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享受了政府的豁免贷款?

七天记者 颜宏

3月15日,联邦总理特鲁多与魁北克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在蒙特利尔举行联席新闻发布会,宣布共同出资一亿加元在蒙特利尔北部的Saint-Jérôme兴建一个电动汽车电池生产线,其中30%的资金在满足条件的情况下不需要偿还。这个工厂是魁省电动公共汽车和卡车生产商“雄狮电子”(Lion Electric)的一部分,主要组装用于电动车的电池,这笔投资也让“雄狮”成为加拿大最大的重型电动车生产商。

Un camion dix-roues entièrement électrique et des autobus scolaires électriques le capot ouvert dans les installations de La Compagnie électrique Lion.

随着这笔投资新闻火爆起来的还有一个概念:可豁免贷款(prêt pardonable)。这本是一个金融概念,指如满足一定的条件,债权人可以取消借款人的部分或全部还款责任。一般是由政府或参与政府计划的贷方发放的地区发展贷款,或者改善贫困人群经济状况的人道贷款等,如联邦政府因为疫情原因为中小企业提供的6万元贷款,如在规定期限内还款,不但享受免息,还可少还2万元,就属于“可豁免贷款”。

在疫情影响下,为了刺激经济,保障用工岗位,从去年开始有越来越多的政府拨款开始采用“可豁免贷款”形式向一些企业注资,数额也越来越大,仅仅18个月内,魁省已经以类似的方法给企业注资至少1亿元。

魁省CAQ政府新政

2018年10月1日,魁省省选落幕,右翼的魁北克未来联盟(CAQ)在大选中胜出,以37.4%的支持率赢得省议会125个议席中的74个,出人意料地组成多数政府。执政后搁置了魁北克地位、独立等意识形态问题,把经济发展、教育、卫生等列为优先考虑的问题。负责魁省经济发展事务的经济厅、投资招商局等部门更是绞尽脑汁吸引更多的高科技企业到魁省落户,保留、扩大或升级现有的制造业,以降低在全球化背景下魁北克的岗位流失到人力成本更低地方的趋势,促进魁省的就业市场创造更多的职位,特别是收入较高的科技含量高的职位。

最近三四十年来,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不受管控的资本都在争先恐后地流往生产效率高、生产成本低的地方,以期获得最大的利润。先发的经济发达地区,如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的人力成本高昂、基础设施老旧、技术升级成本过高等问题已经让制造业失去竞争优势,慢慢演变成今天实体经济空心化的现实。加拿大曾经拥有闻名世界的工业企业,如北电(Nortel)、庞巴迪(Bombardier)、Research In Motion公司(黑莓手机的生产商)等,都在这一过程中黯然退出历史舞台,有的甚至消失不见。为了保留创造更多就业岗位的生产企业,美、加两地的各级政府都在想法设法增加对工业企业的吸引力,纷纷推出土地租金减免、税收优惠、低息贷款甚至资金补贴等政策优惠挽留计划迁走的企业,升级现有的企业,吸引新的企业落户等以达到促进当地就业、投资和经济发展的目的。第一次执政的CAQ更是不甘落后,组阁不久就推出了针对企业的“可豁免贷款”计划。

2019年9月,魁省宣布和日本工业巨头三菱公司的飞机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在蒙特利尔郊区的Boisbriand为研发下一代SpaceJet喷气式飞机建立一个研发中心,魁省政府提供1200万元的无息贷款,如果满足创造250个高薪职位的话,这笔贷款就不需要偿还。这个原本既整合了三菱的企业实力,又利用了魁省在航空领域的经验、设计、人才与生产能力的双赢合作项目最终因疫情的突然到来而流产,这一中心的创建计划无期限搁置,三菱公司偿还了魁省支付的贷款。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肆虐,除了基本民生部门、生产医疗物品的企业等保持运营外,大部分的企业都处于停工、停产状态,政府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向不同的领域拨款帮助企业渡过难关,要求他们不辞退工人。如向餐馆行业、旅店行业、文化行业等企业的资助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这种“可豁免贷款”。

政府豁免贷款都给了谁?

除了资助中小企业,魁省向大型企业提供“可豁免贷款”的步伐也在扩大。不过省经济厅至今没有公布详细的数据,下面介绍的几笔是已经公布的注资及受惠企业。

(1)亨氏(Heinz)蕃茄酱项目

去年11月份,魁省向生产亨氏(Heinz)蕃茄酱的公司提供2百万“可豁免贷款”以建立一套新的番茄酱生产线,条件是新创造30个岗位,并保持原有的750个职位。亨氏公司计划在蒙特利尔扩建番茄酱工厂来生产加拿大自用的番茄酱,整个项目投资额为2330万元。

(2)Premier Tech 园艺公司

还是在去年11月,魁省再次宣布给园艺公司Premier Tech提供4500万元无息贷款,其中1500万元为“可豁免贷款”,条件是创造500个全职职位。这家原名为Premier Peat Moss Corporation的公司于1923年在美国东部创立,是当时第一家生产、销售人造草坪的公司。到了1978年被位于魁省Rivière-du-Loup的园艺企业Tourbières du Saint-Laurent收购,改名为Tourbières Premier ltée,并演变为今天的Premier Tech。这家老牌企业在全世界27个国家设有办事处,员工4600多人,魁省有员工1100多人,致力于园艺和农业生产、农产品包装以及废水处理和雨水收集等领域的解决办法和设备制造。其最具知名度的产品就是养花种菜需要的PRO-MIX品牌各种种植土。囿于全球竞争压力,这家公司计划投资2.51亿元来提高竞争力,包括进行工厂信息化、自动化升级,增加研发投入,收购其他公司以扩大经营品种等,还计划在Bécancour新建一间苜蓿加工厂。

(3)酒店服务式公寓公司Hospitalité Sonder Canada

去年12月,魁省宣布给酒店服务式公寓公司Hospitalité Sonder Canada提供3000万的无息贷款,其中5百万元是“可豁免贷款”,条件是创造700个工作岗位。这家公司在2012年由麦吉尔大学的两名学生Francis Davidson 和 Lucas Pellan共同创建,近几年获得了爆炸式的增长。它的商业模式是公司租下公寓后获得业主授权作为酒店经营,并进行个性化的设计、装修和布置。公司创立后很快在全球35城市建立了5000多个酒店服务式公寓,其中魁省有250间,市值超过10亿元,成为新一家“独角兽”加拿大公司。该公司在两年前把总部搬到加州洛杉矶,但这次计划在蒙特利尔建立一个国际业务中心,项目总投资大约1.82亿元。魁省投资这一项目一方面是看好这一集Airbnb和酒店优点于一身的商业模式,更是为了提前布局以提高魁省在大城市数字化和人工智能方面科研的地位。

(4)通信卫星公司Télésat

今年2月,魁省向加拿大老牌通信卫星公司Télésat的低地球轨道(LEO)电信卫星网络投资超过4.5亿元扩建位于蒙特利尔郊区Sainte-Anne-de-Bellevue的太空技术公司MDA工厂,这个工厂将生产Lightspeed卫星互联网所需的天线,条件是创造280个高工资职位。同时负责卫星生产制造的Thales Alenia Space公司也在魁省,之前刚刚获得Télésat公司30亿元的制造合同。Lightspeed卫星互联网是和伊隆·马斯克的“星链”项目齐名的太空互联网计划,第一阶段的近地轨道卫星已经在2018年1月成功发射,预计从2023年起发射298颗卫星来组成覆盖加拿大以及全球的卫星网络,可为加拿大广大的边远地区提供高速互联网服务。去年11月,这个项目还获得了联邦政府6亿元的资金支持。

(5)原庞巴迪La Pocatière项目

3月9日,魁省宣布给收购了庞巴迪机车业务的法国企业Alstom提供5600万元贷款。有了这笔资金,位于La Pocatière的原庞巴迪工厂就可以购买新的生产设备,进行自动化升级,从而大幅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增加竞争力则会赢得更多城市交通项目的招标,赢得了更多项目就可以招回被遣散的工人,从此进入良性循环。如果Alstom能够在2022年底达到最少400个工作岗位并一直维持到2026年,之后保持最少350个工作岗位直到2029年的话,这5600万元贷款可被100%豁免,不用偿还。

Pierre Fitzgibbon, Marie-Eve Proulx et David Van der Wee, en conférence de presse à l'usine de La Pocatière.

支持与反对

针对魁省通过“可豁免贷款”的方式吸引企业投资,创建工作岗位的策略最终是否能成功,现在还不好说,只能通过时间来验证,但目前魁省各界众说纷纭,有的人赞成,有的人反对。

赞成的人,包括一些经济领域的专家认为在全球化的今天,能够带来更多人就业的工业生产行业正在流入低成本、高效率的地方是世界大趋势,魁省政府没有选择,只能采用各种方法贴补企业的生产成本,让这些企业有动力留在魁北克,一方面可维持工作岗位,另一方面还能跟进技术进步和工艺升级,不至于在工业发展上出现断层。

就拿这次疫情中可以救命的疫苗来说,加拿大就因为国内没有生产能力,而不得不受制于药企的供货数量,导致疫苗接种速度远远低于美国。其实加拿大并不是一直没有疫苗生产能力的,相反在过去拥有过强大的国内疫苗产业。联邦政府记录显示,1973年,加拿大的药品需求(包括疫苗和治疗药)中只有五分之一来自进口,绝大多数都是在国内生产的。但在上世纪80年代新自由主义市场思潮兴起,逐利的资本奉行全球配置资源以更低的成本获取更高的利润后,该行业就开始衰落,多家跨国公司关闭了其在加拿大的业务,包括阿斯利康,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 Myers)和强生等。如今,加拿大的疫苗和其它药品中有85%依赖进口。

反对的人则认为政府的“可豁免贷款”对这些大企业来说可有可无,他们只是为了拿到好处,并不会真的遵守承诺,安心地在本地发展经济。典型的例子如伊莱克斯(Electrolux)在2010年放话说因人工成本太高计划关闭位于蒙特利尔的工厂,搬往他处,结果引发北美多个城市的争抢,最终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市拔得头筹,以各种优惠政策说服伊莱克斯在那里建厂,但也只维持了5年。

上面提到的给收购庞巴迪的法国公司豁免贷款的决定就受到魁北克民众的普遍批评,Alstom公司在收购庞巴迪的过程中曾使出浑身解数,以削减魁省的工作岗位甚至关闭魁省的工厂来要挟以获得尽可能低的收购价格,让很多人不爽。另一方面,魁省政府曾多次出资救助遇到资金困难的庞巴迪公司,不仅都打了水漂,还爆出公司账面上亏损严重,而企业大股东庞巴迪家族和企业高管领取超高薪水和奖金的丑闻,让很多人不同意拿纳税人的钱来补贴这个年经营收入达240亿元的富豪企业。

还有人认为魁省的“可豁免贷款”项目虽有可取之处,但在操作上存在严重不足。不能只是在资金上给予工业企业帮助,还应该在采购、流通等各个方面进行全方位的扶持。比如魁省既然给La Pocatière的机车工厂贷款,却在魁省最大的公共交通项目——轻轨REM (Réseau express métropolitain)的采购上选用了印度生产的列车,政府如果也能购买魁省本地公司生产的产品才是真正帮到他们。也许购买其他国家的产品确实能省点钱,但如果考虑到本地工厂生产带来的雇员收入、缴纳的税费以及给本地经济带来的促进作用,政府无疑是犯了抓芝麻、丢西瓜的错误。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