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11月27日)

【索菲诗集】

老歌

索菲

 

这些天,你反反复复播放

年轻时的老歌

仿佛让时间停在某个时刻

某个地方

那里有太多太多

温热的、潮湿的片段

如同曾精心刻制的一张张光碟

几经搬迁,早已丢失

却总以为还在

低回的旋律,像下雪前的气压

让人喘不过气

捂住胸口,却不知疼痛在哪里

也许某个夜里

我也会翻出这些老唱片

像此刻的你一样

有意无意地

有意义无意义地

一遍遍回放

 

【凤歌】

世界还健康

苏凤

 

门外一树春芽

在医院走廊,老人

静静地读一本书

一位医护者过来

脸带微笑

此时街上车少人稀

走过超市

里面琳琅满目

进去选一盆

白色杜鹃回家

点上祈福的烛光

 

【龙在天涯】

身体的列车

龙哓初

 

我的体内也有列车

从童年出发

行驶在岁月的途中

童年号与中年号两列车

他们时而交集 时而分开

相遇时挥手示意

我坐在身体内

那辆庸俗的车厢里

倾听铁轨

哐当哐当的声响

 

【心海荡漾】

月光将思念拉长

吕孟申

 

有的人失意的时候,会在夜里悄悄流泪

有的人顺境的日子,不敢一日懈怠心在飞翔

面向太阳吧,不问春暖花开,只求快乐面对

芸芸众生一如阳光中飞舞的尘埃

人生更像一条河,不舍昼夜哗哗流淌

河道时宽时窄,忽平忽凸

冬天来了会结冰

春天来了会自然歌唱

人生如梦,梦里的一生

灵魂总会在波峰浪谷的激流中浮沉飘荡

有谁能够看得透名缰利锁的蛊

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

鼹鼠饮河,不过满腹

漂泊在岁月里,时间像江河般驰去,潮落潮涨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爱和宽容是生命的唯一救赎和不可战胜的力量

一滴雨凝结的愁怨,唤不醒梦中人

淅沥的小雨,打湿一缕香,谁心惆怅

强者不是没有眼泪,而是含着眼泪依然奔跑

天大的困难也无法将矢志不渝者的脚步阻挡

三百六十五次的日出

晒不干心里结冰的时光

梦的衣裳燃成灰,蓦然回首何处归

没有信念的人,一直在流浪,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一点一点的思念,被岁月悄无声息地掩藏

静谧的夜,月光将思念拉长

人再豁达,也会有块心底的伤痛

心再冷漠,有时也会红了眼眶

走得再潇洒,途中也会有困惑和迷茫

有头脑,有灵魂的美,才是灵动永久的芬芳

多一份成熟、自信、笃定和坚毅

生命中点点滴滴的吉光片羽也会在思念中温柔盛放

 

【月光下的凤尾竹】

秋色

红山玉

 

林边的枫树 槐树白桦树 各种树

大打出手 争风吃醋

把水墨一股脑地喷在脸上

像唱京剧的花脸 老生 小旦 青衣

都想当游客眼前的红人

只有树林边老成的苜蓿草

一言不发 偷偷地把自己卷起

缩成一个规整的圆柱体

再央求着农人们给穿身大氅

悄悄地嫁到遥远的地方

然后告诉新的邻居说 去吧 去吧

去看我遥远的家乡 那里

到处都有我这样的新嫁娘

 

 寒浪

 

路边的破叶子

被风带到尴尬的地方的

闪着生硬的阳光

是风改变了它柔和的态度

风,我很难给它下个一定义

一场雪,刚铺完我村庄的安详

风又把它搅和得遍体鳞伤

假如风可以永远离开

或许生活可以永远离开风

很多人会任意选择一种的

包括我也会

 

冬雨(外七首其三)

西杨庄

 

沉湎在秋天的瞳仁里

蕴含着一种恍惚,一种不存在的

温馨,将春天预告,或者挂在眼角

挂在树梢时,那低垂下来的一丝丝微笑

晶莹的脸儿,透明的口水

好妩媚

妩媚成一丛含羞的睫毛

揉展出冬季一个纯情的羞涩

和一汪含情的冰水

幽静中,映出一脉汨汩风情

终于洇红了梅花的心

俏生生

 

在飘雪的寒冬之夜

寒夜黑,却有白雪飘过平原飘过高山

枯干的北方,田野。暖暖的南国。河水

山竹和海藻携手贴满窗花,大麦和谷子

装车推进了田垅,黄牛尽竭,大雁憩息

长城面敷,黄河冻结

在通往雪之外的路上,在山川的纵横里

一片白亮,一盏灯光,亮闪

亮闪着一副厚重的,多纹的脸,多像父亲

一茔黄土之下,他想什么?又能做什么

在这轮辙复轮辙的路上。仍然飘雪

仍然飘雪,吱哑着向东飘过,向南飘过

笑脸如花,在低矮的口哨旁旋转

母亲的窗格上堆着白粉,我们

在水泥钢筋的经纬网里偷笑,在自家的屋顶下安眠

偶然也听到了隔壁人家的儿郎吓哭了,哇

哇!从屋里传上屋顶,从莽原传进苍穹

雪儿竟然长大了,渐渐丰满成幸福年景

和我们一起欢度,一样地打鼾

或者舔一舔除夕窗棂上的晶莹

从屋里传上屋顶,从莽原传进苍穹,雪儿

这样美丽,岁月这样风情

我们不能够看见,我们真的不能够看见

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雪花覆盖了寓言

所有的故事已经讲完,只剩下冬之夜的灰烬

还有遗留,在我们没有安慰的喃喃自语里

在他们飘来又飘走以后,那些过时的流行词和

破旧了的斧头,石刀,锄头,牛轭,石磨,还有电脑

仰头,或者沉思,都是静静的,静静的

承接着每一片雪花的飘落

 

挂在墙上的画

挂在墙上的画和画布上的痂疤

不是梵高和高更的,也不是齐白石

或者那些名人的,上面没有落款

也没有注解和说明,只有一条小河

和正在流淌的慢慢干涸的河水

灰色的底调布满了二分之一的框框

一条黄河或者长江的浑浊横在了洁白的齿缝间

而一滴晶莹的泪珠,刚好悬挂在画面的正中

像一把锋芒毕露的钢锥,深深地刺入

我的心脏。那抹无端的忧郁

正是我们丢失已久的疼痛

 

【古韵】

初雪欣吟(四首)

许华凌

(1)

银花仙絮舞苍穹,玉魄琼裳下帝宫。

削岭填壕无势利,掩污埋秽有殊功。

泽披沃野墒情壮,魂驻冰山志念雄。

不悔艳阳融碧水,盼春敢早唱先声。

(2)

万道金光旭日升,危栏独倚入望凭。

天晴雪裹千枝絮,风冷河封一水冰。

红袖娉婷仙女舞,幼童嬉戏竹车乘。

老翁触景诗兴发,捉笔犹叹力不胜。

(3)

星移物换太匆匆,四季轮回又是冬。

冰岭霜河银世界,云蛇雾象玉苍穹。

瘟神遁去江山秀,华夏迎来海晏清。

天地茫茫千里雪,东君命我唤春风。

(4)

纷纷六出净凡尘,快慰书窗才子身。

春向琼花开处早,诗从喜鹊啭时新。

红炉慷慨三杯酒,瑞雪翻飞一地银。

夜半忽如沉醉醒,中华圆梦梦成真。

 

【魁北克玫瑰】

墙上的阴影 (连载)

陆蔚青

昆山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我一直这样认为。他同西蒙一起出了欢迎班,去读四年级,而西蒙读三年级,他那时爱上打篮球,而西蒙更喜欢游泳。后来我们搬了家,西蒙说昆山要回国了,我以为他们海归了,却不是。老尹还在读博士,而刘倩决定带昆山回国住一年,她说昆山如今不会中文了,她要带他去学中文。

中国人怎么能不会中文呢?刘倩说,蹙着眉头。

果然一年后我又见到他们。是昆山来找西蒙,到他家去玩。

我再次站在刘倩家的时候,发现刘倩有了很多改变,首先我没有通过鞋阵,就进了她的家,虽然床和沙发上还有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但比第一次少多了。刘倩穿短袖黑白点的小上衣,依然苗条着,坐在那里,不急不缓,说着济南女人有点咬舌的语言。一阵风吹来,落下半块窗帘。昆山的玩具堆在一个墙角。昆山现在是大孩子,不再玩那些玩具了。我看到刘倩的第一眼,就想起她说的话,穷太太也是太太。

刘倩是有些太太的样子的。她慢,干什么都慢,行动慢,说话慢,显得从容不迫。她对生活也从容不迫,她并不着急改变自己去适应社会。我有时想,我们都在忙忙碌碌的生活着,从一个学校到另一个学校,从一个工作到另一个工作,假期里去打工,急着想改变生活,每个人都这样,我,开炸鸡店的安丽,但刘倩却不是这样,她守道安贫,坐在一堆破烂不堪的家具中,安心的坐着她的穷太太。她好像小溪中的石头,细水流动着,石头却不动,日复一日的没有什么改变。刘倩坐在她的家中,就像那块感觉不到时间的石头。

或者她打定主意,将生活的赌押在老尹身上,我想。

老尹像几年前一样精瘦,却精神,哈哈笑着,露出一排白牙。老尹说他们两个回国的时候,他很想念他们。如今可好了。他快乐地笑着,赤诚而坦白。刘倩白了他一眼,似嗔似喜。然后刘倩说如今昆山的中文好起来了,他能读中文报纸了,于是她弯下腰,在沙发角里翻出一张当地的中文报纸,叫做《七天》,让昆山读,昆山就站在地中央,大声读起来。昆山的口音与母亲一样,有呢喃的鼻音,可爱的济南口音。他读的是一个连载小说,叫做《溯流而上》。老尹和刘倩都笑着,望着他,他们的眼里满是骄傲。我后来常常想起那时的情景,那间小屋里的快乐。人并不是有能力才可爱的,在情人老尹眼中,刘倩就是西施。

 

风雨中的野菊花

刘先卫

埋头瞎忙打发无聊的时光,不想秋天匆匆一晃而过,以致于特别喜欢菊花的我,今年已错过了赏菊的黄金时间。进入毫无生气的秋末初冬,寒风轻轻吹拂,雨水潇潇落下,连日来的持续低温天气,天空一片雾霭朦胧,地上湿漉漉的。孩提时烧伤的左脚随着寒气袭身,经络开始萎缩,下地行走,一阵钻心似的痛。人的心情犹如沉郁的天气一样渐惭陷入低谷,开始不能自拨。突然想起附近的秋菊花应该还没有飞落殆尽,心想就到山上瞅瞅满地黄金的残菊,排遣一下烦闷的心情也好。

家乡湘南的田间地头到处都是野菊花。往年的深秋,野菊花在龙秀、泉双公路一带山路边特别多,金黄金黄的花儿非常吸引眼球。每年九九重阳天高气爽,菊花盛开,也是农人开始准备采摘菊花制成菊花茶的最好季节。菊花不仅让人赏心悦目,采摘下的菊花还可制成保健茶。野菊花味甚苦,却有清热解毒之神奇功效。每当菊花茂盛之时,直接把采回来的鲜花均匀的摊在干净的水泥地上,让风吹、太阳晒,任其自然晒干,大约需要 7–10天时间才能完全晾干,晒干至含水率70%以下,手捻花瓣即成粉碎时,便可备用泡茶。

丘陵山地、田野纤陌上的野菊花开了,从容淡定,花径虽小,香气却悠长浓厚,嗅之神清气爽,沁人心脾,花色艳黄,呈现出它的光华,展示了一种野性的美感。草丛中、树底下、田埂上、石缝间,一片片一丛丛一簇簇,挺立着硬实的身腰,伸展着纤细的手臂,举擎着一束束数也数不清的金灿灿的小花骨朵,迎着秋风招展,散发着缕缕清香,多么令人神往!以至于心中有所牵挂和惦念,我想出去观赏菊花的念头是那样强烈。深秋的山野,枯草成堆草木凋落,清霜寒露中,又是这样的冷风凄雨。那“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五彩斑斓的菊花也随着节气凋零了吧,山上风吹雨打的野菊花又该会是一番怎样的风景呢?

阴雨连绵薄雾缭绕,当雨水一会初歇,我沿着山坡的小路慢慢行走。寒风中,舒展了花瓣的花朵微微颤栗着,嫩黄的花丝在阵阵清香中醉红了脸庞。一朵朵小花齐聚在一起,在绿叶的衬托下闪动着金色的光晕。冷雨潇潇,经过风雨的洗礼,沾着雨露的、闪着金光的菊花娇艳欲滴,金黄、细长的花瓣一层层向外舒展、拉伸,从一个拇指大小的花苞,绽放成碗口大耀眼的花朵。黄是黄,白是白,兰是兰,粉是粉,紫是紫。在风雨中舒展、放大、变亮,最终连成一片金黄的花海,又将荒芜的大地装扮得五彩纷呈、异常绚丽了。金黄的野菊花一丛丛、一簇簇漫山遍野,给整个大自然带来极大震撼,气冲霄汉感天动地,成为家乡红页岩丘陵上最美的影像。

晚秋时节,风声飒飒,寒风中的菊花蕊寒香冷,连蝴蝶都难得一见,菊花只有孤芳自赏。也是这样一个独立寒秋的日子,唐朝末年农民起义军领袖黄巢,善武能文,赴试不第,曾作一首著名《不第后赋菊》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虽然我不太赞成黄巢一心想改天换地的雄心壮志,但十分欣赏他借菊喻志,借物抒怀,通过刻划菊花的形象、歌颂菊花的威武精神。端庄秀丽的野菊花质朴无华,它那热烈、奔放,不惧风霜的品格,这才是值得我们学习的顽强拼搏精神。旷世独立的野菊花,就像那寒夜里一把熊熊的柴火,点燃灰暗生活的火种,照亮人生未知的征途……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寒夜降霜华,万木枯萎,百花凋谢。瑟瑟冷风中,野菊花却鲜妍绽放,精神振奋、独自开放在荒野山岗,开在你我的心间,淡淡的清香,悠远而绵长……菊花迎着风雨怒放,正如自己黯淡的人生。我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但是我知道,有些时候,除了坚强,你别无选择。是啊,生命中的那簇野菊花,历经岁月的不断锤炼打磨,才能由幼稚走向成熟,由怯弱逐惭走向勇敢。正如古诗《残菊》所云:西风凋碧老枝欹,露重霜深落叶时。衰草寒烟香已散,疏篱冷圃翠无披。惟余傲骨诗心念,只怕冰魂梦里迟。

 

雪落炊烟暖

杨丽丽

在乡村最美的风景莫过于雪后的炊烟,你看,一场飘飘洒洒的落雪过后,整个村庄都变成了一张硕大的宣纸,那炊烟就像疏淡有序的笔墨,在农家屋顶描绘出动静皆宜的风景。“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对于一个青瓦红墙,篱笆小院的村庄来说,没有炊烟就是不完整的。就像春天里没有鲜花,鸟儿没有翅膀,是残缺的,是了无生机的。一缕缕炊烟就是整个村庄的灵魂,有了炊烟,整个村庄都鲜活起来。日出日落,月圆月缺,炊烟就像一场经典的老电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农家的屋顶一遍一遍放映着,将农耕生活演绎的恬淡而安适。

冬日的村庄寂静而萧条,走动的人越来越少,猫儿狗儿似乎也禁了声,一场大雪过后,远山近川都隐去了身姿,树木都穿上了洁白的外衣,连那错落有致的民居也在一场落雪里变的神圣而又寂静。白茫茫的世界里,最引人注意的莫过于各家各户房顶上袅袅升起的炊烟,早中晚三个时间段,那炊烟就像商量好了一样,也像是遵从了时间的召唤,带着禾草野柴的火星味儿一点点在岁月的枝头上扩散着、蔓延着,成为农家屋顶最美丽的风景。

炊烟是禾草野柴的精魂,是农家最温暖的标志,它们有着熟悉的味道和温度,不会因为四季的变换而消失。只会在一场大雪过后变的更加的明朗和清晰,不管是李家的小米清粥,还是张家的肉馅包子,亦或者赵家的葱花烙饼,一把柴火填进灶膛,那味道就会从四面八方一拥而上,相互纠缠着,慢慢融合着升腾着,直到蜿蜒到我们的目光再也无法触及的天际。

记忆里,母亲总会在青瓦结霜之前去寻找合适的野柴,为冬天的柴禾做储备。落叶、枯枝、野草都是冬天里最好的柴火。用耙子搂,用镰刀砍,母亲用尽所有的方式收集起来的野柴填满了院子里的小库房,一开门那些落叶枯草的气息就扑面而来。熬玉米粥,蒸包子时就收一簸箕落叶,扯几根枯枝扔进灶膛里,那连绵不断的火苗舔舐着漆黑的锅底,一缕一缕的炊烟配合着风箱“啪嗒啪嗒”的节奏绵延几百米,温暖着整个冬天的冷寒。

母亲说,炊烟是有翅膀的,你走的再远,它都能飞到你的梦里。是的,那些长了翅膀的炊烟从未停止飞翔,它们像故乡的灵魂,像禾草野柴的精魄,一次次把母亲眺望的眼神送往远方,一次次勾勒出故乡的轮廓,一次次描摹着母亲的背影,一次次把母亲一声长一声短的呼唤变成游子心间绵长的思念。

能看到炊烟的时光都是美好的,在离开家乡的时日里,每每看到那一缕缕飘荡的炊烟,整个心都会激动起来,那是记忆里最温暖的回忆,是缠绕在游子心间那缕绵韵悠长的思念,是平淡日子里一种向上的希望。回味那些过去的日子,锅碗瓢盆,炊烟缭绕才是生活的常态,才是真正的人间烟火,

有炊烟的日子,就有生活的温暖,在白雪飘飘的季节里,炊烟在屋顶变换着形状,用不变的温度和味道温暖着游子们背井离乡的乡愁

 

(责任编辑:九如)

———“七天文学社”的家园,优秀作品的摇篮,我们在前进的路上———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