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产业链 硝烟四起成战场——印度裔学生蜂拥入魁省的背后

七天记者 梓丰

最近几年,魁省的私立学院(Collège或者Cégep)里大幅增加的印度留学生吸引了媒体和民众的注意,甚至连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都在得知相关报道后表示这看起来哪里不对,已经下令进行调查为什么来自印度的留学生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大量地进入魁省的教育机构学习,同时,加拿大边境服务署(Agence des services frontaliers du Canada)正在对来自印度的留学生入境情况进行调查。

蜂拥而入的印度学生

根据魁省移民厅的数据,2017年来自印度的留学生还只有2,120人,到了2018年增加到5,615人,但到了2019年,一下子暴增到12,680人,比前一年增加了一倍多,而今年由于疫情一切放缓的现实也没有挡住这股汹涌的人潮,在2020年1月到6月间,已经有6,335名印度人获得了魁省的学习许可,比以往名列前两位的中国和法国留学生总和的两倍还多。这些来自印度的留学生绝大多数都去了几所最近几年刚成立的私立学院。

根据其官方网站,这些私立学院提供的多是时间较短的英语课程,通常一、两年时间就可以获得学院文凭DEC(Diplômes d’études collégiales),职业学习文凭DEP(Diplômes d’études professionnelles),或者学院学习证书AEC(Attestations d’études collégiales)等。尽管这些课程的收费情况没有在网站上公布,但根据部分学院的招生广告和注册学生介绍,获得这样一个文凭或证书的学费在2.3万到2.9万之间,远远高于本地学生的收费。尽管这些文凭看起来不高,但足以够资格申请魁省最受海外留学生欢迎的经验类移民项目PEQ(Programme de l’expérience québécoise),所以一些印度留学生过来后根本就不去上课,而是直接开始打工挣钱,换取魁北克工作经验,而这些私立学院对这种现象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有些学生被中介误导只是打着学习的幌子过来赚钱,然后申请移民,一天课都没上过。

Une publicité Facebook

招生广告

受挫的PEQ改革

众所周知,PEQ项目自2010年实施以来,一直受到各大移民网站和社交媒体的追捧,通过移民+就业的政策宣扬,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莘莘学子,还有很多加拿大其他地区的留学生为此来到魁北克。这是魁省为吸引外国留学生而创立的一个移民项目,目的是为那些获得本省学历、资历的外国学生和外劳设立一条快速移民通道,不分专业,只要在魁省完成1800个学时后就有资格通过PEQ项目申请移民。不过,这几年涉及PEQ项目的丑闻不断,比如申请人语言能力低下、学时造假、学历作假等等,曾让魁省的“新锐”移民厅长Simon Jolin-Barrette去年提出大刀阔斧的改革方案:设立魁北克劳动市场需要的专业清单;不再受理那些已经因为PEQ移民项目在魁省学习和生活,但学习专业不在清单上人士的移民申请;专业清单随时调整,学习的专业今年可能还允许移民,等明年毕业了可能就不在清单上,使得移民申请变成撞大运,这些政策既影响已经在魁省学习或者计划到魁省学习的留学生,也影响本地学校的国际招生,不仅引发留学生、移民申请人的强烈反对,还遭到各个大学、商业企业协会、科研机构等各个阶层的反对。四面受阻的Simon厅长不得不退一步,允许已经在魁省上学或工作的申请人享受“祖父条款”,不受新规定的限制,但抗议声浪仍没有停歇,特别是移民部拟定的专业名单尤其遭到诟病。面对汹涌的舆情,Simon厅长最终决定暂停这项改革措施,并为之带来的负面影响公开道歉。

今年5月,借着魁省受疫情冲击,长期护理中心CHSLD人手严重不足,急需招人的时机,Simon厅长再次推出了PEQ改革的2.0版,除了像以前一样要求法语能力外,还增加了至少一年魁省工作经验的要求:只完成1800学时,获得DEP文凭的需有24个月工作经验,而对那些拥有大专、本科、硕士、博士学历的PEQ申请人需要在提出申请的前两年中有一年的工作经验。工作经验虽不限制领域,但需要属于国家职业分类(Classification nationale des professions)的中0、A、B类别,比如农场工人或者餐馆服务员就不在这三个类别里,不能申请移民。

同样的,这一新政再次遭到民众的抗议,冒着新冠病毒传染的风险,每个周末都有人上街抗议。到了6月18日,一直不发表意见、不站队的各个大学终于不再保持沉默,魁省大学联合办公室(Bureau de coopération interuniversitaire)发表公开信谴责Simon厅长的PEQ改革政策脱离实际,给魁省的高校系统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呼吁Legault省长亲自干预,最终争议不断的Simon厅长转任司法厅长,成为魁省历史上最年轻的司法厅长。来自海地的移民、担任国际关系厅长的Nadine Girault兼任移民厅长,原Simon厅长推进的PEQ改革方案也暂停下来。

大量印度留学生的到来恰好处在PEQ移民项目改革悬而未决的敏感时期,再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以及政府的调查,无疑会对PEQ改革的走向产生影响,但影响到底是正面还是负面,现在还不得而知。

蛇鼠一窝欺骗政府与学生

魁省的官方语言是法语,大部分学校的教学语言都是法语,但政府也允许学校开设英语课程。今年一月份,地区性学院Cégep de la Gaspésie et des Îles在蒙特利尔开设英语校区曾引发广泛的争议。这所地区性的学院在当地有四个校区,分别在Gaspé、Grande-Rivière、Carleton-sur-Mer 和Îles-de-la-Madeleine,学生总数在400人左右,但这个学院于2015年在蒙特利尔北部Ahuntsic区设立校区开始招收国际留学生,提供一部分英语课程,并在2019年再次开设英语校区,在校学生人数大幅增加到一两千人,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和印度。今年年初春季入学时,该校英语校区注册学生人数达到2000人,都是外国留学生;而今年秋季的入学名单上有1456人,其中1449人来自印度,另外7人来自巴西,简直成了位于蒙特利尔的一所印度学校。这些学生将以一年时间、学费1.4万加币的代价获得一个学习证书AEC。

而运营这个校区的私立学院Matrix College本身也是招收印度留学生的大户,它和Collège Canada、Collège CDI、Collège M du Canada以及Collège Herzing等私立学院共同构成接收印度留学生的大本营。在过去的两年里,这些私立学院为其注册的印度学生从魁省移民部获得了成千上万的CAQ(Certificats d’acceptation du Québec),但最终被联邦政府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疑问被核发签证的只有不到一半。2019年,魁省给来自印度的留学生发出26 298份CAQ,但联邦移民部只给其中的12 680人发放了签证,拒签率高达52%,拒签的理由主要是怀疑他们的学习动机以及不相信他们会在签证到期后离开。

各学校2017-2020年9月获得的印度留学生CAQ证书数量

在这些私立学院的背后,有好几个人都曾涉嫌留学欺诈上过媒体头条,而且都和弄虚作假成风的基本上算是臭名昭著的西岛英语教委Commission scolaire Lester B. Pearson有关,而从2016年开始针对他们的调查还在进行中,没有任何结果,这也不得不让人怀疑本地警方的效率。

Matrix College的所有者是一家名叫Groupe Hermès的公司,而这家公司的东主则是来自印度的安省商人Naveen Kolan,他多年来的主要工作就是从印度招学生。他的一个子公司Edu Edge从2011年开始与Lester B. Pearson教委合作招生。说是合作招生,除了从教委那里收取高额的佣金外,这个公司还在2014年成立了一家名为LBP Vocational College的学校,故意使用西岛英语教委的字母缩写来混淆国际学生,害得Lester B. Pearson教委不得不发出通知要求留学生缴纳学费或汇款时必须且只能支付给皮尔逊教育局(Lester B. Pearson School Board),而不是那个“李鬼”LBP,并在2016年12月解除了与该公司的合同。

除了这两所学校外,Naveen Kolan还负责为位于魁北克城的Aviron Québec Collège Technique、位于蒙特利尔的Ascent Collège以及安省的一些私立学校招收来自印度的留学生。目前,一家在印度旁遮普地区设有招生办事处的公司Rehill Services正在起诉他,追讨380万元未付款。根据法庭文件,这家公司自2011年起成为Naveen Kolan的印度承包商之一,负责为Lester B. Pearson教委、Matrix College以及Cégep de la Gaspésie et des Îles等学院招生,每个学生每学期应得到1500加元佣金,但至今有380万元未付。

Plusieurs personnes sont photographiées lors de l'inauguration.

2019年9月,Naveen Kolan(中)在Cégep de Gaspésie et des Îles蒙特利尔英语校区开幕式上。

当年涉及PEQ移民项目诈骗的不仅有印度留学生,还有来自中国、韩国等多个国家的学生,除了Lester B. Pearson教委外,还有蒙特利尔英语教委EMSB(English-Montréal School Board)等多个英语教委。2016年,Montreal Gazette的一篇调查报告曾指出仅一名华人留学中介Yao, Cuiwen(英文名Cindy Yao)通过其公司Can-Share Connection Inc为EMSB和New Frontiers School Board教委招收大量来自中国、没有语言基础的职业教育留学生,曾获得教委的佣金高达650万元。魁省的反腐败机构UPAC也从2016年启动了针对EMSB和Lester B. Pearson教委的调查。

而当时担任Lester B. Pearson教委国际教学项目负责人的Carol Mastantuono在被停职并开除后并没有闲着,创立了Collège M du Canada学院和一家名为Rising Phoenix International的中介公司,继续招收来自外国的留学生,还与Sherbrooke的CDE Collège公立学院以及多家私立学院,还有Longueuil的Collège de comptabilité et de secrétariat du Québec等学院合作开展国际学生招收项目。前面提到的Rehill Services公司同时也是Collège M du Canada 和CDE Collège学院在印度招生的承包商。

特鲁多2018年访问印度时与Carol Mastantuono合影

现在,私立学校打着学习即可移民的噱头招收国际留学生已经成为一项利润丰厚的生意,甚至引发这些无良学院间的商业竞争。Matrix College的副校长Stéphane Rochard就直言争抢来自印度的生源已经成为一场战争,一场野蛮甚至暴力的商业战争。

尽管有媒体的揭露、政府的监管、警方的调查,但涉及留学、移民的欺诈、违法操作依然层出不穷,只要有需求、有市场,就会有人愿意付钱,也就有人铤而走险,利用各种“聪明才智”钻政策的空子。这起印度留学生热潮或许可能在政府的干预下缓一缓,但也许还会有更多的类似事件出现。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