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9月11日)

【索菲诗集】

十字架

索菲

 

最后一次看看房子

该留下的留下,该搬走的搬走

带不走的往事,关在这道门后

突然看到墙上那枚十字架

耶稣,保持他受难时的姿势

祂先于我们住进庇护这人间住所

十六年来,风风雨雨

与我们同在

新房主来自伊朗,虔诚的穆斯林

他们对房子和花园一见钟情

女主人说,满园盛开的玫瑰

令她忆起年少时她妈妈的花园

他们爱用玫瑰做点心饮品和香料

还说祈祷时会为我们祝福

我是个无宗教信仰之人

圣经和古兰经,并排坐在

我的书架上。不忍心安拉与耶稣

同一个屋檐下窄门相遇

我小心翼翼地取下十字架

带回新家。安放在高处的墙上

像过去那样,相安无事

耶稣的归耶稣,安拉的归安拉

(2020.7.26初稿,8.31修改)

 

【凤歌】

金灿灿的秋

苏凤

 

堆积的南瓜

秋收的颜色如菊

家的时光在夕照中

凝聚

举杯邀风感恩大地

菜农的休闲中

饮一杯苹果汁的浓情

看飞鸟扑翅,群山惬意

 

【龙在天涯】

父亲是建筑工

龙之初

 

每次路过一个工地

会想起父亲做过的工地

寻找相同的身影

看不见他们

也能知道他们在每栋楼里

敲击、锤打、切割发出的噪音

这多像卧床的父亲

曾经的责备、激励和喘息

楼房一层层的长高了

他们是慈祥的父辈

把砌好的积木玩具

摆放在心爱的孩子眼前

 

致敬老师

蔡同伟

 

其一 山村女教师

她, 都市里出身。师院读书时, 她不时从报上读到有关山村贫瘠的消息; 她经常从电视里看到有关山村愚昧的新闻.临毕业,当同学们纷纷找后门, 把未来扎在城镇, 她却把理想化成了山花, 把志向选择在山村。

山里的日子清苦而艰辛——泥泞的山道, 常常扭坏她的脚脖, 呼啸的风鞭, 抽打着她脸蛋的鲜嫩; 百家饭的粗糙, 蚕食着她的风韵; 大灰狼逞着凶狠, 向她的胆怯示威; 眼镜蛇瞪着恐怖, 威胁着她的信心. 可是, 当目睹那从牛背上滚出的无知野性,当她寻找到山村落后的原因,她默默咽下痛苦,悄悄攥紧责任,以如火的热情,母亲的温存,温暖着那些受寒的山娃们——用自己微薄的薪水,为他们购买学习用品;用洁白的小手绢,擦去他们脸上的灰尘,背着与她个头差不多的生病男生去医院,她忘记了羞涩;与女生们在一起做游戏,她笑得好率真。山野小径,她领着山娃们认识了山外的世界;密林深处,她带着山娃们把翠绿的童话找寻……

她倾注着青春的热血,哺育着山娃们荒芜焦渴的心。终于,山娃们的心田,生长起片片知识的绿荫,他们用智慧叩响理想之门。她笑了,山泉似清亮的眸子里流出欢欣……

 

其二 致敬老师

您是拓荒者。在三尺讲台的沃野上,拉起责任的银犁,耕耘着永恒的信念,为学生们播撒出片片知识的绿洲。您是船夫,升起爱的风帆,摇动智慧的双浆,把一批又一批学生送达理想的彼岸。呵,老师,您是春蚕,烛光、铺路石;您是人梯、园丁、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倦的灯光熬去了您的韶华,雪白的粉笔沫染白了您的鬓发。您倾洒毕生的心血, 浇灌着祖国的教育事业,把一株株幼苗培育成祖国建设的栋粱之材。为了崇高而神圣的事业,您委屈了爱情、家庭,删去了生活中许多浪漫的情节,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您始终揣着两袖清风,日子清清瘦瘦。当您听到学生们在各自不同的工作岗位大显身手,取得成就的喜讯时,当您收到学生们寄自祖国四面八方、表达着诚挚祝福和美好祝愿的贺年卡时,您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您的心中涌流着永远的自豪和甜蜜……呵,老师,您虽然没有叱咤风云的壮举,您尽管没有一掷千金的物质财富和显赫的地位、权势,但您那为祖国教育事业无私奉献的精神,若永开不败的鲜花,灿烂着共和国的宏伟蓝图,芬芳着中华儿女的心灵……在“教师节”到来之际,老师,请允许我们从心灵深处由衷地呼唤您:老师,您好。老师,向您致敬!

 

秋色(外二章)

路琳

 

目光里的流水,被秋风的笔一次次地蘸着,就这样蘸着蘸着啊,就蘸浅了。

一年四季之中,再没有一个季节,能像这秋季这样,把这山山水水平原丘陵,浸染得如此的五颜六色多姿多彩。就如同是将一桶桶不同色彩的油墨,顺着山势顺着水流顺着沟沟坎坎泼下来一样,你眼前的一切,就是一幅立体的油画啊!

那么多的花朵凋谢,之后就是一个个大大的硕果,花开时,蜜蜂来过,花谢后,这果实和蜜蜂之间,保存着一个属于他们的秘密。

高粱地里的风流韵事,让这高粱羞红了脸,怀孕的大豆啊,一不小心就让那肚子里的秘密,泄露了出来。

那一头头古典的老黄牛,和一位位农人,让这眼前的秋色一下子就灵动了起来,是啊,再美的景致,如果是一味地死气沉沉,也是一种遗憾。

面对着即将丰收的土地,农人和黄牛似乎更懂得如何欣赏这如画的秋色。

 

秋月

不知是不是因为到了中秋的缘故,秋天的月亮,更适合阅读。

此时,我正在异乡的街头,头顶上的一轮明月,是不是照在家乡的那一轮啊?月光不说话,只是将她那寒冷的如刺的月光,刺向我的目光和心灵。

在遥远的乡下,母亲的头顶,已被这洁白的月光染白,从此后,这固执的白色,赖在母亲的头顶上,再也不肯离去,这件事啊,让我一直耿耿于怀。

忘不了儿时和母亲一起坐在乡下的院子里看月亮时的情景,那时母亲的目光和这月光一样明亮,以至于我离家后的这么些年里,我都把这月光当成是母亲的目光,多少年来,她都一直陪伴着我,照亮我的目光,也照亮我的心灵。

一轮秋月高挂夜空,一腔乡愁越升越浓。

秋月下的景致忽然朦胧了起来,此刻再摸摸自己的眼睛,早已湿润。

 

秋叶

其实,最先告知我秋天到来的,就是你啊,一枚飘落的秋叶。

一叶知秋。

带着春与夏给予你的生命气息,带着秋天为你浸染的色彩,秋叶啊,你落在了这秋天的封面上。

坠落,就是生命的凋零。此刻充满眼眸的肃杀,总是让人禁不住产生几分愁绪,是啊,面对生命的陨落,又怎能不让人心生忧愁呢?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这是真理,也是万物生灵逃脱不掉的宿命,面对生命,我们只需好好活着,活出自己的精彩就够了,如同这枚树叶一样,在高高的枝头,经历过风雨,经历过阳光,也看过风云变幻,将自己的绿色展现给世人,即使此刻陨落,也足可以告慰自己的一生了。

一枚秋叶落下,大地敞开了她的怀抱,像大地用自己的怀抱拥抱住了我逝去的祖父母一样,泥土之下啊,有我们共同的根!

 

【古韵】

教师节礼赞

许华凌

 

最喜天凉好个秋,教师节里作歌讴。

康安寓意诗中寄,赞颂由衷笔上流。

五谷飘香桃李硕,一生敬业爱心遒。

丰功伟绩凭谁问,赢取峥嵘岁月稠。

粉笔生涯未许愁,满园桃李一望收。

教书启智雄才出,授道传人俊杰稠。

忘我寒宵红烛泪,乐耕烈日老黄牛。

如歌岁月功勋在,赢取清名作壮讴。

桃李欣欣醉眼眸,丰功相庆在金秋。

教书锦绣门庭满,敬业峥嵘岁月稠。

厚德清心传美誉,雄才妙笔写风流。

今朝受奖高台上,万里山河一望收。

学坛沐浴四时春,桃李欣然谢盛恩。

重教广播甘露雨,尊师每送雪中薪。

嘘寒问暖心犹热,济困扶贫躬自亲。

节日来临无所寄,聊凭诗赋表情真。

 

欲语还休的秘密真情

段代洪

 

杜鲁门·卡波特说:“梦是心灵的思想,是我们的秘密真情。”

我们都是世间的凡夫俗子,我们都会作各种各样的梦。可是有一种梦境,和身边最亲密的人有关。一定会有那么一段时间,这种梦境总会一直萦绕在午夜,让人欲罢不能,有时又欲续难期。

茫茫宇宙,芸芸众生,谁都无法保证,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我们深爱的人,很可能突然就离开了。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且总觉得会一直陪伴着我们的爱和温暖,也很可能在旦夕之间就消逝了。

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无法面对也不愿接受亲人离开的事实。我们宁愿相信他(她)只是出了一趟远门。宁愿相信他(她)只是生着我们的气暂时躲了起来。也或者以为他(她)是遇到了某种难事,没有办法像往常一样出现在我们身旁。这种不舍和眷念,与梦境缠绕在一起,有时候让我们都以为我们的臆想和梦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该有多好。

我的父亲因为肝癌已经去世多年了。可我一直重复着一个梦,我梦见父亲没有离开我们,他只是患了一种奇怪的病,不能见太阳,不能接近任何光源,而且会传染。所以母亲只能把他藏在一个黑暗的小柴房里。父亲很柔弱,走路都晃晃悠悠的。可我宁愿是这样,宁愿父亲是得了世界上最怪异的病,可毕竟他还在,还没有离开我们。这样的梦境总是在梦中出现。每次从梦里醒来,我都泪流满面。

一位叫地明光的朋友说,他梦见病逝的姥姥了。他梦见很久不见的姥姥坐完牢回来了。姥姥像是坐了好长时间的牢,腿都不能走路了。他赶紧喜出望外的迎上去,扶住姥姥,嘴里还不停的念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一个网名为“心里住了一个人”的女友,做了一个特别的梦。她梦见自己在下班途中遇到之前因车祸去世的老公了。她含泪牵着他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她要他回家。他说他回不来了,他说他现在变成女孩子了,还告诉了她他的新名字。

一位年轻的父亲梦见自己因白血病夭折的女儿变成了小天使。女儿带着漂亮的头冠,穿着好看的白色裙子。女儿绕着他快乐的飞来飞去,一边飞,一边咯咯咯咯的笑着。年轻父亲从梦中醒来,呆坐良久,那银铃般的笑声久久没有散去。

一个署名“秋千的平行世界”的网友在我的微博里留言,说在梦里见到外婆了。外婆穿着她生前常穿的暗红色衣裳,可她变成了婴儿,身躯很小,但头还是成年人的样子。她轻轻抱着她,外婆睡得很香很香。

一个叫棉花唐的女孩说,他跟爷爷最亲。爷爷脑溢血去世那天是个周六,女孩原本应该照常去舞蹈班的,可是那天任由妈妈打骂,她死活都不愿出门。结果那天爷爷突发脑溢血,她是爷爷离开时唯一见着的亲人。后来女孩就一直梦见爷爷,大多是她和家人围坐餐桌前吃饭的时候,她总是隐约看见爷爷的脸贴在窗外,满面微笑的看着她们。她想起身叫爷爷过来和她一起吃饭,可是回头再看,爷爷已经变成了一只蝴蝶,但依然紧贴在她家的窗前。

大凡经历过至爱亲人离世的人,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有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消失不见抑或被带走、被抽空的痛感。也几乎很难去相信,那些曾经与我们朝夕相伴的亲人,那些曾经与我们息息相关的温暖和关爱,从此便了无痕迹,像一缕云烟随风而去。

多想再看到那亲切的笑容,可是那笑容已经模糊。多想再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可那声音已经漫漶。多想再听到那爱的责骂和呵斥,可是已经没有可能。

多想再给他(她)捶一次背。多想再给他(她)点一支烟。多想再给他(她)沏一杯茶。多想再牵一次他(她)的手。多想再给他(她)一个深情的拥抱。

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情,说着说着就没了。离开的人此生再也无法相见。想要再见到他们,就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在梦里,藉由梦境抚慰一下心中深深的遗憾和苦苦的思念。

梦是开设在灵魂深处最隐蔽角落的小小隐秘窗口,它所通向的宇宙夜空是灵性的。是亲人不曾消散的爱,让我们始终魂牵梦绕。是我们不曾间断的深切思念,留住了与亲人的缘。

今夜,依然在梦里等你,不见不散。

 

【魁北克玫瑰】

瞬间和彼岸

——读苏凤《私家茶》有感

陆蔚青

 

前几天收到苏凤的新诗集,非常开心,书名很别致,《私家茶》,这名字看起来很小众,有隐秘之感,让我想到个性化,内心独白之类的写作归类,一一拜读,果然是一本内倾性的诗歌。在短短诗句中,诗人展现出丰富的内心世界,悠远绵长的韵味。我体会到两点。

一是诗画合一的风格,和诗人无处不在的诗情。苏凤的诗歌取材范围很广,既有一朵花,一棵树,一包茶,也有亲情友情爱情,更有世界大事,还有与往昔伟大艺术家的对话。但无论是什么题材,诗人都通过生活的点滴,小处入手,开拓意境,落点在内心世界。无论怎样的缘起,总会归结到她对世界的看法,从而使诗歌具有悠长的历史感和画面感。我很喜欢《绣花衫》

这首诗:

以前我看见雪山立得近近的

岁末,女儿十岁时舞蹈穿的

绣花锦缎,我给孙女穿上

她的长发一如女儿乌亮的辫子

大地的墨迹于是展现在我的 额上

烟花般预留给天空一袭华丽的衣裳

我亦曾是那片桃李的花环

此时原野却站得远远地端详

这首诗写出了三代女人命运的连接,女人们是大地的果实,是天空的烟花,她们丰盈而绚烂,而命运的雪山,如今成为岁月的原野,由近近的站立突然变成远远的端详。这首诗就像一幅画,在天地之间的三代女人,那锦缎,长发,花环,在雪山和原野之间显得十分突出。做为画家中的诗人,苏凤十分善于使用意象,她的意象繁复而色彩缤纷。这实在是诗中的画。更妙的是,在空间的意象中,诗情穿透了画面,延展到时间,展现出生命的代代相传。

其二,诗人既有柔软的内心,艺术上永远的追求,更有灵魂的所属。诗人笔下的画面是简单的,是丰富的;是孤独的,是安稳的。她独自与画布相望的心情,打碎了时间表面的概念,进入了神游境界。比如这首诗:

《相望》

画和我相视良久

娓娓诉说天长地短

日升月沉,我听着

听着隐约的溪流

仿佛一次自省

一次自我的放逐

和大地洪荒对话

剖析自我的画刀

一块块叠起阳光

一回回沉鱼落雁

这是一个诗人与画的交谈。在这无声的相望中,诗人身体还在原地,而灵魂已经去遨游了,灵魂去了天地日月,去了溪流和洪荒,灵魂自省,放逐,剖析,一块块叠起,一回回沉落。这首诗是一瞬间的思绪,却遨游时空。这是珍贵的瞬间,是灵魂出窍的瞬间。它包含了哲学意味:我思,我在。

苏凤是一个灵修的唯美诗人,无论是她的画,还是诗歌,都表现出超越现实生活的渴望和意愿。正因为这样的世界观,她眼中的婆娑世界,十分美好。这是一种美好的情感,因为对于一个诗人来说,仅有此生是不够的,她注定面向着彼岸。

(责任编辑:九如)

 

———“七天文学社”的家园,优秀作品的摇篮,我们在前进的路上———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