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尔前市长为什么再一次败北?

七天记者 颜宏

2017年的11月,蒙特利尔建城375年以来第一次选出了一名女性市长。创造历史的就是当时出任官方反对党Projet Montréal党领不到一年的政坛新人普朗特(Valérie Plante)。这位在选举前名不见经传、总喜欢哈哈大笑的女候选人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击败了曾连续6次当选、出任过联邦移民部长的政坛元老级前市长Denis Coderre,让很多政治观察家大呼意外。四年之后,当年败选后励精图治、反思了四年的Denis Coderre带着改变的标签重回选举舞台。Denis Coderre 2.0不仅自我标榜与原来不一样了,还出版了新书,以新的精气神示人,甚至连他的外形都改变了(通过调整饮食和体育锻炼减肥至少100磅)。从今年9月17日市政选举正式开场到投票日的大部分时间里,多次民调显示他和女市长的支持率基本上不相上下,之间的差距基本都在误差允许范围内,但最终的投票结果却让人跌了眼镜,普朗特的得票率高达52.14%,而Denis Coderre的得票率只有37.95%,差了14个百分点,整整5.9万多张选票的差距;在全市19个区划中,Denis Coderre只在Saint-Léonard、Saint-Laurent、Rivière-des-Prairies–Pointe-aux-Trembles、Pierrefonds-Roxboro、Montréal-Nord以及Anjou 6个其铁票仓战胜了普朗特,其他13个区划内全部落败。

面对如此耻辱的败选结果,Denis Coderre似乎还难以消化和接受,不仅在选举之夜打破常规在获胜者讲话之后才露面,还发表了一篇富含悲痛情绪的讲话,指责这次选举是一场“肮脏”的对自己的围剿,然后就“神隐”了,既不表态以反对党党领的身份留下,也没有说要彻底退出政坛,只撂下他的当选党员们面面相觑。其实无论是Denis Coderre 1.0还是Denis Coderre 2.0,他最大的失败就是传统政客骨子里对选民的轻视,总认为自己的智商高,可以很容易糊弄选民,所以总是表现得很傲慢,高高在上且好大喜功。

选民的痛点

在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为了对抗魁北克的分离主义倾向,当时的联邦自由党政府以增强联邦政府在魁省的影响力和促进全国团结为名,设立了“赞助计划”( programme des commandites),在1997到2003年之间共拨款3.32亿加元“赞助”魁省亲自由党政府的公关和广告公司的业务活动,要它们在一些展览会、球赛赛场等地悬挂联邦枫叶旗,在各种场合宣传爱国思想,以对抗魁独思想,树立联邦政府在魁北克的形象。但在之后的审计中却发现,这笔专门为宣传联邦政府政策和形象的资金中,有近1.5亿加元去向不明,有些公关公司连收据都拿不出来,有的甚至提交假发票。后面的调查也表明,这些钱落入了一些和自由党高官关系密切的私人手中,而且政府的经办人也巧取豪夺,中饱私囊。这一丑闻最终导致执政只有17个月的Paul Martin政府被迫提前大选,最终被哈珀领导的保守党击败。而从1997年就当选自由党议员的Denis Coderre虽然在“赞助丑闻”的调查报告里没有被直接指控,但也指出他和多名涉及“赞助丑闻”的判刑罪犯过从甚密,他还和其他联邦部长一样接受过一些认罪公司提供的贝尔中心包厢冰球票等财物。他在操守上说不清的事情还包括使用一些涉事公司提供的资金进行竞选,与他有关的一名竞选资金筹款人从分包商那里拿回扣,在担任部长期间曾给自己的地产商朋友一个标的50万的合同等。

而被媒体大量曝光的魁省建筑业由来已久的严重腐败问题,包括工会与犯罪组织之间的联系,工程层层转包以及官商勾结等现象最终迫使当时的魁省Jean Charest自由党政府不得不在2011年10月启动了公共调查,由法官France Charbonneau主持的魁省建筑行业腐败调查耗时4年多,传唤了1400多人。其中总共有189名证人在现场直播的听证会上作证,揭出包括蒙特利尔在内的各地市政官员、建筑公司和黑社会之间的利益链和分肥方式,引发了一个接一个的政坛地震。在听证会举行期间,魁省有多位涉事的市长自动辞职,包括处于腐败风暴中心,从2001年起就当选蒙特利尔市长,并连任三届的Gérald Tremblay;多位市长受到刑事指控并最终服刑,如担任Laval市长长达23年的Gilles Vaillancourt;建筑行业工会的领导人辞职,市政官员被停职等等。调查还牵出了被称为加拿大史上最大的贪腐案: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MUHC)修建“超级医院”的项目,健康中心前CEO阿瑟·波特( Arthur Porter)被指控参与受贿2250万加元,把建筑合同给了蒙特利尔的兰万灵公司(SNC-Lavalin),结果波特以及工程公司的高管等共9人受到刑事指控并被判刑。

经历了两场巨型腐败风暴洗礼的魁北克人由此对官员们的操守变得特别敏感,开始用放大镜来观察其一言一行,任何瓜田李下的行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和腐败联系到一起。

轻视的后果

借着蒙特利尔建筑行业腐败丑闻在2103年高票当选为蒙特利尔第四十四任市长的Denis Coderre遵守竞选承诺,上任后很快任命了一名监察总长以防止蒙特利尔的建筑行业再出现腐败问题,并对臃肿庞大、人浮于事的蒙特利尔市政府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包括减少市政府运行财政预算,取消了2700个市政雇员岗位,废除部分优厚的退休福利等,曾导致上百名市政工人工会成员在2014年8月18日冲击市政府。但很快他在清正廉洁等道德方面的不拘小节就开始暴露出来,比如任命自己的竞选“战友”、前记者Philippe Schnobb为蒙特利尔交通公司STM的总裁,不管他是否有资历;为弥补太阳马戏团创始人、亿万富翁Guy Laliberté 10年前一个夭折的房地产投资项目所造成的损失,而主动提出让他借着蒙特利尔375周年大庆的时机在Jean-Drapeau公园开发一个剧院项目;借着蒙特利尔375周年庆典的时机大办特办庆祝活动,而其中一些合同则落入了他的关系户手中;在驾车驶入步行街而被警察叫停时对警察大喊“你在为我工作”;在有记者获得他交通违章罚单的复印件时施压蒙特利尔警察局SPVM对该记者进行调查、监听等等。

Denis Coderre在力排众议花费巨资争取电动方程式(Formule électrique)大赛落户蒙特利尔的过程中,更是毫不在意民众的感受。面对市中心内全封闭的赛道设置,赛道附近的商家企业很不高兴,因为高高的路障、栅栏“赶走”了很多顾客,也没有多少游客,让很多商家亏损;普通市民更不开心,因为赛道的设置让很多路段无法通行,只能开着车绕来绕去,因无法按时到达目的地而心急如焚;而赛车举办地附近的居民更是不堪噪音和被扰乱的生活而天天抱怨。但傲慢的Denis Coderre却固执已见,坚称这一赛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是让蒙特利尔站到世界舞台上的好机会。但当时的竞争对手普朗特爆料说Formula E蒙特利尔站的两万五千张门票中没卖出去多少,有2万张都是免费送的,同时负责组织此项大赛的非营利组织至今还拖欠着620万加元的账单和950万加元的贷款。面对媒体和民众的求证,Denis Coderre居然在几个月时间里一直避实就虚,左右搪塞,就是不肯给出具体的赠票数额和亏损数额,期待着选民买他的帐,但最终结果是被无情抛弃。

经历过“赞助丑闻”和魁省建筑行业腐败调查的蒙特利尔选民已经在腐败、以权谋私等为官操守问题上非常敏感,Denis Coderre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碰触他们的敏感神经,还觉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在今年选举的最后阶段,他再次落入同样的窠臼,后果也如上一次一样致命。

带着反思、改变标签的Denis Coderre一开始确实让很多人相信他确实改变了,也希望他能带领蒙特利尔走一条更好的道路,但他自己很快撕下了新面纱。就在复出后不久,他被拍到在等红灯时看手机,照片被发到网上引发围观后,与其痛痛快快地承认错误让这件事翻篇不同,他花了好几天时间反复辩解并没有看手机,而是手机掉地上,他恰好捡起手机而已,招来了好几天的嘲笑和争议;到了公布收入和纳税情况时,他再一次上演遮掩大法,以与客户签有保密合同为由拒绝披露他在2017年败选后的工作情况,这让很多人认为里面有“猫腻”,否则为什么要隐瞒?于是被竞争对手抓住机会猛批,整天被媒体记者追着问,最终经过4天的纠结,为了止损的Denis Coderre公布了他的客户名单和收入,但为时已晚,欺瞒的印象已经造成。更严重的是他在过去四年里分别为国际汽车协会(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l’automobile )、Stingray、Felix & Paul Studios、Fondation de l’Hôpital général juif、Conseil d’administration d’Eurostar、Cogir、Parc Oméga以及一家保密客户等机构担任顾问、游说员等职务,还创建了自己的顾问公司9377-4750 Québec inc.,仅2020年的年收入就高达458263元。其中房地产开发公司Cogir在2019年到2021年3月一直给他开工资,并且也承认没和Denis Coderre签什么保密合同,而这家公司曾参与多个蒙特利尔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显而易见地涉及“利益冲突”。更让人无语的是,他在公布客户信息中还留了个小尾巴,那家一直不肯说出名字的公司原来是媒体印刷公司TC Transcontinental,这是一家对社会舆论和选情有影响的机构,Denis Coderre本应该在宣布竞选的第一天就应该对公众体现透明度,公布自己与这间公司之间的关系。

时隔四年的两次败选其实原因都是一样的,Denis Coderre总是相信凭着自己的小聪明能够蒙混过关,也总是认为选民会接受他在道德上的“小瑕疵”,殊不知在信息传播如此发达的今天,在网络挖坟如此简易的情况下,任何一点过去的暗黑历史、小勾连都有可能被昭告天下,而人们对负面新闻的容忍度也越来越低,政客们要表现得比雪还白,比圣人还要圣人才能最终赢得选民手中的选票。他的败选经历也在提醒那些有意投身政坛的人,要洁身自好、行为端正,自律自爱才能笑到最后。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