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8月7日)

诗歌园地

 

【索菲诗集】

守护炊烟的人也可私藏一角彩虹

索菲

 

那些最幸运的人

要么在看云,要么在看雨

要么彩虹路过时跟他们打了招呼

我也是幸运的,彩虹辞别前

不舍地舔了舔我的豉汁蒸排骨

我和它共享一碟不为人知的

秘密:不在天上

不在人间

藏在我俩都够着的地方

味道刚刚好

2020.7.3

 

 

【凤歌】

夏苦

苏凤

 

据说

池塘热死四条鱼

诗要离家远走

荷叶无法挽留鱼与诗

冰袋和失眠关联着

一个夏天的烦恼

 

【龙在天涯】

沉沦

 龙晓初

 

回忆搁浅

在无人问津的

落花小径

你听见

时光的行走声

决绝 不可追

我曾经是你

离人的清泪

你是我早已走远的

依稀旧梦

是什么时候

你还再

让我如此的沉沦

那挽着余晖的

思绪里

我说不清

 

【月光下的凤尾竹】

森林之晨

红山玉

 

一头鹿

在人群的仰慕之间

穿越丛林

带走一片惊呼

远去的足音

惊飞了两只斗架的山雀

寻食的花栗鼠匆忙上树

荷叶上打盹儿的青蛙

跳到另一片荷叶

小生灵们突然发现

自己的土地上忽然来了一群陌生的人们

转瞬间互为风景

 

【心海荡漾】

因为有梦,风雨兼程

吕孟申

 

心里有爱,眼底才有柔光盈盈

因为有梦,所以勇敢出发,风雨兼程

外面的风景总是润了别人的眼

内心的丰盈,才属于自己的天下,自己的城

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主角

也都充当过别人生活里的过客来去匆匆

你若足够坚强,纵使脚下荆棘满布,眼前皆是疮痍

照样也能从荒芜狼烟中走出繁华与风景

长怀慈悲之心,对世间万物心怀感激

要活成一束光,不论这一世走过多少坎坷和遭遇多大的不幸

你所有流过的血泪,必将化成一条渡过你的河

你受过的苦难,终将照亮你未来的路,能经天磨归来铁骨铮铮

晨起暮落是日子,奔波忙碌是人生

路途再远中有尽头,苦难再深终会迎来柳暗花明

撷一米阳光,种下一个人的浮世清欢

这一生走过的冷暖岁月,路过的聚散别离早已化作云淡风轻

一念放下方自在,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

浊酒一杯家万里,曾经温暖的记忆,如星星永远熠熠闪烁在脑海中

无处安放的灵魂在流浪,渐行渐远的乡路关山重重水迢迢

平凡的人生,注定风里来雨里去,伴花开随花落淡然一笑宠辱不惊

叹江山风月无常,红尘浊世风雨飘零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是一种淡泊的平静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温暖;有花开的地方就有馨香

只要心不荒芜,何处不是繁花似锦,有情有爱有担当就能称雄

 

【八方飞歌】

流星(外一首)

胡振国

请允许我把一句苍老的语言

烙在永恒的幽蓝色绸缎上

请允许我以火药和闪电的名义

让爱情惊现峰影暗谷

流星划过夜空

那是我寻找你的眼睛

掠过银河和星汉

都不是我要找的那一颗

我没有停止

只是夜色越来越浓厚

天涯更低垂

 

天河

天河是牛郎织女汇集的相思泪

望穿秋水的泪光

凝成了冰凌的光

望断天涯的泪花

结成了霜花

除了七月七

鹊也飞了

桥也断了

只有一柄相思的剑

千年亮着如初的锋芒

搁置在天河两岸

 

 

垂钓(外二首)

罗明清

一面水做的局

平静中暗藏生与死的博弈

钩的锋利,在弥漫的馨香里

一次次考验鱼的记忆

水面移动的漂,水下冒出的泡

有可能都是破局的信号

此刻,一只飞过的鸟

就是搅局的突发事件

一面水做的局

人和鱼都在局中

被一根线牵连

你钓着我,我钓着你

百叶窗

几根线

窜通几十上百条叶片

靠拉拉扯扯

来遮蔽真相

拉扯过分紧密

会影响通风和透气

拉扯若是不到位

又会出现缝隙

给窥视的眼睛留下把柄

隐蔽于窗内的事件

最终被水声泄漏

拐弯处

我已习惯了两长一短的按喇叭

进弯大出弯小的打方向

以免会车突然

而措手不及

保持集中的注意力

对眼前的障碍物,不出现误判

有意识握稳方向和减速

尽可能地避免事故

我以为人生驾途

驾理趋同

 

 

穿过梅雨季的清花河(外二首)

刘先卫

风浪与河流,山谷里狭路相逢,

必有一番龙争虎斗。而湘南

梅雨季总是纠缠不清。老槐树

盘根错节,独木桥试图力挽狂澜。

清花河载着一页扁舟,庙宇

在碧波中若隐若现。有风掠过

回龙寺,开启一场朝圣之旅。

半个月亮爬上来,佛光普照

天地澄澈清明。红壤土

尘封的窖洞里,青花瓷

早已为帝王成仁。

回龙寺,不只是一个传说

黄土高坡上,青龙盘踞呼风唤雨

蒸水不过如此,湘江亦不过如此

远离岐山仁瑞寺的烟火梵音,你

只要一方池塘一座青山,或者

一轮清风明月,从双江口到源头町

再到建伟箩卜滩,皆是你的泽国。

那年那月那日,青龙执剑走天涯

河水黄了桃花谢了,芦苇枯了,

山也彻底瘦了。石头禁不起咒语

回龙寺,凄风苦雨等待龙的归期……

建伟萝卜滩遗址

枯藤昏鸦,沉睡中的建伟萝卜滩遗址

被一把铁锄惊醒,陶片,石斧,石臼;

釜,罐,钵,鼎,从0.2米堆积层沙土里

春笋般拱出来。这些原始的尤物,上面

布满斑斑血泪。萝卜滩远离天子的荒野

屈服野蛮和罪恶。奴隶主用鞭子抽打

雨柱般落下,清花河流淌着汩汩血液。

只有春天,也只有万物更新的春天,

柳叶长出新芽,它把一个新石器时代

埋葬在肥沃的滩涂里。旭日东升,

炊烟点燃人间烟火气

 

短诗三首

苏凤琴

 

黄昏被几声鸟鸣叼走

低垂的夜色

淹没了晚归人的身影

偶尔几声狗叫

显得异常孤独,亲切

 

星星迷路

潺潺的流水

跑偏了方向

时光在静谧中打禅

思绪仍保持平衡

没有被孤独拐走

 

在饱满的日子

细数幸福

发现,流年的脚步

写满感叹号

拽也拽不住的年龄

像脱缰之马

已奔向中年

 

 

高考贺喜帖(古体组诗四首)

许华凌

 

其一

清晨喜讯到庭前,燃爆当街九丈鞭。

金榜题名今日中,雄才折桂满城传。

登高极目穷千里,揽胜拿云赖少年。

大海苍茫风雨激,龙门一跃出英贤。

其二

卧薪尝胆几多年,铁杵成针顽石穿。

初出茅庐才折桂,渐丰羽翼气冲天。

幽深曲屈林间路,扑朔迷离墟里烟。

慧眼清心全占得,任君跃马踏平川。

其三

美酒佳肴谢贵宾,蟾宫折桂跃龙门。

英才困苦农家院,大考风光进士身。

孝子扬眉酬壮志,虔心含泪报双亲。

今宵三弄登高曲,万里晴空月一轮。

其四

数载书窗苦读痴,一朝折桂世人知。

晨曦露冷披衣早,午夜风寒入梦迟。

七彩虹飞雷雨后,十年剑舞雪霜时。

笑看宴上高朋醉,赋得诗章作颂词。

 

美文大观

金樱采实似金黄 (二)

赖运胜

那是一年仲秋的周末,因事先有约,吃过早饭,我就穿街过巷,吹着长短不一“咻咻”声的呼咻(泥哨、泥鸡),呼唤着平时常在一起的小伙伴上山采野果去。那时的我们就像是那被禁固而出笼的小鸟,个个欢声雀跃,加上一路的山花笑,一山的野果香,心里是美滋的难以用言语来述说的。上山时,大家不时地哼着“尖督罐(金樱子,客语),开白花;梁上燕仔,叫喳喳;……”、“荷树笠,笠过河;何先生,娶老婆;有钱娶只观音女,无钱娶个癞痢婆”、“月光光,四方方,船来等,轿来扛,一扛扛到荷树背,鸡公砻谷狗踏碓,狐狸烧火猫炒菜,猴哥偷食烙疤嘴,一赶赶到牛栏背”等客家童谣,很快就到了山坳里,见那山野长满了灌木丛,尤其是那密匝匝的金樱子,一丛丛、一簇簇的金樱树的散布在枝条上,如似一片不规则的小小花果园一样,仔细看那黄玛瑙似的金樱子,宛如是一个个的小灯笼,悬挂在墨绿色的枝条叶间,摇摇晃晃,山风吹拂,尽是浓浓的金樱子味儿,令人流连忘返。

“打牙祭”的时刻到了!我们一头扎进了秋日那迷人的诱惑,手忙脚乱地就要采摘起来。来到山窝里的水塘边,几棵金樱树长在水塘边,密匝的枝条上缀满了金樱子果,小伙伴们拿着长柄镰钩,争先恐后的想抢先前去采摘,刚开始大家都有说有笑,边摘边尝,心里正甜着呢。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人尖叫“哎哟,哎”,接着“咕咚”的声音,便爆出一串让人揪心的哭泣。循声望去,只见大事不妙!一小伙伴掉下山塘正被一群乱飞的小黄蜂包围着。我们只能大声叫喊叫他快跑,但黄蜂也跟着飞!眼睁睁看着小伙伴在山塘中被那黄蜂蜇得抱头蹲缩在地上大哭!说时迟,那时快,我们几个孩子们去搭救他,不料,刚起脚几步,小黄蜂就朝我们飞袭而来,“嗡嗡嗡”地在头顶上盘旋,并直往我们头上胡叮乱蜇,让人痛得钻心,也在不停地大喊救命。此时,我忽然灵机一动,迅速脱下面衣,裹住头部。小伙伴们也依样学着,脱下衣服裹在头上作保护。就这样大家都冲过去,叫小伙伴赶快起来,待其走到山塘边,大家齐心协力拉着小伙伴,并将衣服狂甩来驱赶黄蜂,最后才把小伙伴拉曳出险地。此时的小伙伴一身是泥水,湿漉漉的,落汤鸡式的让人哭笑不得。因是在乱中求生,大多数都被蜂蜇了,离开后个个是眼泪爬沙的。因为,毕竟都是小孩子啊!最后,大家也只能自作坚强,忍着痛,停住哭,按乡村孩子不成文的惯例,逐一清点了各人的“战利品”,并把采来的金樱子聚集在一起,然后实行共产主义的分配制度,每人平分所得胜利果实。尽管有的在慌乱中把金樱子全部丢失了,我们仍然是按惯例每人一份,大家虽然带着被小黄蜂蛰的肿痛,却仍然获得了胜利果实回家。路上,大家是你看我,我看你,他笑我,我笑他,也笑自己那脸青鼻肿的“野孩子”哩……

 

在门外坐一会儿

陆锋

汪曾祺在《人间草木》中写: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注视他们很多很多日子了……

我的门外也有一些花,春日时灿黄耀眼的迎春、夏日里娇艳欲滴的凤仙、初秋时节到处攀爬的牵牛……早已忘记何时撒下过种子,它们仿若是天生天养,一到时节就开得繁盛热烈。

此时,门外只有凤仙花。凤仙花儿小小的,带着一根细细的尾巴,与其说像凤凰,不如说像翩翩飞的蝴蝶。

白的、紫的、红的、粉的,挤挤攘攘一片,每一株都活得结结实实的,像极了乡野间丰腴健美的女子,明朗、泼辣。白色是尚且懵懂的孩童,绿衫翠袄碧罗裙,身姿已亭亭,心如脸庞一般纯白一片,干净明洁;粉色是矜持而又羞涩的少女,脸颊一点点氤成了粉色,和掖在绿襟小袄前襟的淡粉色帕子相映成趣;红色也不是正红,是俗气至极的玫红,偏在这一片热烈中最为夺目,像布裙荆钗的农家妇人,乡野贫寒,粗屋陋室又如何?它自欢欢快快地在风中摇曳。紫色的凤仙花儿不多,星星点点的几株,散落其中,倒像是家中的老长辈,岁月的美早在心头,如今已是不张扬、不聒噪的模样,沉静又安宁,颇有几分闲雅。

林海音的《城南旧事》有这么一段关于凤仙花儿的故事:她摘下来了几朵指甲草上的红花,放在一个小瓷碟里,我们就到房门口儿台阶上坐下来。她用一块冰糖在轻轻地捣那红花。我问她:“这是要吃的吗?还加冰糖?”

那个失了孩子的秀贞摘了指甲草就了白矾,放在小瓷碟上捣烂堆在小英子的指甲上,边等指甲干边听秀贞讲疯话。等指甲红了,英子也该回家吃饭了,到家后妈妈劈头就质问谁染的,爸爸竟是一句“小妖精,小孩子染指甲……”

我小时候也用凤仙花儿染过指甲。小小的手,纤纤的指,十根手指都染得红艳艳的。那几天,我做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的,就怕弄花手上这鲜亮亮的颜色。

翻阅《采药录》、《古今事物考》等文献,可知用凤仙花儿在染甲早在战国时已出现,并在唐、宋之际盛行。古代妇女以凤仙花作为染料。根据南宋周密《癸辛杂志》记载:将凤仙花捣碎,加入少许明矾,再浸透到棉纱上,缠裹在指甲上一晚,如此重复三至四次,指甲则可染至深红色。

如今,门外的凤仙花儿开得恰恰好,我的十指虽然光洁溜溜,却也没了染甲的心情。

嘘,不要打扰我,我要和门外的花儿们坐一会儿,仿佛与当年那个染红了指甲咧嘴笑开怀的自己毗邻。

 

【魁北克玫瑰】

柔莉的拼板

陆蔚青

在一阵哭闹之后,柔莉终于擦干眼泪,穿上了她杏黄色的滑雪衫,背上粉红色的书包,站起来,从店里穿过,走向大门。

柔莉走了,地上留下一堆散乱的拼板,小筝叹一口气,把拼板收到盒子里,然后她望向窗外,看到柔莉孤独一人,站在马路边等校车,窗外是白茫茫的冬雪,白茫茫的,枫树很高,摇着稀疏的枝条,显得柔莉的身体更小,非常渺小,渺小到无助。

小筝揉一揉眼睛,让视力更清楚一些,她紧盯着柔莉,一直到黄色校车开过来。门开了,柔莉一只手抓住车门,上了台阶,车门关闭,车开走了。

小筝每天都这样目送女儿,一直看到校车开走,她悬着的心才放下一点点。

从搬到这个小镇上,小筝就没有太出门,小筝会开车,只要在车座上放上两个厚垫子,小筝坐在车里与别人无异,小筝长得小巧玲珑,柔莉也小巧,有一次保健医生认为柔莉生长发育不够,当他看到小筝就再没有说什么,遗传的力量让他闭嘴。

但柔莉的小巧与母亲不同,小筝生得小巧,但健康,连医生都说她有漂亮的骨骼,均匀,结实,骨质细密。柔莉却不是,柔莉是一个早产的孩子,她出生时才27周,肺发育还没有完成,但医生坚持说没问题,他们给小筝注射了一周肺发育液。小筝对此没有选择。有什么办法呢?她已经46岁了,一个高龄产妇,面临不可知的危险。本来是不想要老二的,来到蒙特利尔已经十年,早都没生,也没想生。那个时候干什么去了?

这十年,小筝回忆着。读了三年书,找工作用了一年,然后上班,然后开店,从早八点到夜里十一点,精疲力尽,每天躺在床上都感到明天醒不来了。

你给我揉揉肩。她对丈夫说。

再给我捏捏腿。她又说。

怎么怀上的柔莉,她不知道。那时候,老朋友已经不准时了,她以为更年期来了,她和丈夫也好久不在一起了。给她揉揉肩捏捏腿,丈夫一转身鼾声大作,他也累透了。

快50的人了,怎么就怀上了呢?小筝想。怀上就要生下来,如今她信了教,相信柔莉是上帝给她的礼物。

 

(责任编辑:九如)

———“七天文学社”的家园,优秀作品的摇篮,我们在前进的路上———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