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北克的福气与底气——写在驻蒙特利尔总领馆10周年之际

 

u-e7zXTOJsOmxcAXThNA0y6fGI0xv7_Ll6l6R_zd4fK9eSeoXMy3ss46oHW0fcMBZ8lfxWJ8Da9RP82VhGLR1TjiHJEpKjGGv4B1HfDXMSLtPC7SGVexbWu3hOY8x7aAW1yfxBwqjPBjBg

七天记者 颜宏

外交,是一个国家的重要政府部门。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中国的外交从“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到同180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同112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建立了伙伴关系,参加了100多个政府间国际组织,签署了500多个多边条约,构建起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外交布局,中国驻外使领馆总数也在2019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

据不完全统计,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内地居民出境超过13.8亿人次;移居海外的中国人超过1070万。目前,在海外的中资企业有近4万家,留学生约150万人。2019年中国公民出境人次超过1.7亿。《2020世界移民报告》指出,截止到2019年底,全球有6000万华人、华侨分布在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因此,作为代表中国政府与他国政府交涉、交往、保护侨民的中国驻外使领馆数量增多、力量加强是必然的、必要的,也是必须的。在华人移民目的地首选国家之一的加拿大,除了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中国还分别在多伦多、温哥华和卡尔加里设立了总领事馆,2011年驻蒙特利尔总领事馆开馆后,中国在加拿大的领事馆增加到了4个。

领事馆是代表一个国家派驻外国处理外交事务的机构,有时也兼作领事的住所,通常设立在首都以外的城市,比如较多侨民居住、或是该国国民经常前往的城市。不同于大使馆的职责范围遍及驻在国各个地区,领事馆只负责所辖地区。大使馆通常受政府和外交部门的直接领导,而领事馆通常接受外交部门和所在国大使馆的双重领导。驻蒙特利尔总领事馆的辖区包括魁北克省和新不伦瑞克省(Nouveau-Brunswick)。

在驻蒙特利尔总领馆开馆仪式上,时任中国驻加拿大大使章均赛曾指出,之所以选择蒙特利尔,是因为这里是中加企业互学互鉴的重要平台。加拿大皇家银行、庞巴迪公司、鲍尔集团、魁北克电力公司等企业都同中国企业有交流与合作。这里工商界发展对华关系的热情令人印象深刻。同时,这里也是12万华人华侨的居住地,还有超过5000名中国留学生在这里的大学学习。

就在驻蒙特利尔总领事馆开馆的同一年,中国成为魁省全球范围内除美国外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与之相伴相随的是多年来魁北克与中国在教育、文化、科技、经贸和能源等领域开展的各种卓有成效的合作,而总领事馆的设立无疑为这些合作带来了更大的便利和发展前景。10年间,魁北克省与中国、新不伦瑞克省与中国的交往不断扩大,双边关系、政府代表团互访、地方合作、经贸往来、教育、文化、艺术等各领域的合作都有了长足的发展。特别是蒙特利尔开通了至北京和上海的两条直飞航线,从时空上极大地缩短了魁北克民众以及加拿大首都地区、乃至大西洋省份民众与中国的距离,方便了彼此间的交往。

国际重镇

蒙特利尔作为除法国首都巴黎之外的世界第二大法语城市,曾经是拥有最多人口及最发达经济的加拿大经济首都,又被各种机构评为全球最宜居城市之一,在世界舞台上更是占有重要位置。仅在蒙特利尔设立总部的国际组织就有70多个,其中四个为联合国组织,在拥有国际组织总部数量上位列北美地区第三。比如位于市中心的国际民航组织(OACI),蒙特利尔还专门在地铁系统里设了一个站点,并以此命名。还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UNESCO UIS)、《生物多样性公约》秘书处(SCBD)、国际反兴奋剂组织(WADA)、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国际工业设计协会(ICSID)、国际平面设计协会 (ICGDA)、国际同性恋者商会(IGLCC)等。包括中国在内的50多个国家在蒙特利尔设有总领事馆或领事办公室。

中国驻蒙特利尔总领事馆的设立让中国的外交人员与说法语的魁北克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领域建立起更广泛而人性化的联系,也和在加拿大联邦中占有特殊地位的魁省民众建立起紧密的联系。

另类文化

由于特殊的历史境遇和文化传统,魁北克一直是北美英语文化中的另类,也一直受到所谓“主流文化”的打压。但执着的魁北克人从未放弃抗争,为自己的身份认同抗争,为自己的文化抗争,为自己的语言抗争……并在努力和思考的过程中产生出锻造今天加拿大社会形态的政治领袖和国家元首,比如促进国家联合、民族融合的首任法裔总理Wilfrid Laurier;加强加拿大在战后全球秩序重组分量并开建多项大型公共基础设施且受惠至今的Louis St-Laurent;阻止魁北克分裂、建立多元文化的老特鲁多(Pierre-Élliott Trudeau)等,正是他们权衡利弊把英法两大民族整合在一起,以温和协商渐进的方式缔造了全世界第一个明文规定尊重所有种族的多元文化国家,也正是来自魁北克的力量阻止加拿大成为另一个美国,形成既与美国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乃至精神上高度依赖、相互依存,又不甘心做美国听话的“小弟”,在社会制度、外交事务、文化传统上尽力与美国拉开距离,努力塑造独立的加拿大形象。魁省出身、加拿大最伟大政治家之一的前总理老特鲁多曾睿智地指出:“跟你们美国做邻居就像在一头大象身边睡觉。不管这个庞然大物多么友善,多么平和,它哼一声或动一动,都会影响到我们。”可谓道出了天机。

时至今日,魁北克依然是加拿大联邦政治光谱中起决定作用的力量之一。魁北克的支持成为任何一个政党执政的必要条件,这也是为什么每次大选中希望执政的政党都会花大力气想方设法取悦魁北克选民的原因。在加拿大一百多年的选举历史中,有一个约定俗成但不成文的说法:安省的选票将决定是哪一个政党执政,魁省的选票将决定这个政党获得的是少数政府还是多数政府执政地位。

更难能可贵的是,相比英语世界对共产主义、共产党的妖魔化,同样受尽英裔欺压、追求独立自主的法裔魁北克人中有相当一部分人认同共产主义。白求恩大夫就是在蒙特利尔生活和工作期间接触到共产党人,参加魁省共产党的活动并在1935年秘密加入共产党,最终跨越千山万水前往中国无私地帮助中国人民反对日本的侵略,并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在新中国刚成立时被整个西方世界孤立、仇视的年代,魁省的媒体人、文化人就呼吁与共产主义的新中国对话,而不是对抗。他们在报道有关中国的事务时不会特别强调意识形态,而是做相对客观的报道,比如魁省精英阶层的文化阵地《Le Devoir》当时的主编Gérard Filion不仅去北京参加了1952年的国庆游行活动,还参加了朝鲜战争和平会议;1950年前,大约有1000多名魁北克人(主要是知识分子)去过中国,发表了各式各样中国主题的文章,到“中国文化大革命”爆发之前,魁省出版了100多本有关中国的书籍。到了19世纪60年,魁北克爆发了从宗教社会转向世俗社会的“寂静革命”(Révolution tranquille)。由于毛泽东的无神论和阶级斗争论调恰好符合了“寂静革命”的调性,在魁省历史上这个重要的社会转型期吸引了一大批左翼青年粉丝。知识阶层对新中国的讨论也吸引了在蒙特利尔出生的富商、律师之子老特鲁多的兴趣和注意。他在1960年9月,和Jacques Hébert以及Micheline Legendre接受中国政府邀请前往中国游历了23天,参加国庆活动,回来后把在中国的经历写成了书——《红色中国的两个天真汉》(Deux Innocents en Chine rouge),出版后引起西方社会的广泛反响,而他在8年后当选为加拿大第十五任总理,执政长达16年,奠定了现代加拿大的框架,并带领加拿大冲破美国的重重阻力与新中国建交,成为最早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国家之一。

由于受到法语的限制,魁北克在加拿大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领域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没有得到应有的认识和重视,而驻蒙特利尔总领馆的设立无疑填补了中国对加拿大外交的一处空白。领事馆的存在不仅可为华侨华人提供各种领事服务,为来到魁北克的中国学子、出海企业提供切实有效的帮助;把来自中国政府的权威信息、最新政策正确解读以及交流合作意向直接传达给魁北克各界人士;更把鲜活的当代中国人风貌展现在魁北克民众面前,增进两国民众的相互了解和友谊。而驻蒙特利尔外交官的实地生活和现场调研更为理解本地社会的政策制定、社会舆情、风俗传统和未来发展趋势提供了丰富的一手材料。有了坚实的生活基础和实际观察,才能提供出靠谱的信息和意见建议,帮助国家进行分析和研判,做出正确的外交决策。

对魁北克本地社会而言,正在上升期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在蒙特利尔设立领事馆体现了对魁北克的重视,增加了魁北克在世界舞台上的分量,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特别是疫情爆发以来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遇到的困难和混乱而导致的各种物品短缺问题,能够有渠道与全球产品供应基地的中国代表直接沟通、交流是魁北克人的福气,更是魁北克和中国加深交往和贸易往来的底气。尽管中国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包括加拿大的围堵、打压和抹黑,导致两国交往出现困难,但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驻蒙特利尔总领馆的存在和扎实工作必将会为两国关系走出阴霾、健康良性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