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10月8日)

奇怪的梦境——巧合

索菲

最巧合的莫过于第一次

也是唯一一次梦见一个人

早上告知我也第一次梦见了我

难道真有量子纠缠之说

让相距九千多公里的两个灵魂

在巨大的金鱼缸投射出彼此的影像

或是圣母玛利亚垂怜,在悲苦的俗世

之上,构建一个海市蜃楼

如影随梦,如梦随影

这梦境是虚无的幻像,还是存在的粒子?

此生的邂逅,是前世之缘的回光

还是来生之遇的伏笔?

如果是一副对联,为何横批偏偏写着:

今生无缘

 

飘飘然

苏凤

漫山遍野, 你看到

树上的黄叶不感动吗?

我白日看,早上起来

目不转睛细瞧叶子

一天天变换自己

抹上胭脂盛装着

经不住风多情的邀约

便奋不顾身

 

暮色下的小院

柳江子

夜色凉薄,中天

悬挂着一轮清新的明月

树影斑驳,黑暗

蹲伏在角落里

等待一双温柔的手

拂过初夏,无边的风情

远山沉默,一湾碧水

细数着暮色下,稀疏的星星

宁静的小院里

花草集体禁声,做着一个

关于星星的梦

青涩的杏子,轻易地

打开了,唇齿之间的热望

脚步放的很轻,很轻

一地月光,悠然打理着

如水般的朦胧

 

游子在乡愁里唱着思乡曲

    吕孟申

 

一江春水向东流,水虽柔弱确有滴水穿石的刚强。潺潺溪流却有汇聚江河之气势,潋滟清波却有深不可测的襟怀;波涛汹涌之外,却也有婉约轻灵的韵致。滔滔江河可淘尽悲欢,亦可洗尽铅华。

 

生命就像一条奔腾的大河,一往无前从不停息。不管你是谁,在哪以什么方式活着,心中装着什么样的梦想和期许,你都会不由自主,无反顾地向上苍为你设定的终点奔去,没有例外,也别无选择。人们彼此之间只有互相扶助着、依靠着、鼓励着,蹒跚前行,才能渡过一个个激流险滩,战胜艰难险阻,才能有机会经历更多的风雨,看过更美丽的风景,一个回眸眼中泪光闪烁。

 

红尘繁华喧嚣落幕,鸟雀归山林,流水无声,一叶孤舟横波,浮世清波里已寻不见往事的背影。

走过风尘时光,岁月不再温厚,青春也换苍颜。

云在万里长空自在飘荡,无根无蒂没有归宿,傲然于苍穹之上,千般姿态万种风情,空空而来空空而去,漂泊的灵魂无法安宁。

 

人有时真的很脆弱,一支熟悉的曲子,一个是曾相识的风景,一声亲切的乡音,一句温暖的话语,一瞥善意的目光,一把轻轻地搀扶,都会一下子唤起多少年埋藏在心底的记忆,让你重回当时那个场景,重温那一份熟悉的心境,让你感动欣喜,让你落泪。

 

浮生梦幻皆为泡影,如露如电,似雾似烟。昨日风暖绿树,今宵霜染枫叶红。生命就是一场鸿雁的远行,待到秋风乍起之日,才懂得归来。

花落无声,晓寒烟草迷,竹林闻鸟语,山寺钟声远。三更风雪,便可让青山白了头;一盘棋局,便可能楚汉胜负,一叶扁舟,足可抵达禅的彼岸。

 

风雨江湖快意恩仇,心在尘外和一弯明月遥遥相望。

谁是你心上的疼,谁是你忘不了的情,谁是你醒不了的梦?

见与不见,思念一直在;爱与不爱,心一直在。滚滚红尘一个转身就是陌路天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一直等待;不是所有的情,都能维系一生。

不是不想念,而是怕自作多情;不是不怀念,而是怕再也回不到曾经。

 

守着每个黎明和黄昏的眷恋,如果哭出来就不会再心痛。放不下的牵挂,只有自己的心知道。彼此爱过、疼过、怨过、伤过,一切又回到了陌生,却再也抹不去来过的痕迹。

任四季交替时光飞逝,爱过的心灵、痛过的泪滴却一直深藏在心底未曾远去。回不去的山,回不去的水,回不去的感情,留不住的风,留不住的雨,留不住的人,梦里仍在寻觅曾经徜徉的小径。

 

心,只有一颗不要装得太多;人只有一生,不要追逐得太累。心灵的愉悦来自精神的富有;简单的快乐来自心态的知足;时间会沉淀最真的情感;风雨会考验最暖的陪伴。遇见只是一个开始,守望才能相伴一生。

路在脚下,心在路上,生命的音符里从来就没有重复的篇章。用爱在岁月中修行,让心在辗转中安详。

 

人去千山远,今夕共月明。

有那么一个地方,无论我们走得多远,迷失多久,陷得多深,都会将你我等待,那就是我们的故乡。我们便是归巢的倦鸟,守着一座斑驳的老屋,不与春风诉说别离的衷肠,只和一扇轩窗静看庭前的花开花落,无需承诺,无须誓言,就可以心灵放松,梦里守着爹娘,重回童年的光景。

 

曾经的风华或是一指流沙,经过的岁月却都是一段年华。在我们的世界里已经消失的东西,常常有着让我们仰望的厚重和味道。

在时间的长河里每一个人都在流浪,而乡愁便是那艘可以把我们带回最初的船。想想故乡的山水,想想故乡的小路,想想故乡已长得参天的大树,还有那永远开不完的草花。

 

从梦里出发,背起行囊走向春山之外的远方,游子在乡愁里唱着思乡曲。秋雨潇潇催人老,两鬓如雪,行囊里收集了许多过往的风景;那条搁浅的船身里,我听见彼岸遥远的回声。

夕阳西风古道,我默然微笑,轻弹旅尘大声呼喊:“父母大人在上,漂泊在外的儿子回来了!”言犹未尽却已是泪雨滂沱。

 

日落(1)

陆蔚青

酋长一家搬来的那天,是一个风暴夜。魁北克二月份的天气,是全年最坏的,气温经常在零下30度,加上强劲的风,体感温度可达零下40度。刘翔一个人守在小店里,从窗户看出去,整个城市空旷寂静。在这暴风雪肆虐的夜晚,街上偶有行人,武装得好像是未来战士,只露出两只眼睛。就是在这样的夜晚,刘翔听到寂静无声的楼上突然一阵骚动,头顶上突然变成了移动的群山,天花板上的白炽灯被震动得摇晃起来。这骚动来得如此凶猛,以至于刘翔的第一个反应是地震来临。他迅速从柜台里跑到门口,这时他发现门外大地平坦,承受着暴风雪的旋转,他看到一辆小卡车停在侧门前,几个黑乎乎的身影正在搬家,刘翔这才明白楼上搬来了新邻居。

这栋三层小楼的房东也是华人,第一次见面是刘翔买店的那天,双方约好一起去做租赁公证。两个人相互打量一眼,房东说,我是狄先生。从此刘翔就称他狄先生。狄先生矮且胖,行动却迅速,走起路来好像一颗小炮弹,总处于再飞一会的状态中。除了每个月一号来收房租,平时绝少看到。刘翔刚开这个小店的时候,楼上住的是老店主秦叔宝一家,卖了店,秦叔宝以最快的速度搬离了此地。狄先生多次劝刘翔入住,但刘翔拒绝了。上居下铺是方便,但房租委实不菲。如果刘翔一家在这三层楼中租两层,一年几万加元,刘翔就所剩无几。相比之下,郁欢宁愿住在几条街外,虽然远,但房租便宜,离地铁近,孩子上学也方便。他们在诸多因素中折衷,追求生活的平衡。

秦叔宝搬走之后,楼上静悄悄地沉默了一个月,安静得荒芜,让刘翔感到寂寞。夜幕降临,隔壁韩国素姬的洗衣店,伊朗莎拉的理发店,都关门上锁,就连热狗店的马克也经常投机取巧,提前关门,溜之大吉。这小小的居民社区就只有刘翔小店是亮着灯的。向北走,过了热狗店就是康克大学,巨大的操场一片苍茫。在这样沉寂的夜晚,少有顾客登门。如果关门回家,刘翔心有不甘。他是个敬业的人,无论做什么都讲规则,再说刚盘下的店铺,还欠着秦叔宝余晓东诸多债务。有时郁欢说没有客人来,早点回来吧,刘翔就说指不定会有人来呢,挣一分是一分,再说在哪儿待着不是待着,回家和在店里都一样。郁欢就不再说话。只有刘翔自己知道,在家里和店里是不一样的,家里有妻子孩子的笑声,店里只有自己,穿着羽绒服,听风声从门外憋着气的尖叫。偶尔进来一个客人,带着一阵风进来,又带着一阵风离开。如果是熟人还好,如果是生客,还要格外留心被抢劫。秦叔宝卖店之后反复交待说,看见穿帽衫的汉子要警惕。秦叔宝在柜台里最顺手的地方放了一把手枪,高仿的,十分逼真。秦叔宝说能吓退当然好,吓不退就报警。

这里,秦叔宝弯下腰指给刘翔看,刘翔也弯下腰,两个身高五尺的男人,头对着头,挤在窄小的柜台下。刘翔看到一个小小的红色按钮。

 

“和尚街” 的风景(16)

九如

“儿子被 ‘GREEN STOP’录用了!“ 当玛丽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友会”的朋友们时,大家都说应该庆祝一下。 “GREEN STOP“ 在本地居民心里的地位就像 “ 星巴克”在咖啡界的地位-高大上,老板吉米希腊人后裔,为人和善,做生意精明。这家的熏肉很有名气。 很多在这个区长大后来搬到岛外或外省的人们还会在节假日的时候携家带口回来吃。据说这家熏肉的调料很特别,通过干擦的手法把调料的味道进入到牛肉里,再等上几日,味道深入到肉里才开始蒸。蒸好后由人工手切,一片片鲜嫩的熏肉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放到盘子里,并一直保持温度适口。 能够被这家餐厅应聘的人,在大家的想法里不是有“后门”就是应聘者真有两下子,“老友会”的这帮朋友也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最后决定在“SILVANA ”披萨店庆祝。

“老友会“的朋友们定了一个18英寸腊肠披萨, 外加一大盒意大利汁炸土豆条, 一边吃一边聊。帕特里夏就说玛丽的担心多么多余,对自己的孩子都不了解。 玛丽这才把为什么担心的原因讲出来。 原来在面试的前一天晚上, 玛丽的儿子给她打电话说紧张得睡不着觉,脑袋昏昏沉沉,让玛丽把面试取消掉。 玛丽急了,在电话里就大发脾气,骂儿子是胆小鬼,不中用。 儿子心情糟糕透顶,说着说着都哭了,一急之下把玛丽的电话挂断了, 后来任凭玛丽怎么打都不接。 玛丽一夜没有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就给儿子打电话,还没有人接。 玛丽说当时都想亲自去儿子家里看看,看看儿子到底怎么样了。十一点左右儿子来电话说下午他会去面试, 让玛丽别担心,玛丽这才放下心来。大家听玛丽说完才理解她的担心。那后来的面试怎么样呢?玛丽就把儿子对她讲的经过给“老友会”的朋友讲了一遍。老板吉米先问了几个问题,其中的一个问题是你知道我们这个餐厅熏肉的特点吗?这个问题一下子就把儿子难住了。 他从小长在这个社区, 可从来没有光顾过这个已经名声在外的店, 只是听玛丽讲过这个熏肉的味道很特别。 儿子就如实相告说从来也没有在这里吃过饭,不过如果被录用以后就会用心了解这个熏肉的特点, 还要吃出它的味道。 老板吉米听了儿子的这个回答后, 哈哈大笑起来, 对这个回答很满意。然后他就让罗密欧接着面试。

 

瑜伽师自传

梅梓(翻译)

第29章 泰戈尔和我(2)

在Ranchi学校成立两年后,泰戈尔的邀请我去Santiniketan拜访他,讨论我们的教育理想。我开心地去了。当我进去时,他坐在他的书房里。我和第一次见到他时想得一模一样:他是任何画家都会渴望的绝佳的男性模特。他的脸庞如雕刻般美而高贵,框在飘动的长发和胡须里;眼睛大而柔和,天使般的笑容,嗓音如笛声一般令人着迷。坚定,修长而庄严,他揉和了几乎是女性的柔情和孩童的喜悦,率性和自然。如果对诗人存在一个理想的概念的话,那么这位温柔的歌者,完美地呈现了这个概念。

泰戈尔和我很快就沉浸在对我们各自的学校的比较研究中。两个学校都不是正统的。我们发现了很多相似的特征:户外教学,淳朴,着眼于孩子的创造精神。拉宾达纳斯强调文学和诗歌的学习,并通过音乐和歌曲来表达自我,这个我在波拉的身上已经看到了。Santiniketan的孩子们遵守沉默时段,但没有特别的瑜伽训练。

诗人异常专注地听我描述所有在Ranchi的学生都学习的,加强能量的Yogoda练习和瑜伽专注技巧。

泰戈尔告诉我他幼年时在受教育方面的困境。“五年级后我就逃离学校。”他笑着说。我可以很容易理解,他内在的诗意在学校课堂那凄凉的纪律氛围中该如何不得安生!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树荫和天空之下开设Santiniketan学校。”他指了指在美丽的花园里学习的一群孩子,“一个孩子在花鸟里之中再自然不过了。在那里,他会更容易表达他蕴藏的丰富的个人天赋。真正的教育不是来自外在源头的泵出和填塞,而是帮助显现内在的无限智慧。”

我同意他的观点,并补充道,“在普通的学校里,理想主义和英雄崇拜的本能,只能在单调的统计和编年史的菜肴里忍饥挨饿。”

诗人满怀爱意地说起他的父亲Devendranath。是他的父亲启迪建立了Santiniketan学校。

“父亲给我看了这块富饶的土地。他已经在上面建立客房和庙宇。”拉宾达纳斯告诉我,“1901年,我在这儿开始我的教育实验,当时只有10个男孩。8000英镑的诺贝尔奖金全用在这所学校。”

老泰戈尔Devendranath, 长久以来就被很多人称作“大智者”,是个非常卓越的人。看过他的自传的人都了解这一点。他成人后,花了两年时间在喜马拉雅山静坐。他自己的父亲在整个孟加拉都以慷慨的公益而闻名。这棵光明的家族树上生长了一家子的天才。不仅仅是拉宾达纳斯;他所有的亲戚都以创造性的表达而闻名。他的两个外甥是印度有名的艺术家。他的兄弟是深刻的哲学家,连鸟儿和树林里的动物们都爱他。

 

秋天的青海湖

龙晓初

几乎所有人都视青海湖之旅是一次朝圣之旅,是一次净化心灵的信仰之旅。青海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神秘而令我向往的地方。很多次,我都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走进这个梦寐以求、魂系梦迁的地方。进行这样的旅程,应该有圣徒千里磕长头的虔诚;应该有文成公主在日月山舍弃可回望长安的决断。只有这样才不会辜负这次与青海湖的缘分,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阳光,最大的抚慰和最多的感悟……
青海湖,藏语名为“措温布”(意为青色的海)。相传,1000多年前,唐朝与吐蕃联姻,文成公主远嫁吐蕃王松赞干布。临行前,唐王赐给她能够照出家乡景象的日月宝镜。途中,公主思念起家乡,便拿出日月宝镜,果然看见了久违的家乡长安,便泪如泉涌。然而,公主突然记起了自己的使命,便毅然决然地将日月宝镜扔出去,没想到,宝镜落地便化作一道金光,变成了一碧万顷的青海湖。这个美丽的传说,更让我对青海湖平添了几分期许和向往。关于青海湖形成的传说有很多。
去年十一和朋友去过青海湖,这个深埋心里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当我从千里之外来到青海,心里那份欢喜顿时油然而生。

秋天的青海湖,像一面被高举的镜子,照见了天空、日月、雪岭、草滩,以及轮换不息的四季。
到达青海湖的时候,阳光和煦、清风温柔,天空除了蓝色还是蓝色。几朵像棉花一样的云朵,像天空开出的小花,那么纯净、透亮、清新。近处黄灿灿的油菜花和湖面,像渲染在水彩画上一般浓墨重彩,透着浑然天成的美。湖边,偶尔走过几匹马、几只羊,还有几只牦牛,让青海湖的景色,平添几分生动和趣味。也让人想在青海湖边,感受一下策马奔腾、驰骋千里的感觉;或是坐上牦牛缓缓前行,慢悠悠的赏着风景,哼着小曲,感受一下清风拂面、阳光温暖,彻底让自己远离喧嚣,放松身心,只在大自然中品味和感受生命,一种忘我无我的状态。前方是阳光流丽,此处却阵雨裹挟着冰雹砸在车窗,这恐怕也是青海才有的独特一幕了。在冰粒声声敲打的节奏中,一小片蓝绿色出现在天际,青海湖仿佛在我的久候之中姗姗驾临。
视线在汽车飙行的速度中向传闻中的海子迅速推进,4573平方公里的全国最大内陆咸水湖,看到它的一角已然陶醉了。
整个天幕投射湖中,湖水的颜色与天空一样深浅不一。蓝天之下,湖水蓝得更纯粹,白云之下,湖水白得更明净。一两只快艇驰过水面,连浪花也是透彻的蓝。站在青海湖边,是你从未见过的蓝色,你会忍不住想要伸出手亲自感受一下湖水的清凉和干净。水中鹅卵石和水草,在波光粼粼的水中,像来自另一个世界,更像是一种幻觉和想象,如同水中的精灵。

若不是雪峰耸峙,谁会认为它是出落于三千多米高原而不是南方的某一处深海。青海就是这样,移花接木的视觉冲击让人心生错觉。
因为是秋天,传说中湖畔的万顷金黄油菜花已无迹可循,似乎叫人遗憾。然而,苍穹之下也因此而空荡、干净起来,茫茫高原露出苍劲原貌,素面朝天,天地构成一种直逼内心的坦荡对视。群山的苍莽环绕,雪的白亮,草滩的灰黄,铅华洗尽,所有梦幻的形式与不可思议的色彩全留给了青海湖,让它在无数远道而来的眼眸中一次次横空出世。
听说青海湖的冰是一夜之间结上的,也是一夜化去的。冻冰化冰都带来一整夜万马奔腾般的巨大轰响,如此惊动天地的动静,谁又能料想存在于眼前这宁和的湖面。

旅行是短暂的。当挥手作别青海湖的那一刻,我将它的美刻在心里。我知道,青海湖将成为我一生的回忆,永生的珍藏。

(责任编辑:葱岭)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