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不要过多期望隔壁新总统,做好自己才是重中之重

七天记者 颜宏

 

过去的一周多,2020年美国大选这部“肥皂剧”吸引着世界的目光。“大选夜”变成了“大选周”,还有可能变成“大选月”,但在阿拉斯加、佐治亚和北卡罗莱纳州等多个州,全国有近6%的选票还没有完成统计的情况下,美联社率先在11月8日中午宣布拜登已获得超过270张选举人票,赢得了2020年总统选举,随后全美的各大媒体跟进,纷纷报道拜登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称呼拜登为“当选总统”(President-elect),拜登也将自己的推特认证改为“当选总统”。接着包括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约翰逊、德国总理默克尔、西班牙总理桑切斯等多国领导人纷纷通过社交媒体祝贺拜登当选。

特鲁多更是在第二天骄傲地宣布自己是第一个与美国新总统通话的国家领导人,在自己的推特上晒自己与拜登通电话的照片和谈话内容,表示自己与拜登谈了“一些具体的挑战,包括贸易、能源、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反黑人种族主义和中国任意拘留两个加拿大迈克尔等。对于这些问题和其他一些问题,总统当选人拜登和我已经同意保持联系和紧密合作。”

而与此平行的世界里,现任总统特朗普却并不承认选举结果,他一边和媒体打嘴仗,疯狂怼媒体发布假新闻;一边在各州打法律战,至少在五个州发起诉讼,其中佐治亚州已经决定重新计票;另一边还不忘做人事调整,“悄悄”把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主席给换了之后,又在推特上开了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任命国家反恐中心主任克里斯托弗·米勒(Christopher Miller)出任代理国防部长。大选期间一度销声匿迹的史上“最差”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也拒绝承认媒体宣称的大选结果,表示“将会平稳过渡到特朗普政府的第二个任期”,还将在11月16日至11月23日之间访问法国、土耳其、格鲁吉亚、以色列、卡塔尔、沙特和阿联酋等国,向这些国家说明目前大选的法律程序还未结束,美国“一次只有一个总统”。

看来美国的这次总统选举已经不可能像传统惯例那样:获胜的总统候选人在1月6日美国国会正式“官宣”前有节制地宣布胜利,并对败选者的努力表示感谢;败者则很有风度地承认失败并祝福对手,然后进入忙碌的新旧两任总统交接过渡阶段。新总统开始每日接受“总统每日简报”,派出代表进驻各部委,以便顺利交接,新旧两任总统夫人开始接触……直到新总统在1月20日宣誓任职。可惜的是特朗普并不是那个按照常理出牌的人,在他的领导下,负责新旧总统交接流程的美国总务署署长墨菲(Emily Murphy)迟迟没有签署“确认”信函,让拜登的过渡团队甚至无法进入政府大楼,各个部门也被禁止和拜登的过渡团队接触,最终形势的演进很有可能像大部分观察家猜测的那样,从现在开始直到明年1月20日新总统宣誓就职将是现代美国政治史上最疯狂、最无约束的72天,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将会使用一切可能的办法试图翻盘,至少让拜登的掌权过程遭遇重重困难。

在美国权力过渡有可能出现各种变数的情况下,特鲁多为什么如此急不可耐地希望拜登成为新总统呢?其实这和四年来特朗普执政给加拿大带来的巨大压力有关。

受挫的加美关系将重置

无论是历史上还是传统上,加拿大都是美国的小弟,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乃至精神上都高度依赖美国。而对美国来说,一方面为保持大后方的平安、稳定,另一方面也为了以低廉的价格享用加拿大丰富的资源,对加拿大也算是照顾有加,双方形成了长期以来互惠互利的友好关系,但这一切在2016年特朗普上台后全变了。

秉承“美国优先”而上台的特朗普六亲不认,只顾美国,不仅在北美自贸协定上逼迫加拿大让步,而且毫不留情面地对加拿大的钢铝等产品加征关税,让加拿大的经济损失惨重。更严重地是,要求加拿大抓捕、引渡华为公司的前CFO孟晚舟。在十几个国家接到同样要求都“鸡贼”地不理不同,没什么大国外交经验、“傻白甜”的加拿大政府竟然毫无防范地照办了,结果引发中国的剧烈反应,几十年友好的加中关系一朝回到解放前,至今没有解套。

历史上,实力偏弱却在有些时候桀骜不驯的加拿大与美国发生过战争,有过不和,也和新中国敌对过,但是同时遭到美国、中国两个世界大国的厌弃还是第一次,书生气十足的特鲁多以及单纯的自由党政府毫无办法,在外交上陷入僵局,迟迟找不到摆脱泥潭的办法。同时面对超级“能打”的特朗普,特鲁多简直是秀才遇到兵,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寄托于2020年的大选把特朗普选下去,换上一位正常、顾全大局的新总统上来。典型的、民主党建制派精英拜登无疑是加拿大熟悉、并习惯的美国总统类型。

如果拜登顺利执掌权力,对加拿大来说明显的利好表现在好几个方面。首先就是外交压力将减轻、甚至消除。加拿大目前最大的压力就是孟晚舟事件引发的中加关系倒退,解铃还需系铃人,只要美国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要求,或者不施加政治压力,让加拿大司法秉公判案,将孟晚舟无罪释放,加中两国的矛盾自然迎刃而解,双方的关系有望缓和。

其次,减轻疫情防控的压力,提振经济。因为特朗普政府始终不把新冠病毒疫情当回事,甚至说是民主党为赢得选举而放出的假消息,导致美国成为世界上疫情最严重的地区:超过千万人感染,23万多人死亡,每天的新增病例超过10万,几乎每天都在破记录。而拜登表示首要任务就是抗击疫情,并在得知获胜后第一时间成立了一个12人的新冠疫情工作组,让科学和理性抗疫回归。如果美国的疫情能够得到控制,不仅能减轻加拿大的抗疫压力,还能让因疫情而被迫关闭的美加边境得以重新开放,帮助加拿大的经济重振。

第三,将更有效地应对气候变化。应对气候变化是特鲁多在上次竞选中取胜的关键承诺,也是新一届政府施政报告中的五大重点工作之首,尽管新冠病毒疫情的到来打乱了自由党政府的安排,但中国、韩国、日本等亚洲国家今年相继发布了各自的碳中和目标,而自喻为“环保达人”的特鲁多曾夸下海口说要比早前承诺的2030年排放量目标做得更好,但却没什么行动,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特朗普政府一直不把环保当回事,不仅退出《巴黎协定》,还在各种场合质疑气候变化的科学性,并提倡以化石能源为基础的工业。北美是一个整体,如果美国带头开发油气,不对碳排放作任何限制,加拿大的环保计划将沦为笑话,轻则效果不佳,重则投资血本无归。

拜登则完全相反,他认为气候变化以及全球变暖是对人类生存产生的威胁,美国对此承担道德义务,不仅承诺重返《巴黎协定》,还计划出资1.7万亿美元促使美国在205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这样,加美两国就可以联手开发清洁能源,打造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创造以环境保护为基础的新经济增长点。

骨感的现实政治很郁闷

面对特鲁多的跃跃欲试,加拿大民众的欢欣鼓舞,实际情况却可能是拜登上台并不能改变什么。大选投票日过后,人们才发现并没有出现先前如民调、如媒体预测的那样——拜登“一边倒”赢得大选。投票的结果显示,两人的“基本盘”稳固,美国民众陷入空前的分裂。拜登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多的得票数,7700万,特朗普也创造了史上第二多的得票数,7200,比他在2016年赢得选举的选票还多740多万张。不仅仅是总统选举,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的选举情况也没有预期的那样理想。尽管民主党在众议院仍然拥有多数席位,但是这一领先优势已经被共和党削弱;众议院的席位截止到发稿时为止,依然是共和党多数,这意味着拜登上台后将沦为“跛脚鸭”,面临参议院共和党人的刁难,政令寸步难行。

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任期的最后两年就曾因为民主党失去参议院多数席位而处处碰壁。即便他希望凭借总统的行政权力在诸如移民、气候变化、外交等问题上施展政治抱负,也因共和党人的处处掣肘而几乎一事无成。两年的时间里,奥巴马政府只能带领美国在没有明晰发展规划、无法达成共识的道路上慢慢耗尽任期最后的时间。

拜登的未来四年可不会像他的前任特朗普那么幸运,因为共和党大佬、参议院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第七次赢得了肯塔基州的参议员席位,将会像阻挠奥巴马政府一样妨碍拜登政府的运行。这预示着美国国会将进入下一个四年的僵局和党派对立,拜登在选举中向选民承诺过的医保改革、环境保护等立法议程将会永远停留在口头承诺上,不会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在美国历史上,大多数第一次上任的总统在任期之初都会掌控国会,而在中期选举后才会失去对国会的统治。但是选前的民调和媒体不仅高估了拜登的支持率,也低估了共和党参议员们的实力。这意味着拜登呼吁的全国人民团结起来、推动超党派立法等理想无法实现,不得不在人事任命和公共政策上作出平衡和妥协。所以拜登的政治遗产很可能不会被历史定义为“美国政治的修复”,而是“特朗普主义的过渡”。加拿大要做好美国不会一下子“变天”的长期准备,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过多寄希望于美国的变化。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