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康明凯到吴亦凡,哪些加拿大人在中国胡作非为?

七天记者 梓丰

f56629ddb94658417243f4d9ec82ff7au1

在新中国建立的过程中,加拿大人白求恩不远万里前往中国救死扶伤并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在中国仅停留了655天,却用近乎透支生命的方法,救治了无数人;创建卫生学校,亲自制定教学方针和教学计划,培养了一大批医疗工作者;整顿医疗秩序,创建工作手册,打下中国卫生医疗系统的建设根基……新中国成立后,加拿大也是最早突破意识形态壁垒的国家之一,60年代在西方国家中率先打破对华贸易禁运,出口小麦为受困于自然灾害的中国人民雪中送炭;70年代,加拿大成为最早同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之一;到了80年代改革开放后,加拿大更是在中国建设核电站、三峡大坝等重大工程中提供了宝贵的支持。于此相对应的,加拿大在中国人的印象中一直是正面的,也是华人移民青睐的移民目的地之一。50年来,中、加两国的经济、贸易、文化、教育、体育等方面往来频繁,合作成果丰硕,但这一切都在美国执意把中国当作竞争对手,开始对中国围追堵截、持续打压后改变了。作为美国“马前卒”或者“小兄弟”的加拿大在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政府的要求,在温哥华机场逮捕了当时正在转机的华为前CFO、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开启了延续至今的加中关系低潮。这之后,每一次与加拿大有关的负面新闻都会触动两国民众敏感的神经,引爆舆论焦点。

顶流明星被刑拘

由于中加两国曾经长期保持的友好关系,在中国生活和工作着大量拥有加拿大国籍的人,包括一些明星,而最近被刑拘的顶流明星吴亦凡(Kris Wu)更是引发全网围观,全球热议。

吴亦凡1990年11月6日出生于广东省广州市,父母离异后随母亲生活,10岁时和母亲吴秀芹移民到加拿大,在温哥华生活。他的青春期几乎都是在温哥华和广州的两地折返之中度过的。他没有交到过知心的朋友,也没有体验过太多家庭的温暖。甚至因为生意不顺,家庭经济日渐拮据,母亲对于吴亦凡的要求也更加严厉。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也为了避开母亲的“每日说教”,吴亦凡一有时间就出去到处打零工,有时在餐厅洗碗,或者到 KTV 端酒盘。

2007年,听说包吃包住,17岁的吴亦凡瞒着母亲报名参加了韩国演艺经纪公司SM(S.M.Entertainment)的全球选秀活动,凭着颜值成为练习生。2012年,22岁的吴亦凡以队长和门面担当的身份,在SM公司打造的男团EXO组合中亮相,正式出道,从此他从训练生“平步青云”,迅速成为闪闪发光的大明星。

培养吴亦凡出道的SM公司,被称为韩国“造星工厂”。公司在艺人挑选、培训方面相当强大,但对艺人格外严苛。作为SM 娱乐公司打造的首支中韩顶流男团EXO,一经推出便瞬间大火。一首主打歌《咆哮》,让这个男团快速收割着年轻人的心,在中国国内也掀起了一股全新的哈韩风潮,担任队长的吴亦凡的人气居高不下。在韩国演艺圈,艺人名气和收入难成正比,主导权被牢牢控制在经纪公司手里;而在国内,艺人的地位、收入和自由度,彼时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于是吴亦凡第一个提出与老东家解约回国发展,正好赶上娱乐圈的“好时代”:互联网热钱涌入,影视行业快速发展。

顺利解约并回国仅一个月后,吴亦凡便接演到人生中的处女作——徐静蕾执导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这是徐静蕾时隔四年之后,再次推出的一部文艺爱情片,她请来了王朔做编剧,高调宣布吴亦凡担任男主角。

徐静蕾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王朔则是根正苗红的部队大院子弟,吴亦凡就这样和京城演艺圈成功搭上了线,接着出演了京圈名流管虎和冯小刚合作的电影《老炮儿》,这成为他10年演艺生涯中唯一拿得出手的作品。

在结交京圈大佬之后,吴亦凡的影视版图开始不断扩大,他先是踏入了港圈,出演了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以及其监制的电影《西游·伏妖篇》,甚至还和梁朝伟共同主演了一部豆瓣只有 3.5 分的《欧洲攻略》。后来还尝试进军美国好莱坞,吕克·贝松执导的《星际特工:千星之城》,范·迪塞尔主演的《极限特工3》中都有吴亦凡的身影,但无一例外,这些作品全扑街了。

2018年后,他再没有一部影视作品上映,而是热衷于代言国际大牌产品、跑活动、频繁上综艺节目,成为“流量大王”,仅粉丝就有5千万人,成为娱乐界争抢邀约的对象。最极端的例子是2017年播出的综艺节目《72层楼》,据“娱乐资本论”报道,有业内爆料人称,当年节目组给吴亦凡的酬劳是8000万,为了搞定吴亦凡的档期,还带吴亦凡的母亲在北京的高档商场SKP消费了600万元。讽刺的是,《72层楼》的制片主任,至今仍因为制片团队被欠400多万元薪资在微博维权。

在成为大明星之前,吴亦凡和母亲在加拿大相依为命,会担心家里的经济压力,主动为母亲分忧;在SM公司做练习生时,他会时刻保持礼貌,对别人尊重有加;但回国后迅速走上娱乐圈顶端让他产生了错觉,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

从2013年开始,不断有女孩爆料声讨吴亦凡。最早的爆料人是同为SM公司练习生的林西娅,因手机被盗,手机内照片和通话记录曝光而承认与吴亦凡有关系,结果没人相信林西娅的话,吴亦凡的粉丝直指林西娅蹭热度,手段恶劣,对她网爆。接着是2016年6月14号,网名为“小G娜”的网友在网上“讨伐”吴亦凡无故消失,遭到网友质疑后,直接抛出床照、通讯记录等实锤证据。这个事件跟吴亦凡以往“单纯、真诚”的形象完全背道而驰,引发舆论关注。按理说,这样大的丑闻会让吴亦凡声名受损,没想到却让吴亦凡更上一层楼。就在事件爆出后两天,吴亦凡工作室就发文宣称:吴亦凡在中国大陆范围内的广告、电影等演艺事务,将由耀莱影视全权代理和全面负责,并肩负此间衍生的各项演艺人员合法权益的责任。耀莱影视的实控人是香港娱乐圈的资本大鳄綦建虹,曾经登上胡润全球富豪榜。于是随着资本入局,舆论转向。事件中试图通过网络为自己发声的“小G娜”,成了被炮轰的对象,最为无语的是当时的舆论风向,如网络大V马薇薇宣扬的“还有比明星x粉更好的粉丝福利吗?”,以及著名编剧六六的“长得这么好看,还要哄人,陪完睡还要被背叛”等为吴亦凡摇旗呐喊。

于是吴亦凡像没事人一样,出席各种活动,拿别人拿不到的奖项,被一些影视明星,如徐静蕾、冯小刚等人交口称赞,继续顶流的神话,直到今年7月16日被“想出名”的网红都美竹抛出“选妃”、“使用新型毒品性侵未成年人”等重磅炸弹炮轰。

从2013年到2021年横跨8年的时间里,有人统计有多达31名女生被卷入吴亦凡事件中,其中已曝光的女生中年纪最小的在准备高考,年纪最大的也才23岁左右。大多数的女孩都是通过吴亦凡的工作人员或者经纪人联系,以选角、签新人、发福利看节目录制等方式约出来和吴亦凡见面。其中还有不少人爆料说,对方要求自己介绍身边长得好看的女孩给吴亦凡认识,成功后还有对应的奖励或者报酬,多位女生也晒出了对应的款项金额以及转账记录。

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次吴亦凡没有那么好运了,不仅与他签约的16个品牌合作方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与之切割,北京警方也迅速入场,并于7月31日宣布吴亦凡因涉嫌强奸罪被刑事拘留。

吴亦凡彻底凉了。

外交官成阶下囚

在2018年12月因在中国涉嫌间谍活动被逮捕的康明凯(Michael Kovrig)也是移民的后代。他的祖父是在匈牙利出生的奥地利实业家 Joseph Kuchar,1951年从捷克斯洛伐克移民到蒙特利尔。康明凯在1970年出生于多伦多,1994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英文系。在1996到1999年之间,他担任匈牙利摇滚乐队“破产”(Bankrupt) 的主唱,艺名“Michael K”,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靠唱歌、教英语并为该市的一家报纸投稿为生,因此他也同时拥有匈牙利国籍。

在欧洲呆了几年后,康明凯前往美国读书,于2003年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事务专业硕士学位。毕业后曾在纽约和阿富汗的喀布尔市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工作,担任战略通讯专家。

2010到2016年之间,康明凯进入加拿大外交部工作,头两年被派驻香港,后四年则在驻北京大使馆工作,担任过一等秘书兼副领事等职位,参加过多次公开活动。

离开加拿大使馆后,能说一口流利汉语的他先是获得经济研究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中国分析师的职位,之后于2017年2月,加入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担任东北亚高级顾问,常驻香港。他是该组织中朝鲜问题、中国南海问题及其他涉及中国地区问题的著名专家,多次发表批评中国的言论,并主张对华采取强硬态度。

康明凯最后任职的这个国际危机组织成立于1995年,总部位于比利时的布鲁塞尔,自我标榜为独立组织,主要任务是开展实地研究并提供政策建议以“避免区域冲突”以及在全球各地进行实地分析与游说工作,经常提出“危机观测”向世界各地可能爆发安全冲突的地区发出警告。这个组织多次发表把“中国南海、台海等地列入冲突恶化地区”的报告,和索罗斯基金会(Soros Foundation)、国际共和研究院(IRI, 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全国国际事务民主学院(NDI, The National Democratic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自由之家(FreedomHouse)、丝绸之路基金会(Silkroad Foundation)、和平队(Peace Corps)、国家民主基金会(NED, NationalEndowment for Democracy)等一道活跃在各地爆发的“颜色革命”背后。这个组织的现任主席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特别顾问马利(Robert Malley),末代港督彭定康也曾是该组织的联合主席之一。

2018年12月10日,康明凯以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罪被中国警方在北京抓获。根据目前已经公布的信息,康明凯加入国际危机组织以后,经常持商务签证入境,“通过中国境内的关系人,窃取、刺探中国敏感信息和情报。”与他同时被抓的还有居住在中朝边境、常在朝鲜做生意的加拿大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他是康明凯的一个情报关系人。

今年3月份,康明凯和斯帕弗案分别在北京和丹东开庭审理,但由于涉及国家机密,庭审没有公开,庭审后也没有宣判,不过相信他们的结局并不会比吴亦凡好多少。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