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北克政团:伪装成联邦政党的地方组织

七天记者 梓丰

bloc-quebecois

作为联邦五大主要政党中的一员,魁北克政团BQ(Bloc Québécois),也称魁人政团,正式成立于1991年6月15日,又译做魁北克党团,是联邦级政党,但因致力于代表魁北克人的利益,追求魁北克独立,其影响力主要集中在魁北克,在其他省份没有分支机构,相当于一个联邦层面的地方性政党。

源起

说到这个政党首先需要了解上个世纪90年代曾风起云涌、现在已经日薄西山的魁北克独立运动。

上个世纪60年代,战后婴儿潮一代长大成人,科学技术飞速发展,民众生活水平日渐提高,各种意识形态开始出现,各种改变社会格局的运动、革命不断出现,在加拿大历史中占据重要地位的魁北克也发生了重大变革。

把持了魁北克政坛几十年的民族联盟(Union nationale)党领Maurice Duplessis于1959年9月突然在任上中风,几天后去世,他统治的阶段被称为魁北克历史上的“大黑暗时代”(La grande noirceur),为后来的革命奠定了基础。1960年6月,提出“变革”口号的Jean Lesage领导的魁北克自由党赢得了选举,开启了魁北克从宗教社会向世俗社会转变的“寂静革命”(Révolution tranquille),把魁北克从一个陈旧的、教会统治的社会改变为充满活力的现代社会,也极大地提高了魁北克人的民族自信,自我认知上从加拿大法裔人转向魁北克人,促进了魁北克民族主义的兴起,包括手段最激烈、制造了“10月危机”(Crise d’Octobre)的魁北克解放阵线(Front de libération du Québec)等一批致力于魁北克独立的组织大量涌现。1967年,魁北克借着加拿大联邦成立一百周年的盛大庆典和史上最成功世博会之一的蒙特利尔世博会迎来国际上的高光时刻,而在后来的魁省省庆日(St. Jean Baptiste)当天出现在蒙特利尔市政厅阳台上的法国总统戴高乐喊出了“自由的魁北克万岁!”(Vive le Québec libre),更是捅破了加拿大英裔和法裔分裂的窗户纸,开启了英、法裔社会之后长达半个世纪的角力。

1976年,René Lévesque领导的分离主义政党“魁北克人党”PQ (Parti Quebecois) 第一次赢得魁省选举,使得魁北克的独立运动从民间上升到政府层面,并推动了后面的两次魁北克独立公投。

1984年,强调保护法裔作为少数族裔权利的马尔罗尼(Brian Mulroney)领导的进步保守党以压倒性多数赢得了联邦大选,至今都是加拿大历史上多数党赢得席位最多的一次选举。他上任后为了缓解英法裔之间的矛盾,极力推行给予魁北克省在联邦中“独特地位”的米奇湖法案,(l’accord du lac Meech)但却因为各方利益无法摆平最终夭折,导致时任联邦环境部长的Lucien Bouchard的极度不满。Bouchard于1990年5月宣布退出保守党,之后他联合其他魁北克分离主义者成立了致力于魁北克成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的联邦政党——魁北克政团。

魁北克政团和魁人党的政治主张相似,相互联系非常紧密,并不互相隶属,但这两个政党在选民分布、意识形态、党派系统等方面是所有加拿大政党里联邦级和省级政党里面重合度最高。由于政党的性质,魁北克政团的候选人只在魁省选区参选,所以是一个本质上不可能执政的联邦政党,只能以反对党的身份存在。

打击

Bloc Québécois这个词最早于1926年出现在《法裔行动》(Action française)杂志的一篇文章中,主张魁北克人应该组成一个政党在联邦层面捍卫魁省的利益。1941年,已经改名为《国家行动》(Action nationale)的这本杂志多次在文章中重申这一主张并筹备参加在1944年举办的联邦大选。1941年10月,以此为目的的联邦和省级政党加拿大流行政团(Bloc populaire canadien)诞生,但因不受选民欢迎,于1947年解散。

“十月危机”发生后,该杂志再次呼吁成立联邦层面的政党以对抗以强力手腕阻止魁北克独立运动的联邦总理老特鲁多(Pierre Elliott Trudeau)。一名魁人党的候选人Guy Bertrand也曾在70年代提出成立一个联邦层面的政党推动魁北克独立,但遭到魁人党创始人René Lévesque 的反对,认为赢得选举的机会太小了。

1990年,因“米奇湖法案”对各自政党不满的当选保守党议员Lucien Bouchard、Louis Plamondon等人和自由党议员Gilles Rocheleau 、Jean Lapierre等人成立了一个非正式的联合政党,并在1990年8月13日在Laurier—Sainte-Marie选区进行的补选中赢得了该党的第一次选举,当选的Gilles Duceppe从此代表该选区长达21年,并曾长期担任该党的党领。取得了一次意想不到的胜利后,这一非正式联合政党在第二年正式成立魁北克政团,并在1993年进行的联邦大选中,一举在魁省赢得54个席位,成为国会中的第二大政党,确立了其官方反对党的地位。这是自1759年以来登上联邦政坛的第一个分离势力。

1995年,发动第二次魁北克独立公投的时任省长Jacques Parizeau因公投失败而黯然离开政坛,魁北克政团的党领Lucien Bouchard辞去党领职务,转而担任魁人党党领和魁省省长。党领一职曾由Michel Gauthier短暂担任一年。1997年,Gilles Duceppe成为新的党领,直到2011年5月,在新民主党党领杰克·林顿((Jack Layton))掀起的“橙色浪潮”裹挟下,魁北克政团不仅丢掉了大部分席位(从上一次选举的49个席位降到4个),连党领Gilles Duceppe都在自己选区败给了新民主党的候选人,Duceppe不得不黯然辞职。

“橙色浪潮”的出现绝不仅仅因为林顿的个人魅力,而是魁北克民众经过这么多年折腾后对独立立场的改变。魁北克的分离主义运动对魁北克的经济影响是非常巨大的,致力于独立的魁人党上台执政后,出于对魁省未来前景的担忧,大量的英裔企业逃离了当时的第一大城市蒙特利尔,仅大公司总部就有150多家搬到了多伦多,让多伦多一下子取代蒙特利尔成为加拿大的经济中心。同时,与经济相关的金融业、制造业、服务企业及大量居民移出魁省,造成魁省人才流失、经济失血,金融业、制造业成长动力衰退、就业不足等诸多问题直接影响了魁省的经济发展,也让更多的民众对独立后的前景失去信心。

即使在2012年的魁省选举中,马华(Pauline Marois)领导的魁人党以微弱优势领先自由党,组成了少数党政府时也不是源于选民支持其“魁独”的主张,不过是厌倦了执政近十年且丑闻不断的自由党而已。果然,在马华为谋取多数政府冒险在2014年决定提前大选时,厌倦“独立”主题的大部分民众毫不犹豫地抛弃了魁人党。在2018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80%的魁北克民众认为魁北克应该留在加拿大。

在这个大背景下,自成立后一直能够赢得大部分魁省席位的魁北克政团在“橙色浪潮”下只赢得4个席位,差点无法维持联邦政党的地位之后,开始进入一段找不到方向、找不到存在理由的迷茫期,经历了5位临时党领、两次党领竞选、党内危机、当选议员退党转为独立议员或转入其他政党、原党领短暂回归力挽狂澜不果等一系列混乱时期后,终于在2018年,2名脱党后自立门户和5名脱党后持独立地位的议员回归,并在2019年1月选出新的党领Yves-François Blanchet。

平衡

曾在魁人党Marois政府担任过环境部长的电视时政节目评论员Yves-François Blanchet的到来改变了BQ下降的趋势,让这个一度被质疑自己存在必要性的政党止住了颓势。更在2019年的联邦大选的竞选阶段,几乎完全凭借自己的个人魅力,在两场党领电视辩论后让该政党的支持率呈现稳定上升的趋势,最终在选举中获得了32个议席,重回该党的应有地位。在上次的大选中,魁北克政团增加的议席基本上是从自由党和新民主党那里拿回来的,特别是新民主党在魁省的议席从2015的16个一下子降到1个,可谓让魁北克政团一雪前耻。

魁北克政团的强势回归并不是真的因为选民期望独立,而是魁北克民众发现打“独立”牌从联邦那里要独特地位、要好处开始引发其他省份的反感,舆论中开始出现“就让魁北克独立好了”的主张,但实际上,除了早期的魁北克独立运动是真的想独立建国外,遭遇过两次独立公投失败的魁北克人并不是真的想独立,而是谋求在统一的加拿大中获得独立地位,直白来说就是既要和加拿大“离婚”以获得独立、自由,又要照旧享受婚姻内的一切好处。这种转变一方面是随着全球化进展民众意识形态的改变,也是迫于经济现实,比如西部省份前几年以能源大力带动经济发展时,魁省的经济则找不到动力;再比如,每年魁省都会从联邦获得上百亿加元的支付转移款,占到魁省预算的20%左右。魁省选民投票给魁北克政团就是为了在联邦政府层面能有一股为自己好处发声的力量,来捍卫自己的利益。

总体来说,魁北克政团是一个相对左翼的政党,除了独立议题、维护魁省的利益、维护法语在加拿大社会的影响和地位外,它还支持环境保护、倡导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弱势群体保护、同性婚姻、大麻合法化、多元文化等自由主义思潮,同时又反对极端自由主义、反对加拿大追随美国的脚步等。

魁北克政团在魁省的分流不仅让任何一个期望执政的政党无法忽视魁省的选票,还给每次的联邦大选增添了无数变数。在加拿大一百多年的选举历史中,有一个约定俗成但不成文的说法:安省的选票将决定是哪一个政党执政,魁省的选票将决定这个政党获得的是少数政府还是多数政府执政地位。而当少数政府执政时,类似魁北克政团这样掌握着几十个议席的政党就成为执政党拉拢的对象,以便议案在国会得以通过,作为回报,执政党也会在政策制定过程中更多地考虑该政党的诉求,从而推动政府运作,实现各自的诉求和主张。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