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选民的力量:两选区翻盘

七天记者 颜宏

在去年疫情爆发之初,由于初期对新冠病毒的不了解以及西方媒体对中国抗疫的负面报道,各种似是而非的信息在网络媒体上流传,再加上美国政客,比如“不靠谱”总统特朗普的信口雌黄,不断把“中国病毒”、“功夫流感”挂在嘴边,在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一波针对华裔、乃至亚裔的仇恨潮、歧视潮,排斥潮……并延续至今,这种大范围对亚裔的仇恨、不友好的社会氛围给华裔参政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而由于孟晚舟事件引发的中加关系倒退甚至冲突也让华人在加拿大民众中的原有好印象有所下降,这些因素都给今年参加联邦竞选的华裔候选人的竞选之路带来很多的不确定性,让最终决定参加竞选的华裔候选人数量创10年来最低,但华裔候选人的成绩却非常亮眼,不仅保住上次大选的8个席位,还有望增加一人。

截止到记者发稿时为止,安省5名争取连任的华裔候选人都获得了胜利,分别是Markham-Thornhill选区自由党的伍凤仪(Mary Ng)、Don Valley North选区的董晗鹏(Han Dong)、Scarborough North选区的陈圣源(Shaun Chen)、Scarborough-Agincourt选区的叶嘉丽(Jean Yip)、Wellington-Halton Hills选区保守党的庄文浩(Michael Chong),而Markham Unionville选区自由党候选人蒋振宇(Paul Chiang)第一次参选就赢得了选举,可喜可贺,至此仅安省的华裔议员就有六人。卑诗省的Vancouver East选区的新民主党华裔议员关慧贞(Jenny Kwan)轻松连任,Richmond Centre选区的华裔议员黄陈小萍(Alice Wong)以37.1%的支持率落后于自由党的政治新秀缪宗晏(Wilson Miao),不论结果如何,这个选区的获胜者都是华裔。另外安省Spadina-Fort York选区的原自由党候选人、后因性侵丑闻而在投票前两天被踢出自由党的黄启荣(Kevin Vuong)在选区获胜,因来不及更改选票,20日选举当天他仍然代表自由党,而投票时不知就里的选民目前要求他辞职。

两华裔连任受挫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除了自2004年以来连续当选的资深保守党议员庄文浩连任成功外,其余的保守党华裔候选人全部折戟,包括已经连任四届国会议员的资深政客黄陈小萍(Alice Wong)。

陈小萍1948年生于英属香港新界屯门的一个贫苦潮州人家庭,家里经营农场生意。她自小勤学刻苦,家人都愿意支付昂贵的学费助其升学,后入读元朗公立中学,中五毕业后出来做事一年,再凭其会考成绩考入葛量洪教育学院(今香港教育大学),毕业后回到元朗乡议局中学任教。1973年,陈小萍到英国里兹大学深造一年,然后回港继续教书。陈小萍在中学时代和丈夫黄以诺相识相恋,但黄以诺在70年代中期随家人移民温哥华,陈小萍也在80年代移民温哥华,与黄以诺结婚后冠以夫姓,夫妻二人以经营餐馆为生。经营餐馆的黄陈小萍业余时间在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修读教育学士课程,同时在温哥华社区学院(VCC)教英语。1988年,和当时的国泰电视(新时代电视前身)合办英语教学节目,又曾在加拿大中文电台AM1470担任过客席时事评论员4年。由于她会讲流利的潮州话,后成为温哥华潮州会馆的会董和潮州同乡会的顾问。2000年,黄陈小萍加入了当时的加拿大联盟(保守党前身),但在当年的大选中落败;2004年再次参选,再次落选;2006年的联邦大选她没有参加;2008年联邦大选,她再次代表保守党与寻求连任的陈卓愉于列治文选区交锋,以超过对手半数的高票获胜;2011年的大选中,黄陈小萍以超过对手8000多票的成就成功连任,同年5月,哈珀委任黄陈小萍为联邦耆老事务国务部长,成为加拿大首位华裔女部长;2015年的大选,她以400多票领先对手而险胜,同年11月入选反对党的影子内阁,成为小型企业事务评议员;2019年她以49%的支持率再次获选。今年的选举结果虽然还没有最后宣布,但在该选区184个已清点完毕的选票箱(总数为185个)中,以691票落后同样出生于香港的华裔缪宗晏,基本上败局已定。

另一个争取连任的保守党候选人赵锦荣(Kenny Chiu)也在Steveston-Richmond-Est选区败北。赵锦荣出生在香港,1982年,在他17岁时来到加拿大留学,大学毕业回到香港后,便开始替自己与父母申请移民。自萨斯喀彻温省大学毕业后,他一直从事电脑软件程序设计工作。1992年开始,他就在加拿大高科技的龙头企业——MacDonald Dettwiler and Associates (MDA)从事软件工程工作,担任高级经理。长期以来,赵锦荣在温哥华华人电台担任时事评论员,针砭时弊。2011年至2014年期间,担任列治文学务委员。2015年联邦大选,代表保守党出战,但最终落败。2019年的大选,他终于以41.8%的支持率,2796票的优势如愿。但在今年只获得了33.4%的支持率,以3360票的差距败给了自由党候选人Parm Bains。

保守党对华政策引反弹

这次卑诗省的两个华裔保守党选区全部由蓝转红,和保守党对华的强硬立场有着紧密关系。在疫情中当选的党领欧图(Erin O’Toole)是一个坚定的主张对华强硬分子,也是保守党内著名的极右翼分子、反华急先锋。他因持有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基本一样的观点而被称为“加拿大的蓬佩奥”。在他主导下的国际外交政策中把中国当成了假想敌,认为要恢复加拿大在国际上的地位,就必须采取以下政策:

* 推动自由与人权,与香港、台湾、叙利亚和伊朗人民等站在一起,为自由而战,捍卫包括藏人、维吾尔人和库尔德人在内的被压迫人民的事业。

* 反对俄罗斯的侵略并支持乌克兰。支持乌克兰成为与广泛的西方世界融合在一起的经济、政治和安全伙伴。

* 扭转杜鲁多对共产主义中国的绥靖和贬低民主印度的态度,认真对待加拿大作为印太国家的地位。

* 认识到中共政权构成的威胁并制定计划,包括:与澳大利亚、韩国和日本等国家合作,提升与印度的关系;与印度太平洋地区志趣相投的国家合作,加强安全、贸易和其他联系;抵制中共渗透加拿大机构和恐吓华裔加拿大人的努力;禁止华为参与5G;限制中国国有企业在加拿大经济中的角色,暂停加中议会协会等。

除了政策上的反华,保守党也做出了很多实际反华行动,让更多民众对中国以及中国人的负面印象增加,在某种程度上变相鼓励了针对华裔,乃至亚裔的歧视言行,比如在疫情爆发后不遗余力地抹黑中国是病毒发源地,应被追责,批评中国的抗疫政策等等;在BBC炮制出有关新疆“强迫劳动”、“系统性强奸”等虚假报道后迅速跟进,由华裔议员庄文浩提出动议要求国会众议院确认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政策并最终获得通过,使加拿大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国家议会层级明确给中国定下“种族灭绝罪”的国家;欧图还一个劲儿地抛出“因人权问题,中国不适合主办2022年冬奥会”的提议,不断呼吁各国抵制北京冬奥会。

在今年的联邦大选中,选民更关注疫情、经济、民生、环保等内部问题的情况下,主要政党都对外交事物进行了弱化处理,但欧图依然没忘在竞选中打中国牌,在一项经济就业计划中就明确指出保守党提出的“加拿大复苏计划”将是与加拿大价值观一致的国家合作,限制和非自由国家的合作。这里说的非自由国家就是有针对性地暗指中国,包括禁止中国的国有公司收购加拿大本土企业,以此来保护本地就业;加拿大退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因为这是中国政府用来扩大其在亚洲影响力的政治工具;调整产业链布局以远离中国等。而与自由国家合作的关键是寻求签署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国的四国联盟(CANZUK)协议,以建立更强大的贸易和外交关系,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重拾被特鲁多中断的加拿大、印度自由贸易谈判,寻求与印度建立更深层次的关系以作为印度-太平洋战略的一部分。

而赵锦荣提出的一份没有通过的法案更是引发了华人社区的广泛关注。这份名为《建立外国影响登记》的法案(Bill C-282 An Act to establish the Foreign Influence Registry)中指出鉴于外国势力对加拿大政府的渗透让加拿大的国家安全遭到巨大威胁,因此要求所有代表外国或外国势力游说加拿大官员的个人与机构按照法案登记,接受加拿大有关部门与民众的监督和审查。赵锦荣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之所以提出这项法案是根据获得的资料显示,加拿大各级政府被中共、俄罗斯、伊朗等外国势力渗透非常严重,国家安全遇到直接威胁。按照这个法案的说法,任何一个组织、社团、机构乃至个人都有可能被扣上与外国势力有关的帽子,比如举办活动时邀请中国使领馆馆员参加,与中国官员合影,在微信群中讨论政治问题等等。

由于保守党的对华强硬政策,让很多经历了疫情爆发以来针对亚裔歧视乃至仇视言行困扰的华人坚定地站出来投票阻止保守党上台,这对一向参政议政兴趣不高的华人社区来说是个突破,甚至还有华人组织成立专门的投票促进会来动员华裔投票,卑诗省这两个保守党选区变天就是华裔力量的最好见证。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