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大文化视野(10月9日)

【文化杂谈】

隐性的、微观的生命管控机制

——新冠疫情引起的“生命政治”思考(8)

步虚

 

我们在前面通过集中营突显的生命政治机制,谈论了犹太人作为赤裸生命在奥斯维辛遭受的“双重暴力”,即可见的暴力与其背后的不可见的暴力。其实,在有关赤裸生命状态的这种分析中,阿甘本所依循的,基本上还是福柯式的现代国家治理批判逻辑。

福柯和阿甘本的思考都指向一种生命政治异化的现象。生命政治原本是围绕生命展开的,其目的应该是尊重生命。然而,在福柯和阿甘本看来,现代生命政治却出现了异化,使得生命处于一种新的权力形式之下。在这里,暴力不是消失了,而是转化为面对赤裸生命的微观权力。

福柯对“全景式监狱”的研究暗示了一个重要主题,即国家本身是一个内在的、全方位的监视系统,一整套监视装置作为一种“生命管控”的实施机制,构成了“一种特殊的实施权力的现代形态”, 已成为深层管控个体生命过程——“如繁殖、出生、死亡、健康水平和寿命及一切使这些要素发生变化的条件”的现代“治理术”(gouvernementalité)。这种治理术并不是显性的、宏观的阶级统治范式,而是一种隐性的、微观的生命政治范式。不同于传统政治针对肉体的惩戒治理术,新的治理术“所作用的对象不是作为肉体的人(man-as-body),而是活着的人(living man),或者说是,作为生命存在的人(man-as-living-being)”。在对现代治理术的分析中,福柯指出:“分层的、持续的、切实的监督,也许不是18世纪的重大技术‘发明’,但是它的暗中扩展使与之相关的权力机制变得重要。通过这种监督,规训权力变成一种‘内在’体系,与它在其中发挥作用的那种机制的经济目标有了内在联系。它也被安排成一种复杂的、自动的和匿名的权力。”

阿甘本同福柯一样重视现代国家治理中的隐性的、微观的生命管控机制。一方面,对福柯笔下作为现代治理术的“监视机制”, 阿甘本展开了进一步的分析,并侧重指出了这种监视社会通过技术手段对人的身体的操控:“今天国家通过信用卡和手机对公民施以控制的、被电子化所提高的可能性在过去是无法想象的。但是,在这种对身体的控制和操纵之中、在这种表现为一个新的全球政治条件的入侵之中,存在一个门槛。福柯所言的人的逐步的动物化(通过极端精致的技术),便很可能成为前述观点进一步发展的结果。指纹的电子注册、皮下的文身和其他的类似实践都定位于这样一个门槛。”美国近年来出现的棱镜事件便是这种监视权力的集中表现。伴随着互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等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主权国家对公民私人信息的获得变得越来越容易和廉价。虽然监视本身并没有显性的暴力展示,但是监视暗含的是一种对生命自由的侵犯,因此,监视无疑是一种暴力形式。同时,这种暴力是非常隐蔽的,并且以社会网络的形式自我强化。

另一方面且更为重要的是,阿甘本通过赤裸生命展开的思考更侧重于隐性生命政治的另一种机制——例外状态、紧急状态下政治身份及基本权利的剥夺机制,即“排除机制”或“开除机制”(如上一次提到过的古罗马被从普通社会中开除出去的“神圣人”或“牲人”、“受谴者”)。这种思考不仅指向西方社会政治生活的各个层面,同时还指向了“911事件”之后美国“紧急状态”(国土安全法)之下收容所内的生命存在状态、作为赤裸生命或亚赤裸生命存在的“穆斯林”现象,以及被国家控制,但是却得不到法律保护,甚至不被视为国家公民的以色列境内的巴勒斯坦人的生存状况。

例外状态最重要的特征是将已有的法律条文和政治秩序悬置,进而强硬地实施所谓特殊时期的特殊规则。

“9·11事件”以来,西方国家以安全的名义无所不用其极地实施各种各样的规定和管控。2004年阿甘本在赴美国讲学时曾经有过在护照中留下指纹的经历,最后阿甘本用拒绝入境的方式来抗议这种对生命的隐性暴力。阿甘本对此批评道:“我想再提醒诸位,奥斯维辛的文身看起来无疑是对运进集中营的个人进行登记、注册和管理的最正常也最经济的方式。今天强加在我们(这些希望进入美国的人)身上的生命政治文身很可能在明天成为迫使他们接受的一种工具。假如我们希望被认定为好公民,这些工具将作为一种规范的路径被注册进国家的机制和传送系统中。”

我们知道,阿甘本最为担心的是这种例外状态形式的扩散和长期使用,即一国的主权者及其背后的各种势力可以频繁地和长时间地诉诸紧急状态,以扩大其行政权力的使用,并最终达至对公民生命存在的强力却又隐性的掌控。2020-10-04

作者简介

pqli

步虚,文化学者和符号学学者,主修“地中海文明与西方文明“、“文化哲学视野下的当代法国研究”、“意义生成的认知符号学机制及操作”,长期从事文明关系、跨文化实践和国家文化战略的教学与研究工作。曾任教于北京国际关系学院,受聘为湖南践行国学公益基金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星光如许】

顺河而上的花名(组章)

许星

 

◎顺河而上的花名

相约在五月的某个黄昏,我以一种感恩的姿势阅读你,阅读我苦苦守候了一生的那个女子和我的爱人,你顺河而上的花名,让我已经干涸的眼睛潮湿,让我枯萎了一个季节的爱情长成秋天或者春天。我无法找到合适的诗句来赞美你,妹妹,所以我只能凭借诗歌的翅膀,来感受你的内心和幸福的雨点与午夜的月光一起开放。忧伤绕过指尖,思念如幽幽雅兰,久违的期待被厚厚的誓言所覆盖。今夜我们阳光灿烂,今夜我们相约伤痛或者快乐一生,无论分享和给予,长相厮守,不离不弃永不言悔。今夜我们是雨中的歌者。妹妹,遇上你是我前世的福份啊!

想这样提醒你,然而我不敢……

◎倾听水和花朵的声音

躺在阳光普照的梦里,我看见你盛开的微笑款款而来。那一衣的紫色如燃烧的七里香,割走了我眼睛的忧伤和黑夜。这一刻,我才知道黄昏原来是多么的生动。我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所以尽管秋天还没有到来,但我分明已经感觉到纷纷飘下的落叶,在心底快乐地疼痛。月光流动,对诗作歌,伊人的娇羞好甜好甜,我们就这样静静的躺着,任凭流水和花朵的声音在午夜潮起潮落……

◎在梦里……

每天都做着同一个梦,每天都感受同一种心情。一句简短的问候,一个或喜或悲的图案,一声娇羞甚至略带忧伤的回应,都令人如此感动和生动。距离很远很远,我们的心却很近很近。在梦里,我们一起等候日月星辰,一起陶醉雨后夕阳,一起快乐午夜和黄昏;在梦里,我紧紧抓住你的名字,生怕一松手就放走了一片阳光和温馨;在梦里,我们以一种传统的方式演绎生命和爱情……

◎今夜紫藤花开

走近你,走进一片浓荫,曾经疼痛的心,被你挂满树枝的月光染成幸福的底色。紫藤花开,今夜夜色好美好温暖。在你驿动的窗前,我把思念站成感恩的湖水,我痴痴的守望成为这个季节最动人的诗歌或者誓言。妹妹,今夜我把自己完整地托付给你,让你楚楚动人,让你春暖花开,这样做是我的快乐。

走近你,走进一片浓荫。紫藤花开,今夜夜色好美好温暖。妹妹,今夜我苦苦的思念将随你一起远行,妹妹,你知道吗……

◎相约天国去看海

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都老了,那我们就牵手去天国,一起看草原上流动的羊群,或者手捧尘埃小声清唱邓丽君和伊的《哭砂》;一起去羌山找寻,我曾经遗落在云朵上的村庄里那一行行感恩的诗歌和沉甸甸的脚印,或者,我们再面朝大海,心仪地对望紫藤花开。你说,是我的诗歌、我的人或者别的什么,在你无助或迷路时,牵着你如牵着一只受伤的羊羔,一路走出了眼泪和茫茫黑夜,

让你单薄的身体成为绿洲。

让你女人比女人,更加纯洁更加透明。所以,你真的很感谢,感谢上天的赐予,感谢生活也感谢你自己。所以,我们的爱情就是来生也绝不会、绝不会被时间无情的杀死……

◎今夜春暖花开

姐姐,今夜我就在与你咫尺的对岸,享受虚拟或者隐隐约约的抚慰和缠绵,你略带忧伤的言语点燃了整个黑夜,让我玉树临风,让我春暖花开。姐姐,这个季节我想我们都有着一个同样的愿望,让曾经饱受伤痛的心或者几近枯萎的小草重新绽放新绿和爱情,所以一句简短的问候和祝福,甚至一个或喜或悲的图案和开解,虽貌似平凡却总有掏心的实在。月亮从痛苦升起从甜蜜落下。

姐姐,今夜我把你想象成风想象成雨,把我的寂寞和孤独想象成春天,想象成被你花开萌动的小屋。姐姐,在键盘的倾述中其实我们都相见恨晚……

◎小站黄昏

你款款向我走来,那一衣紫色里裹满了夕阳。我们反复对望,心里都试想着如何开启,这本曾经写满伤痛的诗页以及度日如年的期盼和想象。站台上人来人往,喧嚣的盛夏瞬间不再迷茫。回家吧,你说。回家一起去数星星,一起去燃烧午夜寂寞的月亮。于是我们省略了多余的语言和恋爱的折磨。

在小站的出口,你直白的眼神挽住我,就象挽住整个多情的黄昏,让所有受伤的花朵,都感到安慰以及紫藤花开那温暖的芳香……

◎你是我美丽的诗歌和花朵

那句话说出来时,夜已经很深了。窗外异常安静祥和,天空似乎正下着萌动的小雨。我躺在你的芬芳之上,看你美丽的忧伤从眼眶里幸福地流出来,穿越酷暑和内心,思念和守望在手指哽咽缠绵,你如一朵冰冷洁净的莲被我温暖融化,为我层层盛开。所以,每一个细节都如此感恩和灵动,每一种情怀都心岸无边。

这个夜晚,你终于成为我一生最美丽的诗歌和花朵……

【作者简介】

许星照片

许星,男,1962年生,大学文化,现供职于四川绵阳日报社。美国芝加哥华人诗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诗刊》《解放军文艺》《北京文学》《十月》《四川文学》《星星》《上海文学》《天津文学》《山东文学》《山西文学》《西部》《延河》《文学界》《边疆文学》《中华文学》《星岛日报》《Prosopisia》等国内外150余家报刊发表,曾获2008-2011中华宝石文学奖,加拿大第三届国际大雅风文学奖,著有诗集《顺河而上的花名》《虚掩的村庄》《诗歌里的故乡》。

编者按:许星先生因为在家中摔倒,严重受伤,需要专心治疗修养,本专栏将暂时休刊一段时间。我们感谢许星先生为广大《七天》读者奉献了一系列感人肺腑的文章,同时祝愿他早日完全康复。】

 

【诗文春天】

绿杉白杏神奇雨

谭文春

 

果子沟是伊犁第一景,山势陡峻,是大自然赋予的天然宝库,树林茂密,野果繁多,尤以野苹果、野杏子为盛,药材资源也很丰富。春天山花盈崖,秋季果实香林。

进出果子沟,最早的时候是从一条蜿蜒的峡谷中逶迤而过,全长三十公里。沟内气候寒冷,冬天可达零下三十多度,一场雪纷纷扬扬可以下到一米、两米多厚,使这一条峡谷充满危险。整个冬天的雪都堆积在高耸的峰峦,如有大批车队穿行其中,车辆行驶时产生巨大的震动,难免造成大量的雪崩,甚至导致所有的积雪整体滑下来,后果是很严重的。我们平时在新疆影视节目里观看到的惊天动地的雪崩场景,大部分是在果子沟里拍摄的。

现在果子沟大桥已经通车,天堑变通途,行路难的问题就解决了,而且把走六个小时的路缩短成为二十分钟。除了交通上的重大意义外,果子沟大桥本身也成为一道美丽风景。每年九月底,哈萨克族的牧民们会赶着牛羊通过果子沟大桥,转场去水草肥美的地方。交警站在桥上指挥交通,羊走二十分钟,然后车辆走二十分钟,交替通行,桥、人、车辆以及牛羊,组成一道场面奇异的风景,吸引了众多的摄影爱好者。

气势恢宏的转场场面最佳拍摄时间是在九月份和十月份之间,届时世界各地的著名摄影师蜂拥而至,汇聚果子沟,形成一个拍摄高峰。这个时候哈萨克族牧民转场数量众多,场面宏大,不但能够拍到牧羊人骑在马上挥舞鞭子驱赶羊群的雄姿,还能拍到成群的羊潮水一样,浩浩荡荡翻越果子沟最高点海拔2140米的果子沟垭口的壮观场面,还能够拍到坐着牛车领着孩子跟随在羊群后面的哈萨克斯老人,以及哈萨克妇女坐在骆驼上慢慢前行的画面。躁动的羊群和默默跟随的妇孺,形成动静结合、生动鲜明的画面!

果子沟山坡上成片成片枝叶浓绿的树木叫雪岭云杉。这是一种奇特的树种,生长在土壤非常薄的石崖上,一棵树的育林期要五到八年,最多长八十公分高,那些高大挺拔的树至少有六十年,最小的那种也有二十年左右的树龄。雪岭云杉是寒带的树,一棵树可以储水二点五吨。就是它们对果子沟的水土保持起了最重要的作用。

放眼望去,云杉的浓绿色里面夹杂着一些淡绿色的不知名的树叶,云杉喜阴,这树喜阳,两者和谐相处,愉快生长,相得益彰。秋天的时候,云杉树依旧浓绿,而这种树的树叶却变成火红色一片,像极了一束高大炽热的火焰,如此的醒目,夺人眼球,更加凸显山林之美,令人赞叹连连。

在三月份的时候,整个果子沟的山崖上,都开满了娇嫩的杏花,再一次让这里成为最美的摄影胜地。

说起新疆又香又甜的大白杏,突然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来。早年间一个记者来新疆采风,路过果子沟,想买点白杏解渴,问老乡多少钱一斤。不曾想新疆人卖果子,方法独特,天下无双,不论斤不论两,只要“两毛钱一脚”。啥意思?就是买果子的人给老乡两毛钱,向挂满果子的树踹一脚,落下来多少算多少,如果力气小一个都没有踹下,自认倒霉。这种买卖的方式比果子本身吸引力还大,只是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

我们经过果子沟时,正赶上封桥维修,我们没有从果子沟大桥上通过,而是走的桥下公路,穿谷而过。车子进入深沟,突然有雨滴敲打车窗,噼啪有声,力道有劲。导游解说,这又是果子沟一种神奇的自然现象,车行谷中,十有八九,有雨洒落,驶出峡谷,立即雨停,十次经过九次都会产生。至于产生的原因,还是个谜。果然,接近谷口时,雨点神奇地收了,一片暖阳抹在车窗的玻璃上。

【作者简介】

SAVE_20191212_073846

谭文春,男,现居中国四川省华蓥市。喜欢读书和写作,有诗歌、散文、小说及故事等文学作品发表,散见国内以及国外各类报刊杂志及网络平台,部分作品获奖并入选各种诗文集。读书让人充实,写作令人愉悦,文字使人神清气爽,是灵魂跟世界对话的工具。

 

【鱼翔浅底】

话说柳宗元(十七)

改溪明志

洋中鱼

 

永州西南有一条小溪,原名染溪,又名冉溪。关于溪名,柳宗元在其《愚溪诗序》里说了,因为溪边有冉姓人家居住,所以称冉溪。又因为溪水可以染衣,故名染溪。我觉得,溪水能漂染衣服令其改变颜色,应该是夸词。

元和四年(809)九月二十八日,柳宗元在法华寺西亭发现了湘江(实际为潇水)对面的西山,由于重返长安遥遥无期,母亲和女儿和娘丧后,他就萌生了重新构建家庭的念头。几次往返湘江两岸,西岸奇特的山水使他产生了“爱是溪”的思想感情,一旦“入溪二、三里,得其尤绝者”,在佳山下胜水滨安家的意念就更加强烈了。终于,在这年底或者元和五年(810)夏秋之间,他从城内迁居到了染溪之滨。

四十多年前,道州刺史元结将永州府祁阳县湘江之滨的一条小溪“独占”,命名为浯溪,又将附近的台和亭分别命名为峿台、痦(广字旁)庼,柳宗元照猫画虎,就将染溪改名为愚溪,还将附近的丘、泉、沟、池、岛等八处,都加上一个愚字,写成《八愚诗》请人刻在石上,可惜八首诗已经失传。

柳宗元为什么要称“愚”呢?表面上看来,因为这条小溪水流湍急和多裸露的石头,干沽季节不能行船,加之地势低不能引水上来灌溉农田,狭窄的河床对老百姓来讲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是一条傻溪。其实,他是以“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来表明自己的坚定立场的。他在《愚溪对》中,假借梦中和溪神辩论,就表达了自己的意图。他在《冉溪》诗中说“少时陈力希公侯,许国不复为身谋。风波一跌逝万里,壮心瓦解空缧囚。缧囚终老无馀事,愿卜湘西冉溪地。却学寿张樊敬候,种漆南园待成器。”显得多么委屈和无奈啊!他在《溪居》中说“久为簪组累,幸此南夷谪。”其实,这是牢骚累累的反话。后来,命运与他大致相似并且十分崇拜他的苏轼克隆出“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的句子。

其实,柳宗元改溪明志的意图在《愚溪诗序》里已经表露无遗:“溪虽莫利于世,而善鉴万类,清莹秀澈,锵鸣金石,能使愚者喜笑眷慕,乐而不能去也。

【作者简介】

本人1寸照

洋中鱼,本名杨中瑜,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永州作家协会副主席、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中国文化报》《湖南日报》《羊城晚报》《南方周末》《散文》《散文百家》《美文》《中华散文》《散文诗世界》《创作与评论》等报刊,有作品入选多种文集,著有长篇小说《陶铸传奇》《见习记者》、散文集《梦的窗帘》《鱼眼观柳》《李商隐与永州》、新闻作品集《潇湘风流》《中瑜访谈》等。

 

【华峰凌云】

齐威王与魏惠王比宝

许华凌

 

齐威王,中国古代战国时期齐国国君,以善于广开言路,纳谏任能,重用人才,整顿吏治,奋发图强,勇于争霸而名著史册。齐威王在位时期进行政治、经济、军事改革,整顿吏治、操练兵马、发展生产,国力日强,称雄于诸侯。他还在国都临淄修建稷下学宫,广招天下贤士议政讲学,成为当时的学术文化中心。齐威王,成为当时战国争霸中的一代枭雄。特别是他心胸宽广,目光远大,重视人才,其视“才”为“宝”的故事传为佳话,青史永载。

有一次,齐王与魏王在郊外一起打猎。魏王问齐威王道:”大王也有宝物吗?”齐威王说:“没有。”魏王说:“像魏国这样小的国家,也还有能照亮前后各十二辆车的直径一寸的十颗夜明珠,齐国这样的万乘之国怎么能没有宝物呢?”齐威王说:“我视作宝物的东西与大王不同。我有个大臣叫檀子的,派他镇守南城,楚国人就不敢向他镇守的辖区侵犯掠夺,泗水之滨的十二诸侯都来朝拜;我有个大臣叫盼子的,派他镇守高唐,赵国人就不敢到东边的黄河里捕鱼,进行试探冒犯;我有个官吏叫黔夫的,派他镇守徐州,燕、赵两国人就分别到北门和西门来祈祷,以求神灵保佑不受攻伐,搬家去追随他的有七千多户。我还有个大臣叫种首的,派他做治安工作,结果是国泰民安,路不拾遗。这四个人都是我的至宝,都是国之栋梁,光照千里,庇护万家,岂只是十二辆车呢!”魏惠王无言以对,心中惭愧,败兴离去。

一代枭雄齐威王,以他不屈不挠的雄心,败而不馁的大志,奋发图强的魄力,力挫群雄的胆略和爱才如宝的胸襟而千古传名。他英明练达,长于谋略,精于纵横,从谏如流,礼贤下士,体恤百姓,把齐国治理成战国争霸中最有实力的国家。

爱才如宝齐威王,与魏雄辩美名扬。可怜惠王无以对,直使郊田作笑场。读史使人明智,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明得失。齐威王、魏惠王比宝,两位国君对待宝物的迥然不同的态度中,二人眼光之深浅、胸襟之宽窄、韬略之高下,已经不判自明矣。这个两人比宝的小故事,也一定能引发深邃的思考和大有裨益的启迪。

【作者简介】

微信图片_20200411160043

许华凌,男,1964年生。东北师范大学历史学学士,辽宁师范大学教育学硕士,中学高级教师。有二十余年基层学校工作经历,十余年政府机关工作经历。现为学校工会主席。诗文曾在《诗刊》《中华辞赋》《中华诗词》《中国诗词》《中国工人》《当代辽诗三百首》《辽宁日报》《辽宁职工报》等报刊和诗集上发表。多次参加国家、省、市各类征文大赛并获奖。

 

(本栏目由加拿大“博大集团”冠名赞助)

(责任编辑:洪田)

 

———汇聚八方英才,创建优秀写作园地,我们一直在携手努力———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