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住呼吸 且看美国大戏如何上演

七天记者 颜宏

1月6日,成百上千的特朗普支持者在即将离任的特朗普总统的鼓动下前往美国国会大厦抗议,试图打断或改变当时正在进行的拜登胜选认证工作,但是标榜和平抗议的示威活动很快变味:示威者们暴力冲击国会大厦设立的安保防线,搬开护栏、爬上墙头、打碎玻璃,强行进入大厦内部,示威者登上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刚刚站过的参议院讲台摆pose,还有人在讲台上大喊:“特朗普赢得了选举!”有人搬走众议院的发言台;有人闯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的办公室摆拍,还有人顺走了她的手提电脑……正在进行的参众两院联席会议清点538张选举人票刚刚开到第12张就不得不暂停,议员们被紧急疏散。而一些深入国会大厦内部的示威者甚至一度阻断了议员们撤离的通道,与警察展开对峙,警察则打死了一名试图闯入参议院会议大厅的女示威者——一名曾在空军服务14年的退伍军人。一时来不及撤走的议员们则被保安人员要求带上防毒面具,躲藏在会议室的椅子、桌子之下。

在美国最高权力象征的国会大厦,冲进去的示威者在大楼里几乎遇不到什么像样的拦阻,他们在几个小时里随心所欲地游逛,拍照、摄影、涂鸦、搞破坏,而正在参加联席会议的议员们则或趴在地上自保,或戴上防毒面具疏散,那些通过社交媒体在网上广泛流传的照片和视频揭示出这件令人匪夷所思、难以想象的事确确实实发生了,也让全世界的民众发出疑问:这还是世界上最发达、最富裕、号称“民主灯塔”的美国吗?美国这是怎么了?

在总统发表讲话的集会后,特朗普的支持者冲进了国会大厦参议院一侧。

正试图进入参议会一侧的示威者

病入膏肓

美国病了,而且确实病得不轻。正如曾经执政八年的前总统奥巴马所说,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的举动,是美国“巨大的耻辱和蒙羞时刻”,但这并不“令人吃惊”,因为在疫情和大选的叠加影响下,美国的政治极化、财富不均、种族冲突、意识形态分歧等“老问题”集中暴发,即使特朗普的总统职权在1月20日转交给拜登,特朗普所代表的“特朗普主义”也不会消亡,因为导致出现特朗普主义的土壤并没有改变。在刚刚过去的总统选举投票中,拜登获得了史无前例的8100多万张投票,但败选的特朗普也获得了7400多万美国选民的支持,并且坚定地认为自己在特朗普的领导下获益,愿意继续生活在他的统治框架下。

特朗普主义的定义目前在学术和媒体界众说纷纭,褒贬不一。简而言之就是特朗普及其执政团队这四年来践行的价值观以及基于此价值观之下的政策组合,即反对建制派和自由主义,让生产和工作回到美国,坚持与他国开展对等贸易,强化美国的军队建设,回归美国精神,目标是保持“美国优先”或“美国第一”。而特朗普执政的四年,其核心目标就是确保自己连任,并试图建立一个永久的“特朗普王朝”,因此他需要不断地动员支持者并扩大支持者的队伍,以保证自己能够连任成功。特朗普这四年从来就没做过所有美国人的总统,他只做自己选民基本盘的总统,他被盛赞的“兑现竞选承诺”,也只针对他的支持者,从不考虑对其他人群和国际盟友的伤害,以及对美国民主的破坏。他不仅从未想过要弥合国内分歧和团结全体人民,反而是主动扩大分歧,撕裂美国,在社交媒体用炒热分歧把自己每天变成争议话题中心的方式吸引眼球,扩大拥趸。

但特朗普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特朗普主义也符合差不多一半美国人的愿望。正如一些国际政治观察学者指出的,特朗普主义在美国的流行是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精英集团共同对美国社会不负责任造成的。过去几十年,美国内部经济严重市场化,推崇资本趋利自由流动,吸纳就业人口的制造业流到成本更低的地区,直接导致大量人口失业,中产遭到压迫快速萎缩;而在外部,美国利用其强大的金融优势在国际上收割韭菜,金融业一家独大,严重挤压了其他行业的发展,但收获的利润却没有分配给美国的普通民众,直接导致社会贫富高度分化,结果造成民众不满。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美国的经济问题,产生特朗普主义的社会基础就会一直存在,没准四年后,另一个持特朗普相同观点但比特朗普更有文化、更有谋略和手段的新“特朗普”会再次利用这样的社会基础谋取政治权力。

角力进入临界点

1月6日的骚乱发生后,几乎所有的美国精英都把矛头指向特朗普,巧妙地绕过了美国的基本矛盾,而是通过“封口、断钱、缴枪”的一套组合拳对特朗普进行全面绞杀。首先,美国政商两界反应迅速,空前团结,联手网络平台全面封禁了特朗普的推特、脸书等所有社交账号,包括一些与他相关的及其家人、支持者的账号,让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就连一向和特朗普不对付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封号”都看不下去了,指出“这一基本权利可以被干预,但要根据法律和立法者定义的框架,而不是根据社交媒体平台管理层的决定。”国会众议院民主党人1月11日正式提交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决议,并在1月13日的表决中被通过,使之成为史上第一位被弹劾两次的总统,决议还要求副总统彭斯动用宪法第25号修正案提前罢免特朗普,但遭到彭斯的拒绝。

其次,佩洛西就有关“核按钮”问题炒作,让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确保不会发生“一位不稳定的总统发动军事战争行为,或接触核代码、下令发动核打击”的状况后,通常很少在政治问题上表态的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高层领导人也打破了近一周的沉默发表联合声明谴责参与骚乱的示威者违背美国法律、挑战美国宪法制定的程序,并强调拜登已赢得美国大选,即将成为新一任美军总司令。另外,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也开始调查美国执法人员和现役军人是否参与了此前的骚乱,多个地方警察部门也开始对下辖人员展开调查,不惜借助曾被他们大力批评“只有中国那样的威权国家”才会使用的人脸识别技术来甄别示威者,还鼓励民众大力举报身边的特朗普支持者,尤其是参与过1月6日示威活动的人。这样从上到下全方位的操作,让身为海陆空三军武装力量总司令的特朗普现在连一兵一卒都无法调动。

更狠的是,包括酒店运营商万豪国际(Marriott International)、保险公司十字蓝盾(Blue Cross Blue Shield)、华尔街巨头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大通(JP Morgan)、科技巨头微软等大型机构纷纷决定停止提供给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政治献金。线上支付处理商Stripe表示不再为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处理信用卡支付,跨境电商Shopify宣布下架与特朗普相关的在线商店,美国职业高尔夫球协会(PGA)也取消了原定于2022年在“特朗普高尔夫俱乐部”举办赛事的计划。Signature银行甚至关闭特朗普的两个个人账户,账户内还有约530万美元余额。而在特朗普几度破产的人生“至暗时刻”唯一肯给他贷款的德意志银行也宣布不再和特朗普集团及其本人有任何业务往来,除了监督特朗普集团偿还3亿多美元债务。

但认输从来不是特朗普的性格,他在骚乱后的首次露面就是去视察他的”政治遗产“——象征性强但毫无作用的美墨边境墙,这是特朗普试图通过“炫耀”其标志性成就来挽回形象,巩固“政治遗产”的作秀。他在视察期间发表的简短讲话坚称自己在骚乱前的讲话“完全合适”,痛骂对他的弹劾“可笑至极”,指责推特等社交网络封禁他的账号是”灾难性错误”。倔强的特朗普还意味深长地表示对他的弹劾会“引发巨大的愤怒,这对美国来说非常危险,尤其是在这个非常脆弱的时刻。”

FBI一份内部公告警示,从本周起直至美国总统就职典礼日,全美所有50个州和首都华盛顿特区可能爆发“武装抗议”活动。有信息表明为了阻止特朗普被罢免,一个神秘民兵组织正在谋划一场规模更大、席卷全美的“武装风暴”。美国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Chad Wolf已经在1月11日宣布要求美国特勤局提前在1月13日启动原本19日才展开的总统就职典礼的“国家特别安全事件”行动,参加人数高达1.5万人,华盛顿特区即日起直到1月24日进入紧急状态。

FBI还收到消息说,有人号召在20日前冲入争议州的地方政府和法院,不管这些州是否决定重新计票。安全部门根据已经获得的信息猜测,示威者可能枪击政要,或者以无人机袭击拜登的就职典礼。

而在推特、脸书、亚马逊等互联网巨头对特朗普及其支持者进行彻底封杀的同时,一些极端组织转战到加密通讯应用Telegram等平台进行组织、串联、教授军事技能等活动。比如右翼极端组织“骄傲男孩”(Proud Boys)在Telegram的一个频道几天内增“粉”1万多人。在频道内,他们分享如何制作、隐藏和使用自制枪支和炸弹的知识;传播《美国陆军爆炸物和拆除手册》《美国陆军工程师课程》以及“枪杀政客”、“鼓励武装斗争”的“革命”口号。

对此,美国的安全部门及各州政府如临大敌,除了征调1.5万名国民警卫队士兵保卫就职典礼外,还特别在国会大厦部署4000名士兵,陆军部长已经同意这些负责保卫国会大厦的军人配备武器,允许他们根据需要随时开抢。安全部门誓言“决不会让上次的事情再次发生。”一些州政府也在州议会大楼之前加装了新的围栏,甚至有的把一层窗户全部装上木板,并增派了武装警卫。

国民警卫队士兵达到国会大厦

从特朗普“非常危险”的警告,到华盛顿进入紧急状态,再到拜登“我不害怕”的誓言,新的暴风骤雨正在来临,到拜登上台的这一个星期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全球都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