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10月16日)

【索菲诗集】

玫瑰,月季和蔷薇

索菲

 

出于无知,或无意知道

它们被统称为玫瑰

相比于叶子、形态、习性、花期

那些细微或显而易见的特质

被感知的是,玫瑰月季或蔷薇

留在手上的余香,都似曾相识

一样的清幽撩人且让人耽迷

扎在心里的刺,都一样难以拔出

可人间哪有无刺的玫瑰

除了圣玛丽亚,耶稣他妈

2020.10.11

 

【凤歌】

火中瓣

苏凤

 

绯红的脸颊开了

一朵莲

如是我安居之所

月的明镜

观照今生前世之

归荼

【龙在天涯】

回首

龙之初

 

回首坦然无存的脚印

才发现那一条最初的路

早已铭刻在父亲守望的驿站

从一座城到另一座城

从没想过异乡的月亮

回首飘忽不定的日子

才发现那一条最初的路

早已让我离家好远好远

 

轻轻地撩拨着六月的思念

是谁漾起这水域的涟漪

给这隔河相望的感动注入天空的梦境

我想到渐行渐远的诺言

在回首与搁浅的钟声里

让每一次生命的穿越浸透乡愁的苦涩

那是一种来自父亲的祝福

轻轻地缭绕在岁月的港湾

 

【心海荡漾】

秋叶

吕孟申

 

花开花落,叶绿叶黄

有多少繁花满枝,就有多少残红遍地的苍凉

曾来来往往的小径,此时枯草在寒风中瑟瑟

站在光阴的彼岸,默默凝望来时的路,抬头望天

路在延伸,模糊的影子却在背后拉长

世事一场春梦,人生几度秋凉

聚了散了,笑过哭过,彷徨过,失望过,从未绝望

一次次徘徊,一次次回眸

血泪合着雨雪伴着星辰生灵一起沉浮升降

纷飞的落叶可带去心中的念想

雁阵头顶飞过,那苍凉的啼鸣把人的心都揉碎了

念与不念,情还在那里,岁月漫漫,人海茫茫

离乡的游子,离愁别绪缠绕蹒跚的足迹

身随着季节的脚步前行。可心却在岁月的渡口彷徨

繁霜尽是心头血,洒向千峰秋叶丹,谁在痴痴张望回家的方向

生活如水,流年如烟,时光淬炼人心

经得起岁月的磨砺,心永远年青,渴望一份真情热泪盈眶

遇一场花事,从花开到荼靡,从绽放到落英

或许已被前尘往事阻隔,再美的风景总被风吹黄

云蒸霞蔚的绚烂总是那么短暂,睹物思人徒增落寞惆怅

生命里人来人往,可有多少人留在你的身旁

谁陪你走过雨走过风,走在天寒水凉秋天的小路上

擦肩而过的暖是否化作午夜里一声无奈的叹息

那交织在岁月里悲欢离合爱恨情仇

是否成了人生路上的痛和无言的忧伤

秋叶在离别之际,用一生炽热的情怀告别母爱挂肚牵肠

还要化为泥土,为来春添上新绿,不负光阴,不负生命一场

在这来来去去的旅程里,在去去来来轮回中

冷暖自知,苦乐相随,秋风起时,我站在红尘的渡口

以一颗素心,守一份纯粹,笑看浮华,独立苍茫,细品山高水长

 

【八方飞歌】

秋韵

肖铭

 

秋日的硕果带来了丰收的喜悦。

在饶沃的田地中埋下希望。

在田埂席地而坐,

抛弃身体上的疲乏与劳累,

静静的观赏犹如梦幻的画卷。

是的,那是谷物带来的秋日。

在春华秋实的摘取,

带来来年的灿烂辉煌。

也许,它在像我般喜悦;

也许,它在总结过去;

亦或者它在展望未来。

满地的稻穗在迎风飞舞。

而在不经意间,

田中多了农家人忙碌的身影。

在整个秋日,

被农民欢唱的歌谣,

穿透在这片田野之中。

伴着收获的旋律,

金穗,麦浪在田中舞蹈。

劳累始终无法遮蔽这硕果累累的金秋。

犹如世间最美的事物。

谁都渴望收拢丰收的喜悦。

与希望的田野相伴。

任由汗水流过面颊。

绽放秋日带来的风采。

 

秋天的晒场(外一首)

蔡同伟

 

平坦的晒场

大地的臣民相聚一起一一

胖墩墩的花生

黄橙橙的玉米

溜溜圆的大豆

金灿灿的谷粒……

抖掉田间的风尘

他们安分守在各自领地

默默回忆着

走过的风雨往事

个别小顽皮

耐不住沉寂

悄无声息溜进

旁边的群里

阳光的金指

抚摩他们的身体

北风的玉手

检验他们的虚实

光滑的晒场

炫目五谷丰登的景致

在这秋的中转站

他们只是小憩

待到风干之后

将会各奔东西……

 

农用车在山路奔驰

 

一辆辆农用三轮儿

满载土丘似的秋实

在光滑的水泥山路

来来往往奔驰

驾车人目视前方

娴熟调剂马力

脸上的笑容

怒放灿灿秋意

车轮滚滚

碾碎山野的清寂

车笛声声

合唱收获的欢喜

繁忙的场景

渲染丰年的生气

热闹的氛围

火爆乡亲的日子

 

【古韵】

 秋风秋雨咏秋菊 

许华凌

忆菊

遥忆秋花入梦频,相思成阵一时新。

当年惜汝风中雪,今夜怀君月下身。

傲岸长安香火盛,坚贞僻野性情纯。

爱怜最喜孤芳节,做个红尘赏菊人。

访菊

碧水湾西翠阁东,柴扉小叩访陶公。

三畦龄草经霜灿,一岭秋枫对客红。

松竹梅兰真隐士,风华雪月老雕虫。

知君最喜凌寒菊,卧得花心第几丛。

种菊

薄情何忍弃尘埃,拾取残枝和泪栽。

浇水三杯忧致涝,施肥半两怯成灾。

归山独伴高风士,救世欣随猛虎才。

凭却凌寒清瘦骨,回生起死莫疑猜。

对菊

群芳落尽小园秋,几点残红满目愁。

雀怯风寒贪壁洞,鸭嫌水冷紧绵裘。

孤花绽放冰霜里,老叟流连地垅头。

有意移君书屋暖,虔心犹恐问来由。

 

踏 秋 二 首

古沙

秋日里,我游览了渥太华加蒂诺国家公园(Gatineau National Park)。环湖赏秋给我带来好心情。不知不觉中,我吟出《踏秋》:

瑶池落渥京,青山环抱中。

曲径走高低,凭栏皆好景。

山涧多怪石,无不显神工。

清风拂面来,醒神拓心胸。

又一日,我再次来到加蒂诺公园。时值深秋,我心情也随季节变化着。见落叶思亲友,我再次吟出《踏秋》:

西风摧山林,落叶遍地金。

俯首拾一片,不觉思古人。

朋辈皆经霜,相勉抖精神。

不负人一生,朝着百岁奔。

【魁北克玫瑰】

墙上的阴影 (连载)

陆蔚青

我站在扣斯扣的柜台前,准备付款的时候,看到了昆山,他穿着员工的红马甲,留着壶盖儿头,头顶上的长发梳成一个小辫子,有点像日本武士,今年蒙特利尔的年轻人流行这样的发型,这个发型让我对他有了一种新奇感,因为上次看到他,他还梳着一个小平头,那时他还是妈妈的家宝,这样想的时候,我有点心酸,就更加注意他的行踪,他正在另一条收款线上工作,他现在长成了高大健壮的样子,干活时胳膊伸得很开,显得大手大脚,很舒展,脸上挂着平和友好的笑,有点矜持的样子,我很喜欢他笑的样子,昆山有两道平行线一样的上眼皮,柔软的嘴角,他用英语说water的时候非常柔软,好像水在流动一样,

Water. 前半个音嘴张得很开,呈圆形,发后半个音时,舌尖抵在上颚,发出短促的声音。刘倩说你听他说的多好听,我怎么也发不出这么好听的声音,但其实刘倩的声音也很好听,这一对母子的声音都有一种微微的沙哑,嗓音很柔软,我以前并不知道济南女人说话的腔调这么好听,在我认识他们之前,我以为山东人都是水浒传里的豪放英雄,女人都像扈三娘一样,刘倩和她的儿子昆山,他们柔软的嗓音颠覆了我对某个地域的看法。

我认识昆山时,他还是一个7岁的男孩,那时我们刚到蒙特利尔,住在圣劳伦河边的低地里,我们住的那条街叫拉夫勒尔,中文就是花街,但那时我们没有将法语和中文对应上,就一直叫拉夫勒尔。那时我还在衣厂打工,等待被大学录取,晚饭后西蒙说想去公园玩,我说哪里有公园?西蒙说就在河边。

我们就去河边,一望无际的野地,终于看到有一个滑梯,一个吊桥样的儿童玩具,在苍茫的河边显得十分渺小。

就在这里。西蒙指给我看。他是个挑食的孩子,7岁看起来好像5岁,还常常粘在我身上。西蒙是一路狂奔着过去的,那里有几个孩子和女人,孩子们在玩沙子滑梯,女人们聚在一起说着什么,风吹过来,女人们的头发在风中飘起来。女儿和孩子们,在这空旷的河边,不仅显得渺小,而且无依无靠。那时候,我还没有从中国的公园概念中解脱出来,在加拿大,公园就是大地,没有栅栏,也没有门,小公园就是街道交叉地带的三角地,大公园就是一片森林或者一个岛,我们身处的河边低地就叫河边公园。

 

小院有菊香

杨丽丽

深秋时节,最不能错过的风景当然是盛开的菊花了,去植物园赏菊需要舟车劳顿,去公园赏菊容易失了雅兴,恰好小院里生了一丛野菊,不偏不倚就长在篱笆墙的一角,明黄黄的一片,亮人眼睛。

那就在院里赏菊吧!恰逢秋日晴好,暖阳高照,索性在院里支了一张茶桌,泡一壶菊花茶,既赏院中菊,也赏杯中菊。那墙角的一丛菊花大约八九枝,我不想刻意去数清她的枝数,她就是一丛菊花,八枝是她,十枝也是她,或多或少她都是深秋里的一景。她们斜倚在篱笆墙上,开的很美,团团簇簇的花萼争相斗艳,一缕缕花瓣舒展着身姿像展翅欲飞的蝴蝶,微风一过,还能嗅到淡淡的清香。玻璃杯里的菊花也不甘寂寞,在热水的徐徐加入下一点点绽放出光彩,她们慢慢地舒展开身体,轻盈的漂浮在水面上似乎在与院里的菊花比美争艳,一缕缕茶香飘散在秋阳里,与那丛野菊有了相得益彰的美。

赏菊就要赏有野性的菊花,总觉得公园里,植物园里的菊花美则美矣,却少了傲气和风骨。菊花当然是生在竹篱旁,生在山野里才是最好的,她们没有沾染尘世的烟火,是山野间的小精灵,是偷溜下凡间的仙女,带着七分野性,三分仙气,不怕寒风骤雨,也不怕霜意凛然。她们不卑不亢,不慌不忙随着节令的脚步一步一步生长,该长叶时长叶,该开花时开花,她们既不与百花斗艳,也不与松竹争奇,在百花开尽之时为大自然增添生趣,为人们带来欣喜。她们寄身在山野之中,“欲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她们开放在唐诗宋词里,“暗暗淡淡紫,融融洽洽黄”,既有“ 陶令篱边色”,又有“罗含宅里香”。

小院中的菊花就是大自然最好的恩赐,她们生的野性也随意,随意开放,随意凋落,我不剪枝也不施肥,也没有特意的浇水,她们完全遵从大自然的规律,却也生的枝繁叶茂,花朵累累,颇有几分“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的意味。曾经遍读咏菊诗词,却唯爱陶公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种怡然自得的意境让我心生向往,我想当年陶公在东篱下采摘的菊花也应该像小院中的这一丛菊花,是带有野性的,她们开在秋阳下,更开在每个人的心里!

 

秋尽野菊黄

马庆民

寒露过后,秋风瑟瑟,在深入人心的浓浓秋意中,却也深知秋天走到了尽头。

秋的尽头,百花已然凋零,此时,幸好还有野菊花,它们傲霜吐艳,肆意绽放,用心良苦地在一片萧瑟的深秋里,营造出一种欣欣向荣的景象,洒脱又不争芬芳,简单、幽居,彰显出一种隐逸生活的诗意。

或许是秋风的涂抹,亦或许是秋雨的渲染,野菊花似乎一夜之间便爆满了山野,一丛一簇,一朵一瓣,既绽放,又隐藏;既夺目,又泰然。山坡,田野,河涧……随处可见,谁都挡不住它们的耀眼夺目。

深秋的天寒露重,难免让我们想到“凋敝”这个词,但唯独野菊的美是不能忽略的,看见它时的喜悦也是不能忽略的,还有那一句“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的独一无二,更是不能忽略的。正如杜甫诗云“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又如白居易诗云“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可见任何情境中,总有绽放的生命之姿。所以不必沮丧,且如这野菊。

儿时,故乡的野菊花都是独放于荒篱边,香气幽冷,色泽明艳。每当野菊花盛开的时候,我就喜欢在田野里追着秋风奔跑,随它穿过花丛,沾一身野菊香,往往能做一个清香流动的梦,奇怪的是从来记不住它们的样子。

后来,读戴良的《爱菊说》,里面有一段话:“每岁即小斋之外,罗植数百本。春而锄夏而灌秋编其干而屏列之当天气始肃寒英盛开披鹤氅衣戴折角巾携九节杖巡行圃中。”读罢,菊之姿节便脱颖而出,更是铭记于心。

但真正读懂与喜欢上野菊花,应该是若干年后读到唐人司空图“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他用菊花描摹一种生命之境,虽经历了苦寒磨难,却不幽怨;虽独傲秋霜,却更喜淡然。所谓“菊隐”,所谓人生,也大抵如此。

“黄花本是无情物,也共先生晚节香。”若是心怀一份淡然,那么繁华落尽,初心不改,纵然百花凋零,阡陌之上,依旧有野菊花的影子,一如我们生命中,那些不离不弃地陪伴,带给我们灵魂的熨帖和温暖。

因为喜欢野菊花,所以每年清秋时节,我都会去郊外采上一些。当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属于诗人陶渊明的秋闲、情怀和清欢。我采野菊,因为它是一味清火的良药。采摘的野菊在阳光中风干,储藏起来,待到来年夏日炎炎时,拿出来泡上两杯,那花香便在鼻底弥漫。看着那一朵朵淡雅的小花在开水中绽放,被水滋润,被香分解,入盏、入诗,入心,仿佛就看到了逝去的那个秋天。

我一直在想,野菊花将一生的悲喜,一世的清宁都写在岁月的秋上,难道只为诠释自己在秋风中独舞的模样。偶尔,也问篱边黄菊,知为谁开?为你,为我,还是为秋天?

走进深秋,山野柴门外,野菊花依旧灿烂,辉煌里藏着温柔的笑意。轻轻走在落叶铺满的小径,扑面而来的是素雅的野菊黄,淡淡的野菊香。我不再去执拗它们到底为谁而开了,只要能在光阴里彼此相遇,就是最美的答案。

 

在诗词中,与另一个自己相遇

江辰宇

我有你不能触及的倾城日光,你有我不曾知晓的兵荒马乱。我们要有最朴素的生活与最遥远的梦想,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中华传统文化在滚滚的历史长河中涤荡,同岁月的巨石与沧浪摩肩擦踵,留下了诸多瑰宝,诗词文化便是其中一颗璀璨耀眼的明珠。一首诗就是一个世界,一首诗亦是一位思想家。在字里行间,我们可以感受到作者的思想,也能获得新的认知,还可以给予自己心灵的慰藉。

唐代著名诗人——“诗魔”白居易曾有言:“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诗的特性决定了它不对现实作直接、全面、细致的描绘,它只截取生活中富有代表性的片段来启迪人的想象,营造意味深远的艺术境界;诗言志,词传情,这种艺术形式恰好契合了时代的需求。

夜色深沉,一盏烛光、一杯香茗、一本诗词,细细品味字里行间的深情和挚意,感受墨香飘逸的豁达和洒脱。品诗阅词,原本就是一件温情的事,诗人总是能把自己的爱恨情愁化作生花妙笔,悄无声息地交融于读者的心间,给我们带来可触及到的温暖,抵达内心的柔软。

这是一个流行离别的世界,可我们却不擅长告别。每个人都体会过离别的惆怅,经历过成长的蜕变,还时常怀揣着回归田园的初心,所有的这些其实都可在诗词中获得共鸣,收获感动,并且找到自己的影子。

词人陈曾寿的《浣溪沙》读来朗朗上口,意蕴深长:“修到南屏数晚钟,目成朝暮一雷锋。纁黄深浅画难工,千古苍凉天水碧,一生缱绻夕阳红。为谁粉碎到虚空?”少时初读,只是一知半解,除了惊艳于这首词辞工句丽的精妙,对词人所要表达的情感和深意未有所动,丝毫不理解。后来再读,才发现原来字字泣血,句句诛心!词作中的每一个字都像一颗子弹,毫不设防地击中了内心最脆弱的部分;仿佛穿越时空,与词人隔空对话,才真正深切理解了作者写作时内心极度的愁苦、孤独和无助……

没有阅历前,诗词里写的是别人的人生;经历了成长的生活,有了阅历之后,才明白:那其实就是自己的人生。当年不知词中意,读懂已是词中人!所谓共鸣,便是如此。

曾经年少不知愁,风花雪月度春秋。当时未解词中意,今日读懂泪双流!品诗阅词,在诗词中找寻心中那片、独属于自己的田园山水,我们终将会在情感真挚的诗词里与另一个自己相遇……

 

(责任编辑:九如)

———“七天文学社”的家园,优秀作品的摇篮,我们在前进的路上———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