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坛新兵获选联邦保守党党魁 伺机问鼎总理宝座

七天记者 颜宏

虽说在加拿大的政治版图中有六党角逐,但历史上一直是自由党和保守党这左、右两大政党轮流执政,其中三分之二的时间由自由党把持政权。现在特鲁多领导的少数政府一方面受到席卷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面临医疗风险、经济衰退、民生困顿等多方面的挑战,另一方面又深陷WE丑闻,正面临反对党的不信任投票,随时可能解散国会,重新大选,所以这个时候谁能赢得保守党党领竞选就格外引人注目,毕竟确认了党领,也就确认了下一任加拿大总理的候选人。

因为疫情一拖再拖的党领选举结果最终在8月24日凌晨1点揭晓,比原计划晚了6个多小时,47岁的保守党新人、选举前并不被看好的欧图(Erin O’Toole)经过三轮投票轻松胜出,获得了57%的选票和19271分而当选,将带领保守党挑战特鲁多。

疫情下的选举

这次的保守党党领选举因为有机会问鼎总理宝座,原本预计竞争会很激烈,保守党不仅修改了竞选规程,还提高了党领竞选门槛(比如缴纳的竞选保证金为30万加元),但受到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原本许多意图角逐党领的候选人并没有报名,如前魁省省长Jean Charest,曾经担任联邦保守党临时党领的安布罗斯(Rona Ambrose)等人,最终的正式候选人只有4位,分别为前保守党元老、前哈珀政府任过多个部长的马凯(Peter MacKay)、议员欧图、多伦多女律师刘易斯(Leslyn Lewis)以及来自安省的保守党议员斯隆(Derek Sloan),不像上次党领竞选,光是候选人就有14人,而且这四位都是律师出身,也都来自加拿大东部。

来自同一政党的这四个人,他们的大部分政策都很相近,差异主要来自于社会理念方面,包括对堕胎、同性恋、宗教、言论自由等问题的看法略有不同。比如,刘易斯和斯隆都属于社会保守派(Social Conservative),算是真正的右派;马凯则属于“红色保守派”( Red Tory),即在经济政策方面是保守派,而在社会观念上偏向自由主义的左派;欧图的观念则属于新保守主义(Neoconservative),保守党政治光谱中的中间偏左保守派。

选票分歧 操作故障

保守党制定的竞选规则除了像以往一样采用排序投票法(Ranked voting),即对所有候选人排出顺序,按轮次计票,每一轮计票后淘汰最后一位,然后将被淘汰者的选票按下一个有效人选进行分配和计票,直到有候选人超过半数获胜。今年因疫情原因投票采取全部邮寄的方式,投票党员要在选票上注明自己对四位候选人的第一选择、第二选择、第三选择和第四选择,以便在首轮投票结果统计出来无人获得过半数选票的情况下,考虑投票者的第二、第三选择;还计入选区分数选项,即把全国338个选区的每一个算作100分,候选人的得分比例取决于他在该选区获得的票数。积分最先达到16901分的人胜出。换句话说,在一个选区内得到的票数再高,得到的分数也不可能超出一百分。最终的获胜者必须在尽可能多的选区拥有支持者,这是为了保证选出的党领是一个得到全国各地最广泛支持的人。

经过这番操作,从政资历更深厚、招募新党员数量更多、筹集资金数量更多、获得更多保守党内国会议员支持的马凯在第三轮中落选,只获得了43%的投票率,这也表明了欧图将面临保守党内部的严重分歧,选票上具体体现了这一点。众所周知,现在的保守党是2003年由原先的进步保守党与加拿大联盟党合并组成的,进步保守党代表着以东部地区为主的左倾建制派力量,联盟党则代表着以西部地区为主的右倾改革派力量,这两派力量在党内既有合作也有矛盾,但合并至今,一直是来自西部地区的保守党力量更强势一些,这次选举中,马凯的主要支持者来自安省和东部的海洋省份,而欧图的支持势力主要来自西部的阿省和卑诗省,比如阿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唯一支持的候选人就是欧图,欧图胜选当天就给康尼这个老朋友打电话讨论保守党如何和阿省合作解决西部问题,而康尼也在新闻发布会上对欧图满口溢美之词。

这次党领竞选过程中,另一个引发关注的问题是开票过程中的技术故障。据说这次保守党用于投票的信封比通常的尺寸要小,又没有事前进行测试,导致开启信封的机器没有完成拆开程序,而是直接把投票信损坏了,让来自各个阵营的监票员不得不花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将信封里的投票一张张粘好,或者手工纪录到一张新的选票上,受到损坏的选票有4000多张,也真是难为这些工作人员的辛苦工作,严格核对,确保了选举结果的公平性和完整性。

这次令人难堪的事故让选举结果拖延了好几个小时才出来,对保守党一直自我宣传的先进、高效的管理者形象造成了不小的打击,一度成为第二天媒体报道的重点,欧图的胜利反而变成了次要的内容;另一个尴尬的问题是加拿大没有多少人知道欧图。

谁是欧图

在选举结果出来的24日凌晨,发表获胜感言的欧图对还坚守在电视机前的民众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自我介绍,在接下来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也要一再重复自己是谁。就连在他自己的选区Durham,知道他的人也不多。如何在最短时间内让加拿大人知道自己、认识自己将成为摆在欧图面前的首要任务。

欧图1973年1月22日出生在蒙特利尔,9岁时母亲去世,和家人搬到安省南部的佩里港(Port Perry),中学就读位于大多地区的Bowmanville High School。1991年,年仅18岁的欧图进入加拿大皇家军事学院(Royal Military College of Canada)学习,取得了政治与历史学士学位。从皇家军事学院毕业后,欧图获得加拿大皇家空军中尉军衔;1997年,欧图被派往新斯科舍省,担任直升飞机领航员,因在海上营救了一名受伤的渔民而被授予直升机救援奖;2000年,欧图从军队退役后转至预备役,担任训练员,负责运行飞行模拟器。他在2003年获得了达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的法律学位,并在服役期间学习了法语。获得法律学位后,欧图开始在多伦多著名的商业律师事务所Stikeman Elliott担任律师;后又担任宝洁加拿大公司等多家企业的法律顾问。

欧图的父亲是爱尔兰人,年轻时作为通用汽车公司的雇员在魁北克省工作,后投身政坛,曾在1995年至2014年担任安省进步保守党议员,退休后参加安省Clarington 市的市长竞选,并一举成功。出身政治家庭的欧图一直都在寻找进入政坛的机会。2012年,哈珀政府时的国际合作部长小田(Bev Oda)因更改政府文件、生活奢侈、大肆挥霍公款被迫辞职,她所在的选区需要补选,已经经营、建设多年的欧图一击即中,以50.72%的选票击败新民主党候选人Larry O’Connor,成功晋身国会,并在哈珀政府的最后一个任期担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Minister of Veteran Affairs),此后一直负责保守党的外交事务。

哈珀领导的保守党在2015年的联邦选举中被小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击败,哈珀黯然辞职,野心勃勃的欧图试图竞选临时党领,但因根基不够深厚而败北;接着他报名参加保守党的正式党领竞选,在2018年败给了谢尔。其实就选举结果来说,欧图虽败犹荣,作为一名政坛新客,他的得票率排在第三,仅落后于谢尔和伯尔尼。

今年再一次冲击党魁而当选的欧图在获胜感言中表示:自己的明确任务是团结党,捍卫保守主义价值观,向加拿大人展示其所知的一切,包括指出特鲁多和他的政府正把加拿大这个伟大国家带向失败。

加拿大的“蓬佩奥”

从进入政坛开始,欧图就是保守党内著名的极右翼分子,反华急先锋。在针对中国的言论和政策上,他因持有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基本一样的观点被称为“加拿大的蓬佩奥”。今年3月19日,疫情开始爆发的紧张时刻,他在发给加拿大保守党全体党员的一封信中批评中国,说中国刻意隐瞒疫情、驱逐外国记者、迫害维吾尔族、压迫香港人民等,承诺若他上台执政就要禁华为,重新审视中加关系,反对中国霸权。

而去年12月闹得沸沸扬扬的加拿大中国委员会(Canada-China Committee)也是欧图的手笔。他不仅在国会发言中多次指责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对中国表现“软弱”,在安全和贸易问题上犯了严重错误,更是在国会提出了设立一个特别委员会来审查加中关系的动议,尽管遭到自由党的反对,但奈何本届自由党是少数政府执政,国会最终在欧图的积极推动下成立了这个专门委员会,要求总理特鲁多、公共安全部长Bill Blair、外交部长商鹏飞以及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不时地”在“合适时间”出席听证会,他还呼吁加拿大撤出由中国倡议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这也是小特鲁多连任以来首次在国会遭遇挫败。

欧图当选前主要负责保守党的外交事务,在他的官网外交政策网页上,欧图表示要恢复加拿大在国际上的地位,并将采取以下政策:

– 推动自由与人权,与香港、台湾、叙利亚和伊朗人民等站在一起,为自由而战,捍卫包括藏人、维吾尔人和库尔德人在内的被压迫人民的事业。

-反对俄罗斯的侵略并支持乌克兰。支持乌克兰成为与广泛的西方世界融合在一起的经济、政治和安全伙伴。

-扭转特鲁多对共产主义中国的绥靖和贬低民主国家印度的政策,认真对待加拿大作为印度太平洋国家的地位。

-认识到中共政权构成的威胁并制定计划,包括:与澳大利亚、韩国和日本等国家合作,提升与印度的关系;与印度太平洋地区志趣相投的国家合作,加强安全,贸易和其他联系;抵制中共渗透加拿大机构和恐吓华裔加拿大人的努力;禁止华为参与5G;限制中国国有企业在加拿大经济中的角色,暂停加中议会协会等;尊重台湾参与联合国多边机构,尊重和尊敬达赖喇嘛和西藏人民的诉求;关注中国对维吾尔族宗教社区的迫害,以及一旦保守党组建政府,将要求在30天内释放两名加拿大人迈克尔·斯帕沃(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逾期将动用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中国等。

除了外交政策上,他的官网还有专门针对中国的一页,称没有什么比中共给世界带来的破坏对加拿大人来说具有更大的风险了,要像冷战时期对待苏联那样认真制定与中国打交道的计划。

加拿大何去何从

无论是去年香港爆发的街头暴乱还是2018年中美贸易战,欧图都一如既往地为反对中国的力量站台,批评加拿大自由党政府在贸易上对中国太过软弱,批评中国政府剥夺香港的人权、法治,没有遵守一国两制承诺等。随着美国大选的临近,为了胜选而一定打中国牌的特朗普政府将会进一步把中美之间的斗争推向高潮,作为美国小兄弟的加拿大将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也将关系到未来的经济和民生。

欧图这位带着冷战思维、坚持以意识形态划分阵营的极右翼分子的当选将进一步撕裂加拿大,也预示着加拿大民粹力量的抬头。

目前在加联邦众议院中,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占155席,保守党121席。其后依次为魁北克政团32席、新民主党24席、绿党3席,独立议员2席。因为自由党席位没有达到半数,现在是少数政府,10月将面临不信任投票,加拿大的政坛有可能再次动荡,而欧图的获胜无疑会加剧这种震荡。面临大概率到来的第二波疫情,严重衰退的经济,民众指望带领加拿大走出困境的政府似乎只能二选一:要么是丑闻缠身、不负责任撒钱买好的自由党,要么是冷战思维,非要绑在美国战车上的保守党。

这绝对是民主制度的极大讽刺。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