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12月3日)

有无声    

苏凤

有只静默的蜜蜂
在花前,翅膀
也不嗡嗡
回望多少风采在
万众喧哗之上
昙花一现的光芒
如今已于何处凋零
已于哪个恒常孤独里
犹如一盏灯
照进内里的世界
恒常是寂静的涅槃
欲滴的甜浆

白发千茎寸心丹

      吕孟申

蝉将秋风煽得越来越凉
它的双翅也越来越薄
漫山遍野仿佛被点燃,越烧越旺
枫叶被这野火烤得彤红
雁陣从头顶飞过,雁叫声声把我的魂也带走了
多想随征雁穿越万水千山故乡行

秋雨淅沥,天朦胧地朦胧
去路归路无人影
情系长夜梦里不知身似客
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
出发时翩然少年不知愁滋味
及到归来霜染鬓发百感交集泪纵横

在无人的夜酿泪为酒
很多事不想去触摸,不敢去触碰
斟一杯酒静静地坐在窗口
任心事如酒一样滑入愁肠不作声
我的酒杯装不下我的眼泪,我的忧伤
沉醉在酒香里任泪水肆意地流任思绪飘零

如果说高山上的湖水
是躺在地球表面的一颗眼泪
那我的眼泪又是挂在谁心田的那面湖水
白发千茎寸心丹,嚼雪饮冰

有人心疼时,眼泪才是眼泪
孤灯一盏红于血,那是慈母盼儿归的心疼

还是回到故乡吧
亲一亲泥土的芬芳
捡一枚落叶夹在泛黄的书中

或偎依在老娘的怀抱
就这样静静地睡吧
泪珠悄悄滑落,倦鸟归林做一个香甜的梦

 

朝圣之路

柳江子

打开风的缺口,流云逸动

飞瀑般的笔锋,写意

蔚蓝色的苍穹

水的口吻总是如此率性

温润又不失儒雅

淡定而又平添了几分风情

裹不住的身体的凹凸

抖动一双,轻灵的翅膀

在旖旎的枝叶间

像灵猿一般攀援

是雾状的缭绕,看不见

大山深处,一块石头的喧嚣

树木静谧,流水欢笑

一丛幽兰,在寂静之地

把孤独,升华到了极限

行走在尘世间,朝圣路上

无所谓一个人的艰难

圣湖如一只天眼

雪山辽远,把暧昧的灵魂

一遍一遍抚慰

 

日落(7)

陆蔚青

快到12点,楼下终于传来了门铃声。郁欢伸出的手比抢答还快,先按开门按钮,然后开了门,站在门前等待。见狭窄的楼梯上爬上来一个人,像一个巨大的雪团。终于爬上来,站在郁欢门前的的女人,圆脸红红的,散发着热气。郁欢连忙让进去,雪娥个子虽然只到郁欢肩膀,步伐却大,几步就走到沙发边,一屁股坐下来,一边用手作扇子状,不停地煽。

热死我了。雪娥喘息着说。

郁欢连忙将果汁递过来,她一仰脖子就喝到底。郁欢见她真是渴坏了,急忙又送上一杯,连干3杯之后,雪娥终于喘出平缓之气,神情安逸下来,脸色也平滑了。

这时雪娥就翘起二郎腿,将后背靠在沙发背上,手放在扶手上,郁欢见她的形象突然高大起来,就产生了好奇。郁欢这个人,有时候有一种莫名的痴气,这时她已经忘记了雪娥来的目的,她苦等的原因,她十分不合时宜地找出了雪娥像雪球的原因,雪娥穿了一件有皱折的上衣,上衣的胸口叠满一寸长短的花边儿,层层叠叠好几排,就像枕套一样。这些花边让雪娥的形象膨胀起来,雪娥因此就更加雪球了。

雪娥倒没在意郁欢观察的目光,此时雪娥正在看房子的文件。刘翔提早把所有文件整理好,夹在夹子里,一目了然。雪娥看了说,都齐全,都符合规矩。你放心。我回去就办。郁欢听了,吐出一口长气,人也高兴起来,说还是同胞好,我们去花园银行,怎么也办不出来,本来说好的数额,东减一点西减一点,就没什么了。雪娥说老外就这样,办事不灵活,死板的很,跟他们打交道,能气死你。要说变通,还是咱国人。郁欢连连称是,说那就麻烦你了。雪娥从沙发里站起来,将复印件装进背包,说放心,这两天就给你消息。郁欢将她送到门口,说着拜托的话,眼见着一个雪球滚落下去。

回到房里,急忙报喜。刘翔听到郁欢的话,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他对郁欢这种不知愁苦的性格毫无办法,只能做投降状。他没有郁欢乐观,相反他听了雪娥的大包大揽,格外小心。他说我们还是再找找别的银行吧,我觉得雪娥有点不靠谱。郁欢说怎么不靠谱,你就是太小心,雪娥这样灵活的人,如果办不下来,别人也难。

三天之后,雪娥还是没有回音。郁欢就给她打电话,这次雪娥平稳了许多,没有荷尔蒙爆棚的激动,倒是懒懒的,听起来好像睡意朦胧。原来爆豆一样的声音,也拖着长音,如果不是嗓音的沙哑,郁欢简直怀疑不是一个人。提到这个位于纽曼街的小房子,雪娥倒是记得,说电话里说不清,你来银行吧。

郁欢放下电话就要去,刘翔不放心,郁欢就让刘翔去,自己也认为刘翔更靠谱。早年在国内时,两个人各有职业,相交的只是家庭生活,刘翔忙,倒是郁欢承担的多些。出国后,他们承担的责任发生了变化,甚至郁欢的性格都发生了变化。她变得越来越依赖刘翔。她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除了在生活中找乐子,干点风花雪月的事情,对银行账单报税各种事宜,自动关闭所有感官,偶尔去唐人街参加老乡会等社团活动,问她做了什么,谁说了什么,她基本不知道。

我只是去会朋友的。她说。如果不是为了会朋友,我才不去。

只有刘翔知道,郁欢不是在及时行乐,也没有人们看到的放松,她只是用这样的方式,掩盖她的紧张。郁欢很紧张,她语言不好,办事有障碍。但她又不肯吃苦学习,得过且过,她由一个独立女性逐渐萎缩,变成一个跟在丈夫后面的小女人。

如果生活发生变化怎么办?刘翔有些苦恼。他只能撑着。

 

和尚街的故事(19)

九如

玛丽的“狩猎行动”很快有了成果。 玛丽个子高挑,人长得还可以, 又加上很会打扮自己,穿衣又很有品位, 吸引了不少男士的目光, 可现在的玛丽需要找一个“金主”,所以很多时候她只是逢场作戏。这次被猎获的,是“小艾里斑”。 “小艾里斑”的父亲“大艾里斑”在西南区及拉萨尔很有名。拉萨尔的一条街就以他的名字命名, 他是“和尚街商会会长”。大艾里斑从小就在他父亲的生意里熏陶, 这个生意从1912年就开始经营。 从小的耳濡目染, 让大艾里斑学会了怎样做生意怎样与客人打交道, 也培养了对商机的嗅觉。1962年来了一个机会, 在“和尚街”经营二十年的室内装饰店 “JM VALLIERES” 的店主因为年事已高, 要卖掉这个创建于1945年的生意, 大艾里斑瞧准了这个机会, 毅然地买了下来。 他接手后继续保持着原店名, 这样把西南区的客人继续抓住, 另外通过黄页的宣传, “JM VALLIERES”这个名字慢慢地被其它地方的人知道。 拉瓦勒、圣卜勒诺、 鹦鹉岛等地的客人都慕名而来,1989年一个月的营业额相当于1945全年的,生意在大艾里斑的手里蒸蒸日上,日进斗金。 小艾里斑是大艾里斑的小儿子,他上面有一个哥哥与一个姐姐, 都好好地跟着父母做生意,就是他可能是被宠爱的原因, 对生意没有兴趣,倒是对吃喝玩乐很在行,无师自通。为什么说无师自通呢,因为他的父母只知道怎么挣钱攒钱,不知道怎么花。 小艾里斑经常流连于酒吧之间,也结交了很多的朋友。这些朋友中很多都是想从他那里讨个酒喝,蹭个饭吃,他真有事的时候, 脚底下会像抹油那样跑得快,其实就是“狐朋狗友”。

小艾里斑喜欢乡村与流行歌曲, 在酒吧里他会点加拿大女歌手和作曲家,在乡村音乐和流行音乐方面非常成功的仙妮亚·唐恩的歌曲,尤其是《Man! I Feel Like a Woman>>。 这位女歌手幼年的生活相当辛苦,由于家庭收入不多,她经常都要挨饿。她没有将苦况告之学校,担心福利署介入会拆散家庭。由于家在偏远的荒野地区,她学会打猎及劈柴,家庭暴力亦经常发生,仙妮亚因此曾经患上抑郁症。1979年夏天,她母亲趁后父上班期间举家逃走到680公里以南的多伦多露宿者收容所寻求协助。直到1981年她们才回到后父身边。仙妮亚八岁起已在蒂明斯的酒吧卖唱以帮补家计,由午夜唱至打烊,很多时都可以赚取20加元的打赏,这样的磨练,造就她唱歌和表演技巧,成就了她 。

小艾里斑听着这首歌的时候, 也会跟着唱上几句:

” Let’s go girls

Come on!

I’m goin’ out tonight, I’m feelin’ alright

Gonna let it all hang out

Wanna make some noise, really raise my voice

Yeah, I wanna scream and shout ……”

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会吹口哨拍桌子大声叫好, 整个酒吧一下子沸腾了。小艾里斑一高兴就会为酒吧里的每个人付酒水钱。

 

炉霍印象

龙晓初

炉霍,地处四川省西部,甘孜州之北,,是甘孜州北路的咽喉要道。东接道孚县,西北与甘孜县相邻,西南与新龙县接壤,北面毗邻色达县,东北则与阿坝州的壤塘、金川两县相邻。川藏317线从东南至西北贯通全境,历为去藏抵青之要衢和茶马古道之重镇。幅员579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3万6千多勤劳质朴的藏族人民,87.9%的藏族比例,让这片农草林相映的高原地域更平添了民族文化和民族精魂的巨大张力。在现代文明的进程中保留着独有的清纯,并坚守着千年生成的宁静谐和。

炉霍,过去被称为“霍尔章谷”,藏语“霍尔”意指蒙古人,“章谷”意为山岩石上。因霍尔章谷土司的官寨处于山岩上,为蒙古后裔,所以称“霍尔章谷”。清光绪二十三年终(1897)置屯时取名“炉霍”,因炉(打箭炉)至霍尔为入藏要道,故起此名。熟知藏族历史的都可以从“炉霍”之地名感知到这个地方在遥远的过去留下了藏族和其他族群之间的恩怨纷争。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被誉为东方《伊利亚特》,《格萨尔王传》也被公认为世界最长的史诗。《格萨尔王传》中的主人公藏民族英雄岭·格萨尔曾在这里征战,《格萨尔王传》中有个章节为《霍岭大战》:分上下两部,即《霍尔入侵》和《平服霍尔》,讲述的就是在炉霍区域发生的故事,炉霍作为霍岭大战的主战场,留下了无数动人的传说和丰富的遗迹。

我在寻找心灵的沟壑山水,向往放牧生活的自由,来自四面无拘无束的风,消了世俗的风尘纷扰,断了身后眼前的忧虑。喀瓦拉翁,意为白雪之王,是炉霍县旦都乡境内一座神山。此山与左右两座直伸前方的岩化山呈“品”字形展开,俊秀挺拔,直逼云天,神山主峰海拔5484米,终年白雪皑皑,轩昂雄奇。相传在公元8世纪,莲花生大师为此山开光,并命名加持。山有了灵气,惠及四邻。喀瓦拉翁不仅是转山膜拜的藏民们心中的神圣,更将天地精华集于一身,把高原美景浓缩至醇,散发着亦真亦幻,美妙绝仑的魅力。

喀瓦拉翁是座沉默的宫殿,珍藏着各式珍宝,它却并不嚣张,内敛着光芒。只有当你真真切切走进它,贴近它,才能一层层感受它发自内心的吸引。雪峰是它熠熠闪辉的皇冠,高贵肃穆,威严凝重。岩化石,在沟壑纵横的曲伸中,积蓄了千年的力量,默默拧成山的脉纹,任随风霜侵蚀,岁月磨砺,依然归然不动,把痛苦和欢乐一并吞咽,铸成它表情的大彻大悟。

若是云移雾飘,风起日落,喀瓦拉翁便多出几分曼妙的美丽,欲隐还露,欲说还休,勾画得梦境一般,浅浅淡淡,呓语连翩。

如果要道出喀瓦拉翁的美丽,若不亲自体验是没有说服力的。它既有山势的雄险,又有原始森林及草甸的幽静,还有溪水湖泊的清澈秀丽。若在五六月,还可饱览杜鹃花满山遍野的明艳。景致四季更替,日日不同,仿佛是叠百翻不厌的风景画,那林间落下的瀑布让它生动了,也鲜活了。这样的画不单单印着风景,也倒映着看画者的心情。

喀瓦拉翁如此美丽的风景自然无法拒绝众多的传说典故。格萨尔的“磨盘”,珠牡王妃的“梳妆镜”,庆功用的“仙女舞池”等珍珠般的散落。坐下来听听,合着清风流水,林间鸟鸣,又别有一番滋味。

喀瓦拉翁境内为高山峡谷地貌,气候呈垂直分布,其横断山系特有的自然生态系统孕育出了种类繁多的植物和珍禽异兽。冬虫夏草、贝母雪莲、红景天等眷顾着这片土地,岩羊、鹿、獐子把这里当作乐园。在喀瓦拉翁,你会深切感悟到藏民族世代推崇的万物有灵的慈悲情怀与现代文明中提倡的环保意识是何其相似。

喀瓦拉翁,一个美丽天成、气韵和谐的地方,一个给你闪亮的灵感和恍然彻悟的地方,一个将诗情描绘如画的地方,一个叙讲古老传奇的地方。 我所走过的地方总能听到一种声音。既不是时过境迁的叹息,也不是追忆年华的独白,我的脚步有限宽广却浩瀚无边。

宗塔草原位于炉霍东北部,一片辽阔纵横延伸,绿色是它的身躯,也是它的灵魂。这就是宗塔草原,一个人间与仙境相交相融的地方,它有人间的气质又带着仙境的神韵。当地牧民是草原的主人,他们终年放牧生活,然而他们又是客人,是宗塔草原美的欣赏者和赞颂者。炉霍是属于康区,街上行走的男人许多都高大威猛,典型的康巴汉子。康巴人,是指生活在藏东地区及其他使用康区方言的藏族人。长年的游牧生活使康巴汉子具有野性不驯的奔放性格,剽悍好斗,游牧民族豪放的天性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有一首著名的康巴歌谣这样唱道:“我骑在马上无忧无虑,宝座上的头人可曾享受过?我飘泊不定浪迹天涯,蓝天下的大地便是我家。”也许是千百年来格萨尔王的基因流淌在康巴汉子的血液里。

宗塔草原在众多草原中算不上大,却自有一份隽秀的逍遥和神往的自由。芳草连天,牛羊成群,康区著名的狐狮神山护佑草原上所有的生灵。人与天地,草地和牛羊就在这种千年和谐中恣意生长,无所拘束。

同一片呼吸让它们亲密无间,草有草的灵性,花有花的性格,牛羊继承者祖先生存状态的悠闲,牧人传递着对生命的尊重和理解。这种坦阔奔放在花的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

宗塔草原从春天开始,野花一跃成为草原的主角,一出又一出变幻多端的戏一直要唱到中秋时节,从黄到白,从红到蓝,一茬接一茬,赶趟似的登上这个广袤的优美舞台,显尽风姿。草原也变成了妩媚的女人,用不同颜色的新装打扮自己,一不留神,就叫你融化在它迷人的微笑里。这是草原最曼妙也最魔幻的时候,当地牧民也会把自己打扮得花一样美丽,在七彩草原上舒展内心的喜悦。蓝的天,绿的地,七彩的花,七彩的人们。单纯快乐和透明简单的生活中,会带给你怎样的思绪呢?

有人说,哲学是旅途的导师,在一生漂泊的日子里,劳顿和激情是行走的两只脚,踏遍风光无限。

(责任编辑:葱岭)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