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8月27日)

弟弟

索菲

想起多年前一个暑假,我和你

一起爬上舅舅家后背山顶上

屋前是一条渐渐浑浊的小河

岸边是种满花生玉米的沙丘地

不远处一条绵延葱绿的柏油公路

远处是农田与群山

我指着群山外更远的远处

不记得当时你回应了一句什么话

只记得我诧异地看了你一眼

第一次感觉你开始懂事了

那年你九岁,我上高中

如今,舅舅和舅妈都已不在了

表哥在原址上盖了新楼房

小河不知变清澈了还是更浑浊了

你也从一个全家宠爱有加的幺弟

变成遇大事时拿主意的那个人

而我在彼岸,通过你的手

搀扶到母亲的手

禅茶

苏凤

 

秋的气息

在绣球花中作乐

一间白屋之前

一床洁净的榻

满是禅意

竹帘之间,说起经文

使茶老去。鸟语催眠

加上柔风,不知不觉

趺坐闭目和微笑

心耳倾听风声

热浪的空气起舞

无忧无虑

吹凉所有的想望

此刻,我欲沉睡

却又格外清爽

同饮一杯月光亦会醉

    吕孟申

人生的路上有太多的岔口无端风雨

走过阳光,路过花丛,走进树林

前方可能没有延伸的路,也许突遇雷鸣电闪

与你相伴的只有黑夜和泥泞

生命苦旅就像昨天的落日惆怅凄迷

死亡和生存,失望和期待交织

血泪点点照着一路艰辛跋涉的足迹

春天的梦好长,冬天的夜好冷

把心事站成一个单等春来的花季

听不到树叶的低语,听不到鸟儿的呢喃

仰望星空不见朗月,却似乎听到你风中轻轻哭泣

我知道你坚强的外表下那颗脆弱的心却如易碎的玻璃

红尘浊世谁不是一直在风中流浪的生命个体

失去的风景已过,没有了回程路,没有了选择

多少伤心刻骨的离愁别绪

共看明月应垂泪,同饮一杯月光亦会醉

望家山千里迢迢梦里魂牵

甜也罢,苦也罢把未来交给时间的小溪

梦在远方背起行囊走进异乡陌生的土地

季节风吹落一树花叶的漫漫心事

杜鹃声声撩起了那片久落的情思

黑暗不能帮助我们驱逐黑暗,把自己变成一束光

在寒冷的冬天,给自己一缕温暖

淡定的孤独默默守候,守候的心早已花香四溢

我是家乡飞出去的夜莺,始终为你吟唱为你啼

如烟似梦的记忆里永远有你的微笑

而这就是我生命里最温暖的太阳

有眷恋有怀念,爱在红尘你在心里

心灵滴血青丝成霜,雁归何处去月照几时迟

繁华落尽,一身憔悴在风中回头时无晴也无雨

 

破碎的雨滴

陆蔚青(3)

小雨再也不是依偎在他钢琴旁的小鸟了。他的钢琴声唤不来夜莺的歌唱,吉米的夜莺很快找到一份记账的工作,这个数钱的工作,让夜莺穿上洁白的衬衫,行走在大公司的窗明几净中。夜莺的翅膀上闪着金币的光。弹钢琴的手指在春卷皮中飞速转动。有一天,小雨终于说,你别碰我。小雨凹凸有致的身体,在那一刻变成了一块大玻璃,曲线流畅,冰冷而生硬。就象如今吉米手中的花瓶。吉米用力攥紧她,她依然冰冷着,没有体温。

也曾真心相爱过呢。那时的小雨是个从小镇来的女孩,有着雷诺阿笔下少女红润温暖的脸庞。有一天吉米在琴房练琴时,看到趴在门框上的一双晶莹的眼睛。吉米被迷惑了。他颤颤的手指第一次触到这个玲珑剔透的酮体,她是那样火热,也像他一样颤栗着,都像昨天一样。

他还记得那天,他弹的钢琴曲,是肖邦的《雨滴前奏曲》,那个献给乔治桑的曲子,一首爱情的曲子。

怎么突然就失去了温度呢?吉米迷惑地想。

莎拉气喘嘘嘘地跑来,说圣诞树的装饰进了一大堆,准备放在这个仓库里。你的玻璃碎得怎么样了?你发什么呆?快干啊。她说着,抄起吉米手上的花瓶,轰的一声,花瓶碎成片片晶莹。

一地碎片,就象爱情。吉米自嘲说。

你说什么?莎拉大声问道。她用一条红色方格的三角巾包着头,额头上露出一卷金发。小小地脸上布满浅浅的雀斑。莎拉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其实所谓的漂亮,是那眼睛里湖水一样的平静和天真的好奇。

就象爱情。吉米改成英语说道。

吉米,你是个诗人。莎拉笑道。只是你的爱情太悲观了。

悲观吗?美是脆弱的,爱情也是脆弱的,所以美丽的玻璃制品总是会在搬运时写上“小心轻放”等字样。吉米一边想着,一边拿起玻璃继续向仓库的水泥地上砸过去。回声很闷。刚才破坏的快感竟荡然无存了。

他们最终还是分了手。在蒙特利尔这个地方,异国异乡。小雨爱上了她公司的老板。小雨说他拯救了我,我不会与你在水深火热中继续生活下去。吉米说你就不想想孩子?小雨提高声音说正是因为孩子,我才决定离开你。我可以给她更好的生活。小雨这样说时,声音有些尖利,她很高傲地仰着头,吉米却看到一滴眼泪挂在她的眼睫下。吉米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吉米其实是不知所措,但小雨认为他麻木不仁。小雨后来说,就是那一刻,把她还残留在心底的犹豫和不忍打散了。

然而她不知道,那滴泪,那晶莹的泪珠,是怎样伤害着吉米的心。那让他想起肖邦,肖邦的《雨滴前奏曲》。

小雨的艳遇来自她与公司同事的合作不利。那些五十岁的法裔女人们,永远对中国女人小雨不满。她长得太年轻了,她们说。她像一个瓷娃娃,她们又说。于是小雨总有没完成的工作,永远有错误。有一次她们闹到老板那里。小雨在诉说时,眼里满含委屈泪珠,一刹崩溃。老板突然就痴了,他无声无息地走到小雨的身边,用手帕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说,你哭得时候真美,就象梨花带雨一样。你哭得我心里好柔软,你是个有力量的女人,我能感到你的力量。

下午工作时,吉米的破坏力明显下降了。上午那种兴奋和游戏的心理一旦变成由工作的重轭趋使,就沉重起来。不停的伸手,举手和投掷,最后变成了一连串的机械运动。终于,当吉米疲惫不堪的想喘口气时,低头俯视,满地玻璃碎片,在屋顶的阳光的照射下,熠熠闪光。

风呼啸着,刮碎雨

空气中飞满

破碎的雨滴

我不知道那是谁

我不知道它飞向哪里

莎拉来搬空箱时,看到吉米呆立在夕阳里,眼里含满悲哀。

诗人,有新诗了吗?莎拉说。

吉米就笑一下,能感到肌肉拉动的生硬。莎拉说那就我来吧!她拾起花瓶,用力砸在水泥墙上,一边发出咯咯的笑声。吉米在她的带动下,重新振作起来,两个人象玩雪的小孩,打雪球一样争着把玻璃砸过去。

全部砸完时,吉米有了一点遗憾。如果玻璃有颜色就好了,有不同的颜色。他叹息说。那样对面的墙上,该是怎样的繁花盛开。其实所谓的行为艺术,就是这样一瞬间的动态美感。只是,吉米在破坏中的创造力,没人知晓。

 

破碎的雨滴

每一滴

都是心碎的星星

都是我的泪珠

(待续)

 

瑜伽师自传

梅梓(翻译)

第14章 体验宇宙意识(4)

Sri Yukteswar教我如何随意召唤这殊胜的体验,以及如何传递给那些直觉通道开发了的人。*

第一次宇宙视野过后的几个月,我每日进入狂喜的状态,理解了为什么Upanishads说上帝是“最有滋味的。” 然而,有一天早晨,我问老师一个问题。

“我想知道,先生- 我什么时候找到上帝。”

“你已经找到他。”

“哦,不,先生,我不这么认为。”

我的导师微笑着。“你不会是期待一个可敬的人坐在宝座上的,呆在宇宙的某个角落里吧!我明白,你想象,拥有神奇的能力是找到上帝的证据。不对。一个人可以获得能力控制整个宇宙- 但是还是找不到主。衡量一个人灵性提升的,只能是他在冥想中的喜悦深度,而非外显的力。

”永新的喜悦是上帝。他永不干涸;当你多年继续你的冥想,他会以无限的创造力迷住你。象你这样的信奉者,已经找到通往上帝的路,你永远不会梦想着用他来换取任何其它的幸福;他的魅力超越一切的竞争。

“我们多么快就厌倦世间的乐趣!对物质的欲望无止境;人永远不会完全满足,只是追逐一个接一个的目标。他要寻找的’另外的东西’就是主,只有主才能给予持久的快乐。

“外在的渴求让我们离开了内在的伊甸园;它们给予虚假的乐趣,模仿灵魂的幸福。失去的天堂可以通过神圣的冥想很快失而复得。上帝是永新的,我们不会厌倦他。我们会嫌太多的、永不重样的幸福吗?”

“我明白了,先生,为什么圣人们称主为不可思议。即便是永生也不足够评价他。”

“那是真的。但他也是亲近的。在心灵被奎亚瑜伽清理了感官障碍后,冥想提供了双重的上帝的证明。永新的喜悦是他存在的一个证明,连我们的原子都确信这一点。而且,在冥想中,我们可以找到他即刻的指引,每个困难他都有足够的回答。”

“我明白了,老师;您解决了我的问题。”我感恩地笑着说,“我现在确实意识到,我已经找到了上帝,任何时刻,在我处理具体事务的时候,当冥想的喜悦回归我的潜意识时,我就会被指引采用正确的方式做一切事情,即使是很小的细节。”

“人类的生活充满悲伤,直到我们知道如何配合神旨,它的’正确的方式’通常让理性困惑。”老师说。

“唯有上帝给予正确的指导;除了他,谁可以担负这个宇宙的重担呢?”

 

我心中的洋槐花

龙晓初

在陕西乾陵以北有一个叫永寿的小县城,在一马平川的关中平原上,沟壑纵横的地貌特征使其颇显“另类”,而其拥有的42万亩槐树林更让这小小的县城名声远扬,“中国槐乡”的美誉远近皆知。

一个山区小县,没钱又没人,要想发展旅游谈何容易。在种种条件限制的背景下,我们依托这千沟万壑之中无处不见的槐树林发展生态旅游,将农业也植入到旅游中来,走出一条属于永寿的旅游发展之路。驱车行驶在永寿县闻名遐迩的槐树林中,宽敞的柏油马路如蛇一样在山中蜿蜒伸延。车子随着沟壑的起起伏伏时而弯来拐去,时而陡转直下,时而潜入谷底,时而盘旋上升,险象环生,惹得车上游人一阵阵尖叫。

每年五月,永寿百里页梁槐林苍翠,漫山遍野的槐花白茫茫一片,清新的槐花香扑鼻而来,从四面八方赶来观赏和采摘的游客也络绎不绝。如此大规模的槐树林是国家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展的上山造林运动中种植的,如今,这独特的自然生态景观已经成为县上的“金字招牌”。这独有的自然资源也为永寿县发展生态旅游提供了肥沃的土壤。2000年,依托42万亩槐林长廊,永寿县举办了首届槐花节,继而一炮打响槐花品牌,截至目前,槐花节已经举办了16届。

多年来,永寿县一直坚持以槐花为媒、以节庆会友,旨在宣传永寿生态优良、环境优美的自然风光,展示永寿人民开放包容、热情好客的魅力风采。借助此次槐花节的文化品牌效应,进一步挖掘“寿”文化和“槐”元素,走好绿色路、打好生态牌,精心打造“两镇、两园、一谷”等新景点,让“大美槐乡·生态永寿”成为令人向往的旅游胜地,真正把永寿建成大西安生态休闲度假养生后花园。槐花只是一个吸引人的由头,真正想要留住游客,还得有相关配套。

于是,在一片片槐树林中,就陆续出现了东仪生态园、云集生态园、黄土地窑洞生态度假山庄等旅游产品,将生态旅游、农业种植、休闲娱乐等于一体,打造一个吃住行游购娱等要素齐全的旅游好去处。穿林海,跨沟壑。在槐树林中,一处由58000块瓦片组成的颇具关中风情的门楼吸引了眼球,走进去一看,却原是一处生态休闲农庄。园林式的休闲农庄内,四角原木凉亭、石子小径、树枝篱笆让萧瑟的初冬还留有丝丝春意。走过园林,拾阶而上,一排排窑洞样式的农家宾馆彰显出浓浓的民俗味。

在乡村,槐树比之于桐树、杨树,更受农民的青睐。堂前屋后,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尤其是在防风防沙的黄河护林工程中,槐树以其枝丫稠密,叶片小,花层多,易于管理,生命力强的优势,以一种成行成列、大军涌起之势遍布于北方乡村的角角落落,沟沟畔畔。田垄上,有几十棵槐树,沿河边长成一长排。槐花每年依旧笑春风。仲春时节,槐树上的槐花,像下了一场大雪,白得耀眼,微风过处,清香醉了大半个村庄。“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真叫人垂涎三尺。

在所有的北方树木花草中,槐树像一位慈祥的老人,其人缘最好。而这其中的大半功劳,应归功于她每逢四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某个黎明盛开的串串槐花。

当小孩子们乐不自胜地在巷子里比赛谁脚踩的“桐花炮”最响最亮的时候,便是槐花粉墨登场的时候。槐花的出场可谓是人未来,声已到,影未见,香已至。远远的,一股芳香甜甜地随风飘散,渲染着北国的每一片田野,每一条大道,每一个黄昏每一个黎明。甚至连每一个人的每一次呼吸,都是沁人心脾的槐花香。难怪有“四月十里槐花香”之说。那香,区别于馥郁的桐花,那是一种足以让人舌底生津的香,看到她,你会立马上树或拿铁钩子,然后,捋一大把狠狠地塞进嘴中,大嚼特嚼……

槐树先长叶后开花,远看粉白的花藏在嫩绿透亮的叶子后面,若隐若现,好似上好的素雅的绿丝缎,若是碰上一树开得繁盛的,满树从头到脚清淡秀丽的好模样,胜过人间的绝色女子!

槐花喜欢热闹。她的花儿是一串串、一嘟噜地凑在一起的,细瞧,未开的花蒂绿黄中透着红,细长的梗上挂着宛若小布袋似的花瓣,而绽开的花则六个花瓣两两依次相对而开,最外层的两个外缘下翻,内侧相连,宛若翩然起飞的小白蝶。从色彩看,她白中透粉,粉中泛黄,晶莹圆润的程度,比起上等白玉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槐树,永寿四月最有姿色的树;槐花,永寿人心中永远的最爱。

这里远离城市,安静,并且生态环境好,光是在园子转转心情都会好很多。将自然风光植入到乡村游中,将沟壑的劣势变为旅游发展的优势,白墙灰瓦的四合院让人眼前一亮,小桥、假山、绿树、草坪等皆为景。

(责任编辑:葱岭)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