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首位女财长预算出炉:大撒钱

七天记者 颜宏

Un budget fédéral entre une troisième vague et un troisième mandat | Budget  du Canada 2021 | Radio-Canada.ca

特鲁多和方慧兰展示预算案

加拿大联邦政府的财年年度一般是从每年的4月1日开始计算。一年一度、备受瞩目的财政预算案一般会在当年的3月份推出。2020年因疫情缘故,少数政党执政的特鲁多自由党政府没有发布当年的财政预算案,紧接着又推出了紧急救助金、工资补助、低息贷款、延迟收税等一系列救市、救人措施。就在反对党对自由党的大撒钱财政政策质疑的声音越来越高时,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CSSG(Canada Student Service Grant)项目委托引发的慈善机构WE Charity丑闻爆发,从2015年小特鲁多第一次当选联邦总理就担任财政部长要职的Bill Morneau因牵涉其中以及与特鲁多政见不合而辞职,特鲁多的铁杆支持者、“救火队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再次挺身而出,扛下来抗击疫情、恢复加拿大经济的重任,成为加拿大第一位女性财政部长,并在今年4月19日发布了其第一份财政预算案。

作为史上第一位女财长,方慧兰非常骄傲自己的女性身份,在预算案发布的前一天就在社交媒体推特上上传视频造势。视频中的方慧兰身穿黑色T恤,上面印着醒目的白色文字“我以女权主义者的身份说话”(Je parle féministe),搭配精致的双排珍珠项链,而作为财政预算案发布日的标配——财政部长的新鞋,这位女财长选了一双典雅的细高跟黑色皮鞋,并直白地写到“2021年的预算案提出了一项从根本上提高女性就业的计划。”在她的预算案中,提及女性的字眼有18次之多。

Budget fédéral | Des solutions féministes à une récession féminine | La  Presse

在这份3年新增开支1014亿元的预算中,不仅考虑到了妇女、老人、儿童等自由党关注的主体,政府还将在疫情援助、病毒控制、经济发展等多个方面发力,延续自由党一贯秉承的大笔花钱抗击疫情、援助民众和刺激经济的执政风格,不仅在疫苗、防疫等健康方面和福利、住房等民生方面慷慨,还把阻碍妇女就业问题之一的托儿服务当作突破点,要在全国内施行类似魁省的低价补贴托儿服务系统。

学者出身、思维缜密的方慧兰坦诚首次预算案对自己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做到既不过度花钱也不太过谨小慎微而没有起到刺激、恢复经济的作用。从预算案中看,她不仅考虑到了如何不多不少,还为自由党少数党政府随时可能倒台重新大选做了准备,力求面面俱到,尽可能给所有个体的选民发钱买好,但又不能马上就发,多是从明年开始,无论如何先画个大饼放在那里,而对主导抗疫和经济发展但带不来直接选票的地方政府则考虑得不多。

在这份长达864页、名为《复苏计划:致力于工作、增长和复原》(A Recovery Plan for Jobs, Growth, and Resilience)的财政预算案包含海量信息,涉及抗疫、健康、生活、消费、生产、文化、旅游、教育、住房等等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总的来说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在刚刚结束的财年会达到3542亿元,到2021-22财年结束时将减少至1547亿元,之后逐年降低,到2025-2026年度达到疫情前的300亿元左右;设立了在未来三年内新增1014亿元来重建加拿大经济的庞大计划,包括延长疫情期间对企业和个人的援助,对抗疫和医疗服务的支持、打造全国性的低价托儿服务系统、提高联邦最低工资以及为绿色、环保项目投资等。联邦政府更是准备在未来3年里拿出占全国GDP 4.2%的资金来刺激经济发展。

联邦赤字的未来演进

一般对少数党政府来说,财政预算案是最有可能导致政府倒台的因素之一,毕竟钱有限,不能让所有的反对党满意,但这份财政预算不仅考虑了左翼新民主党(NPD)的多项诉求,如托儿服务、向富人征税等;魁北克政团(Bloc Québécois)对老人福利的诉求等;还设立了5年后财政赤字降低到疫情爆发前水平的目标,让一向批评自由党政府花钱无度、让加拿大民众背债的保守党失去了指责的抓手,党领欧图(Erin O’Toole)再无法渲染联邦政府巨额债务的可怕之处。尽管这份财政预算还需要国会投票通过才能实施,但大概率不会触发新的大选,特别是NPD党领Jagmeet Singh已经表示不会发动大选,因为他认为“在第三波疫情中举行选举,或者以任何方式引发选举都是不负责任的。”

欧图和魁北克政团党领Yves-François Blanchet都表示将在预算案投票前提出各自的修改意见,但没有提及重新选举的意图,其实只要有了新民主党的支持,自由党就可以轻松过关,另两党投反对票也无济于事。更为重要的是,受疫情之苦的民众对现在举行选举没有兴趣,社会各界也对这份预算案给予较高评价,特别是一些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中小企业更对来自联邦政府的资金帮助表示满意。下面让我们具体看看这位女财长的预算案有哪些值得关注的方面。

女性、老人和家庭

作为女性,方慧兰更关注女性就业和家庭问题。为了把妇女从繁重的家务中解放出来,此次预算案最令人振奋的就是联邦政府计划5年内投资300亿加元,随后还将持续投资83亿元来建立全国性的低价托儿服务体系。其实建立类似魁省的全国性托儿服务自由党已经想了20多年,在1993年到2003年担任总理的Jean Chrétien就曾提过推广魁省幼儿园模式到整个加拿大,但由于投资巨大、各省政府之间分歧以及其他因素而一直没有落地。这次方慧兰在预算案中提出以魁省的托儿系统为模板,在未来12至18个月内开展行动,目标是在2022年底前把托儿和早期教育的成本降低50%,并在2026年前把除魁省之外省份的托儿费用降到每天10元。还将给联邦妇女和男女平等部拨款2亿元用于打击针对女性的暴力和种族歧视,帮助受害者,包括设立更多的帮助热线、累计基于性别问题的各种统计数据、给性别暴力受害者提供免费的法律服务,2840万元用于保护离婚或父母分居期间的儿童和家庭,5000万元用于公共卫生部门介入家庭暴力案件等。

从明年8月起,向2022年6月年满75岁的OAS养老金(Old Age Security)领取者一次性发放500元补助,并将75岁以上老人的养老金提高10%;为7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增加老人保障金(OAG),为符合条件的老年人在第一年多提供766元,这将影响全国330万老人。预留未来3年9000万元的款项帮助老人更好地在家生活,补贴社区组织让其派出人员负责低收入、在家生活的老人做饭、做家务、买东西等各种日常杂事。在五年内提供2.36亿加元,即每年3350万加元,用来打击加拿大军队中的性行为不端和基于性别的暴力问题。在住房方面也向弱势群体倾斜,包括未来7年内向加拿大抵押和住房公司(CMHC)提供25亿元资金,其中大部分将用于建造“最少”4500套住房,至少四分之一的房地产项目专为妇女设立;重新分配其中的13亿加元,以“加快建设、维修或支持3.5万套经济适用房”;还有3.154亿元用于帮助逃离家庭暴力的妇女支付房租;3亿加元用于将因疫情而空置的市中心办公室或零售空间转换为800个住房单位。

预算案中还表示要立法在加拿大建立每小时15加元的联邦最低工资标准,并且每年随着通货膨胀的比例逐步上涨。联邦学生的贷款免息也将延长到2023年3月,并在未来五年内为年轻人投入57亿加元,帮助他们接受培训和找到工作。

抗疫与经济发展

针对加拿大正面临的第三波疫情,预算案再次重申帮助所有加拿大人度过难关、保证加拿大人的安全和健康仍是政府首要任务。预算案中把原本应于今年6月到期的联邦工资补贴(Canada Emergency Wage Subsidy,CEWS)、紧急房租补贴(Canada Emergency Rent substance,CERS)、封城补贴(lockdown support)以及加拿大恢复福利金(CRB)延长到9月,但CRB的补助金将从7月17日开始从原来的一周500加元下调为一周300加元;投入39亿元改革现有的EI(失业救济金)项目,让更多的人更容易地领上EI;把EI的病假福利从原来的15周延长到26周;在未来六年内投入89亿元,扩大加拿大工人福利(Canada Workers Benefit),这项福利是对低收入人群提供可退税抵免(refundable tax credit)来让民众把更多的钱留在口袋里。

面对疫情暴露出来的卫生和健康短板,联邦政府承诺从2022-23年开始,5年内投资300亿元,为加拿大各省提供资金支持以设立并维持高水平的长期护理机构;3年内拨款1亿加元,为医护人员、基本民生部门工作人员等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人群提供心理健康帮助;7年内投资220亿加元,加速加拿大的生物医疗项目研究,特别是疫苗研发项目;在2021-22年投资4.24亿加元用于开放加拿大边境,包括加强对空陆旅行人员的检测、隔离等措施。

针对疫情下的经济不景气,承诺将在未来5年内创造50万个新的培训和工作机会,实现的途径包括拨款数十亿加元用于促进科技创新活动,启动一系列的工人安置和培训计划,重点照顾建筑行业和其他提供个人服务的(personal support)行业。启动新的“加拿大复苏招聘计划”(Canada Recovery Hiring Program),作为联邦工资补助的过渡,从今年6月起至11月,为雇主新招员工或召回员工提供每位员工每周最多1129元的工资补贴,为期4周,主要针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领域,如私营中小企业、旅游业、慈善机构和非盈利机构等。同时为明年预留2.14亿加元,并在未来五年投资9.21亿加元,为企业家、妇女和少数族裔(包括华人)企业家提供专项基金;创立“加拿大数字化计划”(Canada Digital Adoption Program),帮助16万个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在未来5年内以现金形式提供5000万加元,帮助创业者融资;与信用卡公司沟通,研究如何降低信用卡支付方式的成本以降低中小企业电子商务的运营成本;未来两年内投入1.01亿加元支持加拿大的葡萄酒产业等。

在环境保护议题上,此次预算的重点是如何在减少碳排放的同时恢复经济,实现到2025年保护好加拿大25%的陆地和海洋,到2050年碳中和、“排放为零”的目标。为此将向环保领域和绿色经济投资176亿元,主要有在未来几个月推出联邦“绿色债券”框架,使投资者能够为加拿大的环保项目提供资金;在未来五年内提供44亿元的无息贷款,为家庭住房的节能装修提供最高4万元的无息贷款;2022年开始,为制造“零排放”技术的企业减税50%;从现在开始的未来7年内向战略创新基金投入72亿元,用于生命科学、汽车、航空航天、农业领域的减排项目,并支持本国重工业“脱碳”改造。

大刀向富人与数字寡头砍去

尽管这次预算案中估计的2020-21财年联邦财政赤字约为3542亿加元,看起来数目很大,但与方慧兰在去年秋季经济报告中预测的3816亿以及加拿大国会预算官员预测的3634亿赤字都要低不少,并且会逐年减少,到2026财年结束,其赤字仅为307亿加元。届时,加拿大联邦债务与GDP的比率将有望从现在51.2%的峰值降到49.2%,政府的财政赤字仅占GDP的1.1%。而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除了经济发展要达到预期的增量外,政府还提出了多种征税办法来广开财源。

首先就是对非加拿大人、非居民拥有的空置物业征收一项1%的国家税,并从2022-23年开始,但没有具体的信息,比如如何判断房屋“空置”,哪个机构以何种方法征收等,但这项政策每年最多可带来1.75亿元的税务收入,未来四年内会带来7亿元的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

其次是豪华税(Luxury Tax),即对购买的豪华商品征税,比如销售价在10万加元以上的汽车和私人飞机,价值25万加元以上的游艇等,从2022年开始都要交更多的税,计征方法是超过该门槛部分的20%,或总价值的10%,以较低者为准。方慧兰表示在疫情肆虐,普通民众生活艰难的情况下,能买得起这些豪华商品的人多付一些税是公平的,预计这个豪华税将在未来5年给联邦政府增加6亿加元的收入。

第三是加征香烟税,每条200只香烟多收4元税,意味着烟民们将在5年内给政府带来21亿元的收入。同时,联邦政府正在考虑对电子烟产品征税,其中一个方案是从2022年起对每10毫升烟液征收1元税。

第四就是有可能带来美国反弹的数字税。方慧兰表示无论和美方就有关互联网数字经济的税收问题谈判进程如何,都将和经合组织成员国一道从2022年1月起对依赖加拿大内容、收入超过11.3亿加元的国际互联网巨头,比如谷歌、Facebook、Netflix、Amazon和Spotify等巨头征收3%的数字服务税,此项措施每年可带来约6.8亿元的收入,未来5年内将给加拿大提供34亿加元收入。不过就算这个预算案被通过,这笔税收能否收得上来现在还很难说,一方面这些互联网巨头早就采取各种方法在世界各地避税、逃税,预算案中甚至都没提及“避税天堂”的名词,更别说设立措施堵截资金的流向了,况且这也需要全球合作才能实现;另一方面是这些巨头的母国——美国的强烈反对。在今年3月31日,美国贸易代表就指出正在考虑对6个已经征收数字服务税的国家征收高额关税来反制,这些国家分别是奥地利、印度、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和英国,包括美国的铁杆盟友英国,如果加拿大真的从明年1月开始征收数字服务税,定会招来美国的报复,征来的税是否能抵偿美国的报复加税还很难说。

各方反应

在这个总额超过1000亿的庞大预算案中,各个省份目前最关心的健康支付转移问题却没有提到,让各个省份都非常失望。一向对特鲁多领导的联邦政府看不顺眼的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直白地表示这个预算再次错过了靶子。针对联邦政府对魁省已有的托儿系统给予补偿的情况,双方的分歧也很明显,特鲁多表示联邦的补偿款应用于魁省的托儿服务,而魁省则认为已经为托儿服务提供了必要的资金,特鲁多应该停止类似专制家长的行为方式,让魁省自己决定如何使用这笔款项,把它用到魁省需要的地方,而不是联邦指定的地方。

新民主党则讽刺自由党借鉴了自己的托儿服务计划,吐槽说在2015年提出每天10元的托儿服务计划时,自由党一顿冷嘲热讽说10元的费用太荒谬,现在则是“真香”定律;同时也对预算案中没有考虑全国性的药物保险(Pharmacare)表示失望,指责自由党最终选择了讨好大制药厂,而不是千千万万的小家庭。

保守党继续抨击预算案中的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测算数字让人非常担心,会继续导致住房成本飞涨、税收增加和通货膨胀的风险不断加大。欧图还讽刺说自由党政府已经提出过9次在全国推行低费托儿服务了,但从没有达到和各个省政府协商落地的地步,猫也不过有9条命(意为9次到头了,这个项目成不了),因此托儿服务不过是自由党为下次大选造势的噱头。

魁北克政团则对没有回应各省政府要求的增加健康支付转移资金感到愤怒,也对联邦政府给75岁以上的老人多发补助,却忽略65岁到74岁之间的老人权益感到失望,认为这是人为地撕裂老人群体。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会议会预算官员则在质疑加拿大是否真的需要增加如此规模的财政赤字来刺激经济,因为随着疫情消退,被压抑的加拿大人消费将迅速恢复,经济将出现强劲反弹,刺不刺激的结果区别并不会太大。加拿大商业委员会(Business Council of Canada)副总裁Robert Asselin虽然对政府给予商业、企业的支持表示满意,但也认为被疫情压抑的消费将在今年晚些时候爆发,不需要过分的刺激。

预算案发布后,国会从4月20日开始将进行为期4天的辩论,保守党和魁北克政团将分别提出修正案和子修正案,国会议员还将就两项修正案和主预算案进行投票。一旦反对党投出不信任票,现任政府倒台,触发新一次的联邦大选,那么这份预算案也就成了废纸。不过面对严重的第三波疫情,广大的加拿大选民并不想举行什么大选,反对党估计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轻易让政府倒台。特鲁多倒是显得很淡定,一方面否认这份预算案是为再次大选所做的准备,另一方面也没有排除今年内举行大选的可能性。

在自由党人的认知里,只要GDP的增长超过利率,且偿债费用保持在较低水平的话,为刺激经济而进行激进的债务扩张就是可持续性的。这个理念没错,不管是债务规模扩大也好,赤字不断增加也罢都不是问题,只要经济增长的速度足够快,债务在社会经济中的比重就会不断下降,最终降低到对经济发展而言无关紧要的比重,这也是二战后加拿大摆脱巨额战争债务的成功方式,但问题是那时有个全球性的战后经济大爆发的背景,保证了加拿大的经济增长,现在的问题是疫情后如何刺激并保证经济增长?这才是加拿大经济的最大难题,也是新冠病毒疫情之后,全球所有国家都面临的问题。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