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12月4日)

【索菲诗集】

冰面上的雪

索菲

 

冰面,或雪地

都不构成悬念或挑战。无非是

溜冰或滑雪,有章可循的技术活

诡异的是,厚厚的冰面上

覆盖一层薄薄的雪

它的诱惑性一如它的危险性

假如风再吹一夜,雪再下一场

我必再沦陷一回,再摔倒一次

必捂着伤口忘了疼

【凤歌】

维特的心事

苏凤

 

夕照是不老的情

少年熟悉的乡音

想讨回

青涩岁月那般的愁

念想旧时那双大眼睛

回索一帧老照片

抚慰未曾消逝的悔意

落日仿若杯中酒

柔美又从容

 

【龙在天涯】

坐上回忆的列车

龙哓初

 

由远及近,列车缓缓地

停靠在了站台,

从茫茫的黄土高原

穿行到了辽阔的淮海平原。

坐在车上望着窗外

急速后退的景物,心中

有对未来的憧憬与向往,

有对家乡和家人的不舍。

在这条线上往返了这么多次,

更多的如我一般

来回奔波的人们。

上车的人

有的浑身散发着

兴奋和期盼,

有的满脸充斥着疲惫、

流露出愁苦。

而我呢,是否还有机会

再踏上这列

曾经承载着

我梦想与未来的列车?

【心海荡漾】

我们都是尘缘中的过客

吕孟申

摇曳婉约的心事,醉舞清风明月

聆听时光流转,临风而立,对月而歌缱绻

陌上花开,心念漫漫,温情脉脉

痴情望,雪无声,梦无痕,天涯远

似水流年,多少情难却浸透了谁的思念

谁是谁的春暖花开,谁是谁一生的痴缠

梦里梦外都是你的影子

如雨的缠绵,如月的伤感

 

跋山涉水,远渡重洋,离家走得太远

推开尘封的窗户,听一曲古琴平沙落雁

纤细的秋雨,细碎敲打着阶前的梧桐

遥远的记忆潮水般地袭来,彻夜无眠

在遥远的他乡,我用音符去编织她

用泪水打磨她,用一生的爱亲吻她

她的每一条小路,应该铺满红叶

她的空气里弥漫着醉人的酒香—-我的故乡,我儿时的家园

 

什么时候对故乡的回忆,夹杂了苦涩和痛苦的眷恋

也许某一天,我们在故乡埋葬了最后一个亲人

那种牵肠挂肚回家的执着,乡愁的熬煎

那种细碎的、温暖的感觉再也找不回了

也许在梦里,我们又踏上没有尽头的归途

我在在斑驳的石阶上,大槐树的枝丫间,

在荒芜的老院寻找儿时的脚印

在读书的校园寻找青春的梦想,梦醒来泪湿衣衫

 

爱过、恨过、绝望过,到头终归化作一抹尘烟

一切苦难都是暂时的,我梦由我不由天

用思想燃烧欲望,用勇气点燃生活

装着梦想上路,即使在黑夜也能编织星月交辉的花环

浮华世界,情义浅薄,多少情爱会在一夜间烟消云散

以善良战胜邪恶,以光明驱散黑暗

人总是要学会强大,因为只有强大,世界才会对你温柔

我们都是尘缘中的过客,其实一生很短,很短

 

【月光下的凤尾竹】

红山玉

 

每一次旅行

我都喜欢看那些不同的路

有的路一根筋

肠子也直

有的路心眼特别多

总是绕来绕去

有话直说不好吗

有的路给人设计一堆的陷阱

时常让颠簸打断你的灵感

有的路小肚鸡肠

路总是让不小心踩疼了它的那些

麋鹿 松鼠 花栗鼠 河狸 以素颜示人

面对那些

开着车溜号的人握着手机的人昏昏欲睡的人

它冷眼观瞧 却悄悄地通过脚底的震动

让那闪烁的红蓝灯像一只奔跑的牛

在它的肚腹上随意地释放心头塞满的能量

千万别小瞧了那些路

有时候他们是通途 可有的时候

它们只连接地狱

 

【八方飞歌】

雪花诗(组诗)

姜利威

 

读雪

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读雪

都能读出一片洁白

一清二白,清清白白

雪花的一生,虽然短暂

但却是多么干净

阳光下,一闪再一闪,一滴清泪

它们就集体完成了干干净净的一生

雪中送别

你走时,一场大雪纷纷扬扬

像是为了刻意留下你离去时的足迹

那是你转身之后唯一的印痕

雪花一片一片,脚印一串一串

落在你身上的那些雪花,让你身影模糊

落在我眼眸里的那些雪花,让我视线朦胧

 

落雪

雪落,是一场唯美的舞蹈

此刻,大地之上时间和灰尘

一起隐藏于这白雪的背后

唯有天地之间一片苍茫

久置身于欲望的尘世

连看雪的目光,都变得不再干净澄澈了

这些年来,我一直想跟随着一片下落的雪花

寻找童年的洁净时光

 

【古韵】

感恩母亲(组诗四首)

许华凌

(1)

饮水思源感母恩,驱车直向小山村。

家贫供学三棵树,夜冷怜儿一火盆。

育德迁居君子巷,求知立雪圣贤门。

归心似箭斜阳暮,美味佳肴第几温。

(2)

佳节欣抽忙里身,携妻挈子省娘亲。

无心惊看发丝白,有泪偷窥袜底新。

忆苦思甜勉后辈,好施乐善睦芳邻。

莫叹尽孝为时晚,躬祝妈妈百寿春。

(3)

今逢佳节看亲娘,满面山河两鬓霜。

岁月无情催母老,胸怀有爱育儿强。

尘缘悟彻心犹烈,世事参明梦未凉。

万里春晖恩泽厚,香醪频举问安康。

(4)

春晖万丈满庭芳,感念宏恩聚一堂。

育子从知慈母苦,成人追忆乳浆香。

青丝饱受秋霜染,皱面由随冬叶黄。

不老青山娘已老,躬身忍泪问安康。

 

【减字木兰花】《大雪》

言午

漫天雪舞,落地征途深脚步。风劲花扬,山着银装绿水茫。

登高放眼,城镇新颜真灿烂。举目多娇,亿万英豪耀碧霄。

 

【魁北克玫瑰】

墙上的阴影 (连载)

陆蔚青

我们依然忙忙碌碌的生活,慢慢的联系也不多了。倒是从某些人口中,得知刘倩一家人的生活状态,昆山去考过魁北克第一的中学,却没有被录取,这让刘倩很受打击,其实昆山中断了一年在魁北克的教育,能够继续在法语学校读书已经很好,但刘倩对昆山有自己的要求,她认为魁北克的教育进程缓慢,回来补上一两个月就能跟上。但教育其实是水滴石穿的事,快速补习当然能在短时间内去应试,但文化与语言的形成却是需要时间的。

这次失败之后,昆山去了中国人办的补习学校,终于在第二年插班成功。老尹还在读博士,不知是太过疲劳,还是导师刁难,他的论文一直在进行中,却不能通过。后来有一天,我在楼下准备出门时,看到老尹在扶着一个妇人上车,那天下着大雨,老尹将伞罩在妇人头上,自己全部暴露在雨中,淋得精湿。我躲在门廊里,紧张注视,终于看清楚,那妇人不是刘倩。我心中十分诧异,又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刘倩。后来有人告诉我,那女人是个病人,每周要去医院做透析,老尹就载她去,挣一点钱做家用。

刘倩还是没有工作,她一直在家中做穷太太。身边的人开始毕业,工作,买房子,走上出国的小康之道,但刘倩一家沉默着,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刘倩还是去太阳店买九毛九一磅的水果青菜,穿国内带来的衣服,从容缓慢地过自己的日子。有一次我们打电话,说起陈年往事,说起琼一家。地铁站早就停止了用自动售票机出联票。我们笑说琼家的秘密被发现了。地铁站并没有抓住蹭票的人罚款,而是改变了制度。刘倩说琼已经跟着父母去米国了,他父亲是程序员,在米国找到了工作,年薪很高。

我倒不羡慕。我虽然穷,倒不钻制度的空子。刘倩说。

转一年刘倩生了一个男孩。

有一段时间,我常去扣斯扣买东西,有时路过,并没有采购计划,也会进去一下。开始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后来发现自己进去就到处看,希望能找到昆山的身影,昆山看起来过得不错,健壮有力,他的身材和五官都很像刘倩,但脸上的神情却很像老尹,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小头了,经常在不一样的位置上工作,有时在办信用卡,有时在收银,有时在烟草专卖柜台上。昆山是一个茁壮的年轻人,他穿扣斯扣职员的红马甲,梳一个日本壶盖头,他的神情恬然安静,工作效率很高,他有一种迅捷的精干,这不像他妈妈。但他微笑的样子让我想起他的母亲,于是有一天我走上去叫他,他只瞬间就认出了我。

你好,阿姨。他说。他的舌头还是很柔软,那种呢喃的济南口音,我想他是不会改变的,他7岁时的口音是这样,就会一直是这样。他继承了他母亲的口音。他说一切都好,父亲在做装修,有时有生意,有时没生意,有就做一点,没有就歇着,怎么都挺好的。昆山说。昆山这样说是有一种安然的语气,我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一种熟悉,那熟悉就像刘倩。我也听出了一种骄傲,我想昆山的潜台词也许是,他可以供养家庭,他的父亲不需要努力工作,而他的弟弟也有他的支撑。他的弟弟也长大了,明年就要上小学了。

 

冬天是一副素笔浅描的画

杨丽丽

     冬天的手指轻轻一挥,一片片雪花就变成了一张张素笺,他们层层叠叠,染白了冬天的大地,远处的山,近处的水都变成了一张张洁白的宣纸,那些或静或动的事物都成了饱蘸浓墨的笔尖,在冬天的幕布上淋漓尽致的铺陈、落笔……

远去了花红柳绿,远去了莺歌燕舞,万物在素白的冬天都安静下来。雪花以铺天盖地的气势打开了大自然的宣纸,翠竹密林、淡柳疏烟,小桥流水,一切安静的美都在这里铺展开……。冬天,就是一副浅笔素描的画,悠然在风中,静落于老屋,篱笆,老井的周围,悄悄地,悄悄地讲述季节深处的故事。

节气是个才华横溢的画家,只用了简单的几笔,便勾勒出美丽的乡村冬色,远山是永恒的背景,朦朦胧胧的矗立着。几只鸡鸭,两三只狗儿猫儿,疏淡有序,肆意在白色的宣纸上描绘出古松、翠竹还有鹤群。气韵悠然的天地间,几间老房的青砖红瓦,几棵冬树的瘦骨嶙峋,几院篱笆的疏密有致,几缕炊烟的袅袅娜娜,便在柔软的白宣纸里有了水墨江南的古韵。

雪落无声,天地一片洁净,我沿着鸟雀的足迹,欣赏着山野间这壮丽的水墨江山图。厚厚的积雪里隐藏着淳朴的记忆和无数童年的往事,在这水墨淡然的图画里,在这炊烟袅袅的村落里,每一次心跳都是一个跳跃的音符,每一次回忆都是一笔浓墨重彩的书写,我们远离家乡的日子,是香喷喷的玉米粥,是金灿灿的小米饭熨贴了我们离乡背井的肠胃。

在这寂静的冬日里,山林打开季节的笔记,用深情记录着一株草儿,一朵花儿,一棵树儿,记录着这韵自天成的冬日美景。远近的树木,高低的村落,都被雪花和雾色渲染出朦胧的意境,太阳散发着浅淡的光芒,懒洋洋的俯瞰着大地,被素白掩盖的村庄多了寂静,少了喧嚣,几只鸟雀儿,几缕炊烟用跳跃,用升腾的姿势,点染着这一副静静的水墨画。

雪花是冬天的精灵,她轻轻盈盈,穿过峡谷的幽深,穿过山林的寂静,在天地之间勾勒出一副韵致天成的水墨江山图。走过春天的繁华,走过夏天的喧嚣,走过秋天的收获,山和水带给人们不一样的惊喜,而冬天雪后的美丽更让人震撼。此刻,山明树立,琼枝玉叶,冬天动用了整个素色来涂抹这季节的礼物。

村庄里,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比如炊烟,比如房子,比如鸡鸭,比如树杈上簌簌飘落的雪花,比如那些依着墙根晒太阳的爷爷奶奶,在这个安静素白的世界里,他们肆意舒展着自己的美丽,恣意享受着生活赠予的美好。还有那淡黄的土墙,低矮的篱笆,窄窄的小巷,忘记年龄的水井,他们依偎在素笺淡墨的水墨画里悄悄告诉我,雪融化后,春天就要来了……

 

银杏醉美初冬

江辰宇

初冬来临,树木萧条,秋花已经开尽,凌寒的腊梅尚未热情绽放。总有一些草木,赶在这时候调动一身斑斓的色彩,努力弥补时节的缺憾,增添一番别样的情趣。

银杏阴浓冬日长,冬天是从银杏叶一点点泛黄开始的。楼宇间几排繁茂的银杏树,为校园增添了数缕人文气息。无论是课间休息,抑或自习小憩,推开窗门,入目一片金黄蔓延至远方,为这黏腻缠绵的冬天带来了一丝暖意。

银杏树的株型丰满、高大烂漫,不像黄栌或是槭树那么高调铺张,亦不似松柏那么冷峭瘦削,满树的叶片浓黄,不含丝毫杂质,华艳无比。凉风渐起,又是一阵银杏叶从枝头忽高忽低地飞离,层层叠叠的叶,浓淡相宜的黄,落英如雨、馥郁芬芳,间密有序却又漫不经心。

古诗有云:“深意总迟解,将爱却晚秋。”待银杏叶转为纯粹的明黄色,到那些扇形的小叶子纷纷扬扬飘落满地,个中精彩是突如其来的。因为对光线和温度的敏感,几乎每一年,它最好的时光都只能跟着捉摸不定的天气走,不过这最好的时光也至多不超过一周,比樱花还要短暂;条件也十分苛刻,稍早一点,稍晚一些,风再大一点,都无法见证一整株银杏的璀璨和美丽。

银杏树常年守护在道路两侧,好似性情温吞、才华丰沛的使者,默默收集了一整个春天和夏季的阳光,将精华部分吐露成诗,为寒冷萧条的秋冬时节涂抹上亮丽又温暖的底色。阳光睡在落叶上,细碎的光影在扇叶间流转,映得路面一地斑驳;树木之间天真无邪,仿佛截取了一部分光阴的片段暂时寄存在这里,来来往往的稀疏的人流成了虚无。

一树金缕衣,半山黄金甲,竞相飘飞的秀丽杏叶,洋洋洒洒,撑起了一片繁茂的金色天地,在石来运转的小路上兜兜转转。落英缤纷的银杏,是岁月沉淀的色彩,是一种从容的姿态,美艳、厚重、震撼。

初冬的灵魂藏在这铺天盖地的黄叶里,不妨放慢脚步,看漫天金子般的黄叶随风飞舞,宛如梦幻般的童话世界,倾心静听叶落的声音,在风中低吟浅唱,欲语还休。

时光似乎在此刻悄然静止了,静美得如一帧画,画里的人都似喝醉了酒,久久不愿醒来……

 

书香伴我入眠

管淑平

在冬季读书,若非要挑一个合适的读书时间,我认为非夜晚莫属了。是的,冬夜读书,是一件难得的事,冬夜读书,总能收获到生命中最弥足珍贵的部分。

木墙,木桌,木书柜,一茶,一椅,一本书,一盏孤灯,一“书虫”,一张纸稿页轻轻地躺在书桌上,懒懒的笔闲闲地搁在稿纸旁边。放下杂乱的心情,跟随着那一个个跃动着的文字去旅游是不错的选择。

冬夜读书,也不需要刻意的庄重和肃穆,简简单单就好,带着一颗安静的心灵进入书的殿堂即可。窗外是夜的安静,偶有冬风与之邂逅。厚厚的墙壁把尘世喧嚣就此隔离,生活的不快和工作的烦闷都因了一本书的相伴,顿然无影无踪。

冬夜里读书能找到一种久违了的共鸣,这是不假不骗人的。在电子媒体盛行的时代,人们对于纸质书籍的阅读渐渐少了。然就我的读书史来说,纸质书籍给了我莫大的安慰,看着飞跃在书上的文字,心也在沉潜。不得不说的是我每每阅读电子书籍,注意力的的确确被分散了很多。原来,走马观花终会遗忘,触摸一本书,不单单是要用眼睛,更需要用手指和心灵。一位位作者苦心经营的文字,若是囫囵吞枣地浏览,就很难走进作者,无法更深层次地了解他内心的丰富多彩。这就像在万千人海里遇见一个人,就见了一面定然不知此人有何风格,有何喜好。

一本好书与人的相遇就像千里良驹与伯乐的相逢。书是好书,驹是良驹,可并不是每个一人都是会读书的人,就像并不是每一位伯乐都是会相马的好伯乐。一本好书就是一位知己,当你和书中人一见倾心,你的心就情不自禁地为之惊艳。仿佛你心底埋藏了多年的话都被作者替你说了出来,字字生香,清婉可人,润物无声。这便是书给人最大的作用了,很多人觉得的读书无用,其实这是无知的表现,更何况连庄子老人家也说过“无用之用,方为大用”的话,所以我们平常人读书就更需要慎独和虔诚了。

勤能补拙是良训,一分辛苦一分才。读书也是需要勤奋的。人与书的缘分总要经历一番“磨合”的,这“读书情”执拗得很,“一见钟情”几乎是微乎其微的事。古时孙敬头悬梁,苏秦锥刺股,车胤捉萤火虫以做读书照明,孙康则利用雪之微光来读书,匡衡凿壁偷了邻家的烛光,朱买臣上山打柴时也不忘带几本书,勤奋的宋濂为了求学,大雪天里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足肤皲裂却不知,遇上老师心情不好的时候,更是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爱读书的例子不胜枚举,躬耕的快乐,也只有耕耘者自己心里能懂了,旁人也只是图个“看热闹”的喜庆。

在寂静的冬夜,有微灯一盏,有书本几卷,这便是充实自己的最佳方式。日子虽是清寂的,但因有了书卷的陪伴,一切,也有了归属和寄托。

 

(责任编辑:九如)

———“七天文学社”的家园,优秀作品的摇篮,我们在前进的路上———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