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整顿互联网如何影响海外华人?

  • 七天记者 颜宏

113841966_wch

得益于非凡的动员能力和“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中国在去年爆发的被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为“二战以来最具挑战性的全球危机事件” 新冠病毒疫情中,经受住了冲击,先后取得了武汉抗疫、阻击南京禄口机场delta病毒扩散和其他零星爆发疫情的胜利,中国经济也由此复兴,去年成为全球经济中唯一正增长的大国,今年上半年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幅度达到两位数的12.7%;今年前8个月的进出口总值达24.7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7%,比2019年同期还增长22.8%,远远超出大部分经济学家的预测。但就在中国经济“满血复活”的同时,中国也面临着越来越严峻复杂的国际环境。美国新任总统拜登不仅全盘继承了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全面打压政治遗产,还变本加厉并拉拢盟国对中国实施越来越严厉的军事威胁、经济及科技封锁、金融打击、政治及外交围剿,不会坐以待毙的中国政府则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了全方位、多系统的重拳整顿,试图构建起共同富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

从蚂蚁上市最后时刻被紧急叫停,到中央整顿经济秩序、反垄断,到阿里被罚182亿元和滴滴出行被下架、审查,再到中国政府隆重纪念建党100周年,提出走共同富裕道路,以及最近对娱乐圈乱象的一系列整治动作都显示出中国的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以及政治领域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中国要从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的战略高度出发,促进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在这次大范围整顿行动中,互联网行业首当其冲。过去20年,以阿里、腾讯、百度、京东等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科技公司赶上了一个快速增长的自由时代,造就了10亿网民。但在消费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同时,也产生诸如大厂垄断、信息采集过度、大数据“杀熟”等一系列问题。其根源一是中国政府大力鼓励互联网创新,管理宽松;二是政府在这一领域没有及时制定出完善健全的法律法规和监管机制,使得这些信奉丛林法则、零和游戏的互联网公司,利用规则制度上的漏洞大肆疯狂抢占资源,圈钱圈地、占山为王、形成垄断。而随着互联网企业做大做强,覆盖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后,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也浮出水面,例如蚂蚁集团等公司对金融系统的稳定构成威胁,成千上万的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里,线上教育助长了社会焦虑等。更可怕的是掌控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大多不是公司本身,而是由境外资金构成的投资公司,通过层层投资,控制了互联网的整个生态。

在中国祭起反垄断大旗,举起“大刀”时,求生欲强烈的互联网公司积极回应,主动认罚、让利、拆分业务,同时自己动手切割国内业务和海外业务,以满足不同市场的规管要求。今年11月1日即将生效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中明确了数据属地管辖原则,即不同地域的用户数据要适用于用户所在地的数据管理规定。华人普遍使用的、被誉为“国民应用”的微信需要切换到WeChat的消息,最近在华人圈形成特别话题,除了讨论,许多人甚至产生了恐慌,不知道切换之后该如何面对,微信钱包里的钱是否还存在,是否还能用微信方便地联系海内外的朋友等。其实这次变动对用户的数据使用和保护来说并非一件坏事。

微信与Wechat

近日,一些绑定了海外手机号码的微信用户陆续收到通知,要求“换捆绑手机号”或者“迁移到 WeChat ”。如果继续使用海外手机号,在10个工作日内会自动完成迁移。在很多人的认知里,WeChat就是微信的英文版,两者没有什么区别,因此对这一通知感到不解。实际上它们是两款不同的产品和两个独立的品牌,被马化腾称之为“姐妹产品”。

微信是腾讯公司于2011年1月21日推出的一个为智能终端提供即时通讯服务的免费应用程序,服务中国大陆地区的用户,微信支持跨通信运营商、跨操作系统平台通过网络快速发送免费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而WeChat是微信的海外版,服务于海外用户,功能上也与微信存在很多不同。比如Wechat涵盖了脸书的功能,可以使用脸书登录;Wechat没有国内微信用户常使用的游戏中心、识别歌曲以及钱包等功能。

Изображение

网友整理的微信与WeChat各地区差别

从微信切换到 WeChat,用户需要遵守《WeChat 服务条款》和《WeChat 隐私政策》。作为微信用户曾可以用的以下功能,将不再提供,包括视频号(在某些地区)、游戏(在某些地区)、健康码和其他需要人脸识别信息的小程序、儿童手表、直播、少年模式、微信豆等。但切换到WeChat后也并不是只有不便,还有一些惊喜,比如没有广告的朋友圈以及恢复的CallKit(使用iphone手机的)和全新推出的Wechat Out。

CallKit是苹果在 iOS 10 开始提供的一项功能,允许用户使用的第三方应用接受语音呼叫时可以直接调动来电画面,就可以如同接电话一样接语音通话,无需专门调回微信页面,也不用解锁iphone,就能迅速接听微信语音电话。这样接听的语音聊天优先级较高,且不会被来电呼叫直接打断。使用的时候可以在「设置」-「新消息通知」中打开「语音通话用系统电话接听」,开启CallKit。

WeChat Out 是腾讯推出的一个网络电话功能,类似于Skype,可以向全球多个地区拨打电话。从目前流出的资费表来看,Wechat Out的资费较为低廉,从中国大陆向北美拨打电话大约是每分钟 0.05 元人民币,还可以选择包月的时长套餐,只需6块钱就能给国内拨打150分钟的长途电话。不过比较麻烦的是,Wechat Out必须通过 Google Play 或 App Store 充值,无法使用微信钱包充值。

虽然腾讯公司早就宣称微信与WeChat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应用,但大动作地进行应用切换和数据迁移不仅仅源于国内的整顿和监管,也是迫于美国的打压。2020年8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两项行政令,一是禁止美国管辖下的个人或公司与拥有微信的中国公司腾讯进行“任何交易”,这一命令将在45天后生效;二是要求Tiktok(抖音的国际版)必须在从8月4日开始的45天中完成出售给美国公司的交易,规定期限一过,将不允许任何美国的个人或企业与其进行交易。消息一出,立刻让在香港上市的腾讯公司市值蒸发5000亿美元,也让2019年就有Tiktok有可能被禁传言的另一只靴子落了地,但这两项禁令都被卷入司法诉讼,并没有真正执行。在特朗普离任的前两周,他又在今年1月5日签署行政令,将在45天内禁止与支付宝、扫描全能王、QQ钱包、茄子快传、腾讯QQ、VMate、微信支付和WPS Office的“开发或控制者”及其子公司进行任何交易,但一样随着特朗普的离开而被搁置,直到拜登政府在今年6月9日宣布撤销前总统特朗普下达的旨在禁用TikTok和微信两款手机应用的行政命令。

尽管“微信禁令”闹剧就这样结束了,没有给海外用户造成大的不便,但这种行政干涉的因素就成了悬在微信海外用户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腾讯公司着手彻底将海外用户迁移至独立的Wechat,以符合各国的互联网数据规定也就不难理解了。

总之,中国官方接连出重拳整顿金融、电商、大数据平台、教育产业乃至娱乐圈虽然会招致舆论猜疑甚至引发资本市场波动,也会给海外华人带来或大或小的影响,但其宗旨是激发和保持生产者的积极性,创造出更多的增量财富,并在此基础上重新界定财富分配原则,公平、公正地实现共同富裕,无疑会为正遭受经济增长乏力、贫富差距日益悬殊困扰的西方社会带来某种程度的借鉴,提供了“另一个模式”的思路,有可能让西方政府在民意的巨大压力下做出某种改变。比如现在加拿大人享有的退休金制度、学生贷款、免费医疗等福利就是迫于上个世纪6、70年代席卷全球的国际民主社会主义运动而不得不建立起来的。再比如现在的西方政府一边骂中国的抗疫措施如何“不人道”、如何“侵害民众权利”,一边却不得不采用中国摸索出来的措施来抗击疫情。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