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鲁多开启造势模式 加拿大或于今秋大选

七天记者 颜宏

2019年10月的联邦大选投票结果出来后,前一次大选时红极一时的小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风光不再,只获得了33.1%选民的支持,议会席位从2015年选举结果的184减少27个,变为157;时任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领导下的保守党在全国获得了33.4%的支持率,121个席位,比之前多出22个。体现在选票上,保守党候选人获得的选票比自由党多出25万多张,但基于152年前的选区设定和选举原则,保守党仍然在多个选区落败,最终以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以比保守党多出36个议席而获得组阁权利,组建少数党政府。保守党获得选票多但依然败选的主要原因是“虽然执政党和总理乏善可陈,但反对党也半斤八两”。党领谢尔在竞选过程中错误地把重点放在对特鲁多以及自由党的谩骂、攻击上,而没有为国家发展和调和东西部矛盾提出让选民信得过的愿景,可以说是缺乏有建设性政治辩论而注重于幼稚的“相互谩骂”的竞选过程让在全国选民中并不具备支持率优势的特鲁多和自由党获得了一次通过“策略投票”(即有意阻止某政党上台而投票)获胜的机会,负有领导责任的谢尔也在选举后黯然辞职。

但这种以不过半的席位执政是对执政党政治智慧的一种考验,是选民用选票告诉自由党,再给你一次机会,但不能信马由缰。这样执政党的日子天天如履薄冰,要见招拆招,在不同的议题上找不同的政党结成暂时性联盟以期度过议会的信任投票关。加拿大历史上的少数党政府平均寿命为两年,原本预计寿命不会超过一年的自由党政府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新冠病毒疫情,危机情况下的民众需要政府这个主心骨,同时偏重平等、博爱等自由理念的特鲁多“亲民”地每天在自家门口召开新冠病毒疫情通报会,宣布政府推出的各种援助民众和商业企业的计划和项目,回答各种民众关注的问题,还不断敦促民众配合政府的疫情防控措施,让大部分民众对自由党政府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表现感到满意,特鲁多的民众支持率也一度超过50%。

尽管在疫情肆虐、需要遵守各种防控措施的2020年,很多人不希望进行选举,加拿大还是有三个省份相继举行了省选,而且都是执政党利用抗击疫情中积累的民意提前发动大选豪赌,结果均获成功,发动大选的执政党获胜。在联邦政坛上,主导抗击疫情的自由党也曾蠢蠢欲动,但碍于民众希望政府集中力量抗疫,反对发动大选而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再加上新民主党几次支持自由党度过难关,以避免政府倒台。

随着疫苗接种行动的进展顺利,全国各地的疫情都得到缓解,大部分地区取消了原来的各种限制措施,原来被搁置的选举再一次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评论人士认为种种迹象表明,今年秋天联邦选举将会再一次触发,最早会在8月份宣布,加拿大人由此进入选举模式。还有接触到特鲁多的自由党匿名人士说,特鲁多倾向于在8月启动为期5周的竞选活动,但还没有作出最后的决定,计划随时可能更改。

大选势在必行

给世界带来重大变化的新冠病毒疫情虽然给个人和社会带来种种困难,也让各级政府有了各种各样的表现机会,几乎全国各级政府的执政党支持率都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得到提高。从疫情一开始,特鲁多政府能想到的抗疫救灾措施就只有发钱,发钱,再发钱,相继推出了紧急救助金、工资补助、房租补贴、低息贷款、延迟收税、经济重启补助等一系列救市、救人措施,并一再延长,设定的资金预算也一超再超,于是加拿大央行开动印钞机,给全国各行各业和民众发钱,数量之多甚至超过了南面的邻居,使得加拿大央行顺理成章地成为全球印钞冠军。

自加拿大建国以来一直到2020年2月底,200年时间里,加拿大央行总共发行了约1200亿加元的货币,但仅仅在2020年1月到2020年6月间,加拿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就飙升到4700亿元,扩张了291.7%,通俗地说就是加拿大基础货币存量在6个月内增加了近3倍,直接造成加拿大历史上最大的财政赤字。但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个巨大的财政窟窿怎么填?如何能做到赤字平衡以及需要多少时间?应该加多少税以及如何加税等问题是摆在任何一个执政党面前的首要问题,无论哪个党执政,这都是无法避免的严峻问题。在大撒币的自由党人认知中,只要GDP的增长超过利率,且偿债费用保持在较低水平的话,这种激进的债务扩张就是可持续性的。这个理念没错,不管是债务规模扩大也好,赤字不断增加也罢都不是问题,只要经济增长的速度足够快,债务在经济中的比重就会不断下降,最终降低到对经济发展而言无关紧要的比重,这也是二战后加拿大摆脱巨额战争债务的成功方式,但问题是那时有个全球性的战后经济大爆发的背景,保证了加拿大的经济增长,现在的问题是疫情后如何刺激经济增长?这才是加拿大经济的最大难题,也是新冠病毒疫情之后,全球所有国家都面临的问题。加拿大正面临的重大风险就在于经济增长可能会持续滞后,这场豪赌最终可能会拖累几代人付出代价

除了巨额财政赤字外,如何刺激并引导加拿大的经济重启和恢复也是摆在执政党面前的首要任务,两年来积累的不满也在各个政党以及各阶层民众之间持续发酵。

随着疫情放缓,各政党的政治操作也从原来的“维稳”转向到“积极进取”,曾经帮助自由党几次度过倒台风险的新民主党如果再继续支持特鲁多,将有可能危及自己基本盘的支持度。因此无论是出于政党利益还是党领地位考虑,新民主党都有可能改变策略,选择某个有利时机,与其他反对党联手倒阁。对特鲁多的自由党而言,既要充分利用抗疫积累的上升支持率,又要尽力赢得比原来更多的议席,也不可能再像去年那样对新民主党百般迁就、予取予求,双方出现裂痕在所难免。而对另外两个反对党——保守党和魁北克政团来说,一个对特鲁多各种羡慕嫉妒恨,一心要把他拉下台,也做好准备随时在选举中击败自由党;另一个只考虑最大化魁北克省的利益,根本不接受从全国一盘棋或均衡发展的角度考虑问题,谁承诺照顾魁北克就支持谁,没有既定立场,所以说今秋再一次发动大选已经成为各党的共识,除了少数政府平均两年垮台的宿命论之外,经济因素、外部局势、原住民问题、内部党争等因素也都产生了影响。

今秋大选在夏季国会即将休会时就有所体现,特鲁多批评国会当中存在着“毒性”和“阻碍”,让很多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法案无法顺利通过,还暗示议会并没有恰如其分地运转;保守党党领欧图(Erin O’Toole)则对会议流程表示不满,指责自由党政府阻止议会成员获取关键的资料,有碍民主的原则。多名宣布不再追求下一个任期的国会议员还在议会主席的主持下举行了道别仪式,而这个仪式一般用来明确知道下一届议会成员会有所变动时才会使用。

特鲁多在行动

根据加拿大选举法的规定,在2019年大选过后,下一次大选最晚将于2023年10月16日进行,当然,大选也可以在这之前的任何一天举行。少数党执政时提前进行选举的情况只有两种,要么执政党主动,随时会见加拿大总督,解散议会并开始新一轮选举;要么反对党主动,投出不信任票或反对某项重大议案而让现任政府倒台,开始新的大选。鉴于现在国会已经进入休会期,理论上只有执政党才能触发大选,需要考虑的只是触发大选是否对己有利。

而近几天特鲁多以及自由党的行动也表明,他们已经提前进入了大选模式。

特鲁多从上周开始就展开了竞选式宣传访问。先是前往渥太华郊区的Kanata镇,面对媒体高调接种了第二剂新冠疫苗,和民众碰肘交谈,嘘寒问暖,还谈论了民众关注的住房问题。本周一开始,特鲁多前往哈密尔顿的苏圣玛丽(Sault Ste. Marie),宣布为当地的一家钢铁厂提供最多4.2亿元的资金,以逐步淘汰燃煤炼钢。他还特意修剪了头发和胡须,显得年轻了不少,恢复了2015年英俊小生的造型。

他的交通部长Omar Alghabra也加入造势队伍,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一张自己登上一列从多伦多至魁北克市的VIA列车的照片,卖关子称第二天会有一个有关铁路运输的大消息宣布。果然,联邦社会发展部长Jean-Yves Duclos 和创新部长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在7月6日宣布联邦政府愿意投资建设一条高频铁路(High Frequency Rail),用于连接安省与魁省主要城市之间的铁路通勤,目前正在为采购流程做准备,目标是在2021年秋季之前提出建设建议。根据目前的设想,新列车的时速将达到177至200公里,使得多伦多到魁北克城之间的乘车时间缩短90分钟,计划在2030前完成,耗资在60亿到120亿元之间。这一段旅程是VIA火车网络中最繁忙的路段,占所有旅客的72%,占该公司收入的三分之二。虽然联邦部长强调这一计划与大选无关,只是建设现代化国家的其中一个项目,但这一计划受到魁省以及沿途各大城市的热烈欢迎具有明显的选举意义,魁北克城市长直言“这是魁省的胜利。”

同一天上午,特鲁多宣布任命因纽特人领袖、前加拿大外交官玛丽·西蒙(Mary Simon)为加拿大的新一任总督。此前,加拿大总督职位已经空缺了近半年,特鲁多选择在这个时候任命一名原住民总督不仅可以缓解目前倍受关注的原住民问题,也是在为大选铺路。根据加拿大的议会程序,触动大选需要由总督批准解散联邦议会,确定选举投票日期。

为了缓解在加拿大连续发现数量巨大的原住民儿童骸骨所受到的批评,特鲁多上午宣布任命首位原住民总督后,下午就马不停蹄地前往萨斯喀彻温省发现751座无名坟墓的原住民寄宿学校所在地Cowessess,与萨省省长Scott Moe出席历史性的签字仪式,将照顾儿童的控制权移交给第一民族社区,这也是原住民自1951年以来首次将照顾儿童的决策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联邦政府则承诺提供3.87亿元资金帮助Cowessess地区的第一民族建立一套托儿和家庭服务体系。

(De gauche à droite) Le premier ministre du Canada, Justin Trudeau, le chef de la Première Nation Cowessess, Cadmus Delorme, et le premier ministre de la Saskatchewan, Scott Moe, lors d'une rencontre sur la Première Nation le 6 juillet 2021.

同一天,联邦政府还与曼尼托巴省的梅蒂人联合会(Manitoba Métis Federation)签署了《马尼托巴梅蒂人自治政府认可与建立协议》(Manitoba Métis Self-Government Recognition and Implementation Agreement)。这个协议同意该省的梅蒂人实行自治,并认这个联合会作为曼省梅蒂民族的政府,将拥有认定公民权、领导人的选择和选举权、以及自治政府代表梅蒂人民实行治理的权力,这被认为是曼省梅蒂人政府获得加拿大正式承认的努力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不过政府只与梅蒂人达成协议被其他原住民社区批评“有意在原住民内部制造分化”。

7月7日,特鲁多前往保守党的大本营——阿尔伯塔省,与省长Jason Kenney和卡尔加里市长Naheed Nenshi见面,这是特鲁多自2019年以来首次踏上阿省的土地。在2019年的大选中,自由党在阿省全军覆没,没有一个自由党候选人赢得选举。

评论人士认为特鲁多的连续动作显示出明显的竞选意图,一是改善因寄宿学校发现大量原住民儿童遗骸而恶化的政府与原住民社区的关系,同时为今后加拿大政府与原住民的谈判做准备。因为总督是英国女王的代表,是原住民在土地等问题上谈判的对象;二是为即将到来的大选作准备,争取获得魁省和原住民社区的更多支持;三是到保守党的堡垒试水,试图重建阿省民众对自由党的信心。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