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病了

wz7v93d278C4S7fO2s4kfeyBFTU2k9hkoSL3uCfDrOtmR8oyy1PvAkMjBPbasalc-RZVswpU16BDcqTZuAsqfE8NVka0Vx_kg4tDOvjhB__l3aoezLZLw

洪田

美国病了?是的,美国病了!病得挺厉害!

一个国家,数月之内已经有二十三万人死于新冠病毒,而这个国家的人们还在为是否要佩戴口罩这样简单有效的预防措施争论不休;宁肯要我行我素的自由,也不肯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健康和安全做出些许忍耐,这样的国家,你说,是否已经病了?

一个国家,每天有约十万人感染新冠病毒,而他的总统和政府要员,却毫无愧疚之心,更无怜悯之情,依旧罔顾疫情,自吹自擂;而这样的总统,这样的政府,依旧有众多的追随者和铁杆粉丝;与此同时,那些陈述实情,苦口婆心劝诫国民的科学家却遭到耻笑甚至死亡威胁,这样的国家,你说,是否已经病了?

一个国家,政党之间明争暗斗,种族之间矛盾重重,疫情泛滥,犯罪不断,民众抗议此起彼伏,它的政府要员,却熟视无睹,置若罔闻,依旧在世界各地挑拨离间,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制裁,暗杀,威胁,利诱,为了一己之私利,为了一国之霸权,丑招百出,这样的国家,你说,是否已经病了?

是的,美国病了,病得很厉害!2020年初开始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让“美国病”赫然暴露于世人眼前;2020年末的总统大选,让病情更加严重!

要治病,需要找出病因。那么引发“美国病”的病因是什么呢?说来话长。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病”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而是长时间积累的结果,只不过在商人特朗普任总统期间爆发了而已。

特朗普不是职业政客,他常常以此为荣,在这次竞选期间也常常以此为招牌。在美国人的心目中,政客是最善于说谎的,特朗普摆明自己不是职业政客,是在告诉选民,他不会说谎。他的女儿在为父亲竞选站台时很自豪地说,人们通过特朗普的嘴,就会知道特朗普的心。

果真如此吗?没有那么简单。特朗普的作风和职业政客不同,给人一种直来直去,实话实说的印象。然而,作过脱口秀主持人,六次申请过公司破产,数年之间个人交纳所得税不足一千元的亿万富豪特朗普并没有这么简单。他不擅长于使用“政治圈儿”语言,但擅长使用“演艺圈儿”语言来抓住听众的心,让他们成为自己任意摆布的粉丝。他沉湎于自己的世界,用一种谎言代替了另一种谎言,所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第一次辩论中就直言不讳地称他是“撒谎者”。但特朗普喜欢用有个性的,引起人们兴趣的语言来说谎,而且显得风趣真诚,所以,他的粉丝往往明知他在说谎,也喜欢把谎言当作真话;或者,宁肯相信特朗普本人并不知道真相,也不肯认为他在有意撒谎。为此,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批评特朗普没有认真对待总统这份工作,只是把它当作了另一种脱口秀表演。但对于特朗普的粉丝们来说,“总统脱口秀”又有何妨?这是特朗普的高明之处,也是美国有病的另一个表现。

因为是商人出身,所以特朗普很看重实际的“经济利益”,更关注美国在和别国交往时是否亏本儿了,美国股市是否上涨了,可惜不明白看似“亏本儿”的生意后面美国所获得的巨大实力和利益。因为不是职业政客,所以他对“政治套路”不熟悉,也不大感冒。对于习惯于在政治游戏中吹吹打打的华盛顿政坛而言,特朗普仿佛是《皇帝新衣》中的那个小男孩儿,口无遮拦,把很多华盛顿的政治秘密都抖露了出来。然而,因为政治表演不到位,让原本已经很严重的美国国内各种矛盾火上浇油,从“暗争”演变成“明斗”。从这个角度而言,商人总统特朗普是让“美国病”骤然发作的直接原因。

但是,特朗普不是造成“美国病”的根本原因,更不是全部原因。“美国病”是其思想文化、政治架构、经济结构造成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些让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强国,唯一霸权的因素,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在新的社会现实前,却让美国生病了。

催生“美国病”的第一要素是贫富不均,钱权勾结。美国奉行自由资本主义,可以极大地调动人们追求利益的野心和积极性,促进经济发展。然而,如果财富逐渐汇聚在少数人的口袋里,机会逐渐被少数人所垄断,这种“自由经济”就成为另一种“专横经济”了。财富一旦和政治权力结盟,政坛成为财富支配下的角斗场,这个国家必定走向混乱。今日的美国在经历了二百多年的发展后,正进入这样一个阶段。

种族矛盾是催生“美国病”的第二要素。在美国本土的原居民被“合法”地种族灭绝后,为了弥补劳动力的不足,大量非洲居民被作为奴隶贩运到了美国。长久以来,这些非洲裔美国人在美国国内属于二等公民,生活贫穷,难以得到良好的教育,犯罪率较高,不能得到公正的待遇。然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当黑人的力量逐渐壮大,政治上逐渐觉醒并日渐成熟的时候,必定会要求自己应有的尊严和权利。但是,对于奉行“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而言,这是不可接受的。这些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种族主义者,他们的意识形态依旧停留在十七世纪。这些种族主义者,既有美国本土出产,也有外来移民。被压迫的黑人民众和这些“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之间的矛盾,是当今美国最尖锐的种族矛盾。脑袋里依旧是顽固的种族主义的特朗普,是这些“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旧梦重温的希望,因此得到这些人的无条件支持。

美国文化中的“牛仔作风”是催生“美国病”的第三要素。美国文化是“强者文化”,崇尚个人自由,崇尚强者生存。其优点是可以激励人们拼搏奋斗,个性张扬,缺点是让人们少有同情心和怜悯心。美国疫情泛滥,死亡惨重,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都是难以接受的。政府对此严重失职,早就该引咎以辞了。然而,美国的很多民众对此却少有关心,对此负有重大责任的特朗普不但没有被他的粉丝们责备和抛弃,却依旧享受着很高的支持率。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是年弱多病的老人和处于社会底层的黑人社团,在特朗普的粉丝们看来,在众多“沉默”的种族主义者看来,这些社会弱者染病身亡,是不值得怜惜的。特朗普在戏剧性地染病,又戏剧性地痊愈后,一方面成功地塑造了自己的强者形象,另一方面又强化了他的支持者原本就有的偏见。

上述三大因素,是造成“美国病”的主要原因。“美国病”的病因还有更多、更深层的原因,囿于文章的篇幅,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无论将来谁主政美国,只要这些病因不除,“美国病”就会一直存在并周期性地发作。但要完全消除这些病因,美国不经历一次浸透骨髓的彻底革命是不可能的。对于一名成熟的政治家来说,如何减轻病因,避免不同病因同时发力,是预防“美国病”恶化的关键。这需要高超的管理技巧,需要各大利益集团的配合。

对于我们这些旁观者而言,在我们寄予深深的同情,期盼所有的美国民众能有一个和平幸福的生活环境的同时,也不能不警惕时刻面临的危险。当一头公牛疯狂的时候,最好把它关在笼子里,不要让它伤及无辜。当“美国病”发作的时候,最好把病毒限制在美国本土,不要祸及其他国家。美国的“敌对国”、“竞争对手”尤其要注意不要让“美国病”祸害了自己:通过战争转嫁国内矛盾、国内危机到他国,是美国政要和精英集团惯用的手段。

作为美国的邻居,在中国已经被美国各方认定为“最大的竞争对手”甚至“敌对国”的时候,我们这些加拿大华人尤其要保护好自己,避免受到伤害!(2020年11月3日)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