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犯罪何时了

七天记者 颜宏

6月6日晚上8点多,距离多伦多200公里的卫星城伦敦市的一户居民散完步正打算回家。这个五口之家来自巴基斯坦,已经在加拿大生活了14年,在当地巴裔穆斯林社区中享有一定声望。男主人Salman Afzaal,46 岁,是一名物理治疗师;女主人Madiha Salman今年44岁,刚刚完成西安大略大学(Western University)土木工程专业的博士学位学习;两个孩子分别是15岁的女儿 Yumna Salman,Oakridge中学的9年级学生,9岁的儿子Fayez Salman;外加男主人74岁的母亲。周末的最后一天,这个三代同堂的一家人决定出去走一走,却没想到遭遇到灭顶之灾。

就在他们在一个路口等待红灯时,一辆黑色的道奇Ram卡车突然以接近120公里的时速冲上人行道,对着他们撞过来,当场造成4人死亡,只有9岁的小儿子幸存,但伤势严重,至今还在住院。而驾车人则扬长而去,5分钟后,犯罪分子在距离案发现场约6公里的樱桃山村购物中心(Cherryhill Village Mall)停下了车,不久后被逮捕,被捕的地点与伦敦市的穆斯林清真寺只有几步之遥。

Who is Nathaniel Veltman? Truck driver, 20, mows down Muslim family of 4 in  'hate crime' | MEAWW

被袭击的一家人,只有9岁的男孩幸存

安省警方经过调查后认定这是一起“故意袭击事件”,是针对这个穆斯林家庭的蓄意作案。肇事司机,20岁的白人男子Nathaniel Veltman,同样是伦敦居民,没有任何犯罪记录,被逮捕时还穿着防弹衣,他被指控4项一级谋杀及一项企图谋杀罪,不过警察目前还无法明确他是属于某个极端团体还是“独狼行动”。初步调查表明,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一家没有交集,彼此并不认识,有人推测他极度仇视穆斯林,驾车上路时看到这个穆斯林家庭而临时起意发动袭击。他的邻居表示他独自居住,很少与其他人交流,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玩电子游戏,常把声音开得很大,经常有邻居因为噪音的问题与之发生争吵。他在一间叫Gray Ridge Egg Farms的鸡蛋农场做运输工作,他的同事则表示他是个好人,不爱说话,但总能及时给别人提供帮助。

这起残忍的袭击立刻震动了整个加拿大,乃至全世界。即使调查正在进行,还有很多信息不清楚时,包括总理特鲁多、反对党党领、安省省长福特(Doug Ford)等各路政客纷纷谴责针对穆斯林的犯罪以及其他的仇恨犯罪。特鲁多在国会讲话时指出这一袭击事件并非意外,而是一起出于仇恨动机的“恐怖袭击”,是“残忍、懦弱和无耻的”暴力行径。他还表示“伊斯兰恐惧症”和种族主义在加拿大是真实存在的,但必须停止这种仇恨。

事件发生后,伦敦市6月8日晚间在该市清真寺外为受害者家庭举行守夜祈祷活动。安省省长特批这项活动不必遵守不得聚会的防疫规定,包括总理特鲁多和各主要反对党领导人欧图 (Erin O’Toole)、驵勉诚(Jagmeet Singh)、安省省长等上千人在湿热的天气中到场参加。在悲剧发生的十字路口,人们在路边摆放大量鲜花,点起蜡烛以示悼念。

伦敦袭击案的悼念活动

仇恨犯罪层出不穷

截止发稿前,警方的调查还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有同伙,也没有发现他参与什么机构、组织,更无法了解他为什么如此仇视穆斯林。有现场目击者表示当时他驾车的速度很快,超过自己的车时甚至引发了自己车子的震动;另一个目击者则眼睁睁地看着嫌犯超速驶来,直接闯红灯并冲上人行道撞击行人后逃逸而去,让她至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最近几年来,加拿大已经发生过多起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最著名的莫过于魁北克城清真寺大屠杀。2017年1月29日,27岁的拉瓦尔大学(Université Laval)学生Alexandre Bissonnette持枪冲进魁北克城穆斯林文化中心,对里面正在做礼拜的40多人无差别扫射,造成6人死亡,17名儿童失去父亲,5人重伤,最终被判终身监禁,40年不得保释,但该案还在上诉中;2020年9月16日,一名国际穆斯林组织(Organisation musulmane internationale)成员,经常在清真寺做义工的Mohamed-Aslim Zafis在清真寺外面休息时被人刺死,嫌犯为34岁的Guilherme “William” Von Neutegem,同样与受害人不认识,警方至今没有找到他的犯罪动机,认为仇恨犯罪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性;2020年12月8日,阿省爱明顿市的Southgate Center 购物中心停车场上,两名带着阿拉伯头巾(hijabs )的妇女正坐在车里,41岁的男子Richard Bradley Stevens 走过来对她们大声辱骂,让她们滚回自己的国家,并打破汽车玻璃,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女子吓得下车逃走,却被犯罪嫌疑人赶来扑倒在地上殴打,另一名女子前来解救也被推倒在地,最后在其他目击者的帮助下,才制止该男子的暴力行为,Stevens被指控两项殴打和破坏汽车罪,案件的审理还在进行中;今年3月,同样在爱民顿,居无定所的44岁男子Shane Edward Tremblay被指控三项仇恨犯罪,包括在商店内跟踪一名黑人穆斯林妇女、对一名戴着阿拉伯头巾的女子辱骂以及把一名穿着穆斯林罩袍(burqa)的妇女推倒辱骂等;今年4月6日,有人对着位于蒙特利尔东部的穆斯林社区中心(Centre communautaire islamique Assahaba)连开11枪,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嫌犯至今都没找到。

其实不止穆斯林民众,去年新冠疫情暴发以来,针对亚裔的歧视、仇恨犯罪在加拿大甚至在全球范围内都有所抬头。特别是一些不负责任的政客大力宣扬“武汉病毒”、“中国病毒”、“功夫流感”等充满歧视性的言论,引发一些极端或反智民众对华人、乃至亚裔的仇恨,针对亚裔的歧视、仇恨等言论和行为层出不穷。美国、加拿大等地都多次出现过针对亚裔的暴力,如无端地对亚裔面孔的人辱骂、吐口水、动手打人甚至杀人。加拿大华裔平权会(Chinese Canadian National Council)发布的调查报告,从2020年3月到今年2月新冠病毒肆虐期间,全国发生了1千多起亚裔歧视和仇视亚裔的暴力事件;在华裔居住集中的温哥华,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案件从2019年的12起猛增到2020年的98起,增加幅度超过700%。亚裔频繁遭到歧视或暴力袭击,一方面与涉及新冠病毒疫情的阴谋论以及无良政客的甩锅煽动有关,与中国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关系恶化有关,另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还受到北美文化中对亚裔刻板印象的影响,除了种族歧视外,还有很多作恶者认为亚裔“不会反击”,因此攻击他们“不会有后果”,让他们更加有似无恐。

最令人震惊的是今年3月16日,21岁的白人男子罗伯特·朗(Robert Aaron Long)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三家按摩店开枪行凶,枪杀8人,其中6名是亚裔女性,震动了整个世界,并在多地引发反对种族歧视、种族仇视的抗议示威和游行,呼吁停止针对亚裔的仇恨行为。蒙特利尔在3月21日举行的“反歧视亚裔大游行”就有3000多人参加。

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去年弗洛伊德事件在加拿大引发的抗议示威和发酵,暴露出加拿大的司法和执法体系中也存在针对非裔民众的系统性歧视;魁省原住民社区Atikamekw居民Joyce Echaquan之死以及死前受到的歧视引爆医疗保健系统中的反原住民的种族主义问题;刚刚在卑诗省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上发现的215具无名儿童骸骨再一次揭开了加拿大种族灭绝的黑历史。特鲁多要求梵蒂冈的天主教会对原住民儿童的遭遇道歉,要求天主教会公开当年寄宿学校的学生档案等,加拿大天主教会则反唇相讥说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道歉并不是解决教会在原住民寄宿学校体系中的角色问题的最佳方法。

加拿大一向被认为是最适宜人类居住的移民国家,现在却不断发生各种各样的歧视、仇恨犯罪,让黑人、原住民、穆斯林、亚裔等少数族裔走在街上时要时刻担心自己的安全,草木皆兵,越来越像美国,不仅让人发问这到底是怎么了?

早在2017年3月,联邦国会就通过了一项无法律约束力的动议,要求政府正视、谴责并采取措施消除“伊斯兰恐惧症”和一切形式的系统性种族主义、宗教歧视及仇视。而在今年3月份,联合国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沙希德(Ahmed Shaheed)就曾在人权理事会上表示,由于以伊斯兰教的名义发起的911袭击和其他恐怖袭击,全世界对穆斯林以及被认为是穆斯林群体的怀疑、敌对甚至仇视已经成为一种“流行病”,各国迫切需要采取必要措施对抗针对穆斯林个人和社区的歧视、敌视和暴力。

在伦敦举行的守夜活动中,无论是代表穆斯林社区的人士、各级政府首脑还是普通民众都在谴责暴力、仇恨罪行,但却没有谁拿出具体的办法。总理特鲁多表示“伊斯兰恐惧症”和种族歧视在我们的社区中没有立足之地,我们和穆斯林社区站在一起应对,我们会做点什么,会采取行动,但具体什么行动,他没说。

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表示我们不会让恐怖主义获胜,打击仇恨犯罪是我们的责任,但除了邀请穆斯林社区成员自豪地戴上头巾或穿上罩袍,他好像也没什么办法。安省省长福特表示受害人是无辜的,呼吁全省民众团结起来,不能也不会容忍这种种族主义,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案发地的警察委员会(Commission des services de police de London)也发声谴责该市对穆斯林潜在歧视的气氛,因为过去曾有穆斯林指出自己生活在被仇恨的恐惧之中,尤其是他们公开表达自己信仰的时候,却没有提及他们采取了什么具体措施来改善这种状况。

这看起来颇像美国经常发生的枪击案,每出现一起重大的枪击案,各方人士都出来谴责一通,然后一切照旧,等下一次枪击案发生时再出来谴责,没有人为此负责,更没有人为此担责。伦敦发生的这起袭击案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针对穆斯林、黑人、原住民、华裔、亚裔的歧视、仇恨等犯罪行为还会继续发生,每个人都需要时刻提高警惕。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