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斑血泪诉说原住民被同化之路 森森骸骨再揭开加拿大耻辱历史

七天记者 颜宏

Les marches du Palais législatif de Regina, en Saskatchewan, sur les marches duquel 215 paires de souliers ont été déposées.

萨省Regina法院门前台阶上摆放的215双儿童鞋

Une femme autochtone se recueille près de souliers d'enfants déposés sur des marches en ciment.

Kamloops寄宿学校原址上摆放的童鞋

5月27日在卑诗省Kamloops市一所已经被关闭的原住民寄宿学校里发现的、从未被纪录的215具孩童骸骨震惊了加拿大乃至全世界,也再一次给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对原住民歧视、虐待乃至种族灭绝的耻辱历史增加了新的证据。这座发现儿童骸骨的原住民寄宿学校是在罗马天主教会领导下于1890年成立的,到了1978年才关闭,而这只是当时加拿大设立的134所类似学校中的一所,最后一所此类学校直到1996年才关闭。其实在原住民社区,一个多世纪时间里都有传言说印第安原住民寄宿学校中存在很多未被标记也不被人知的大型“乱葬坑”,因为几乎所有的原住民社区都发生过原本在寄宿学校的孩子“神秘失踪”的事件,政府除了说孩子逃跑了一直给不出证据或合理的解释。原住民社区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今天借助高科技的探地雷达终于有所发现,使得这一传言首次得到印证。

该地的第一民族Tk’emlups te Secwépemc部落酋长Rossanne Casimir发表声明指出这个发现只是这所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的首个初步调查结果,这些孩子的死亡原因和时间也不清楚,他们将继续对该校旧址开展调查和探测,其他初步调查结果预计将于6月中旬公布。特鲁多随后表示这一发现揭示了加拿大“黑暗和可耻的一段历史”,并在5月30日宣布所有联邦建筑的国旗降半旗,以纪念这215名儿童的亡魂。不过他也承认这一发现的悲剧不会是例外或孤立事件,联邦政府会为其他的寻找提供援助。

种族灭绝 血泪斑斑

原住民是加拿大这片广袤土地上本来的主人,公元1500年时,其人口超过35万,分为北极族、东林地部落、平原族、高原族、西北族、中西族等6大族群,大族群下又分为无数个小族群,拥有语言近百种。

到了17世纪,欧洲白人远渡重洋,来到加拿大和美国。1608年,法国人首先在魁北克建立了第一个殖民地。随后,加拿大形成英、法争霸的局面,1763年,法国在英法7年战争中战败,被迫将加拿大殖民地让给了英国。英国政府颁布皇室公告,鼓励英国人和英属北美的十三个殖民地居民向新区移民,开拓“新天地”,并开始逐步蚕食原住民的领地。英国人把天花等疾病带到北美,缺乏抵抗力的原住民因此伤亡惨重。再加上通过巧取豪夺,他们攫取了大片属原住民的土地,残杀了许多原住民。据文献记载,由于殖民活动、种族冲突和疾病流行,加拿大西部98%的印第安人口消亡,许多部落不复存在。根据最近的人口普查,加拿大的原住民人口约169万,占总人口的4.9%,一般被分为三大部分:“第一民族”(First Nations)、因纽特人(Inuit)和梅蒂人(Métis)。这些被赶到边边角角的原住民现在大部分生活在贫瘠、狭小的2250个原住民保留区里,在加拿大联邦原住民及北方事务部登记立案的部落约有600个,语言53种。

到了19世纪后半叶,工业革命在加拿大遍地开花。伴随着工业化的进程,原来的森林、西部大草原都逐步变成了加拿大政府的领土,而处于原始部落结构的原住民根本不适应工业化社会。另一方面,欧洲不再需要原住民猎捕的毛皮,在当时的统治者眼里,原住民的知识和技能根本没用,而他们的文化传统也变成了现代化的绊脚石,而之前不少欧洲传教士希望通过传教来“同化”原住民的实践多年无果,于是当时一部分人认为政府应该强迫原住民同化。到了19世纪末,羽翼丰满的英国殖民者和加拿大政府开始通过一系列法律,试图对剩余的原住民进行同化。加拿大获得自治领地位后成为加拿大第一任总理、被称为加拿大“国父”的麦克唐纳(John A. Macdonald)执政期间对原住民进行了残酷的打击:原住民的起义被镇压,领导人Louis Riel被杀害,麦克唐纳主导制定了针对原住民的一系列歧视性政策,把原住民彻底隔离在英法裔社会之外,包括通过剥夺原住民利益的《印第安人法》,设立旨在进行种族与语言灭绝的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系统等。

在白人优越论思想的指导下,当时的加拿大政府主张通过文化隔绝和毁灭,在数代人之内,将原住民“彻底融入英法裔社会”,并认为儿童比成年人可塑,只要把他们带离家庭,用殖民者的文化进行教育,就能完成同化。在这种思想指导下,自1870年开始,在当局的鼓励、资助甚至强制下,教会在全国各地设置了数以千计的“原住民寄宿学校”,将原住民学龄儿童强行从家里带走,剥夺其父母和家庭的监护权,由教会统一管理和教育。孩子们被送入寄宿学校隔绝起来,被勒令不许讲本民族语言,不许保留本民族的宗教与习惯,而只能说英语或法语,并“培养和保持符合文明规范的言行”。为了达到尽快同化的目的,寄宿学校对这些原住民儿童采取了诸多粗暴手段,敢于抵制其文化洗脑的孩子会遭到各种各样的体罚、甚至性虐待;而如果孩子的父母家人反对或表示不满,当局就会以“违反《印第安人法》”的罪名,将其逮捕治罪。

更有甚者,一些寄宿学校的管理者出于所谓“优胜劣汰”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原则,对这些原住民孩子进行了一系列荒唐的医学试验,如电击、饥饿试验、强迫绝育和“优生试验”等。

更令人不齿的是,由于教会长期都是“独立王国”,腐败严重,联邦政府提供的资金很多被贪污掉了,寄宿学校的生活条件得不到改善,伙食长期缺斤短两。连加拿大官方都不得不承认,当时有近30%的学生因为饥饿体重过轻,而学校的员工和管理者,却能吃上足够的面包、上好的牛肉和新鲜蔬菜。

据不完全统计,自1870年第一所寄宿学校诞生,到1996年最后一所关闭,共有超过15万原住民儿童被强迫送入,其中被虐待致死的据信超过5万,另有5.5万混血儿被强制送给白人家庭寄养,而其父母却再也得不到他们的音信。

麦克唐纳主导的寄宿学校制度被认为严重破坏了原住民族文化和信仰的传承,并被认为与今日加拿大原住民群体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酗酒、药物滥用和高自杀率有着直接关系。但加拿大政府直到1984年才承认这种做法“不人道”,1996年最后一所寄宿学校才被关闭。1998年政府首次表示“应该道歉”,而这个道歉又拖了10年,一直到2008年6月11日,当时的保守党政府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才以政府的名义正式为此向原住民道歉。同一年,独立于政府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Commission de vérité et de réconciliation)成立,负责调查和记录原住民寄宿学校的历史,及其对原住民儿童和家庭造成的影响。该委员会共花了6年时间在加拿大各地听取6500多名证人的证词,并在2015年12月公布的最终报告中将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制度定性为“文化种族灭绝”,并为推动和解提出94项行动呼吁,如今6年过去了,原住民的生活状况似乎并没有什么重大改变。

冰山一角 欲盖弥彰

这次发现骸骨的Kamloops寄宿学校是寄宿学校系统中规模最大的,虽然执行着政府的同化原住民儿童功能,靠着联邦政府的拨款生存,却从来不在联邦政府的管辖之下,而是由天主教会管理,直到1969年被联邦政府强制收回之前,其校长一直由神父担任,大多数工作人员也都是拥有健全教籍的神职人员,并不具备教学资质。在和解与真相委员会的报告里曾描述过寄宿学校的生活:学校的条件非常差,住宿条件拥挤,每个孩子都吃不饱,穿不暖,常常爆发麻疹、肺结核、流感以及其他的传染病;学生大部分的时间不是在上课,而是给学校干活,早上起来要先劳动才能吃饭,吃的饭也需要自己做;还有更严重的暴力和精神摧残,敢于说原住民语言或者行为被认为不妥的孩子会被修女或者神父使用宗教刑罚式的皮鞭、木条抽打,不服管教的学生往往会被打得皮开肉绽却得不到及时治疗,有些孩子还会受到性侵、强奸、强迫劳动和其他暴行,更不用说天天挂在嘴边的语言暴力。这些原住民寄宿学校的“教育成果”往往也是毁灭性的,从这些学校走出来的人往往难以正常融入社会,一些被虐待的孩子在长大后往往会成为虐待他人的暴徒或是吸毒者。

教会承办的寄宿学校不仅在加拿大犯下骇人听闻的罪行,就连中国也未能幸免。比如在武汉就设有名为“万婴墓”的纪念碑。 图片

设立于武汉花园山上的死难婴儿纪念碑

美国天主教主教艾原道(Sylvester Joseph Espelage)于1928年在武昌创办花园山育婴堂,委托德藉女士何德美主持,开始时将收进的婴儿送到堂外,雇请奶妈托养,婴孩的成活率较高。后来不断发展,婴儿越来越多,就改为集中堂内抚养。二十多年内接纳婴儿数万人,存活率只有千分之二,即使有幸长大的婴儿,在十一二岁就要开始承担繁重的劳动,照顾其他婴儿,灵巧一点的孤儿供神甫使唤,再大一点就以每人三五十枚银元的价格卖掉。解放后,人们仅从附近山上的掩埋死婴处,发掘出的手、脚、头颅盖等碎骨就装满了好几口大棺材。1951年3月,当地政府在收到大量揭露育婴堂内幕的控告书后,接管了育婴堂,接收时,幸存婴儿只有35名,幼女48名。幸存婴儿骨瘦嶙峋,满身疮疥溃疡,幼女都被折磨致残或头癞、眼瞎、痴呆,所有婴幼儿无一健康。当时负责堂务的美籍主教郭时济、副主教徐赉德,分别被判有期徒刑5年和3年后被驱逐出境。

其实,教会打着敬畏、仁爱的名义却实施罪恶的黑历史近年来已经屡被爆出,比如从20世纪80年代最先在美国爆出的天主教会神职人员性侵罪行,最终演变成遍及全世界的大声讨,欧洲的爱尔兰、荷兰、奥地利、德国、西班牙、瑞士,北美的加拿大,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南美洲的巴西、智利、阿根廷等针对天主教神父性侵儿童的调查此起彼伏。就连现在的教皇方济各(Pape François)都“大方”地承认,神父里面有2%的人有娈童癖,并宣布在梵蒂冈专门组建一个审裁部门,调查那些对神父性侵猥亵儿童案件故意包庇、知情不报、渎职不作为的主教。

仅在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就有35,000名儿童被安置在天主教的收容所、学校等机构中,有多达2000人表示曾在这些宗教机构里受到了神职人员的性侵和虐待。调查显示,教会学校性侵儿童的通常手段涉及“手淫、口交、阴道强奸和肛门强奸”;并且伴随着“严重殴打”。而天主教会运营着世界上最大的民办学校系统。截至2016年,教会支持了43,800所中学和95,200所小学;并且将宗教教育作为课程的核心内容。

Kamloops寄宿学校的尸骸发现后,原住民社区和宗教人士再次呼吁负责该学校的罗马天主教会道歉。加拿大天主教主教会议(Conférence des évêques catholiques du Canada)5月31日发表的一份声明承认最近的悲惨发现令人心碎,但没有道歉。自1890年到1969年一直负责这所寄宿学校的宗教组织圣母无原罪奉献会(Oblats de Marie Immaculée)曾于1991年就在教育中抛弃原住民的优秀传统和对原住民孩子遭受的性侵和身体残害道歉,但辩解说最根本的暴力是寄宿学校的存在。

加拿大的原住民寄宿学校从1831年开始建立到最后一所于1996年关闭,在长达165年的历史中,70%的学校都是由天主教教会管理和运营的,其他的则由基督教的联合教会(l’Église unie)、圣公会和长老会教会等负责。1998年,加拿大仅次于天主教的基督教宗教团体联合教会曾为自己在原住民寄宿学校中的角色而公开向原住民道歉,但主导寄宿学校的天主教会至今没有道歉。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在调查中只查到4100名亡故寄宿生的名字,他们估计由于学校销毁了记录,采取各种措施隐瞒真相,死亡人数可能是官方数字的10倍。此次发现的215具尸骨,很可能就是学校为了掩盖照料不当导致死亡,却谎称逃跑了的学生。联邦政府以及魁省政府都表示会帮助原住民社区在其他寄宿学校的原址挖掘,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发现。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