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偏差 管理混乱 魁省真的要走上群体免疫之路了?

七天记者 颜宏

从魁省政府6月中旬决定秋季正常开学,中学三年级以下的学生全员返校后,学生家长、老师、防疫专家以及所有相关的人员都对开学后的疫情防控忧心忡忡,如今魁省开学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截止到9月9日,官方统计有120所学校出现感染案例,民间统计则有188所,而这个名单还在不断地延长。

疫情统计、管理混乱,民逼政府作为

魁省开学前后就有媒体爆出多个学校的师生出现新冠病毒感染案例,但魁省却没有一个统一的学校疫情上报和公布机制,普通民众无法了解各个学校的感染情况,家长更无法提前做出预案。忍受不了政府部门的不作为,蒙特利尔一名两个孩子的父亲Olivier Drouin自己制作了一个学校疫情上报和发布网站Covid Ecoles Quebec(covidecolesquebec.org),8月26日上线后一个星期就有近30万人浏览。网站既可方便地提交疫情信息,也可通过谷歌地图一目了然地了解哪些学校爆发了疫情。网上的疫情信息来自于媒体及民众的报告,不过为了保证信息的准确性,这名父亲强调所有提交的疫情线索都会经过他审核后才会发布,审核的依据则是来自媒体、学校通知、公共卫生部门数据等公开信息。

这个网站经过媒体的广泛报道后,迫于压力的魁省政府表示将与各个地区教育部门以及公共卫生部门配合,公布官方的魁省学校感染情况,并在9月4日第一次公布了出现感染案例的学校名单。但这个名单一经公布就引来媒体和民众的集体质疑:列表不全。多个已经被媒体报道出现感染案例的学校,以及家长收到出现感染案例通知的学校等居然都不在列,而当时Covid Ecoles Quebec网站上统计的感染学校已经达到102所。

Olivier Drouin也觉得很难解释这么大的差距,按理说政府各个部门的数据统计应该更权威、更符合真实情况才对。这位父亲原本打算一旦魁省政府推出官方的学校感染统计信息,他这个业余选手就谢幕,毕竟还有自己的工作,做这个网站几乎耗费了他全部时间,然而看到政府如此不作为,数据如此不靠谱,他还得坚持下去。

面对民众的质疑,魁省卫生厅只是简单地表示名单来源各个教委上报的信息,没有解释为什么有些发生疫情的学校不在名单之内。当天稍晚的时候,魁省英语教委主席Russell Copeman解释说这个区别来源于学校以及所在地区教委报告的延迟或滞后,有些教委在周四或周五很晚才报告教职员工或学生的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结果。

劳动节长周末过后的9月8日,魁省第二次公布出现疫情的学校名单,出现感染案例学校的数量一下子比上一次增加了近3倍,达到120所,不过分成了两个类别,一个是疫情确认状态的学校名单,共有70所,另一个是正处于疫情核实状态的学校名单,列有50所。但在Covid Ecoles Quebec网上统计的学校数量为176。政府公布的名单里还把Saguenay–Lac-Saint-Jean地区的两所并没有出现感染案例的学校列入其中,面对来自学校的质疑,当地的教委和卫生管理部门却踢起了皮球。

在魁省全部开学的8月27日,全省有近10所学校出现老师、学校员工或学生家长病毒检测结果阳性的案例出现,但每个学校的处置办法,甚至不同地区的卫生主管部门给出的处理意见都不相同,呈现一片混乱状况。有的学校要求确诊者及其接触者隔离14天,有的则要求隔离10天;有的学校只要求确诊者隔离14天,其接触者不用隔离,因为感染者带着口罩;有的学校因为20多名老师与另外两名被确诊老师有接触而要求两个年级500多名学生全部回家隔离一个星期;有的学校在得知一名学生病毒检测结果阳性后,把该同学所在的小组全部隔离在学校,当天却又让这些学生陆续解除隔离……尽管在开学前,魁省教育厅出台了疫情应对指南,但面对各种各样的情况,这份笼统的指南并没有给出相应的对策。公共卫生部门既没有制定应对病毒的统一标准、没有确定确诊感染的统一处置程序,更没有组织统一的培训,只是让各个学校的管理层在面对自己学校情况时酌情自裁。

面对如此众多的学校出现感染案例,魁省教育厅长Jean-François Roberge却安慰民众说不要担心,学校的疫情依然可控,孩子上学感染的风险也很低,120所学校共有118人被确诊看起来不少,但与全省3100多所学校和140万师生相比还是微不足道的。

老人院依旧脆弱

春天疫情爆发时,魁省之所以能成为加拿大疫情的重灾区,死于COVID-19的人数占了全国死亡案例的一半以上,其中一个主要因素就是以长期护理中心CHSLD为主的老人院防疫管理失控,病毒如入无人之境,甚至出现一所老人院全部住客都被感染的极端情况。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曾在新闻发布会上多次放出狠话,魁省绝对不会让这样的悲剧重演。省长不仅多次给老人院系统拨款增强防疫控制,还冲破工会、财政部门等的反对,坚持以全职工作、每小时26元工资的条件推出万名老人院护工招聘计划,以弥补护理人手严重不足的困境。经过3个多月的抗击,老人院的疫情基本得到控制,虽没有完全消除感染案例,但没有再出现大规模感染的情况,同时,已经完成紧急培训的7千多名护工也开始陆续上岗。就在人们松了口气,以为情况得到控制时,魁省又有多个老人院爆发疫情。

先是位于Saint-Jérôme的老人院 La Résidence du Verger爆发疫情。8月26日一名在该老人院餐厅工作的服务员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当地的卫生主管部门随后设立一个临时检测点,发现了多名感染者。该老人院虽然增强了防疫措施,把感染者和非感染者分开,并在9月1日封闭了整个老人院,禁止探视,但为时已晚,截止到9月8日,这所有180名住客的老人院19名住客和6名工作人员被确诊,其中3人住院,1人死亡。

接着,Beauce 地区的老人院Le Saint-Guillaume爆发疫情,刚开始只有两名工作人员感染,转过天来感染人数就翻了倍,截止到9月8日,有5名工作人员和10名住客被确诊;魁北克城的老人院Place Alexandra de Beauport也爆发疫情,感染者从最开始的4人,三天时间就暴增到28人,其5层临终关怀楼层中一半的住客都被确诊。当地另外一家CHSLD和3家老人院也都因出现至少一个感染案例被当地的CIUSSS密切关注。

多名政客隔离

不仅是学校应对疫情时一头雾水,政府部门同样毫无章法,Longueuil市长Sylvie Parent的事例就很能说明问题。这位市长在9月4日开始出现了轻微的症状,第二天得知一位与自己有接触的人检测结果呈阳性后,她也去做了检测,9月6日得知检测结果阳性,却直到长周末过后的9月8日才对外宣布。接着上个星期内与之有过接触的魁省交通厅长François Bonnardel、司法厅长Simon Jolin-Barrette、负责蒙特利尔事务的厅长Chantal Rouleau、蒙特利尔市长Valérie Plante、Laval市长Marc Demers, 省议员Ian Lafrenière、Catherine Fournier等多名政客接连宣布进行预防性自我隔离,交通厅长还取消了原定的公务旅行。这说明在各级政府组织的各种活动中,都没有严格地遵守佩戴口罩、2米以上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另外,自疫情爆发以来,政府一直呼吁要避免聚集,而政客们以及各行各业的所谓“精英”却密集聚会、互动。这真的有必要吗?更令人忧心的是,自6月份开始,魁省公共卫生部门就表示将对确诊者进行流行病调查,追踪其接触者,但Longueuil市长确诊后没人过问,直到她自己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消息,其他人通过媒体得知情况才开始行动。一个市长感染了病毒,牵扯了这么多政客,公共卫生部门都无所作为,更不用说普通人了。

疫情恐再度失控

经过近3个月的平静期,随着社会重启的深入和学校开学,魁省的疫情再次开始出现上扬趋势。与上次疫情不同,这次感染者以20到40岁的年轻人为主,占确诊感染者的50%以上,疫情中心也从蒙特利尔转移到魁北克城、Outaouais等边远地区。魁北克城市长Régis Labeaume对民众普遍放松警惕,毫无防范措施地唱卡拉OK、聚会、开party等活动而导致疫情爆发表示失望,同时也承认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连自己都没有前几个月那样当心。他同时酸溜溜地表示以前看疫情严重的蒙特利尔,魁北克城的民众都说自己不会落到那种地步,但现在却是魁北克城的疫情处于黄色预警级别,而蒙特利尔却是绿色的低风险级别。

同时,一些防疫专家也悲观地表示,经过前几个月的疫情冲击,魁省虽然找出了疫情防控的问题和漏洞,但没有找到相应的解决办法,更没有建立起一套强有力的病毒防控系统,不仅老人院和春天时一样脆弱,整个社会都有可能再度面对春天那样的疫情失控状况。

其实,不仅是魁省,加拿大各个地区的日增人数最近也都在上涨,联邦公共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忧心忡忡地表示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加拿大疫情恐怕会失控。她呼吁民众继续遵守防疫措施,要特别小心马上到来的气温下降、室内活动增多的秋冬季节,时刻保持警惕。但说来容易,执行起来却没人当回事,把口鼻露在外面的戴口罩者比比皆是。

尽管距离疫情爆发已经6个多月了,上到政府、公共卫生部门,下到普通民众似乎都还没有做好抗击病毒的准备,反而是对防疫措施产生了麻痹、厌倦的心理,这样如何能应对肯定会来的第二波疫情?难道只能走群体免疫之路吗?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