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省设立学术言论自由委员会

七天记者 颜宏

今年2月底,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在自己的脸书上发表长文向“言论政治正确”开火,指出打着反歧视旗号的平权运动已经发展成另一种形态的意识形态高压,不管什么场合、什么语境都不能提一些词汇或说法,还以去年渥太华教授Verushka Lieutenant-Duval事件以及自己在书籍推荐上的遭遇明确指出发源于美国并扩大到全世界的“政治正确”并不适合魁北克的文化,已经偏离了初衷,是时候对这一问题进行一场严肃、公开地讨论以达成全民共识。

经过近一个月的酝酿,魁省高等教育厅长Danielle McCann3月23日宣布成立一个由5人组成的学术自由委员会,力图纠正目前矫枉过正的所谓“言论自由”,让大学、研究机构等学术场所内没有语言禁忌,某个人不会因为使用了某个词或某种说法而受到各种身体和精神上的攻击。这个委员会由前魁人党厅长Alexandre Cloutier执掌,他在离开政坛后,先后担任魁北克大学Chicoutimi分校的副校长、秘书长等职。

Alexandre Cloutier

Alexandre Cloutier

Alexandre Cloutier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自由地思考、表达和辩论是大学以及民主制度的基础,现代社会是可以在充分保证对所有人尊重的同时享有学术上的语言自由的。

其他的成员还包括:

Yves Gingras:魁北克大学蒙特利尔分校的历史教授,加拿大科学历史和社会学研究会成员;

Chantal Pouliot:拉瓦尔大学教学与研究教授;

Aline Niyubahwe:魁北克大学Abitibi-Témiscamingue分校教学与教育学研究教授;

后续还会有一名学生代表加入到这个委员会,该委员会的第一个任务是勾画出魁省高等教育领域的言论自由情况,然后才会开展各种咨询活动,最后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最终报告计划在2021年冬天完成。

Duval教授在授课时使用了黑鬼(nigger,现在这个词已经没人敢公开说,只能以N-Word代替)一词而受到围攻,并被学校停职,魁省从一开始就对这种“为了平权而剥夺另一部分人权利”的社会风气提出批评。相对于其他省份对此事的意见分歧,魁省从上到下、旗帜鲜明地站队Duval教授,反对渥太华大学的处理方法。具有保守倾向的CAQ政党、魁北克人党、魁北克团结党、省长François Legault以及副省长Geneviève Guilbault都呼吁大学应该保障老师的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高等院校应该制定明确的政策以保护知识和知识的传递者,保护老师持“合理异议”的权利和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批评渥太华大学对该事件的处理。就连同样是黑人出身的自由党党领Dominique Anglade都认为,渥太华大学的做法走入了歧途,太过于追求政治正确。认为“在学术环境里,要理解事物并进行辩论,能直呼其名至关重要。”

与上次Duval教授事件中渥太华大学做出的迅速反应不同,上周渥太华大学的法律和医学教授Amir Attaran在推特上称魁省对原住民施行“私刑”(指原住民Joyce Echaquan在医院去世,生前照顾她的两名护士对她有歧视的言论),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是白人至上主义者之类的言论,渥太华大学却认为这样的言论确实有冒犯性,但大学是言论自由的地方,不应该干预,如此的“双标”让特鲁多都看不下去了,表示很遗憾渥太华大学的教授发布这类令人震惊的言论。

Amir Attaran教授不止一次发表过类似的惊人言论,2019年中美贸易战正酣时,他曾给加拿大政府支招关闭加拿大领空不让中国货机经过,切断中国数十亿美元的贸易通道就可以有效地对抗中国;2020年4月,他对世界卫生组织的新冠病毒疫情防控提出尖锐的批评,认为这个组织不应再承担世界流行病的预防任务,因为谭德塞和世卫组织对中国爆发的疫情保持缄默。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