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遇见政治 中资收购加拿大企业再受阻

七天记者 颜宏

俗话说“大象打架,小草遭殃”。现在的加拿大就处于小草这样的悲催地位。最近几年,伴随着中美贸易战同时进行的两国之间的政治角力常常让做为美国亲密盟友、又希望和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加拿大左右为难、进退维谷。孟晚舟的事情一波未平,如何对待华为5G以及娱乐社交媒体新宠Tik Tok让被疫情困扰的联邦政府头疼加剧,一家中国国有矿业公司购买加拿大北部金矿的事情又被热炒,一个烫手山芋又传到了自由党政府手上。

收购

今年5月正是疫情肆虐的时期,中国顶级的黄金矿商之一山东黄金(Shandong Gold Mining Co)宣布将以2.074亿元收购加拿大的初级矿业公司特麦克资源公司(TMAC Resources)。这是2020年以来第三家加拿大表现欠佳的黄金生产商被规模更大、财务状况更强的同行收购。今年3月,加拿大矿业公司Endeavour Mining以10亿元的价格收购了Semafo;4月,加拿大银矿公司(Silvercorp Metals)宣布以1.05亿元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Guyana Goldfields,后提高到2.27亿元,但随后Guyana表示收到另一家公司的更优报价,给加拿大银矿5个工作日来提高报价;而银矿公司则表示不会跟进,最终Guyana赔给银矿公司900万元违约金,接受了新买家的报价,也就是中国的紫金矿业,成交价格为3.23亿元。

TMAC总部位于多伦多,由资深矿业企业家Terry MacGibbon创建,从事黄金资源的勘探、开采和生产。其核心资产就是位于北部努纳武特地区(Nunavut)霍普湾(Hope Bay)的项目,该项目矿权面积1101平方公里,主要分为多丽丝(Doris)、马德里(Madrid)和波士顿(Boston)三个矿点。这些矿点位于北极圈160公里处,在2013年被特麦克以1.14亿美元收购,后陆续投入了17亿元来开发和建设,并于2017年建成投产。但一直面临运营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又需要数亿元的投资。尽管该公司到目前已经累计生产黄金约9.5吨,但在股票市场上长期不被投资者看好,股价一直低迷。虽然这家公司对当地的经济影响巨大,当地政府也希望能由当地的一家原住民公司接手,但到目前为止,只有山东黄金一家公司发出了购买意向,报价也获得了97%股东的认可和批准,最终在今年5月8日,双方通过视频分别在山东济南和多伦多签约,目前这项交易处于联邦政府的审批阶段。

联邦政府将评估此次收购对加拿大是否会产生“净利益”,并将研究收购后的工作机会、收入以及对当地原住民社区的影响等因素。联邦政府还将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对交易进行审查,如果怀疑该交易可能损害国家安全,则会根据《投资法》第25.3条对交易进行更彻底的审查,并有可能否决交易。

多丽丝金矿俯瞰图

批评

但就是这么一笔普通的交易,一公布就遇到很多杂音。在双方签约一个星期后,曾在2009到2013年担任加拿大情报局(Canad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局长的理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就在媒体上发文提醒联邦政府要严格审查这一收购案,甚至否决掉。在他看来这是中国试图控制关键金属和矿物资源战略的具体体现。尽管黄金不在加拿大和美国关键矿产战略的范围内,但他认为黄金是动荡时代的避险产品,还广泛用于核电站和核武器设施的控制系统中,对世界经济非常重要,联邦政府应该把黄金也纳入关键矿产战略名录之内。接着持一贯反华态度的保守派媒体《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大肆炒作法登的言论,同时指出山东黄金借疫情压低收购价格,让加拿大吃了亏,意图从理性和感性两个层面挑动民众的情绪。《华尔街日报》及其他媒体、黄刀(Yellowknife)选区议员Rylund Johnson等媒体和政客连续跟进,渲染中国购买该金矿带来的威胁。

这场交易之所以引发这么多人的关注,是因为它特殊的地理位置。这个矿场处于北冰洋岸边,长80公里,宽20公里,目前已经建有一个港口、一个发电站、一条1,525米的铁轨、一个满足基本需求的道路网络。这些人认为鉴于中国的国企与政府之间的紧密关系,该收购案将帮助中国政府在敏感的北极地区打入一个楔子,使之成为“一带一路”的一部分。因为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北极地区极地冰的融化,北冰洋将在未来成为一条重要的航运路线,大大缩短亚洲和欧洲之间的航程,具有很高的商业价值,所以应该从现在开始警惕中国的渗入。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欧洲项目主管、外交政策分析师Heather Conley宣称,中国一直在有条不紊地推进对北极的投资,希望保护其通往北极的通道,使之成为一条可替代的航运路线,同时获得丰富的矿产和能源资源以及替代食品的来源。收购特麦克资源公司虽然看起来像是个案,但随着中国加强对北极水域的利用,并在全球采矿业确立主导地位,就会产生安全风险。

美国参议院能源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主席、阿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Lisa Murkowski也表示中国正通过与北极接壤的国家接触或投资,意图巩固对北极矿产和贵金属供应的控制,她提醒相关国家警惕。

这起中、加两国企业之间的收购案招来美国智库、媒体以及政客的指手划脚,就是为了向加拿大政府施压,而美国参议院能源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也毫不避讳地指出尽管他们对加拿大的收购没有任何监管权,但会一直跟进有关特麦克公司收购的报告。

机会

实际上,山东黄金是特麦克公司的唯一救星。目前特麦克没有其他的办法筹集足够的资金来偿还债务以及维持基本运营。这家金矿的矿藏储量虽然有商业开采价值,但因为地理位置导致开发成本较高。在山东黄金之前,特麦克公司曾与76家公司洽谈过收购,但却没有一家公司肯出价。特麦克公司的CEO Jason Neal明确表示,如果政府否决这项收购案,公司将无法维持运营,而山东黄金作为世界最大的黄金生产商之一,拥有雄厚的财务实力、技术能力和长期愿景,可以最大程度地扩大霍普湾矿的价值,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笔好生意。

面对这些充满意识形态的指责,山东黄金公司发展和全球投资总监Jack Yue表示这只是一笔简单的黄金开采交易,不应该被过度解读。

加拿大Laurentian Bank银行证券部分析师 Barry Allan 表示,山东黄金给出的每股1.75元价格比特麦克过去20天加权平均股价高出52%,可能是特麦克公司能得到的最好交易。

这样看起来是个好机会的收购却被打上了政治烙印。曾在2012年到2016年担任过驻华大使的赵普(Guy Saint-Jacques)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仅是加拿大应该警惕中国扩张的野心,全世界都应该团结起来阻止中国的“北极一带一路”计划,美国总统特朗普现在对中国的愤怒是有理由的,因为全世界都对中国忍耐太久了。当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政策时,大家都认为随着中国开放,中国会越来越自由开放,但现在事情并没有像预期那样发展,反而是中国正在改变我们,这是对整个西方世界的挑战,因为中国已经成为大部分国家的第一或第二大贸易伙伴,如果单独和中国斗,会被中国惩罚,所以西方应该联合起来共同向中国施压,团结起来对抗中国。

作为一个在中国呆过一段时间的资深外交人员,一个被誉为了解中国的人,一个经常被华人社区请为座上宾并经常用中文和民众交流的所谓“中国人的朋友”,赵普的思维停留在冷战时期,停留在意识形态的斗争中,这让人感觉到了西方对中国的不理解甚至恐惧。他的观点代表了一大批被西方媒体、政客洗脑民众的真实想法,使得这场单纯的商业收购案前景变得极其不明朗。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