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晒我家“年夜饭”

孙瑞祥Jack Sun

因女儿定居多伦多,我从2010年开始,差不多每年放暑假都来多伦多小住。2019年底我们夫妇第一次冬季来这里,想看看多伦多的雪景,过个和女儿女婿的团圆年。不料疫情来袭,交通受阻,原有计划被打乱,我们在多伦多一连过了三个春节。既来之则安之,那就亲身感受一下在多伦多过年的滋味吧。

三年三顿“年夜饭”,不思量自难忘。2020年1月24日除夕,是我们一家四口第一次团聚在多伦多吃年夜饭。我们决定到居家附近的一家粤式中餐馆,品尝那里的年夜饭味道,我们还邀请了女儿的一位闺蜜一道过年。当时多伦多疫情乍起还不严重,政府尚未出台任何禁令。当晚餐厅爆棚,华人聚在一起欢声笑语年味浓郁,时至今日如此热闹景象未有再现。

一群男人和女人在桌子前吃东西

描述已自动生成

许多人在房间里

描述已自动生成

那天我们点了一个“五福临门”套餐,包括五道热菜一道甜品,自带红酒,共计税后消费478.22加元。菜品色香味尚佳,就是鱼肉过盛蔬菜不足,剩菜不少悉数打包,不可浪费。菜品详见图片,您瞧,卖相还不错吧。

盘子里有肉和菜

描述已自动生成

盘子里有肉和汤

描述已自动生成

碗里有一些肉和汤

描述已自动生成

盘子里有食物和肉

描述已自动生成

盘子里有食物

描述已自动生成

盘子里有食物

描述已自动生成

文本, 信件

描述已自动生成

2021年夜饭,我们是在家里享用的,那时多伦多处于第二次“封城”状态,禁止餐厅堂食。我们叫了几样熟食外卖,其余“硬菜”由我亲自掌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炖制了“虎头鸡”,这是一道入选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的传统名菜。我的祖籍在山东博兴,那是我儿时的美味佳肴。我的女婿是台湾人,从小定居加拿大,不知虎头鸡为何物。那天我们边吃边给他讲述虎头鸡的来龙去脉,既品尝了美食又增长了见识。

顺便一提,2021年底,我凭借这道虎头鸡,获得加拿大老师傅协会举办的“首届多伦多家庭美食达人大赛”全场唯一一等奖,加拿大十多家华文媒体都做了报道。第二个年夜饭菜品详见图片。

一群人在餐厅吃饭

描述已自动生成

人站在厨房里做食物

描述已自动生成

桌子上的盘子里摆着许多食物

描述已自动生成

今年春节的年夜饭意义特别,我们喜得外孙牛牛,刚刚100多天。家里添丁进口理应庆贺,年夜饭必须讲究。女儿心疼我做饭太累,早早从网上比较了几家餐厅推出的菜谱,选定了一款208加元(税前)的套餐,取名为“潜龙伏虎”。菜品包括:乳猪件(配海蜇)、红烧花胶蟹肉翅、蠔皇原只鲍鱼扒花胶(4只)、红酒牛排骨、金蒜银丝蒸开边龙虾(1只1.5磅)、葱油蒸青斑鱼、细苗白饭。我再加上几个配菜摆满一桌,算是齐活了。

一群人在桌子前吃披萨

中度可信度描述已自动生成

桌子上放着许多食物

描述已自动生成

一些文字和图案

中度可信度描述已自动生成

我们是天津人,年夜饭必不可少的是饺子,全家人在一起包了猪肉三鲜韭菜饺子。今年没有包“津味素”,那是天津的独有吃食,配料过多,因为要照看小宝宝实在忙不过来。热气腾腾的水饺端上桌,再佐以我年前用天津独流老醋腌制的腊八蒜,湛清碧绿,沁人肺腑。抱着小外孙过大年,一个字:美。

碗里的食物

描述已自动生成

疫情之下,我们的三年三顿年夜饭实在不同寻常,难以忘怀。多伦多被戏称为“开封府”,因为疫情先后五次“封城”。封了又开开了又封人们习以为常,日常生活照旧,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安排,当地政府年前宣布多伦多第五次封城到1月31日解封,恰恰选在了除夕当天。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好消息。

实话实说,无论年夜饭如何丰盛,海外的年味儿毕竟比不上故乡。不过古语说得好,此心安处是吾乡。孩子在哪儿,哪儿就是家。过年是什么,其实过的就是亲情和团聚;年味儿是什么,能够全家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包顿饺子吃,这就是年味儿,那浓浓的乡愁就包裹在薄皮大馅的饺子里了。

男人和女人在桌子前吃蛋糕

中度可信度描述已自动生成

一群男人和女人在桌子旁

描述已自动生成

孙瑞祥Jack Sun:教授、博士,原任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经济消息报天津记者站站长、天津日报特约记者。定居加拿大多伦多,担任华人头条多伦多通讯社首席记者、多伦多华裔媒体工作者协会(TCMPA)荣誉顾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