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文汇园(7月24日)

【索菲诗集】

无能为力

索菲

她不时莫名垂泪

他有时留意,有时不留意

有时明白,有时不明白

有时介意,有时沮丧

有时默默地搂着她

半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像流水,像落花

他无能为力

她也无能为力

 

【凤歌】

墙外

苏凤

夜宴杯觥交错

人影幢幢,我仍徘徊

在红火通天的墙外

一处寂静的园中

艺工者自甘寂寞

夜半牡丹怡然孤赏

月高风缓歌舞

主人与客提灯照

红颜

 

【龙在天涯】

流浪 旅行

 龙晓初

恢宏的街道 热闹的人群

你安静的走过这城市凡尘

遇见或者分开

欢喜或者感伤

你屏住感情如同呼吸

你无法与一座城市恋爱

却贪图另一个人的体温

每一次的旅行

就像一场心无归属的流浪

走不进 放不下

人生聚散

不过听一句陌生乡音

你想要的

始终是隔岸观火

 

【月光下的凤尾竹】

老港的鲸鱼

红山玉

从海洋来到港口

只因为你渴望像人一样生活

你因为看到人们而忘记孤独

忘记你原本属于大海

忘记你那回家的路

人们因看到你而沾沾自喜

他们破坏的环境在向好而生

可是他们转瞬就忘记

该怎样控制他们的随意

路过的船桨舞动着多刃剑

在锣鼓喧啸车马喧中

异乡再也没有一袭之地

供你仰望城市的灯火

 

【心海荡漾】

不负人生一场

吕孟申

岁月风雨催人老,皱纹悄悄爬上你脸庞

鬓如雪空惆怅,莫管汗雨交加,风吹过浮动暗香

生老病死,悲欢离合,致密绵长的思念敲击多愁善感的心

人生路上有多少困惑,多少曲折多少风雨沧桑

生活是无边的海,时而安静得无风无浪

时而在柔软的沙滩掀起波涛磅礴震天荡气回肠

看一眼星空,望一眼落日,所有的悲欢都云淡风轻

人生的喜怒哀乐,日子的幸与不幸都和日出日落一样

我若在你心上,嘶鸣战马又怎样

你若在我心头,八千里云月又何妨

走过岁月山河,历尽劫数尝遍百味人生

慢品人间烟火色,静观万事日月长

行路难,不在山,不在水,而在人情反复世态炎凉

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没有不能结束的战场

生命就像一场永无休止的苦役,超越困苦就是生活的强者

所有的过程和结果,都需要我们自己承担,把血汗洒在逐梦的路上

世上唯一不能复制的是时间,唯一不能重演的是人生

生活不是赶路,而是去感受一路的冷暖旖旎的风光

在孤独等待的岁月里,将颗颗泪珠串成珠帘,等待春的萌动

青春燃烧着梦想,活着爱着,有温度地存在着,不负岁月,不负此生一场

 

放手也是一种累(外三首)

白波

抱得太紧

我们的爱喘不过气来

抱得太紧

我们的心共振得厉害

而放手也是一种累

或许

只有左手和右手

永不厌倦

受伤的大姆指

是我的心事太重了

切菜的刀划破了我的大姆指

 

仿佛

潜入的情感

被别人参透

流出伤痛的血

蚁族

人类终就是渺小的

难怪有些人

终其一生

 

活在身体大小的房间里

死去

有的连个棺材也没有

把自己揉碎

装在头大的骨灰盒里

 

三叔

说好要过80大寿的

高大的身躯

挡住了岁月的风雨雷电

某天

到医院检查

不抽烟喝酒的三叔

诊断为肺癌

从此大把大把的药

大瓶大瓶的针水

一次又一次的化疗

最终抵不住那场检查

永远活在64岁里

 

夏日的玉米林(外一首)

蔡同伟

养眼的绿意

在田野里汹涌

盅然的青色

浓郁成葱笼诗境

汲取阳光雨水的给养

齐刷刷的个头寸寸攀升

拔节的音韵滴落

流泻一地乡情

威武的阵容

像排排身着铠甲的列兵

挺起笔直腰杆

行进通往金秋的征程

与狂风英勇厮杀

同暴雨顽强抗争

即使不幸倒伏

匍匐着也要前行

我也是一株玉米

植根于社会底层

风雨中茁壮

苦难中丰盈……

 

芳草地

芳草青青

茂盛在山岭

芳香清新

净化着环境

摇曳的草叶

滑落蝈蝈的歌咏

浓密的草丛

泻出蟋蟀的乐声

过路的南风

抚摸她们的芳容

欢蹦的牛羊

饱餐鲜嫩的丰盛

纤细的手臂

托起期望与憧憬

坚韧的根须

盘绕浑厚的土中

天然的植被

维系生态的平衡

绿色的火焰

点亮夏日的爱情……

 

大雨下个不停(外一首)

罗明清

一阵紧过一阵

雨声压倒了风声

而雷电,就像浑沌中的大鼓和射灯

打闪得耀武扬威

江河泛滥。河床撒手不管

昏昏浊浊中独自默诵圣经

天空没了扳道工。云,纷纷脱轨

大地挤满了殉情的水

 

让时间停下来

那是做梦。等候你的骆驼

已死在了沙漠

挺过千年的胡杨

似乎有话要说

年轻的河流,放下了故土

止步异地为湖

风声中的鱼

正思考如何拥有一双飞行的翅膀

 

微诗几首

洋中鱼

东山

古树以自杀的方式表示抗议老天以反常的气候表​示惩罚佛祖早已不悦关公也在愤怒​他们说要把你们打入十八层地狱​并不许从这里再起!

·枯树

人死了平躺于地树死了依然原地挺立

法华寺

寺已经改了名改了方向西轩已荡然无存空剩愁怅只有对岸的西山还在将柳河东痴情等待2020-07-18 18:25

愚溪

水里的洋中鱼可以做证岸边的石头也可以做证柳宗元前脚刚走我就后脚来了

愚泉

像河东先生记载的似已模糊不似记载的却在汩汩流淌我们冒着烈日寻寻觅觅无法窥视司马心中尘封的秘密

 

【古韵】

退休归去(诗二首)

许华凌/辽宁

今宵把酒兴油然,夙愿相酬许暮年。

幸我辞成书卷职,羡君买就打渔船。

江山秀美新筇屐,曲赋悠扬老管弦。

明日清晨当赴约,红尘浪迹做游仙。

苍天悯惜退休身,归去安居若水滨。

剩有藏书堪富贵,尚能沽酒不清贫。

峥嵘岁月杯中忆,锦绣河山眼底新。

我是吟风听雪者,余生合得做诗人。

 

忘忧与守望

陆锋

得闲,泡了一壶茶,又从书架上抽了本《诗经》翻阅。

随意翻开一面,扑面而来的就是“蘩、荇、薇、藟”这些字眼,像一群乡下女子,带着蓬勃的活力,落落大方地站在你面前,笑容里是掩不住的草木繁盛的生命力。

在《诗经·卫风·伯兮》中读到这么一句“焉得谖草?言树之背。”这个“谖”字,我在《诗·卫风·淇奥》中亦曾遇到,“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谖,有忘记之意。这里的谖草,指的就是萱草。而在古代志怪小说集《博物志》中也提到过萱草,说“萱草,食之令人好欢乐,忘忧思,故曰忘忧草。”这意思便对上了。

萱草,我是见过的,与百合长得极其相似。夏季,漏斗模样的橘黄色的大花在烈日下袅袅娜娜,大大方方地艳丽着,艳丽到有些俗气。

《诗经疏》称:“北堂幽暗,可以种萱”,北堂即代表母亲之意。古时候,游子远行前,就会先在家中种下萱草,希望减轻母亲对孩子的思念,忘却烦忧。古时,称母亲居室为“萱堂”,后因以“萱”为母亲或母亲居处的代称,萱草便成了中国古代的“母亲之花”。

古时候,交通和通讯都不方便,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为人儿女应该尽量陪伴在父母身边,如果一定要远游,也要告诉父母自己要去向何方。然,古人含蓄而内敛,父母子女之间不会直接表达情感。母亲绵密的关心藏在“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里,游子绵长的惦念写在“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诗篇中。

然,饶是写下了如此名句的孟郊,纵观其跌宕起伏的一生,写给母亲的诗仅三首。为世人熟知的,除了《游子吟》,便是《游子》了:“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门,不见萱草花。”游子远走天涯,慈母倚门凝望,母亲的眼睛只看着游子远行的方向,却看不到阶前的萱草花。孟郊用浅显的语言道出关于萱草和母亲的真相:萱草不能忘忧,对母亲来说,孩子是她最大的快乐与忧愁,而哪位母亲能忘记孩子呢?

只是,孟郊虽懂,却终究还是辜负了自己的母亲。他的母亲变成了一个守望者,只能拘谨地站在他的诗歌里。不知他离家时可曾种下萱草?母亲望断天涯路,却不曾等来远行的儿子,该是怎样的落寞与难过?

元朝诗人王冕在《墨萱图》中亦写到:灿灿萱草花,罗生北堂下。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寥寥数语,写尽母子间的牵念。

萱草虽意为忘忧,但母亲对游子的牵挂却终其一生。

天地幽暗,唯有萱草可以照亮一个母亲的心。

 

薄荷清香格外碧

汤飞

张姐带来几枝薄荷,分给大家,我讨得其一,插进装着小半瓶水的瓶子里,放置于家中窗台。每当为词句冥思苦想的时候,我抬头望向她,对生的披针形叶片绿得新鲜、发亮。若仍旧打捞不到称心如意的词语,便伸手端过,凑近鼻前深嗅,独特的清香足以醒神通心。恍然间,这股香气似乎像锯齿叶一般碧绿。

随遇而安是她的温柔性格。无力抗争,却不谄媚;一枝孤倚,却不孤独。她从容生长的痕迹日益明显——根部生出长长的乳白根须,头部冒出几粒叶芽。生命之坚强,坚不在外表,强应在内心。人以为她可怜兮兮,她反倒生机勃勃,施惠于人。我采摘三片叶子,洗净后放入透明的玻璃杯,冲以鲜开水。不一会儿,开水热情地激发薄荷香,包裹于丝丝热气里飘升,薄荷衬托着开水,晶莹中晕开碧意。二者堪称良配,专门给眼鼻、口舌上演一出精彩且精致的好戏。

不止我贪爱薄荷味儿,连喵星人亦不例外,狭窄的窗台正好供它展示敏捷的身姿。有几次,我发现它跟薄荷亲近,而它一旦察觉我的偷窥,立即高傲地昂头扬尾,装着漫不经心地走开。

果然是天生的冤家。

在文人笔下,它俩经常同时露面。陆佃的作品《埤雅·释兽》有“猫吃薄荷则醉”之语。其孙、著名铲屎官陆游在《赠猫》里说“时时醉薄荷”,又在《得猫于近村以雪儿名之戏为作诗》中化用之:“薄荷时时醉。”薄荷之于猫,恰如酒之于人,醉薄荷由此成为猫的昵称。《题画薄荷扇》二首,一首先夸香草(薄荷)出于幽丛,蝴蝶双飞翩逐晚风,不要怨恨乡下人很晚才认识,其实你早在楚辞里就已留名、出名。另一首同样以薄荷、蝴蝶开篇,接着笔锋一转,“自怜不及狸奴点,烂醉篱边不用钱”,慨叹自己连只猫都比不上。薄荷翠景、篱边醉客相映成趣,可惜日子并不总是如薄荷与开水的相遇那般融洽、美好。

稍晚于放翁的刘克庄丢失了一只饲养多年的老猫,他数落负心喵:羡慕邻翁富、嫌弃旧主贫(击鲜偶羡邻翁富,食淡因嫌旧主贫),贪玩、失职(蛙跳阶庭殊得意,鼠行几案若无人)。结尾处无可奈何地嗔怪:篱间薄荷堪谋醉,何必区区慕细鳞。谋醉薄荷丛不好吗,何必贪慕细鳞鱼。诗意在苟且面前不堪一击,饿肚子的醉丝毫不美妙,真不能怪猫咪另择高枝。

后来,陈郁借鉴了相同的意象,“牡丹影晨嬉成画,薄荷香中醉欲颠”(《得狸奴》)。小家伙在牡丹影间嬉戏,宛似一幅画,而酣醉于薄荷郁香,大有主子呼来不起身的架势。叶绍翁的《猫图》用词更直白:“醉薄荷,扑蝉蛾。主人家,奈鼠何。”业余爱好一大堆,唯独主业荒废。元人唐珙亦咏过“薄荷香浓醉晓晴”。

他们的留白在于:猫爱薄荷,人自然更爱。比如他们,比如我。幼时喜欢薄荷糖清凉生甜的口感,如今迷上了薄荷茶的味道,观品两相宜。瓶中的那枝薄荷,真是一道风景。

诚如顾城《叠影》所写的,生命的流动无始无终,薄荷草的影子格外清凉,我要清澈地热爱她。好比目光偏爱碧透的薄荷叶,味觉嗅觉痴爱碧莹的清香,我钟爱生活不同的馈赠。

 

【魁北克玫瑰】

镜中的女人 (七)

陆蔚青

她感到许多话从喉咙里向外冒,挡都挡不住,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看到自己的嘴唇张开,越张越大,这时,她突然感到自己的脸在改变。眼睛凹下去,鼻子竟然长了出来,就象童话里的皮诺曹一样。转眼之间,就横在两眼之间,象一道山分开两道湖泊。

朱迪连忙丢下电话,她想是不是情绪引发了基因变异?也顾不上再在房子问题上纠结,单刀直入的对母亲说,今天我不想讨论这件事。我想问问你,我们家祖上有没有基因变异的历史?母亲说什么是基因变异?朱迪说,比如一个人,本来是正常的黄种人,有一天突然变成了一个白人。母亲说那是白化病吧?我们家哪有这个,你爸和我双方家族都没有这个病。朱迪恨母亲的愚钝,又不想告诉她自己的异化,但总算知道了家族里没有个体的变异,也算达到了目的。又想起房子的事,感到脑子都是满满的,也就没闲心和弟弟呕气,只对母亲说,你可想好了,你若把房子给了他们,别说他们对你不再像以前那么孝敬。听那边母亲无言,才说,我不放手,也是为你好,人老了,总是得替自己想多一点。至于我,难道还去住那个房子不成?我不要了,你们想怎么就怎么办吧。

母亲那边这才嘘出一口气,说那等什么时候你有空了,去办个公证—-朱迪便放下电话,好像使尽了最后的力气。

母亲爱自己吗?自己爱母亲吗?

回过头看六指英格兰还卧在猩红色的大床单上,两只蓝眼睛宝石一样发出凛凛寒光,见她过来,居然一耸肩站了起来,不认识似的走了,朱迪这才想起刚才收养它的是个中国女孩。

夜晚来临。

这是白人朱迪的第三个夜晚。深蓝色的夜空中一轮皎洁的新月让她格外烦躁不安。她很想在夜色里走走,或者在夜总会消磨时光。她发现,以前每晚坐在窗前刻苦读书的生活,如今是不可能了。

是什么让她从一个安静的东方女孩变成了一个喜欢热闹的西方女孩?然而无论怎样改变,明天九点,她还会变成一个东方女人,她知道,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这样交替的生活着,她的外表只是内心的一种体现,她不是西方人,也不是东方人,她不是这里的人,也不是那里的人。她穿行在昼夜之间,穿行在东西方之间,穿行在矛盾之间。

朱迪凝视着古老的雕花的镜框,在镜中的女人,面色潮红,神色不安,而眼睛越来越亮。她用手抚摸着这个陌生的脸孔,她很想知道这是谁,但没有人回答她。(完)

 

(责任编辑:九如)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