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重难返的警察机构能转型合并吗?——解读魁省警察系统改革建议报告

七天记者 梓丰

surete-du-quebec-cruiser-1

第一次执政的CAQ政府比老牌的魁北克自由党、魁北克人党都充满活力,上任三年多已经陆续推出世俗法案、移民改革、法语改革等一系列有可能改变魁北克面貌并对魁省未来影响深刻的改革方案,现在又一项会对每个人都产生影响、针对魁省警察系统的改革也正式提到议事日程。

2019年,魁省副省长、公共安全厅长Geneviève Guilbault就表示魁省政府计划修改20年未变过的警察法,以适应互联网时代、信息技术发展等科学技术衍生的新型犯罪手段和犯罪形式。为此在当年12月委托前Sherbrooke市市长Bernard Sévigny、已经退休的前法官Nicole Gibeault、在1997年到2011年当选联邦议员的Marlene Jennings、魁北克城警察局前局长Alexandre Matte以及魁省省警(Sûreté du Québec)前警官Louis Côté五人组成咨询小组,在全省范围内进行公共咨询、听证,还通过实地访问和访谈来了解和分析目前警察系统的实际情况,最终对魁省警察系统的改革提出意见。这个咨询委员会原本应该在去年秋季提交调查报告,但因为疫情缘故拖到了今年5月25日才向魁省政府提交了最终报告,用了近500页的内容描述了魁省警察系统的现状并提出了138项建议。

落后于时代

这篇调查报告认为目前魁省的警察系统无论是在法律层面上还是机构设置、人员配置、执法方式上都非常落后于时代,根本无法应对现在的新型犯罪,特别是新型网络犯罪方式的层出不穷以及因此带来的域外影响,需要进行深度改革。

首先就要改变警察的性质和根本宗旨。在现行的警察法中,警察机构以及成员的主要任务被定义为“维持和平、秩序与公共安全,预防和惩治犯罪”,在执行这一任务时,警察部门“应确保人员和财产的安全,保障个人权利和自由,尊重受害者并关注他们的需求”,在和不同社区打交道时应尊重多元文化。这是上个世代对警察作为反应性部队和秩序守护者角色的定位,警察的工作可通过开出罚单数量、案件调查数量或逮捕人数来衡量,是针对犯罪行为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时的干预,而现在的警察工作除了这些外,更多的是预防犯罪发生和配合其他社区机构的干预行动,所以应更改对警察任务和服务的描述,从维持社会秩序的威权机构改为满足民众需求的服务机构,比如警察应该徒步巡逻,增加和市民的日常接触,并和他们建立彼此信任的关系,从而让警察机构成为民众身边的、可随时随地解决民众问题以及帮助各社会组织联合执法的伙伴,有点类似中国人民警察的定位。

其次,建议把现今魁省31个各自独立的警察机构压缩成13个,以适应21世纪新形势、新技术带来的挑战,这也是这个报告引发最广泛关注和争议的部分。由于历史和政治的原因,魁省的警察体系有负责全省大部分地域范围的省警、不同城市的市警、不同地区的警察以及专门负责不同原住民地区事物的22个原住民警察机构,并按照所辖地区人口的数量提供1到6个等级的服务,这些机构各自独立,条块分割,遵守共同的警察条例但行为方式却又各有不同,因为各地警察的资源、能力分配不均,无法提供统一标准的警察服务,同时效率低下,无法应对当前复杂的犯罪情况。比如有的地区警察机构只有20多人,只能执行基本的巡逻、道路安全、回应民众需求等,根本无法调查复杂的网络犯罪或经济犯罪案件。其实,多年来已经有很多城市的市政府在探讨撤销当地的警察机构,把他们并入到省警机构内,但受到各地警察机构以及警察工会的坚决反对,甚至拿当地的治安情况、民众安全等做筹码,迫使市政府让步,这个报告公布后,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也是这些不想离开舒适地带的本地警察机构。

第三,建立一个针对网络犯罪和经济犯罪的特别机构,并把魁省反腐败机构UPAC(Unité permanente anticorruption)并入其中。UPAC是前魁省自由党政府为应对建筑行业贪腐问题于2011年成立的,最高时有350多名从各个警察机构抽调的资深警员组成,但从成立以来,发生了多起调查泄密事件,让很多案件的调查陷入僵局,基本上多年来花费了巨量的金钱和人力资源却一事无成,可以说就是因为涉及SPVM以及UPAC的多起丑闻破坏了民众对警察系统的信任,才促使CAQ政府发起了这次调查。调查小组认为将UPAC的专业知识整合到更大的运营机构中,使之能够处理与腐败、欺诈、洗钱、身份盗窃欺诈、网络勒索、网络诈骗等有关的案件。

第四,建议魁省应重新审查警察服务的管理模式,把公民纳入治理中心,展现包容性和多元文化,毕竟只有获得了公众的信任,警察才能获得其行动的合法性和干预的权力。报告认为从警察学校的录取、警员培训以及具体的公务执行都应充分体现公民的分量,比如公共安全委员会成员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成员应为普通公民,多招收少数族裔警员,警察机构应以年度报告的形式公布信息,成立专门的委员会来协调警务和解决问题等。

无解的难题

警察系统改革的争论由来已久,特别是去年因黑人佛洛依德(George Floyd)之死引发的“黑命贵”( 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爆发并蔓延至全世界的种族歧视抗议使得警察与民众之间的对立达到高峰,呼吁警队改革,削减警队经费,甚至解散警局的呼声不断,当时联邦总理特鲁多就表示将尽快推出警察系统的改革方案。去年魁省相继推出一系列反歧视政策,包括在学校开设反种族主义的课程,制定打击种族主义的计划,让有色人种不会在租房或找工作时受到歧视,警察执法以及提供公共服务时一视同仁,不会因人种不同而有所区别。蒙特利尔市政府也表示要找出解决警察执法过程中的种族歧视问题,并通过了一项要求SPVM定期公布执法对象的种族和社会角色的动议。

其实种族歧视的现象在北美由来已久且深入骨髓,不经意间就会流露出来,黑人、原住民、穆斯林、亚裔等都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这一方面是因为白人的历史原罪,从惨绝人寰的黑奴制、种族隔离到种族歧视,再加上白人根深蒂固的优越感,让因歧视引发和积累的仇恨从现实层面看根本无解。另一方面也是西方制度本身的问题,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让资源越来越流向富有的阶层,穷者更穷,富者更富,把本来就处于社会底层的少数族裔推向更凄惨的境地;政府信奉干预越少越好,对普通民众至关重要的健康、教育、社会福利等问题不闻不问,任由他们在恶性循环里挣扎;还有代表群体利益的选举制度带来的弊端,任何一个政党若想赢得选举,都需赢得绝对或者相对多数,而少数族裔因为选民数量不够大,往往被各个政党忽视,甚至受到歧视和伤害。

如今佛洛依德去世已经整整一年时间了,美国总统拜登和副总统哈里斯专门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接见了他的家人,包括他7岁的女儿,他们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通过警察体制的改革法案,确保美国的执法部门能够公平对待少数族裔。同时,美国多地也爆发了大规模纪念游行,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还同牧师阿尔•夏普顿(Al Sharpton)及其他社区领袖和政界人士公开进行了一次单膝跪地9分29秒的活动以呼吁美国国会推动警察制度改革法案,可见警察改革之艰难。

魁省的警察现状调查小组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布这份重磅报告或许有其深意,但魁省政府还未对此报告表态,表示将会在深入了解报告内容后发表意见,但Geneviève Guilbault已经表示把31个警察机构压缩成13个不是政府中长期考虑的优先事务。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