取消宗教礼拜场所最多250人的规定,但还需按50%的客容量开放;

  • 2月28日,所有的体育巡回比赛、锦标赛等可重新开始;

所有室内场所和礼拜场所可以100%的客容量开放,但贝尔中心和Videotron中心仍将保持50%客容量;

不再强制远程工作,但建议采用;

酒吧和赌场可以50%的客容量开放营业,但禁止跳舞和唱卡拉OK,同时卡拉OK厅和歌舞厅也不能开放;

  • 3月14日起,卡拉OK厅和歌舞厅将允许开放,所有疫情防控措施将取消。

群体风险更大

自去年11月底奥密克戎变异病毒疫情爆发以来,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取代流行了大半年的德尔塔病毒成为各国的感染主因,感染人数也如海啸般飙升,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感染人数、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都创造疫情以来的最高纪录。但可以看到的事实是奥密克戎感染者的症状较轻,重症率也较低,感染者人数的激增没有带来同等比例的住院率和死亡率大幅上升,让很多人士提出“与病毒共存”的主张。需要指出的是,不管是因为奥密克戎病毒本身的毒性减弱还是疫苗的作用,感染之后症状较轻并不意味着奥密克戎病毒不危险,政府选择“躺平”抗疫政策带来的风险依然巨大。因为即便健康人群感染奥密克戎后的症状轻微或无症状,还是可以将病毒传播给更脆弱的人,包括老年人、体弱、有基础疾病或免疫力缺损的人群。奥密克戎可能在年青人身上是轻症,但在年老体弱的高危人群中就是重症,甚至导致死亡。这是一道简单的算数题,假设奥密克戎的传播能力是德尔塔的四倍,但致病性是德尔塔的一半,那么住院人数还是会翻番,还是会对医疗体系带来巨大的冲击。

各地的防疫专家都在担心,由于奥密克戎造成的海量感染者,奥密克戎带来的威胁,可能更多是群体层面,比如在医疗系统达到极限的情况下,健康脆弱的老人群体,需要治疗的癌症患者群体等会受到连带影响。实际上,看似“温和”的奥密克戎在社会中扩散,已经带来了远远超出医疗系统的混乱,比如前一阶段多国航班因人手不足而大面积取消;困扰各地的供应链危机等等。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