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1: 全球面临10大风险

七天记者 颜宏

多灾多难、见证历史而又充满了魔幻色彩的2020年终于还是过完了,饱受新冠病毒疫情困扰和经济下行的世界迎来了新的一年,新的一年会带来新的希望和美好愿望,但也面临着迫在眉睫的10大风险。

  1. 疫情失控

被新冠病毒蹂躏接近一年的世界至今也没有有效控制它的传播,这一方面是因为大部分政府至今还在民众健康和经济发展之间犹豫不决,始终没有建立起有目的性和针对性的抗疫政策,更难以进行广泛的民众动员;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在民选体制下,政客们把疫情政治化,或是因自己的利益,或是因党争的缘故,罔顾科学,任意曲解病毒和防控措施,直接助长了反口罩、反封闭、反疫苗等反智行为滋生和蔓延,全民无法团结一致抗疫。

在反复几轮的失败后,现在大部分国家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外部的力量来拯救自己,那就是新冠病毒肺炎疫苗的成功研制和量产。尽管中国、美国、英国、俄罗斯研发的疫苗都已经上市,加拿大、美国、欧盟等多个国家开始接种,但事实证明接种疫苗并不能起到让疫情戛然而止的作用,仍然需要一个过程,而且这个过程不会太短。除了目前能用的疫苗储存、运输复杂,无法快速分发、接种外,长期超高负荷运转、人手严重不足的医疗系统也无法快速完成疫苗的接种,加拿大、美国、法国等多个国家迄今的接种速度都远远低于预设目标,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英国首相约翰逊、法国总统马克龙等都为各自国家的疫苗接种速度缓慢而发脾气,但那又有什么用呢?即使疫苗的接种速度上去,疫苗的产量也是有限的,将在一段时间内都会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就算疫苗的产能上来了,动辄20美元一剂的疫苗恐怕也只有富裕国家才买得起,穷国依然无法靠疫苗来控制疫情。按照新冠病毒的高传染特性,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只有所有国家都控制住病毒的传播才能最终赢得这场看不见“敌人”的世界大战。

众所周知,病毒传播得越多,变异的概率就越大,目前已经发现的变异新冠病毒超过了4000种。去年12月,英国、南非等国都出现了传染性更高的新冠病毒变种,充分证明了病毒是在不断升级。科学界普遍担心,已经在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病毒既然能够变异成这种类型,也有可能变异成其他类型;这次是变异后传染率提高了,下一次可能是变异后致病率提高了或者致死率提高了,最终甚至可能让原来有效的疫苗彻底无效,变异成一种新的病毒。在这场人类与病毒的战争中,病毒目前似乎正在赢得“胜利”。

  1. 经济衰退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推算,2020年全球经济预计萎缩4.4%,除了中国正增长外,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经济都是负增长,其中美国全年GDP将缩水3.5%,总额约为20.1万亿美元;加拿大的经济将萎缩7.1%;整个欧盟将萎缩7.5%;东盟将萎缩4.4%;俄罗斯将萎缩4%;GDP终于突破5万亿美元的日本又跌回到4.9万亿美元,下跌5%左右,回到1994年的水平,整整三十年在原地踏步。2020年全球经济之惨,是08、09年金融危机时跌幅的七倍,也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之后全球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IMF的这份报告虽然指出2021年全球经济有望增长4%,但也强调全球经济增长的前景仍然高度不确定,取决于疫情控制、公共卫生、债务管理、预算政策、央行和结构性改革等多个方面。加拿大智库——加拿大会议局(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的预测报告指出如果加拿大能够在夏天完成广泛的疫苗接种,加拿大的经济增长有望达到4.5%,抵消2020年的经济萎缩,但国际经济大环境的低迷以及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将给以出口导向型经济为主的加拿大经济带来巨大压力,经济下行风险依然很高。

有经济学家表示,大部分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把抗疫胜利的希望聚焦于疫苗接种,而不是采取严格的集体防控措施,不动员民众参与到疫情防控中来,不根据抗疫的情况对产业、经济进行调整,将最终导致全球的经济深度衰退。换句话说,疫情一天不被有效控制,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经济重启就是无稽之谈,也根本无法持续。

  1. 金融危机

在2020年,为了应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和由之带来的经济衰退,全球主要经济体共增发货币约14万亿美元,相当于世界经济总量的16%。其中美国一个国家就增发了将近10万亿美元。为争取总统连任的特朗普逼迫美联储实行美元无限制量化宽松政策以保持股市的虚假繁荣,而即将就任的美国新一届总统拜登已经承诺,上任之后还将推出总额高达近3万亿美元的投资计划和高达2.2万亿美元的新一轮纾困和经济刺激计划,就是说有至少5万亿美元冲进市场。疫情下全球实体经济一蹶不振的情况下,资本通胀却正在到来。

金融资本一家独大不仅造成了美国经济的严重畸形,还绑架了美国政府和民众:谁都知道美国根本没有能力支付如此巨大规模的债务,美国已经“弹尽粮绝”,但是给美国经济的“输血”依旧不能停止。特别是在疫情肆虐、经济陷入困境的情况下,资本市场的繁荣似乎已经成为美国安慰自己的幻象。一旦这场依托“美元放水”维持的金融盛宴结束,世界经济将出现比2008年金融危机更严重的灾难。与巴菲特、索罗斯并称为“华尔街三巨头”的投资家罗杰斯 (Jim Rogers)在去年12月就警告说美国史无前例的债务规模、美联储的疯狂印钞所带来的连锁反应,将是2021年最大的风险。

上次金融危机时,加拿大凭借金融行业的保守、资源出口和外资不断流入的对冲躲过一劫,但也打断了加拿大之前连续16年经济增长的节奏,这次加拿大还能独善其身吗?不要忘了,在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慷慨而不设限的纾困和经济刺激计划下,联邦政府的债务已经达到创纪录的近4000亿元,利率也已经降到无可再降的地步。

  1. 总统交接

美国大选已经结束两个多月了,而败选总统特朗普至今不认输,拒绝和平交接权利,让全世界在“吃瓜”的同时亦胆战心惊。从投票结束至今,特朗普及其追随者从不承认己方的失败,在没有确实证据的情况下极力地指责拜登的当选存在作弊行为,各种小动作不断试图推翻选举结果。

距离1月20日的新总统宣誓就职仪式越来越近,各种办法用尽却没有发挥作用的特朗普愈加焦虑,新年第一日就通过自己的推特号召近7千万的支持者“进京勤王”。从1月5日开始陆续赶到首都华盛顿的支持者已经与“黑名贵”团体、拜登的支持者等群体发生了暴力冲突。本文发稿时,美国首都华盛顿发生了特朗普支持者和警察的肢体冲突,部分区域封禁。美国佐治亚州参议员选举的初步结果显示两名民主党候选人战胜了共和党候选人,再加上副总统哈里斯作为参议院议长的一票,意味着民主党掌握了参议院的主导权,让特朗普更是不爽,更不承认选举结果。

在美国近240年的选举历史上,1月6日举行的国会参议两院联席会议上认证选举结果不过是一个象征性的例行程序,但今年的情况可能完全不同,已经近150名共和党众议员和12名参议员表示联席会议上拒绝认证选举结果,阻挠拜登当选;外面还有成百上千的特朗普支持者进涌入华盛顿,不少人还带上了武器,这种史无先例的情况最终将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无怪乎美国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公布的一份2021年全球十大风险排行榜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美国的新旧总统交接,因为约有一半的美国人认为新的国家元首是非法的。

  1. 中美对抗

秉持“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上台之后,仅仅四年就通过贸易战、科技战、外交战、舆论战、军事摩擦等各种敌对方式把中美关系推到了悬崖边缘,并利用孟晚舟事件给加拿大挖了个大坑,使得几十年友好的中加关系陷入冰点,至今无法解套。

虽说即将上台的拜登有可能缓和与中国的关系,但目前整个美国精英阵营都把中国列为竞争对手,打压中国已经成为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共识,因此中美关系的修复、缓和等进展都将非常有限,也不排除中美对抗加剧、特别是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台海发生交锋的可能。而中美对抗越激烈,夹在两个打架巨人之间的加拿大就越尴尬:站队不行,不站队也不行。

  1. 气候危机

地球的温度正在上升已经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各个地区不同时期的高温纪录屡屡被打破都已经不再是新闻,而全球气候变暖引发的暴雨、山火、虫灾、飓风等各种极端天气灾难更是已经成为常态,但2021年还有一个重要节点。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International Economics)去年10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预估到2021年后,热带雨林的降雨将不足维持自身生存,也就是整个雨林将会面临崩溃的边缘,随之而来的可能是将数十亿吨碳释放出来,从而引发温室气体快速达到一个新的“临界点”。

地球破坏带来气候危机的主要区域

全球变暖还会导致海平面的上升。在极端环境条件保持稳定的情况之下,如果地球的温度比工业化前的温度高出5°C,随之而来的是海平面会上升10到60米,从而加剧破坏现有的海岸线,对农业生产、居民生存带来新的威胁,也会有更多的沿海城市和岛屿国家面临被淹没的风险。

好消息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都承诺加大碳减排力度和幅度,相继设立碳中和目标;同时,为了对冲新冠病毒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很多政府投资环境保护、可再生能源等绿色经济项目以期拯救和振兴本地经济。

  1. 数据控制

2002年的新冠病毒疫情使得病毒感染者追踪、远程教学、远程办公、智能配送等数字技术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进入到普通人的生活中,也加速了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转型。而在一切都需借助互联网的2021年,个人隐私数据的泄露和网络安全脆弱带来的风险也在加剧,如何安全收集数据、保护数据安全、避免黑客攻击基础设施等将是各国政府、各个组织和个人面临的问题。

而在产业层面上,数据和算法将是21世纪经济的驱动力。伴随“互联网主权”概念的流行,数字货币的快速推进,互联网技术反垄断正在全球展开。同时,已经有30多个国家,包括加拿大已经或者计划向谷歌、亚马逊、脸书、苹果(缩写为GAFA)等国际互联网巨头征数字税,而这些互联网巨头都是美国公司,美国绝对不会轻易容许别人染指,伴随数字经济的贸易争端战火有可能再次点燃。另外,涉及多方面的人工智能技术在安全、伦理、透明度、问责、隐私保护等亟待达成国际共识的问题上,基于目前东西方对抗的大背景下将很难进行沟通、协商,者无疑将给社会和经济带来很多潜在风险。

  1. 粮食危机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已经多次警告比新冠病毒疫情更严重的粮食危机将在2021年到来。如果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遭受严重饥饿的人数将增至2.65亿,特别是在也门、委内瑞拉、南苏丹、阿富汗等30多个国家,粮食不足造成的饥荒将非常严重,有可能酿成最近75年来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联合国也表示世界正处在五十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的边缘。而新冠病毒疫情正是如此大范围粮食危机的催化剂,对一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销售和贸易都产生了严重影响,直接导致粮食短缺,催升粮食价格,再加上蝗灾、旱灾、山火等天灾的影响,多个国家的粮食产量严重下降。

虽然加拿大这样的发达国家民众不用担心吃不饱的问题,但受疫情的影响,基本生活成本也会增加。根据加拿大食品价格报告(Canada’s Food Price Report)预测,2021年加拿大的食品价格将上涨3-5%,其中餐桌必须的肉类和蔬菜价格将上涨4.5-6.5%,水果的价格将上涨2-4%,一个四口之家的食品花费将比以往增加近700元。

  1. 朝核危机

进入2021年,随着美国拜登新政府上台,以及朝鲜劳动党八大新一轮领导班子的确立乃至新的政治经济发展路线的确定,在2020年保持了意外稳定的朝鲜半岛形势可能会出现新的动荡。过去每当美国新一届总统上任时,朝鲜都会开展导弹或核试验以表“问候”,从而对美国政府施压解决朝核问题。

作为特朗普任内重大“外交遗产”之一,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2018年的会面曾给世界带来希望,以为会开启一场解决危机的谈判进程,结果却是特朗普的个人秀。今年的3月对于朝鲜半岛来说,是一个关键节点。届时,韩美是否会重启大规模军演,将对朝鲜的态度产生很大的影响。

  1. 战争风险

全球都在新冠病毒疫情肆虐中挣扎度过的2020年,世界上多个地方爆发了军事冲突,埃塞俄比亚内战、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战争、也门内战等等,新一年的到来并不会带走战争,还有可能让更多的政府、组织为转移内部、外部矛盾发起更多的挑衅、暴力冲突甚至战争的可能性。

其中最大风险可能来自于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特朗普在1月20日总统交接之前做最后的疯狂,早在去年11月的一次国防会议,特朗普就曾亲自提议对伊朗核基地发动导弹袭击,震惊的美国官员们纷纷劝阻,才让特朗普暂时放下了这个念头,但他炒掉了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把五角大楼都换上了自己的人。因此很多美国官员担心,特朗普在离开白宫前,很可能挑起一场对伊朗或其他对手的战争。这样,他就会以战时总统的身份暂时赖在总统的位子。包括刚刚被解雇的埃斯珀在内的所有在世的10位前美国国防部长,不管是共和党政府的还是民主党政府的联名在1月3日的《华盛顿邮报》上发表措辞严厉的公开信,警告军队不要卷入选举纠纷,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除了美国可能引发的战争风险外,其他存在战争风险的地区还包括中国和印度的边境之争、伊朗和以色列、土耳其与希腊、美军撤走后的阿富汗、中东地区等等。

总之,2021年绝不会是一个轻松的年份,它会继续2020年的全球格局重新洗牌、全球力量大转移以及全球供应链重组的进程,混乱、动荡、冲突将会层出不穷,但任何事情都有两方面,危与机从来都是并存的,大到一个国家,小的个人,都只能直面挑战,迎难而上,寻找属于自己的机会。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