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民意的高度分裂和极化

步虚

2020年美国大选已经闹腾纷扰好长一段时间了。这次大选将选举总统、改选参议院三分之一的席位和众议院的全部席位。11月3日,选举投票日,数以千万计的美国民众在当天参加了投票。此前,约有一亿美国公民已经分别以邮寄选票或在投票站现场投票的方式提前投票。今天,选举大戏终于落下了帷幕,最终结果却还有待确定。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是,选举过程显露的整体态势——民意的高度分裂和极化。这样的整体态势让一众美国主流学者和民调专家无地自容,也必定引起世界各国的关注。

自今年夏季以来,大多数专家学者和几乎所有主流媒体包括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都一直看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主流媒体控制的大多数民调数据也一直显示拜登无论在全国还是在大多数“摇摆州”都稳定处于领先地位。今天看来,选举的基本情势完全偏离了他们的预测或期待。而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有: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选民对主流媒体和民调高度不信任,因而常常拒绝选举投票前的调查或者拒绝表达真实态度,进而导致在被调查选民中特朗普的支持度被低估。此外,主流民意调查常常有意无意地忽略特朗普选民占优势的广大农村地区。

部分民众对主流媒体和民调机构的高度不信任,本身就是一种带有强烈对立和抗拒情绪的深层民意。而这种深层民意所折射的,正是美国当下的政治现实:共和、民主两党政治前所未有的分裂、异化,民众意愿前所未有的极化、情绪化。

四年前(2016年)的美国大选,政治素人或者说“非主流选手”成功入主白宫,造成了令无数人目瞪口呆的“特朗普现象”。后来的分析一致认为,民主、共和两党政治制造的真空,底层民众的绝望、孤立、怨恨和愤怒,是特朗普现象产生的土壤。

 

较长时期以来,原本自称秉持大众立场的民主党严重脱离美国社会现实,抛弃了美国的中下层平民,而完全沦为某些资本势力的代理和推手,以至在国家的各类选举中,虽有两党更迭,但套路基本是一个,忽悠来忽悠去,最后得利是资本势力,倒霉的是中下层民众。许多民众,特别是那些以白人蓝领及小业主为主体的民众不再相信民主党的各类空头支票,认为民主党的一系列政策只是看着美好(环保议题、增加税收用于福利、同性恋平权等),却很不切实际。共和党虽然也是一丘之貉,但至少主张减少税收以及强调家庭、宗教等价值。更为深层却又常常因“政治不正确”而不能轻易表达的是,这些人常常感到自己在追求实现美国梦的路上被各类外来者们插队和排挤,明明自己受到了反向歧视却又被描述成极端分子,觉得自己才真正被边缘化了。而以右翼民粹主义面目和举止跳入美国政坛的特朗普,在情感上引起了这些人的共鸣,觉得他们自己重新获得了尊重,在政策主张上也较为契合他们的心愿。可以这么说,四年前出现的“特朗普现象”绝不仅仅是“特朗普的现象”,或者说,特朗普现象并非特朗普本人制造的现象,而是美国政治异化自然产生的现象。

所谓“美国政治的异化”——政党政治分裂、阶级和族群矛盾加剧、民粹主义盛行等,其实质在于美国政治权力背后的资本势力的分化和博弈。

一段时间以来,以硅谷高科技资本家集团和华尔街金融资本家集团为代表的美国资本势力的主要部分,企图继续维持和加强新自由主义的全球秩序。具体来说,就是维持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分工体系,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利用和剥削数量庞大的廉价劳动力,将大部分制造业活动外包,美国专门从事少数高科技领域并攫取相应的超额剩余价值;由此获得的超额剩余价值,一部分再分配给金融资本家,另一部分与金融业、科技业的上层小资产阶级分享。

美国底层工薪大众其中包括许多小业主,相较于他们过去的经历,很容易自我认定为全球化时代最受损害的社会群体。但是,在美国当前的政治条件下,这些社会群体的利益诉求无法通过任何有意义的社会改良,或通过任何类型的政治力量来得到实现和满足。于是,他们的诉求只能通过右翼民粹主义的方式曲折地表达出来,并且在特朗普那里得到了至少是形式上的回应。

 

当然,在本质上,特朗普决非美国底层大众利益的真实维护者,他本人及他周围的一群人仍然是美国某些资本势力(特别是传统制造业和传统能源工业)的代表。特朗普所代表的共和党的经济政策主张,主要是通过加强贸易保护主义,恢复美国的制造业以及相对完整的工业产业链,实现经济和能源自给,同时打击和限制移民,并在国家关系上继承了美国历史上的“孤立主义”或者说“以我为中心”、“以我为优先考虑”的传统。对于美国底层工薪大众而言,这样的政策无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从《华尔街日报》10月26日发表的美国企业对两位候选人的捐款数据来看,拜登是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中受益的硅谷高科技资本和华尔街金融资本中意的候选人,而特朗普则主要代表传统能源工业以及与美国本土经济利益关系较为密切的一些中小资本家的利益。

 

政治权力背后的资本势力的分化和博弈,是造成本次美国大选中民意严重分化、极化的根本原因,也是造成今后一段时间内美国国家发展充满矛盾和不确定性的根本原因。不管这次选举的最终结果如何,这样的分化与极化态势,这样的矛盾和不确定性特性,都难以轻易地改变。2020-11-04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