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省医院计划彻底“躺平”;又1名幼儿死于COVID-19

北京病例可能源自加拿大邮件 加拿大各界不高兴

耍无赖?北京确诊病例曾接收来自加拿大邮件,加拿大卫生部回应|美国|杜克|拜登_网易订阅

在北京发现没有国外旅行史或者密接史的奥米克戎病毒感染病例后,在该病例11日收到的来自多伦多的邮件发现多个病毒阳性点:其中包装外表面2件、内表面2件以及文件内纸张标本8件,经核酸检测均为阳性,并检测出奥密克戎变异株特异性突变位点。出于严谨的医学考虑,中国没有做出“邮件导致患者感染奥密克戎毒株”或者“新冠患者的感染源来自加拿大”之类的论断,但加拿大已经坐不住了,先是新任卫生部长Jean-Yves Duclos在被记者问到这个问题很不高兴,回怼说“这是个很不寻常”的说法,为了防止记者再继续追问,马上又补了一句:“我不是专家、医生或生物学家,我会让专业人士给你提供正确的建议和观点”,而卫生部在随后发出的邮件里表示“总的来说,冠状病毒包括其变体,不会从几天或几周内运送的产品或包装中传播。”而保守党党领欧图(Erin O’Toole)则直指新闻报道“荒谬”,他解释说“我不相信中国的新闻,因为它是一个没有新闻自由的共产主义国家。 更不幸的是,那里的新闻充满阴谋论和谎言。”而经常接受媒体访问的防疫专家Caroline Quach 更是认为北京提出的关于新冠病毒污染来源的假设非常不可信,因为需要出现“难以置信的病毒载量”才能感染到人。而加拿大前驻华大使大使Guy Saint-Jacques则颠倒黑白地表示这是中国的宣传策略,找加拿大做替罪羊,以便让世界忘记新冠病毒源自武汉的事实,同时又“言之凿凿”地称由于中国研发的疫苗保护效力不行,又临近中国的春节,会有大规模的人员流动,所以中国的疫情将会大爆发。

魁省医院计划彻底“躺平”

面对高传染性的奥米克戎变异毒株引发的感染人数以及住院人数的大幅增加,毫无办法控制病毒传播的魁省政府最终不得不选择“躺平”。由30名一线医生、防疫专家等组成的委员会起草的最新医院管理指南与之前疫情防控措施大相径庭,包括不再防止新冠病毒进入医院,接受病毒带来的风险;进一步严格入院需求和加速出院;由患者家人来照顾住院病人;重新定义基础医疗服务定义等等,简单来说就是正式承认要与病毒并存,不再采取防范措施,即让携带新冠病毒风险的家人照顾住院患者,让已经感染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回来上班,目前魁省的医疗系统有5万人缺勤,其中有1.5万人是因为患COVID1-19而在家隔离。指南还建议对存活希望较低的患者不做转院处理,降低出院标准,让患者尽早出院以腾出病床和医护人员;尽可能推迟非紧急的手术或治疗,包括私营医疗机构、人工生育辅助机构以及专科机构等,以便尽量少占用医疗资源。尤其耐人寻味的是,这份新的指南获得了医生的普遍欢迎,说明与病毒共存已经在医疗系统获得了普遍认可。

又1名幼儿死于COVID-19

Le virus fait d'une fillette de 4 ans sa plus jeune victime à Québec | JDQ

魁北克城的CHU de Québec – Université Laval昨天下午证实一名年仅4岁、生前身体健康的女孩死于COVID-19并发症。卫生部门没有公布有关这名小女孩的更多细节,仅向这名女孩的父母和家人表示哀悼,称“出于对家人的尊重和保密,不会接受采访,也不会有其他评论。”一般来说,10岁以下幼童死于COVID-19极为罕见,到目前为止魁省已经有80多万人感染,死亡1.2万多人,但只发生了两例幼儿死亡案例,另一个案例是去年12月17日,蒙特利尔儿童医院(CHU Saint-Justine)的一名不到两个月大的婴儿因感染新冠病毒不治,孩子之前也没有任何健康问题。在魁省第五波疫情爆发以来的近2个月时间里,魁省已经有800多人死于COVID-19,大部分死者是有其他疾病、未接种疫苗者以及年纪较大的老人。

新冠药已交付 但有医生质疑“鸡肋”

在加拿大卫生部批准辉瑞公司的抗新冠病毒药物Paxlovid的使用后,联邦采购部长Filomena Tassi宣布加拿大已经收到了辉瑞公司首批交付的3.04万个疗程药物,在3月底前还将获得12万个疗程的药物,后续的交货时间表还在商定中,目标是尽快向加拿大各地提供更多的药物治疗疗程。不过有不少医生质疑这种药物的疗效,因为Paxlovid的使用有一个窗口期,最好是在刚确诊时立刻使用。但是目前大部分民众都无法获得核酸测试(PCR),而不少轻症或无征状患者若使用快速测试,一开始有可能现“假阴性”,等测出阳性时很可能已经过了最初的阶段,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机。另外这种药是处方药,不可能在家里备一瓶,确诊后随时服用。如果需要预约家庭医生处开处方,然后再往药房或政府指定地点领取,同样可能错过最佳服用时机。同时,Paxlovid与很多药物有冲突,比如治疗胆固醇、癫痫、精神疾病等的药物,目前也不知道其是否会影响肝脏和肾脏。

蒙特利尔教委允许自备N95 口罩

在魁省政府拒绝给重新开学的教职员工配备防护性更好的N95口罩后,一些教委自行采取了行动,比如蒙特利尔教委(Centre de services scolaire de Montréal)在发给员工的邮件中指出从1月18日开始允许教职员工佩戴自己准备的N95或其他防护性更高的口罩,而在之前,这样的口罩是被禁止佩戴的,教职员工只能佩戴魁省政府提供的外科口罩,这被一直要求给老师提供更高防护口罩的教师工会称之为“一个小小的胜利”。魁省教育厅长Jean-François Roberge再次重申不建议给普通学校的教师配备N95口罩,但要求各地教委不要干预教师个人关于口罩类型的选择。

被错误指控袭警青年获永久居民

去年年初因为被蒙特利尔警方错误指控袭警而被关押6天的几内亚青年Mamadi Camara刚刚获得了联邦政府以人道原因批准的永久居民文件,不用再担心是否能继续在本地学习和工作了。目前他已经从蒙特利尔移居到渥太华,他的妻子也顺利地生下双胞胎,不过他还在继续因曾受到的暴力待遇而接受心理治疗。他在蒙特利尔大学的电气工程硕士学位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完成,之后将按部就班地找工作,并希望远离公众的注意。去年1月28日下午17点左右,蒙特利尔警察局(SPVM)的警官Sanjay Vig在给一名司机发出罚单转身走回自己的车辆时被人从背后袭击,重伤倒地,配枪也被抢走。随后警方认为嫌疑人是收到罚单的Mamadi Camara,对无辜的他发出多项指控,并拘押了6日,闹了一场全国闻名的“乌龙案”。最终经过调查,警方在3月25日逮捕了真正的嫌疑人Ali Ngarukiye,他的DNA在袭警现场被发现,而受伤警察的DNA也在他的物品中被发现,他被指控包括蓄意谋杀、偷车等7项罪名,但被抢的警察配枪至今没有找到。

著名歌手突然死亡

Le chanteur Karim Ouellet n'est plus | La Presse

出生在塞内加尔的著名黑人歌手、作曲家Karim Ouellet昨天晚上22点左右被发现死在自己在魁北克城的工作室里,具体的死因和死亡时间目前未知。这名刚刚度过37岁生日歌手的突然死亡让魁省的文艺界震惊,各路名星纷纷表示哀悼。连魁省省长、魁北克城市长等多名政客也表示很遗憾魁省损失了一个才华的歌手。这位很小年纪就被魁北克人收养的黑人青年是在魁北克长大的,最早在2009年的Granby国际音乐节中崭露头角,广为人知,之后他的唱片大卖,参加各种演出、音乐节等等,他的歌曲也多次获奖,其中最著名的歌曲名为《L’amour》,但最近几年,特别是疫情爆发以来他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据说他正在准备发布自己的第四张唱片。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