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者治理”是国际通识

七天特约评论员 贾罗

中国修法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之举,获得国际社会的诸多理解,却也遇到一些质疑。结合西方国家对公职人员忠诚度的相关规定,可以发现,“爱国者治港”原则与其基于同样的价值认识。

中国中央政府主导修订香港选举办法,是不是对地方选举制度的干涉?事实上,西方国家选举制度的完善也主要由中央政府主导完成。美国众议院近日通过的选举改革法案涉及设立州独立选举委员会等内容;法国地方议会选举制度也一直由国民议会通过法律规定;英国政府也制定了一系列选举制度,对英格兰、苏格兰等地议员、市长的选举作出规定。中国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符合国际惯例,所谓“干涉”说,有点扣帽子了?

对参选者设置门槛,将一些人排除在外,是不是合适?“爱国者治港”的门槛高吗?显然不高。在欧美国家,移民入籍尚要行效忠国家的宣誓,更遑论担任公职了。环顾国际社会,参政人既为公职人员,其职责是为国效力,爱国(即忠于国家)自然就是他们的基本底线和门槛,“爱国者治理”也是全球共识和通行做法。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等国都对公职人员的爱国立场和相应政治资格有着严格要求。

加拿大政府10多年前强化了公务人员对政府的忠诚义务,限制公务人员公开批评政府,否则可能被解雇;加拿大宪法也规定,联邦国会议员就职前应在总督或总督授权的人面前宣誓并签署誓词,如果宣誓、发表声明效忠外国政权或犯有叛国罪,将丧失议员资格;美国法律要求所有公职人员都必须是“爱国者”,禁止有违效忠义务的人出任公职。美国还制定了议员宣誓效忠和资格丧失的严格法律规定,历史上多次据此取消国会议员资格。英国也通过一系列法律对公职人员忠于国家的操守作出了明确规定。

“爱国者治港”并非新提法、新概念,早在20世纪80年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就曾提到“必须由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但因个中原因,“爱国者治港”原则始终未获得有效落实。近年,一批“反中”者利用公职人员身份制造撕裂、煽动对立,刻意阻挠港府施政,尤其2019年“修例风波”后,这些人支持暴力,炒作“揽炒香港”,破坏公序,扰乱百姓正常工作和生活,甚至暗中联络海外反华势力制裁中国,干预香港事务,对普通市民擅用“私刑”等等……哪些国家或地区对此可容?

如今推动“爱国者治港”加速落地,既为香港长治久安设置了一道安全阀,也是对国际通识的一次回归。既然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会容忍治理机构成员背叛国家,中国香港同样理应如此。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