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历史 正视现实 面向未来——魁北克“十月危机”50周年的回顾与反思

七天记者 梓丰

1970年10月5日,四名魁北克解放阵线(Front de libération du Québec)成员装扮成送货员来到英国驻蒙特利尔贸易代表James Cross的家,按响门铃,开门的女仆——一个来自西班牙的女人听不懂他们的法语,却被他们的凶神恶煞样子吓得尖叫起来,闻声赶来的James被这四个人劫持进了路边停着的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这起震惊世界的绑架案以及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彻底改变了魁北克的独立进程,史称“十月危机”(Crise d’Octobre)。

源起

上个世纪60年代风起云涌,战后婴儿潮一代长大成人,科学技术飞速发展,民众生活水平日渐提高,各种意识形态开始出现,各种改变社会格局的运动、革命不断出现,在加拿大历史中占据重要地位的魁北克也发生了重大变革。把持魁北克政坛几十年的民族联盟(Union nationale)党领Maurice Duplessis在1959年9月突然在任上中风,几天后去世,他统治的阶段被称为魁北克历史上的“大黑暗时代”(La grande noirceur),但恰恰是这段“黑暗”时期给后来从根本上改变魁北克社会的革命打下了基础。

首先,Maurice Duplessis在1936年魁北克省选中把连续39年执政的魁省自由党拉下马的秘诀之一就是迎合魁北克民众日益增长的民族主义,指责英裔把持的联邦政府压迫魁北克法裔,推崇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还给魁北克民众灌输以魁北克人为傲的思想。其次,利用自己的强势和长期执政打破了教会的权威,把统治权力从教会那里拿到了世俗政府这一边,去世后还给后续的政府留下了大笔预算盈余,让拿回统治权力的自由党有钱来实施他们的第一轮改革措施。

1960年6月,提出“变革”口号的Jean Lesage领导的魁北克自由党赢得了选举,开启了魁北克从宗教社会向世俗社会转变的“寂静革命”(Révolution tranquille),把魁北克从一个陈旧的教会统治的社会改变为充满活力的现代社会,也极大地提高了魁北克人的民族自信,自我认知上从加拿大法裔人转向魁北克人,促进了魁北克民族主义的兴起,各种致力于魁北克独立的团体、组织相继成立,包括推动魁北克独立并上台执政的魁北克人党(Parti Quebecois)。1963年在蒙特利尔成立的魁北克解放阵线也是其中之一。

这个组织成立的宗旨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以武装斗争的方式推翻魁北克政府,成立独立的魁北克国家,建立以工人阶级为主的社会主义社会。其创始人之一的Georges Schoeters出生在比利时,在德国纳粹占领前一直在孤儿院生活,纳粹占领后则帮助当地武装反抗纳粹,德国投降后被瑞士一家人收养,21岁时移民加拿大。1960年,完成无线电专业学习的他和一群受革命思潮吸引的加拿大学生前往古巴,为切·格瓦拉工作。古巴的解放革命给了他很大启发,回到魁北克后,他开始培训激进的分离主义者,利用自己的无线电知识制作炸弹,并在1963年3月7日夜间用自制的燃烧弹袭击了三个驻军地点,开启了暴力革命。在接下来的7年里,这个松散的分离主义革命组织,发动了30多次武装抢劫、爆炸了200多个炸弹,制造了90多起爆炸袭击,炸死6人,伤及40多人,袭击的地点包括联邦政府办公大楼、大学、银行、证券交易所、政党办公室等,甚至试图炸死当时的蒙特利尔市长Jean Drapeau等人,还曾策划炸毁美国的自由女神像,但行动还没开始就被警方抓获,让魁北克社会陷入一片腥风血雨中。

其中最著名的是1969年2月13日制造的针对蒙特利尔证券交易所的炸弹袭击事件,当时证券所里有250多人。解放阵线还叫嚣发动更多、更大的袭击行动,要让“那些英国人、联邦主义者、冒险家、统治阶级的小爬虫、帝国主义的走狗及其一切欺压工人阶级和魁北克人民的小丑们”付出代价,这引起了政府的高度重视。

1970年初,警方逮捕了23名试图发动炸弹袭击的解放阵线成员。为了救出被捕的成员,解放阵线开始尝试以各种手段绑架加拿大境内的外国政要,以此作为人质来交换被捕的成员。然而,他们的头两次尝试绑架美国和以色列外交官的计划都被警方挫败,参与绑架计划的成员也被警方逮捕。很快,他们开始筹划第三个绑架计划,这次的绑架对象是英国负责贸易的外交官Cross。

10月5日这天,Cross正在筹备一个盛大的生日晚会,绑架分子借口送生日礼物而敲开了房门,用步枪和左轮手枪挟持着Cross消失在车流中,只留下目瞪口呆的Cross家人,这也是加拿大近代史上唯一一次外国使节被绑架的事件。

Jacques Rose, Paul Rose et Francis Simard, membres du Front de libération du Québec (FLQ), à leur arrestation

绑架者Jacques Rose、Paul Rose 和Francis Simard被捕时的照片

发展

魁北克解放阵线随后提出其人质交换条件:赎金50万元金条,释放以前被捕的23名解放阵线成员,提供一架飞机把这些革命战士送到古巴或者阿尔及利亚,公布给警方提供信息的线人名单,在媒体公布他们的宣言,停止警方的搜查行动等。魁北克政府则在是否与他们进行谈判之间犹豫不决,但为了保护人质安全,答应了其中的一个要求,准许解放阵线在全国的电视和报纸上发表他们的宣言。其成员Gaétan Montreuil在Radio-Canada朗读的宣言中将自己形容为“一群决心尽一切力量确保魁北克人民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魁北克工人”。“魁北克解放阵线希望彻底解放魁北克人,团结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中,永远清除那些毫无内疚感而剥削魁北克劳工的贪婪鲨鱼、无良的大老板以及他们的仆人。”

但就在他们发表声明的两天后,面对政府拒绝谈判的态度,一不做二不休的解放阵线又派出一个行动小组于10月10日在位于Saint-Lambert的一所住宅绑架了正在和孩子在后院草坪玩耍的魁北克劳工和移民部长Pierre Laporte,引发了魁北克政府的恐慌。魁省当时的省长Robert Bourassa在第二天同意同魁北克解放阵线谈判,指派律师Robert Demers代表政府进行谈判,但要求对方保证两名人质的生命安全。

事件发生后,强硬的联邦总理老特鲁多(Pierre Elliott Trudeau)不主张通过谈判与恐怖分子妥协,他认为“民主首先要保护她自己,在加拿大有足够的空间反对或者提出异议,但是没有恐怖的空间。”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他在10月12日派出士兵进入渥太华,以保护议员、外交人员以及政府办公场所; 10月13日,特鲁多在被问到将采取什么措施来应付这场人质危机的时候,说出了那句经典的名言“看我的!”(Just watch me)”。

10月14日,魁北克解放阵线号召蒙特利尔大学的学生罢课来支持他们的行动,第二天晚上3000多名青年学生在蒙特利尔的Centre Paul-Sauvé集会声援解放阵线。

当时年轻的省长Robert Bourassa担心局势失控,一方面让所有政府部长都到蒙特利尔的一家酒店集中居住,由警察重点保卫;另一方面在10月15日正式向联邦政府求援,请求联邦政府援引《战时措施法案》(Loi sur les mesures de guerre)采取行动,派出军队维持秩序。这个法案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出台的,授予总理及内阁有权不征询议会行事,避免冗长的议会程序以便更快地处理危机,不过法案本身的实施还需要议会授权。在15日是否授权该法案实施的投票中,除了新民主党投出反对票外,其他政党,包括支持魁北克独立的政党都投出了赞成票。《战时措施法案》实施后,加拿大进入了军管状态,12,000名士兵来到魁北克维持秩序,其中8000人来到蒙特利尔的街头,魁北克解放阵线被宣布取缔。军管期间,民众的个人行动暂时受限,全副武装的士兵在街上巡逻,警察可忽略相关的人身保护法令,有权直接抓人和拘留。经过一系列的搜捕行动,警察抓捕了将近500个跟魁北克解放阵线有关的人及其支持者。

Loi des mesures de guerre – Voyage à travers le Québec

蒙特利尔街头巡逻的士兵刺刀上膛

对大部分魁北克人来说,那是一段充满焦虑、恐惧和兴奋混杂情绪的日子。门口站着荷枪实弹的士兵,忧虑的父母,时刻开着的收音机以及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依然是50年后很多人的记忆。焦虑,不知道事情将向哪个方向发展的同时,很多人以看热闹的心态看着满城忙活却经常无功而返的警察行动,一些渴望魁北克独立或者厌恶联邦的人则把解放阵线的成员看作英雄,希望他们的斗争能为魁北克赢得独立。但情势在10月17日那天急转直下,有人给CKAC电台的记者Mychel St-Louis打电话称Pierre Laporte已被处决,提供了抛尸地点,并声称要求没有得到满足的话,不会释放另一名人质。警方随后在Saint-Hubert飞机场停放的一辆汽车的后备箱里找到了Pierre Laporte被勒死的尸体,他的死改变了人们的普遍心态和各方的角色。原本一直追捧解放阵线的魁北克媒体大部分倒戈,开始批评甚至指责其暴力做法,本来幸灾乐祸等着看政府笑话的人或者把他们看成英雄的民众看到这场悲剧,想起来死者年幼的儿女和家人,转而支持政府的打击行动,法裔加拿大人的支持率跟英裔的一样高。这是加拿大历史上第一次把《战时措施法案》用于和平时期,却获得了高达90%的支持率。

Pierre Laporte的尸体被发现

10月20日,Pierre Laporte的葬礼举行,成千上万的人在持枪士兵的注视下自发前来悼念,说明了人心的向背。

11月5日,绑架Cross四人小组中的Bernard Lortie在位于蒙特利尔Queen-Mary大街的一间公寓被抓获,其他三人那时还藏在乡间,后又在Saint-Luc小镇挖了一条地道藏身。

12月3日,经过两个星期的跟踪和确认,警方包围了Montréal-Nord区一处关押着Cross的住房,经过谈判,Cross被安全释放,而在获得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许可后,加拿大政府将5名解放阵线成员送到古巴。

12月28日,躲在地道中的绑架四人组中的另外三人,Paul Rose、Jacques Rose和Francis Simard被警方抓获,后来分别被判处8年到11年的监禁。

1971年1月,军队撤离,十月危机结束。

影响

十月危机的当事人之一、被绑架的Cross仍健在,上个月刚满99岁。但这起事件对魁北克独立、联邦政府的政策制定以及加拿大国家统一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深刻影响了之后的历史进程。

I wasn't afraid of death,' kidnapped British diplomat James Cross said upon release

被绑架50年后的James Cross

十月危机结束了持续近10年的以武装暴动、恐怖活动争取魁北克独立的运动,这也是魁省武装争取独立的唯一一次尝试。这之后,用暴力手段追求魁北克独立的团体失去了支持,采用和平斗争方式争取独立的党派得到民众的认可而发展壮大起来。在十月危机发生数月前的魁北克省选中只获得七个席位的魁北克人党,仅仅用了六年时间就在下一届选举中大获全胜,成为执政党,并在1980年和1995年推动过两次独立公投,但都以失败而告终。

而老特鲁多政治生涯中最精彩也最受争议的处理方法也对西方政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马尔罗尼(Brian Mulroney)政府在1990年爆发的Oka危机中采取的对原住民莫霍克部落骚乱的强力镇压就被认为是效仿了特鲁多;甚至有人说美国总统小布什在“911事件后”发动的所谓“反恐战争”与特鲁多对十月危机的处理本质上一样,都是借着某个事件来实现自己的既定目标。

声势很大的魁北克解放阵线在10月危机后不到2年就销声匿迹,事后发现其中坚力量也就是十几个人,于是直到今天历史学家还在争论政府的出兵行为是否得当。魁省自由党在这场危机过去50周年的时刻要求联邦政府、魁省乃至蒙特利尔政府为当年那些一没有逮捕令,二没有原因就被警察逮捕的民众及家人公开道歉,却完全不提在那之后政治恐怖主义再也没有卷土重来。记得当年签署命令的Gérard Pelletier在受到不同意出兵的新民主党批评后指出 “世界上最容易的事儿就是事后诸葛亮。不采取断然措施后来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反正历史又不会重来一回。”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