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7月31日)

诗歌园地

 

【索菲诗集】

玉缀

索菲

一滴眼泪

生长成一串串玉珠

时间和孤独析出的美

最矛盾的尤物

落地生根,耐旱耐贫瘠耐温差

唯一的软肋,却是经不起触碰

每一次温柔的抚摸

都是落珠满地的代价

“因为脆弱,需要超强的生命力”

“因为生命力超强,才有资本脆弱”

它是我喜欢又害怕

长成的样子」

 

【魁北克玫瑰】

忧郁的夏天

陆蔚青

这是个忧郁的夏天,花朵照样盛开

那些我熟识的花朵。野百合

芍药和绣球。有人在阳台种菜

紫苏,草莓,西红柿。我种了

青葱和蒜苔。它们长得自由自在

无拘无束,而我感到封闭

皮肤外有了另一层皮肤

它们阻碍我与可爱的植物接触

就像许多年前的一天,我突然意识到

我是植物,在这个夏天

我突然意识到,我不是植物

我的忧伤穿过植物,在

它们温柔甜美的沉睡中

颤栗,没有归处

我的食指划过夜空

白云覆盖青草。在青草细微的

喘息中,滚雷正在远方轰鸣

 

【凤歌】

优昙婆罗花

苏凤

大地许多人死去

天黑透后最后的一片更黑

西边的人祸嘈吵

癲狂的癲狂

忽传一颗颗珍珠小音符

难道三千年已一弹指

潮湿的空气里冒出

一行行白花在门槛

在桌旁在寻常百姓的空间

银丝般倒挂了瑞香

引起更多鸟鸣与梵音一起

悠扬

典籍里写着佛说

圣王降临万法归一

 

【龙在天涯】

午夜电台

作者: 龙晓初

生活不过

许你一场遇见

不期而遇后平淡收场

你却像一条发射线

无限延伸了你的所有期许和欲望

夜里的灯

明亮了一个人的孤单落寞

你在午夜的电台里辗转难眠

时间掏空所有梦想

你却醒不来…

 

【月光下的凤尾竹】

儿童 老人 和玉兰树

红山玉

人行道上雀跃的孩子

像一曲灿烂的音符

驻留在一棵没有叶子的树下

那是一棵先开花的玉兰树

正吐露着芬芳

孩子仰起头托举着双手

风儿踢落几片花瓣

春天瞬间就摇曳到了他的手上

我看见孩子兴奋的眼眸和

埋在掌心里的深呼吸

孩子我多想和你一样

再回到清纯的童年

那些日子有着最曼妙的时光

看着你 羡慕着你

我不知不觉已站立如一棵树

挺拔这胸膛

即使残阳如血

我们还能守着光阴

活成春暖花开的模样

 

【心海荡漾】

相思成疾,落泪成殇

吕孟申

心里有一个人值得去想

即使满世界弥漫着令人心悸的薄凉

纵然岁月一片沧桑如海

有趣的灵魂依然缠绵芬芳

相思成疾,落泪成殇

你为蒲苇,我为磐石

磐石千凿万击不改气节如斯

蒲苇柔韧若丝伴石潮落潮涨

你是我今生最美的思念

也是我最苦最疼的牵肠

你像朱砂痣一样深深刻在我的心底和额头

我低眉抬眼想起你总是缱绻万千暖流荡漾

我的柔情是你眼里的秋波泛光

我的思念是你脸上的泪珠随风飘扬

给你一片阳光,你就灿烂如花

给你一个拥抱,让我们的爱在光阴的炉里淬火,百炼成钢

时光匆匆,谁是谁的地老,谁又是谁的天荒

有些悲伤不一定谁都会懂,宁愿在心里暗藏

那不堪往事回忆里,谁都不是一成不变的白莲花

因为有你的天空,不管我们是否在一起,你永远是我生命中最美的乐章

 

【八方来歌】

狂躁的季节

卢华东

狂抓了几次

白发诡谲地刺入眼睛

隐隐地疼痛。又伸手

该抓些什么东西

却抓到一沓、厚厚的

平整的白纸

一张一张、反复地撕吧

莫名其妙的快感

超过那一夜星星窥探的滋味

扬起雪片般地纸屑

缓缓地飘

用眼睛去数吧

一点一点落地

最需要的感觉,终于不来

那就再用厚重的靴子

踏来踏去

让它无法拼凑报复的记忆

纸屑,默不作声

用一种恬静,看你

安详地包容你的扭曲的脸、狂燥的身体

看你制造的恐怖

接下来,又该是怎样惊人的动作

各怀一种心情

你的目光似乎不敢与纸屑对视

面对躺下的纸屑

如何收场

 

孟晚舟的无奈

叶竹

仅凭一张

轻轻的

莫须有的罪状

便把妳重重的套上了脚镣

倾一国之重

强压一双柔弱的脚

父亲

强权无所不极的行径

以其卑劣的行为

锁扣世界领先的科技

父亲,五百多个日子了您好吗?

想家

成了一缕无声的长叹

父亲,您欠着的唠叨

要还哦

等我回来

我一定带着胜利

回来

回来倾听您的教诲

父亲,对不起

是女儿的不孝

让沧桑

加深了您脸上的皱纹

科技何罪

5G更无辜

所以,女儿不怕

流氓政权锁住的是

不被允许呼吸的真理

但永远也压不了

我们十四亿坚韧的

不屈不挠

 

很多年前的雪(外三首)

白波

很多年前的雪

一直下在我心里

那时

我还在念初中一年级

下雪了放假一星期

冰天雪地里

加上单薄的衣物

想家的心事让我约上同学说走就走

39公里的路程

硬生生与风雪博斗

滑倒了再爬起来

一路跌跌撞撞的回了温暧的家

昨天与朋友一起吃饭

其中一个说

在座的有一位孝子

去年下雪道路封闭

为了回去看他在广西贵港的老母亲

踏雪走上两天才到家

听到这个故事

一下子让我想起多年前的雪

在那些洁白的雪地里

总会有许多温暧的故事

夜·地摊

最近地摊经济火了

每到傍晚的时刻

家附近摆满了地摊

卖什么东西的都有

仿佛一夜长出了许多惊喜

摆满了整条街

最小的针线最大的汽车

应有尽有

好象一夜之间有了许多创业者

闹热了整个夜晚

我从来不知道身边还有这么多人

后来听说

地摊要规范

只有300个摊位

一下子有5000人报名

恍惚之间

我感到生活的不易

恍惚之间

我感到创业的艰难

春儿

春儿是你的乳名

被人从小抱在怀里

跳跃着生命的色彩

岁岁年年之后

早已被越来越陌生的世界遗忘

而在我的怀里

仍然被你的乳名温暧着

走上春天的路途我会想起你

跨过冰河的世纪我会想起你

你的一举一动

把最美的篇章写在我的心里

在我受伤的时刻

想念是最好的良药

一别就是一生

一别就是一生

这是张爱玲的一首诗

此刻见证了我们的分手

说好一起走漫漫人生路的

可走着走着

总有大大小小的叉路出现

左或者是右

只要选择离开

我想

总有一个人一定是去寻找太阳

总有一个人一定是去寻找月亮

 

姐姐(外两首)

苏凤琴

二十年后

就成了妈妈

腰疼、腿疼,无数的

白发,被染发剂盖了又盖

喜欢唠唠叨叨有时也沉默不语

时常一边埋怨,一边流泪

一边称赞,一边责骂

每次对着空空背影

我总会踉跄着,用眼神

去追,去拥抱。然后

泪流不止

◎ 约一颗全瓷牙回家

等隐忍的疼痛

完全沉默下来之前

先剔除,剔除

一些生垢的慢时光

像研读一本书,更像

雕琢一件艺术品

认真、专注

期待,一颗

素未谋面的全瓷牙

华丽诞生

自然入列,成为

身体的一部分

 

这人间

用一个裸词,形容

疼痛的分贝,测量

一些苦楚,在人间

打转的频率

打捞一组

圆润或丰盈的句子

编著一个童话故事的精彩片段

却似闪烁的星子

沉入海底,一片沉寂

此时,我需要

一粒温暖的蜜语来治愈,而

人间却匿迹

今夜,零上三十三度

请不要再赐予我药丸

原谅我,不想启齿

 

建军93周年庆(古体诗二首)

许华凌

其一

极目南昌望,旌旗百战红。

挥师驱日寇,击楫发艨艟。

比翼长空阔,扬帆大海通。

三军圆梦急,谁敢问雌雄。

其二

打响南昌第一枪,青山隐隐水苍苍。

腥风血雨驱倭寇,草地冰河战蒋帮。

比翼晴空巡宇宙,扬帆碧海涉重洋。

今朝圆得强军梦,万里长城万里疆。

 

 

百文大观

金樱采实似金黄 (一)

赖运胜

大地无数的植物,在大自然的轮回中,总是循环着春萌,夏荣,秋扬,冬枯,其生命虽为短暂,却谱写着草木完美生命的壮丽诗篇。尤其是金秋的收获时节,家乡那满身带刺的金樱子(尖督罐,客语)到处都留有其的足迹和身影,那一树似金黄的果实,摇曳着一世的灿烂辉煌,一任让生命里的美丽梦想,在四季的风霜雨雪中飘洒飞扬……

金樱子,原名金婴,别名又叫金罂子、刺榆子、刺梨子、山石榴、山鸡头子、尖督罐、糖莺子、糖罐果、糖莺子、黄刺果、刺兰棵子、灯笼果等。为蔷薇科植物金樱树的成熟果实。

金樱子喜生于向阳的山野、田边、溪畔、沟溆、灌木丛中。产自我国多省区的广东、广西、海南、浙江、江西、江苏、安徽、福建、台湾、湖北、湖南、四川、贵州、云南、陕西、河南等地。

金樱子属常绿攀援灌木,高可达5米;小枝长条粗壮,散生扁弯皮刺;小叶革质,叶片椭圆状卵形、倒卵形或披针状卵形,边缘有锐锯齿,上面亮绿色,下面黄绿色;托叶离生或基部与叶柄合生,披针形,边缘有细齿。花单生于叶腋,花瓣白色,宽倒卵形,先端微凹;果梨、倒卵、稀近球形,紫褐色,外面有密被刺毛。花期4-6月,果期7-11月。根皮含鞣质可制栲胶,果实可熬糖及酿酒。根、叶、果均入药。

人们也许不知道,金樱的“樱”字是个白字,实际应为罂,指的是果实的形状像罐子,成熟后为黄色或紫褐色,按其形色,故取其名为金罂也。但金罂的果实上密生针刺,因其果形,民间又称其为刺梨子或山鸡头;果子萼片宿存,束腰,像石榴,又名山石榴。由于石榴、鸡头(芡实)、刺梨子等说法都是其象形,要用一个早就深入人心的名称来命名一个新的物种,再加个山、出个刺,简单明了,形象好记。后来人们念着念着就给念白了,金罂演绎成现在的人们熟知的金樱。从这也说明了金樱子出处较晚,唐末五代才记录在书,于两宋而为人所熟知。

椐载,金樱子最早出自五代后蜀编撰的《蜀本草》,称其为刺梨子,宋《图经本草》引用,后历代医家抄录于医案,根、叶、果实入药,不以赏花为要。而金樱一词,却始见于南北朝的王金珠的《子夜四时歌 其四》:“紫茎垂玉露,绿叶落金樱。著锦如言重,衣罗始觉轻。”但从诗里又看不出是在说金樱子,而是说秋天露水重,金樱树的叶子变黄,又落了。天寒风凉,锦衣觉重,罗衣嫌轻。

从小就在山里长大的我,对家乡的金樱子并不陌生,并对这种蔷薇科植物饱蘸着一片深深地情思。我记得,孩提时就常常和村里的小伙伴们走门前河的防洪堤、沙河坝、登童子嶂、上阿獠狸、爬牛牯墩,进童子坑、过伯公坳等地放牛、捉石蛙、挖竹笋,摘棠梨、采山榄、金樱子、砍柴火、割芒草等。孩提之时,山野之乐,数不胜数,尤其是享受大自然惠泽和馈赠的金樱子,果大如拇指,圆笃笃的,黄灿灿的,红扑扑的,吃起来还有点甘甜甘甜,也略带点酸酸的味儿!一想起孩童时结伴采金樱子的时光,就像心中那装着久远尘封的美丽“月光宝盒”,一下子就被这往事和故物牵引着,把远去的童年时光之门嘎然洞开,瞬间将岁月之舟回溯,把花甲之年的我摆渡回往昔清纯无暇的童年之岸……

 

盛夏乡村的音乐会

汤飞

除开气温,城市一年四季的界限并不十分分明。在这片热闹的土地上,由汽车的轰鸣声和闹铃声混合而成的单调乐曲日复一日地循环,夏季也不例外。其它季节,闹而不热;唯独夏季,既热且闹。这是她的标志。

忽然想起曾经的暑假时光。如今还能确定的是,我回到的并非日夜思念的故乡、能彻底放松的悠闲长假,也非“接天莲叶碧,映日荷花红”的美丽夏天,而是一座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的剧院,一支支来自大自然的优美乐曲轮番奏响,演奏者乐此不疲,欣赏者闻而忘返。

家乡的房屋多是背山面水而筑。清晨,叫醒我们的不是闹钟和梦想,是清脆的鸟鸣声。小精灵们终于迎来崭新的光明,又可以振翅高飞,去天空衔回云朵做沙发,去河边揽镜自照梳妆打扮。他们之期盼光明,犹如小小的我们渴望长大去建功立业、拯救世界一样。当真的积累了一大把年纪之后才发现,立业不易、建功更难,连自己都拯救不了谈何拯救世界。于是又开始怀念无忧无虑的童年,感慨“越长大越孤单”,再说些“我不想长大”之类的胡话。

中午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嗓门最大的歌手非蝉子莫属。它们作为摇滚派实力唱将,改变了早晨轻柔婉转的曲调,转入慷慨激昂,一气呵成,不唱到声嘶力竭不痛快,宛如金戈铁马兵临城下,又似猛浪奔腾试比高,成功掀起一天中的高潮。此时,人们大都在凉席上、风扇前开始午休,动物们因惧热而潜伏,因此知了歌是主题曲。我们小孩子听厌了合唱,也会兴致勃勃地亲自邀请一两位明星来蚊帐里举办个唱。不过,受邀的多是小明星,大明星委实难得。

下午的天空被烈日烧得火红如铁锅,那一轮红日像极了烧饼,小伙伴们痴痴地想。轻盈掠过树林的布谷鸟不解风情地唱“火烧包谷”,一声长一声短,让人似乎闻到了烧包谷的香味。其时正值玉米新收之际,所以好吃的老家人将它的叫声译成这般。竺可桢在《大自然的语言》里将之译为“阿公阿婆,割麦插禾”。同是音译,差别有点大,可见俺老乡是实在人,人间烟火尽体现于飞鸟歌声之中。

好声音都在夜场登台亮相。一号选手是以蛐蛐为主唱的夜虫组合,低吟浅唱,不卑不亢,不争不散,深深陶醉其中。二号选手是田里的蛙,貌似得到过蝉老师的指点,有点高调和嚣张,不把对手放在眼里,在一片稻花香里热议着丰年。三号选手是林中倦归的鸟儿,时断时续的叫上一声,却衬托出别样的凄静。辛弃疾说“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仅仅是喧嚣夜场里一段虽惊艳却不起眼的插曲罢了。这场音乐会非得等到“平生不敢高声语”的金鸡啼鸣报晓后方才告一段落。

暑假,我和藕妹便在如此氛围里年年的成长。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和故土,如今为了生计在城里飘来荡去,我已少有回家乡的机会,更遑论悠长的暑假了。随着“山里孩子往外走”的情景一次次上演,曾经热闹的家乡人烟稀少,谁也没有闲情雅致去聆听这场由大自然主办的免费音乐会。偶尔午夜梦回,我仍是在午间赤着脚溜出房门捕蝉的少年,一抬头便看见藕妹期待的眼神。整个夏天从不停歇的乐曲萦绕在耳边……

 

(责任编辑:九如)

 

———“七天文学社”的家园,优秀作品的摇篮,我们在前进的路上———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