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摇摆 一地鸡毛——起底加拿大联邦政党绿党

  • 七天记者 颜宏

green-party-of-canada-logo-in-green-2

加拿大绿党(Green Party of Canada)是联邦主要政党中历史最短的,起源于上个世纪60年代在全世界范围内兴起的民众环保运动。

1962年,美国学者卡逊(Rachel Carson)的著作《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以连载的形式刊载于《纽约客》杂志,引发了类似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一样的轰动效应,人们对它的讨论和评论多于对它的阅读,算是环境科学研究的开山之作。这部著作向人类敲响了生态危机的警钟。人口爆炸、土地沙化、资源枯竭、能源危机、环境污染等问题已经开始让人类陷入了生存的“困境”。

1972年,一个主要由科学家组成的非政府组织——罗马俱乐部(Club of Rome,)发表了一份振聋发聩的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The Limits to Growth)向全人类宣告了能源与环境问题对人类社会发展与延续的终极制约,极大地影响了各国的经济生产方式、社会生活模式乃至政治发展内涵。同一年,联合国第一次召开以“人类与环境”为主题的大会。从北欧开始蔓延到全世界的绿色环保运动风起云涌,各种各样的环保组织相继成立。

诞生

1972年在新西兰成立的价值党(Values Party)成为第一个由环保组织演变成的政党,随后欧洲、北美洲、澳洲等多个国家相继成立以生态优先、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为主要诉求的政党——绿党。加拿大的绿党算是成立比较晚的,在1980年联邦大选之前,以前任绿党党领梅(Elizabeth May)为首的主要来自大西洋省份的11名环保人士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用小党(Small Party)的名义参加选举,这是加拿大的环保主义者试图从政治层面推进社会转型、构建生态社会最重大的一次尝试。

1983年,来自全国的环保主义者在渥太华的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召开会议,宣布成立加拿大绿党,来自卑诗省的家庭医生、致力于推动健康城市的Trevor Hancock被推举为第一任党领。在他的领导下,绿党在1984年的联邦选举中在60个选区推出候选人,可惜全军覆没,只获得了0.21%的投票。

Keynote Speakers | NUI Galway Health Promotion Research Centre

Trevor Hancock

在接下来的1988年以及1993年的联邦大选中,绿党的候选人虽然分别增加了8名和19名,但得票率依然在0.5%以下。由于魁省分离运动的影响以及可能让联邦和魁省和解的米奇湖协议(Meech Lake Accord))的破产,让魁北克的绿党成员纷纷退党,加入到1993年成立的魁北克政团(Bloc Québécois),使得绿党在魁省的影响力急剧下降。

2002年,绿党通过了《全球绿色宪章》的六项基本原则:生态智慧、社会正义、参与性民主、非暴力、可持续发展和尊重多样性,这成为绿党意识形态的基础。

直到2004年联邦大选,在当时党领Jim Harris,一位从原进步保守党转过来的作家的带领下,绿党第一次在全国308个选区提名候选人,成为第四个在全部选区都有候选人参选的政党,但其党领却被排除在党领电视辩论之外,而只在75个选区参加选举的魁北克政团党领却可以参加电视辩论,让绿党对这种双重标准感到很气愤,大力宣传其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并向加拿大电视媒体的主管单位——加拿大广播电视及通讯委员会CRTC(Canadian Radio-television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投诉,但CRTC最后的裁决是各个电视台有权选择辩论参与者,拒绝推翻电视台的决定。经过这一风波,绿党党领虽然没有在万众瞩目的电视辩论中露面,但也扩大了绿党在全国范围内的知名度,投票结果也使得绿党获得的选票数量第一次超过1%,达到4.31%,超过加拿大选举局(Elections Canada)规定的2%得票率的筹款门槛。

但Jim Harris一直因其右倾的保守理念和生态资本主义发展意识受到党内左派人士的批评,指责他放弃了该党传统的进步价值观,采取一言堂巩固自己的权利,消减各地分部权利等。尽管Jim Harris一直强调在自己的带领下,绿党党员从2003年的700名扩大到2006年的8300名,但依然在2006年联邦大选中只得到约66.6万张选票(得票率4.5%),没有达到他选前承诺的1百万张,在这次选举中,他也依然被排除在党领电视辩论之外。选举结束后,Jim Harris宣布辞职,直到新的党领选出。

梅时代

2008年8月26日,梅以65%的支持率成功当选绿党新一届党领,绿党也在她的带领下开拓出新的政治版图。

/var/folders/cp/sg6d90_s34s12p8t82bqqlp40000gn/T/com.microsoft.Word/WebArchiveCopyPasteTempFiles/3_14314N36.jpg

Elizabeth May

梅1954年出生在美国康涅狄格州,是虔诚的圣公会教徒,1973年随父母移民到加拿大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的布雷顿角(Cap-Breton)。她的父亲是一名会计,母亲则是做雕塑类艺术品的自雇职业者,但他们都是积极的反核人士,梅从小就跟着母亲一起参加各种反对核武器试验的活动、示威游行。来到加拿大后,还不到20岁的她就开始和其他的社区环保人士一起为制止在布雷顿角的森林上空喷洒含橙剂的杀虫剂而奔走,并向法庭提起诉讼,最终使得新斯科舍省的森林逃过一劫。

梅的父母来到布雷顿角后,购置了一艘停在岸上的纵帆船,进行重新设计和装修后,命名为“伊丽莎白号”,在船上经营餐厅和精品店。但她父母的这次商业尝试并不成功,生意一直没什么起色,亏损严重,使得梅和她的弟弟都因为无力缴纳大学学费而没有完成学业。

由于梅在保护森林、创建国家公园Gwaii Haanas National Park Reserve等环境保护领域非常活跃,1980年,时任阿肯色州州长、后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亲自为她写推荐信,让她在没有学士学位的情况下以成年学生身份在Dalhousie University法学院修读法律。

1986至1998年之间,保守党Brian Mulroney执政期间,梅在联邦环境部担任环境顾问,之后她出任过加拿大环保组织——塞拉俱乐部加拿大分部(Sierra Club Canada)主任。2004年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在渥太华的圣保罗大学(Saint-Paul University)学习神学,希望能成为圣公会牧师,但最终因没有时间而放弃,直到2015年才最终获得大西洋神学院(Atlantic School of Theology)的荣誉博士学位。

当选绿党党领后,梅先后参加2006年安省伦敦选区和2008年新斯科舍省Central Nova选区的的国会议员补选,但都以失败告终。到了2011年的联邦大选时,梅转变竞选策略,来到环保意识浓厚的卑诗省维多利亚的一个选区参选,以46.33%的支持率战胜保守党候选人Gary Lunn,成为绿党历史上第一位当选国会议员的成员,之后又在2015年和2019年联邦大选中连续获胜。

梅担任绿党党领以及成功晋身国会后,极大地推动了绿党在民众中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除了作为党领得到媒体的关注、参加电视党领辩论等之外,梅自身的非传统政治人物的性格和行为举止也发挥了关键作用。她在加拿大政坛上的另类不仅表现在她以传道的热情宣传环保,还以特有的率真经常让人惊掉下巴。比如问到谁是她的偶像时,她诚实地回答是“耶稣基督”;再比如在一次议会媒体晚宴上,有点醉意的她跑上台抢过话筒说个不停,口吐脏话,还夸奖自己是参加大选的唯一女性政党领袖;她还从不顾及自我形象,公开情感表露,到一些环保现场示威而被警察开罚单。

在发展过程中,为了吸引不同政治取向的环保人士,绿党一直在左、中、右之间摇摆,所以始终需要面对自我认知的问题。随着那些激进的环保主义者从各自的小团体或利益集团转向绿党这样一个新创立的政党,越发需要直面回答自我认定的问题,包括“我”是谁?在联邦政治光谱中处于什么地位?怎样才能形成超越环境问题而涵盖广泛社会问题的整体理论体系等等。同时,不同的绿党领导人依据自身的教育、学识、思想和个人经历对这些问题又都有着不同的解读,使得绿党一直在左右之间摇摆。一方面要避免偏左,以区别于新民主党(New Democratic Party)代表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另一方面也要避免偏右,尽管绿党自诞生那天起就有着浓厚的保守派底色,多任党领来自保守党及其前身进步保守党,梅也曾在保守党的政府里任职多年。许多绿党的积极分子,包括担任党领13年的梅,一直以来都在采用各种方式让自己免受“左派”或者“右派”观点的侵扰,尽量处在中间地带,把绿党塑造成推行社会进步,财政保守和环境友好政策的混合型政党。

在梅的领导下,绿党不仅赢得历史上的首次当选,还把其他与环保没有直接关系的政治议题引入到政纲中,如维护工人权益、制定国家毒品计划、免除专上学生的学费等成功引起主流媒体和普通大众的注意,从而使绿党在2019年进行的联邦大选中赢得3个席位,把绿党的版图从卑诗省扩大到新不伦瑞克省(New-Brunswick)。

随着环境保护、采取措施应对气候变化正在成为全世界的共识,加拿大各个省级层面的绿党也在最近几年的选举中取得重大进展:卑诗省绿党在2017年的选举中,选择支持当时的新民主党少数政府,以换取环境政策妥协;新不伦瑞克省绿党在2014年的选举中首次赢得席位,又在2018年的选举中赢得3个席位;爱德华王子岛绿党在2015年赢得首个席位,接着在2019年的选举中赢得8个席位,成为正式反对党;安省的绿党也在2018年赢得首个席位。

尽管如此,在2019年的联邦大选中,加拿大选民历史上首次把环境保护和气候政策列为仅次于医疗保健议题的大好形势下,绿党却并没有把握住机会,只赢得了三个席位,当然这也是绿党历史上的最好成绩。但令人遗憾的是绿党没有利用这个时机扩大战绩,原因还是在政党的定位上比较模糊。真正对环境变化关心的选民认为作为绿色政党的绿党推出的相关环境政策不够“绿”,有的方面还不如自由党的环境政策进步;而绿党为了吸引选民推出的经济政策又被批为不够“左”,太过温和,不如新民主党的高福利主义政纲。

选举结束后,经历了4届联邦大选的梅在2019年11月4日宣布辞去党领一职,任命副党领、资深记者Jo-Ann Roberts担任临时党领。梅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绿党在当年的大选中获得了一百多万张选票,在四十九个选区里的支持率超过10%。自己选在此时辞职是为了绿党的利益,也是为了兑现三年前对女儿的承诺。

绿党原本定于2020年春季进行针对党领的自动审查,随着梅的主动辞职,这个程序就被取消了。随后绿党开始了漫长而竞争激烈的党领竞选,2020年10月来自多伦多的律师保罗(Annamie Paul)在8位候选者中脱颖而出,比第二名多出了2千多张选票。保罗在加拿大出生,父母是从多米尼加移民到加拿大的,会说英语、法语、西班牙语以及加泰罗尼亚语,她的姐姐是著名的黑人女演员、作家Ngozi Paul。保罗加入绿党后担任过国际事务评论员,同时也是民权活跃分子,她在2019年的联邦大选中在多伦多中心选区(Toronto Center)代表绿党出征,结果败给了自由党候选人、前财政部长Bill Morneau,仅得到7.07%的支持率。这次她当选为绿党党领使得加拿大联邦议会政党中第一次出现黑人担任党领的政党,同时也是第二位少数族裔政党党领,另一位是新民主党的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

Annamie Paul

新党领保罗出师不利,先是在前联邦财政部长Bill Morneau辞职空出的多伦多中心选区的补选中不敌自由党候选人、电台主持人Marci Ien而再一次落败,成为唯一一位不是议员,但其政党在国会中有席位的联邦政党领袖;接着绿党议员Jenica Atwin在今年6月又因不满保罗在巴以冲突的中立立场以及厌倦了党内的内讧等理由摔门而去,转投入自由党麾下,让保罗的领导力受到很多党员的质疑,甚至多名绿党高级领导召开闭门会议发起对保罗的不信任投票,受挫后又对保罗的党员资格进行审查(根据绿党的行为准则规定,个人在其党员资格审查期间将被停职,期间不能以任何身份代表党)。而保罗则反击说受到种族歧视,批评党内有“一小撮高层人士”对她存在种族和性别歧视,故意破坏她的工作,企图将她拉下党领职位。但绿党的部分成员并不认同保罗的说法,包括前党领梅都不认为绿党内部存在种族主义问题。双方争执不下,甚至展开了司法大战,最终在提前大选的压力下绿党选出了一个新的拥有更多保罗支持者的理事会,算是暂时平息党领与党部之间的紧张关系。

其实在保罗被选为新党领后,绿党内部的斗争并没有随之结束,无根无基又不具有强力领导才能的保罗的到来不仅没有弥合分歧,反而加剧了绿党的内部纷争,更在全国选民面前暴露出这个政党的一地鸡毛,堂堂党领竟然没有竞选资金去往自己选区以外的地方开展竞选活动,而整个绿党也似乎不知道何去何从。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