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9月10日)

奇怪的梦境——飞

索菲

我做过的最多的梦

应该是自己会飞

确切地说,不算飞,是离地踏空行走

背景有室内的,室外的,还有在水面上

不是很清晰,但肯定不是腾云驾雾那般

梦中并没有什么惊骇之事

就是身轻如燕悬空而走

我不知道为何总做这样的梦

只记得每次醒来,都恍恍惚惚

闭上眼睛想再次钻进梦里

相同的梦重复多了,以至于自己都怀疑

在某个维度,是否存在一个会飞的我

 

千里外 -(外一首)

苏凤

黄昏之后,我
见到姿容皎洁的
影子坐在时光里
窗外悄悄挂上个
深秋的婵娟
*

好不容易 

霜降之日, 他将
塑布稳妥地铺上屋檐
咱就可以安稳过冬了
雪融后他再来
今晚得到月亮的赞许
好吧,雪也快了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雨

吕孟申

 

微笑着落泪,心疼地哭泣

细雨迷茫的季节里,我们走过的那条小路依然那么清晰

无助地站在你离去的桥头频频怅望

想要微笑,眼泪却出卖了自己

擦肩而过难言的别离,还有那么多的不舍

那么多的无奈,那么多说不出的离愁别绪

我悄悄拾起一片落叶珍藏在日记本里

为相遇的美丽,也为你转身离去留下一叶凭据

让思念穿过黑夜,穿过冰冷的河来到你的身边

有你的彼岸,才是繁花的终点,任天地寂寥沧海桑田

一路穿越荆棘奔向心之梦苑,爱一念千年

你走了痛到泪流满面,还要感谢上苍让我遇上了你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雨

付一城的牵挂由一人而生,却也因一人的离去而灭

你不在这城与我不过是一座空城或钢筋水泥的堆砌

渺小如蚁的人群,苍穹无垠的宇宙

我们有幸在时空遇见,见证彼此的存在

你就是我生命的活水之源,纵然是飞蛾扑火情不自已

只要是明珠就一定有发光的时候

坚强的内心,丰富的精神世界,会努力的人都很了不起

即使前方是未知的,还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走过

缄默的岁月里,清风酝酿了那一场花事荼蘼

远风吹灭了沾霜的渔火,却吹不尽弯月沉没的伤

记忆的深处不断纠缠着思念的滋味,泪无声凝咽不语

光明引导者光明,黑暗会吸引黑暗

在顺境中善待别人,在逆境中善待自己

漫长人生旅途中生老病死阴晴圆缺谁也无法逃离

故乡的云回家的路,爱在哪里那里就是灵魂的归宿

曾经的温暖,曾经的缱绻,一颗心在你附近游荡

在春夏秋冬更替中默默注视着你牵念着你一往情深未有穷期

 

入夜的终南山

柳江子

 

月色朦胧,映出远山

无边的寂静

柴门虚掩,小院张开

热情的双手,恭迎

水一般的光影

草木倾情,偶然的一阵风

即兴而舞的枝叶

把梦境中的爱意,轻轻晃动

竹林暗淡,几丝柔情的光线

缥缈如云烟一般

石桌上,茶壶端坐

聚拢无边的氤氲

悠远的箫声中

一叶小舟,荡漾在

银色的湖面上

享受入夜的静谧与安恬

 

破碎的雨滴 (5)

陆蔚青

莎拉说我给你看样东西,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那个淡蓝色的小鸟。吉米说你怎么能拿出公司?出门查得很严的。莎拉笑道,我从来没做过坏事,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就让我做一次吧。吉米也笑起来,莎拉说上帝说了,三种人的错误是可以原谅的。吉米说青年,婴儿和诗人。莎拉说还有当天离职的女人。

然后正色说,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四岁的吉米抱着海豚放声大哭,一直哭到昏昏睡去,当他醒来,黄昏已经来了,所有的家具都在将来的黑暗中耸立,阴影拉长,好像无声的怪物。家里没有人,父母都在下班后政治学习。吉米站在阴影中,他的一只手抱着海豚的头,另一只手抱着海豚的尾巴。美丽的蓝色的尾巴。

然后,他做了平生第一件手工。

然而,好几天过去了,他开始害怕被妈妈知道打碎海豚的心情,变成了渴望手工作品的被认同。

“你看我的手工做得好吗?”他怯怯地伸出手。手上的海豚现在坐在一块绿色的橡皮泥上,尾巴好象刚刚出水一样。

“别烦我。”妈妈一边批改作业,一边不耐烦地说。她没有抬头。她不知道漂亮的海豚打碎了,也不知道如今又被修复。她不知道站在她身边的那只小手,用怎样的渴望等待她的惊喜,即使是责备也是好的。

母亲是一个优秀的教师,她对学生们很有耐心,但对自己的孩子却没有。吉米很想成为她的学生,那样母亲的眼睛是不是就可以停留在他的脸上?

就在蒙特利尔的这条街上,有一个粘黏打碎各种物品的商店,吉米喜欢它的名字:

我们能修各种破碎的物品,只是不能修破碎的心。

莎拉说,认识你半年了,你的中国名叫什么呢?吉米就笑,说我叫刘建设。这样说时,好象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人的名字。

刘建设。莎拉洋腔洋调地说,然后笑道。我喜欢你。

两个人就站在街上,傻傻地对笑起来,莎拉牵了下刘建设的手,然后一路向西,逶迤而去。

 

瑜伽师自传

梅梓(翻译)

第22章 石像的心 (2)

我的内在请求马上被确认了。首先,一股快意的凉风降临到我的背上和脚底,一切不舒适都消失了。然后,很叫我惊异万分的是,神殿变的非常大。它那巨大的门缓缓打开,显露出女神卡利的石像。缓缓地,石像活了,笑眯眯地朝我微笑致意。难以形容的喜悦充盈着我,我激动不已。似乎有个神秘的注射器抽走我肺里的呼吸,我的身体变得非常静,但并非无觉。

意识在喜悦里扩大。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在我左边的恒河以外的几英里,以及神庙之外的整个达克希内斯瓦尔(Dakshineswar)。所有建筑的墙都透明闪亮;透过墙,我观察到远处的人们来回走动。

尽管我没有呼吸,我的身体安静得出奇,我还能够自由挪动我的手和脚。有那么几分钟,我尝试着闭眼和睁眼;无论是哪种状态,我都能清楚看到整个达克希内斯瓦尔(Dakshineswar)的全景。

灵眼,象X射线一样,穿透所有物质;对于神眼,处处都是中心,没有什么地方是周边。 站在庭院的阳光下,我又一次意识到,当人不再被包裹在梦幻泡影的物质世界里,不再流浪生死时,他就重新继承他永久的神国。被拘在狭隘的人格里,人如果需要逃跑,那么还有哪一个去处可以跟神的无所不在相比呢?

我在达克希内斯瓦尔(Dakshineswar)的神圣的体验中,唯一被格外放大的物体,是神庙和女神的形体。别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大小,但每个物体都笼罩在柔和的光晕里 - 白的,蓝的和柔和的彩虹色。我的身体轻飘飘的,随时可以腾空而起。我完全意识到周遭的物质存在,我四处看,走了几步,没有打断喜悦的视觉流动。

我突然瞥见,在神庙的墙后面,我的姐夫坐在长满针的枝杈下。我可以轻松察觉他的思想流动。他的精神在达克希内斯瓦尔(Dakshineswar)的神圣影响下有所提升,但对我还是有不友善的念头。我转向女神,面对她优雅的身影。

“圣母,”我祈祷道,“您不能在灵的层面改变我的姐夫吗?”

迄今为止沉默的美丽女神,终于说话了,“你的意愿被准许了!”

我开心地望着萨提斯。似乎本能觉察到一些灵的力量在运作,他很不情愿地从地上起身。我看到他从神庙的后面跑着来到我身边,挥动着手。

无所不见的视觉消失了。我看不见辉煌的女神;神庙也不再是透明的,而是恢复它平日的状态。我的身体再次感受烈日下的闷热。我跳向神殿的门廊,萨提斯生气地在后面追。我看了一下手表。一点钟;神圣的视觉持续了一个小时。

“你这个小傻冒,”我的姐夫脱口而出,“你闭眼打坐了好几个小时。我来来回回来看你。我们的午饭呢?神庙关门了;你没有跟神庙报餐;现在太晚了!”

在女神面前的兴奋感还在我心里激荡。我叫道,“圣母会给我们饭吃!”

“得了吧,”萨提斯大喊,“我倒要看看,你事先没有打招呼,你的圣母还给我们饭吃!”

他话音未落,神庙的一位修士穿过庭院来到我们面前。

“孩子,”他对我说,“在您几个小时的冥想里,我一直观察到,您的脸上散发着祥和的光。我看到您们一早就来了,就很想给您们留饭。神庙不允许给没有事先约饭的人供餐,但我为您破例。”

我感谢过他,直视萨提斯的眼睛。他脸红了,情绪激动,垂下眼睛,默默忏悔。当我们享用丰盛的饭菜,包括非应季的芒果时,我注意到我的姐夫没有什么胃口。他很迷惘,沉浸在思绪的海洋中。

 

靖西山水最难忘

龙晓初

靖西,地处广西西南部,是我国与越南接壤边境长达152.5公里的边陲重镇。这里,山清水秀,四季如春,素有“山水小桂林,气候小昆明”之美誉。它的自然景观极胜,人文景观亦优。此起彼伏的群山、峡谷;水源丰富的瀑布群、点,独具优势的田园风光,浓郁古朴的边关风情,无不翩跹入心。这里,居住着和睦的11个民族,壮族人口占99.4%,为各族之首。在靖西,你不得不惊叹通灵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恢宏气势。体验了古龙山峡谷漂流的刺激之后,你也不必留恋旧州风光的婉约秀丽。你还可以到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景去看看,感受那里的幽静之美。比如鹅泉、二郎、县城的中山公园……

靖西,“山水小桂林”名不虚传。它的山,曲突盘亘,秀美多姿,与桂林有同有异,同的是山山耸立,成“节约”型,不占地盘,山下必是舒展开来的小平原;异的是靖西的山虽多数峰相连,而山上却极少宜居村落,因为这山那山早将平地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平川。这里的水出乎想像的资源丰富,虽无大江河奔腾,却有小溪流纵横,名泉盘绕,像琴弦在万山中鸣响。山因水增色,水因山生辉,故此境多小桥流水家园。正因为如此,境内可供观赏、摄影的瀑布在五六处以上,三叠岭、爱布、二郎、通灵等处尤为有名。加之有芭蒙、龙潭等骨干水库的支撑,自然就成了美妙斑斓的丰水县。

烈日炎炎的盛夏,静坐鹅泉景区的古榕树绿阴下,任阵阵清风扑面,观那一泓碧绿泉水,鸭群嬉戏,鱼儿水面翻飞,那是一种少有的闲情逸致。新靖镇的鹅泉村,原本风光旖旎,幸得一泉从地底涌出,自成一溪,平缓地绕村东注,堪称奇观;又添群鸭戏清流,农人不时放轻舟一叶,更是景上加景,为靖西这壮丽的画卷抹上浓重的色彩,怎不叫人惬意玩味?那旧州古镇,一溪环街南去,碧水凝寒,溪上群鸭洄游,浣女嘻笑,钓叟静待,儿童戏水,又是一幅天然百态图,岂能不惹人留连低回?

走进二郎景区,脚踩铺满厚厚落叶的小道,仰望参天大树,看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洒下,如梦如幻,似人间仙境,你恨不得把整个景区拥入怀中。

县城的中山公园,虽靠近闹市但显得格外静谧,这里古树盘根错节,浓荫如盖,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河岸的石凳上,偶有一两对情侣窃窃私语,令人不忍心去扰乱那一份诗意的宁静。

靖西,上好的田园风光遍布。这里的田多是平川而少坎坷,只是由于地处云贵高原边缘而气温不高,故种稻一季。每逢六七月,田野在暖风频催下繁忙起来了,那整田的牛欢马叫、耕机轰鸣;那插秧男女的嘻笑较劲,你追我赶,纺织出一幅美丽的耕作图。到了九十月,又是一番气象,田野上稻熟铺黄,色块纷呈,好一片“喜看稻菽千重浪”的丰收景象。

靖西之山水,大景气势磅礴,奇美俊秀,撼人魂魄;小景则似小家碧玉,贤淑幽静,令人陶醉。

(责任编辑:葱岭)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