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蛇打七寸 报复当强硬 加美铝制品关税贸易战,加拿大赢了!

fca9036d6c564e74a7c81b03dfd04ab0

七天记者 颜宏

尽管美国人和加拿大人彼此看不顺眼,都不愿意被人当成相互的brothers,但由于地理和历史的原因,这两个文化接近、经济往来十分密切,或者说加拿大经济高度依附美国,与美国的贸易占据了加拿大对外贸易额四分之三的国家一直是互利共生的关系。在经济上,加拿大为美国做工业配套,提供矿产和资源,美国同时是加拿大最大的进口国和出口国;安全上依赖美国主导的北约。大部分的时候,加拿大都是美国的“小跟班”,唯美国马首是瞻,两国不仅拥有全世界最长的不设防边境,还是彼此的后院:美国的游客是加拿大旅游业的最重要客源,而美国是加拿大人南下越冬的主要目的地。疫情前,每天有近40万人通过美加边境进行商务或休闲活动。但自2017年奉行“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担任美国第45届总统以来,原本唇齿相依、互惠互利的美国和加拿大就开始出现龌龊,摩擦不断,特别是在特朗普政府对加拿大非法征税以及逼迫加拿大和墨西哥两国签署新的贸易协定上,但由于美国的强势地位,无论是加拿大还是墨西哥最终都不得不屈服特朗普的淫威,不过,原本胜券在握赢得选举连任的特朗普今年碰到了新冠病毒疫情这只黑天鹅,在选情接连告急的情况下,加拿大政府采用小智慧终于扳回来了一局。

一意孤行

自1976年以来,美国就再也没能摆脱贸易逆差的阴影。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那年,美国的贸易逆差额达历史性高点7287亿美元,如果只算商品贸易逆差的话,则为8820亿美元。这成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的心病,也是他能出人意料地赢得2016年美国大选的王牌之一,因为他承诺要多购买美国产品、多雇佣美国工人,从而获得了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被时代淘汰的底层白人的支持。

特朗普在赢得总统选举前就对已经执行了20多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持批评态度,称其为“史上最糟糕的卖身契”,上任后不断地逼迫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意重新启动谈判,让美加两国的天然好友关系遭遇了巨大挑战。在上任后的第二年,特朗普就开始不断以关税为武器,在全球燃起贸易战火。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8年前三个月,美国就发起了至少20项贸易调查或制裁,地域范围涉及五大洲的25个国家,贸易产品范围包括钢铝、生物柴油等,理由则有全球保障措施、国家安全、“不公平”贸易等等。虽然在当年3月份签署的行政令中给予来自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铁和铝临时豁免待遇,但豁免期仅截止到当年的6月1日。

不顾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等美国盟友的反对,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2018年5月31日宣布特朗普的决定:不再延长对这些国家的关税豁免,并从当日午夜零时起对来自这些地方的钢铁产品征收25%的关税、对铝产品征收10%的关税,加拿大与墨西哥随即宣布对美国产品加征报复性关税。特鲁多表示美国的做法“不可接受”,“很荒谬”,加拿大将向价值166亿加元的美国商品征收关税,并根据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条款向世界贸易组织挑战美国的做法。

美国和加拿大的关系恶化在当年举办的G7峰会上达到高峰。这场在魁省旅游胜地Charlevoix举办的史上分歧最严重的七国集团首脑会议上,蔑视一切外交礼节和秉持“美国第一”思想的特朗普不仅是最后一个到达、最早一个离开的首脑,还翻脸拒签联合公报,引发世界哗然,并在他治国的推特上公开点名批评特鲁多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当时的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曾在华盛顿直言不讳地警告说威权主义正在上升,自由民主受到威胁,美国会走上哪条道路目前还不清楚。她还公开谴责特朗普政府说:“你可能觉得你今天的块头让你可以跟你的传统对手一争高下,而且稳赢,但历史告诉我们一件事,那就是没有一个国家的优势地位是永恒的。”

尽管加拿大和墨西哥一再坚称,在面临关税威胁的情况下,不会就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在特朗普的主导下,没有就关税问题取得进展的这三个国家还是在2018年11月签署了新的美墨加贸易协定,以取代自1994年起执行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加美双方就钢铝关税问题谈判近一年,双方的主要分歧是美国方面一直要求对每年进入美国市场的加拿大钢铝材设立限额。最终美国放弃这一诉求,加拿大则承诺采取措施防止外国廉价钢铝材取道加拿大进入美国,并同意和美国一起建立一个两国钢铝材产品流通的监督机制后,美国同意在2019年5月停止对加拿大钢铝制品征收高额关税,让加美两国的贸易站暂时告一段落。

卷土重来

新冠病毒疫情的到来打破了特朗普连任的美梦,不能稳操胜券的特朗普再次对加拿大挥舞起了关税大棒。今年8月6日,在俄亥俄州惠而浦公司的一个制造工厂发表竞选演时,特朗普借口加拿大出口的铝制品严重打击了美国铝业,损害了美国就业机会,对美国工人非常不公平,为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宣布从8月16日起对加拿大的铝制品再次征收10%关税,他还指责加拿大的公司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向美国市场倾销铝制品。

美国的做法其实毫无道理可言,正如加拿大副总理方慧兰所说的,美国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对加拿大的铝产品征收关税的决定是“毫无根据并且不可接受的”。加拿大的铝制品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不仅没有构成威胁,相反通过两国之间无与伦比的合作,数十年来增强了美国的国家安全。而特朗普冒天下之大不韪坚持这么做的唯一目的就是助选,因为美国的原铝冶炼厂主要集中地的10个州,其中有8个都是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胜出的州。为取悦选民,巩固自己的基本盘,特朗普不惜损害加拿大的利益,破坏已经很脆弱的美加关系而挥舞关税大棒也就顺理成章,自然而然了。而作为工业重地的俄亥俄州拥有数量最多的选举人票(18张),历来是美国大选的“兵家必争之地”。半个多世纪以来的选举结果均显示,所有入主白宫者都得到了俄亥俄州的支持,但特朗普在该州的支持率在最近几次民调中均落后于拜登,不肯轻易认输的特朗普当然要奋力一搏。

强硬报复

已经见识过特朗普“极限施压”的交易艺术,并有中国正面硬刚的榜样在前,这次加拿大的反应非常迅速,强硬宣布将对美国实施“一元对一元的等价”反制措施。加拿大有理由愤怒,加拿大是美国进口非合金未锻造铝的最大来源国,2019年,加拿大铝占美国进口总额的近三分之二;2020年的前五个月,占进口总额的约75%,;而7月1日,取代原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美墨加贸易协议(USMCA)刚刚正式生效,美国便如此过河拆桥确实让人齿冷。

这次联邦政府的反击可谓有礼、有利、有节,副总理方慧兰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一方面在宣布反制的同时,一直强调谈判的大门敞开,即使到最后一分钟,加拿大政府也会努力避免采取此类报复措施,也就是说如果美国同意取消这些关税,加拿大就放弃征收报复性关税;另一方面留出一个月的时间来进行公开咨询,就征税产品的清单征求企业和公众的意见,总理特鲁多、外交部长尚鹏飞等高官接连在媒体上发声,在舆论上造势,给特朗普施压。上个星期宣布的征收产品列表包括家用电器、饮料罐、办公家具、行车和高尔夫球杆等就很有策略地选择来自美国大选摇摆州的产品,力图打到特朗普的七寸。

就在大部分人都认为加拿大的反击不会取得什么效果时,加美之间的关税大战却发生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剧情反转”。9月15日上午,加拿大的各大媒体还都在醒目位置刊登了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方慧兰与贸易部长伍凤仪(Mary Ng)将在下午三点宣布加拿大对美报复性关税细节的消息。特鲁多也在一大早去参加内阁会议之前对媒体表示了联邦政府捍卫加拿大利益和加拿大铝制品行业的决心。美国贸易代表(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办公室却在其官网上发布声明,宣布将取消对加拿大铝材实施的10%关税。

声明指出在咨询过加拿大政府之后,美国政府认为加拿大对美国铝材出口在过去四个月内已趋于正常,因此“美国将更改自八月份对加拿大非合金未加工铝材征收的10%关税。”但是如果未来的出口数量达到过去四个月的105%以上,关税可能会重新实施。

下午三点,方慧兰的新闻发布会照开,内容却全变了。看起来心情愉悦的方慧兰表示美国政府这个决定说明常识占了上风。“疫情当前,加拿大人和美国人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场贸易战。”不过她也承认,今天的结果并不是经过双方谈判达成的,而是美国政府的单方面行为。加拿大并不接受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声明提到的数额上限。如果美国重新开始对加拿大铝材征收关税,加拿大政府将征收完全对等、数额相同的报复性关税。另外,追诉期9月1日之前加拿大企业已经缴纳的多余关税无法追回。

伍凤仪则骄傲地说加拿大没有为美国今天的决定作出任何妥协,并把这一暂时性胜利归功于联邦政府、各省政府和企业界的共同努力。

虽然这是暂时的胜利,但对加拿大的铝制品行业、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也更让人看清了美国外强中干的面目,加拿大只有硬刚才能获得应得的尊重。

美国总统肯尼迪总统于1961年5月17日在加拿大国会演讲中这样描绘加拿大:

地理使我们成为邻居。

历史使我们成为朋友。

经济使我们成为伙伴。

相互依赖使我们成为盟友。

大自然让我们连成一体,不要让任何人分离我们。

但在加拿大最伟大政治家之一的前总理特鲁多 (Pierre Trudeau)眼里:“跟你们美国做邻居就像在一头大象身边睡觉。不管这个庞然大物多么友善,多么平和,它哼一声或动一动,都会影响到我们。”这也许就是加、美两国关系的真是写照,但现在美国这头大象变得不友善,也不平和,加美关系如同走到了一个没有标识、完全陌生的地方,加拿大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了,未来如何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