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外国女人和加拿大豪门之间的战争

七天记者 颜宏

7月13日,蒙特利尔美术馆MBAM(Musée des beaux-arts de Montréal)董事会宣布解除与美术馆馆长兼首席策展人Nathalie Bondil的聘用合同,立即执行。而被解雇的强势女馆长则通过媒体发声,表示解雇理由完全站不住脚,真正的原因是自己不同意对Mary-Dailey Desmarais的任命。Bondil女士获得了包括魁省文化厅长Nathalie Roy在内的20多位魁省文化界、商界精英的支持,著名的法国奥赛博物馆(Musée d’Orsay)、日本东京宫(Palais de Tokyo)等一批其他国家的博物馆负责人都为她叫屈,让这场一个在魁省毫无根基却才华横溢的外国女人与渗透到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富豪家族之间的斗争大戏浮上了水面,震动了魁省文化、商业、政治精英层,波及世界博物馆业。

博物馆界女强人

Nathalie Bondil,1967年出生于西班牙巴塞罗那,在摩洛哥长大,后到法国学习。1993年获得法国卢浮宫学院(École du Louvre)艺术史硕士学位。卢浮宫学院是一所由法国文化部主管的公立高等教育机构,学校就开设在法国巴黎卢浮宫里面。研究领域主要有考古学、艺术史、人类学和金石学,由于拥有卢浮宫这个独一无二的教学资源而在欧洲乃至全世界久负盛名。

1994年,Nathalie通过了巴黎国家遗产学院(Institut national du patrimoine)竞争激烈的入学考试,于1996年获得博物馆学专业文凭。同年8月,获得文化遗产策展人(Conservateur du patrimoine)资格,主攻方向为古迹历史,只有获得这个资格的人才能进入政府机构如国立或市立博物馆工作。随后她顺利进入法国古迹博物馆(Musée des Monuments français)直到1998年。

1999年,她在卢浮宫学院的老师Guy Cogeval被任命为蒙特利尔美术馆的馆长,她也跟着来到蒙特利尔,担任欧洲艺术品策展人。因能力出众,于2000年12月被任命为美术馆首席策展人,负责艺术品保护、修复、图书馆、档案馆、科学出版物和展览等多个部门的管理工作。

2007年,她被任命为蒙特利尔美术馆馆长兼首席策展人,这是该馆历史上首位女馆长,同时也是一位极具创新精神的博物馆学家,开创了蒙特利尔美术馆历史上许多第一,她设计、策划了数十场与音乐、电影、时尚相结合的展览,极大地提高了蒙特利尔美术馆的知名度和国际声誉。

2008年,法国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去世,Natalie策划了一场走进Yves Saint Laurent的艺术世界为主题的展览,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展览期间吸引了14多万名观众,成为该馆当年参观人数最多的展览,并获得了旧金山美术馆的邀请继续展出。

2011年,她策划组织的“高缇耶的时尚世界—从街头到星空”(La planète mode de Jean Paul Gaultier : de la rue aux étoiles)的展览更是以130件独一无二的展品轰动了博物馆界,这不是这位艺术大师的作品回顾展,而是一次创新展,通过谐趣搞怪又精于细节的主题乐园向公众展示高级成衣的卓越品质,改变人们通常对高档成衣“曲高和寡”的刻板印象。此后,该展览在达拉斯、旧金山、马德里和鹿特丹市相继展出。

现在仍令人津津乐道的2019年展期长达半年的蒂埃里·穆格勒艺术展(Thierry Mugler – Couturissime),汇集了这位鬼才设计师1977年至2014年间150多件震惊全球的作品,其中大部分是首次公开展出,还有大量未发表的档案文件和设计草图,把这位拥有多重身份的时装设计师、导演、摄影师和调香师创造的超凡脱俗的自由世界彻底展示在世人面前。

在Nathalie成为馆长以来的13年时间里,蒙特利尔美术馆成为魁省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在加拿大排行第二,在北美地区列第八,在全世界排名第四十九。会员数量达到创加拿大记录的12万人,策划的展览也在全世界35个城市展出。

蒙特利尔美术馆现有藏品数量的四分之一都是在Nathalie的领导下获得的,美术馆的面积也增加了一倍:新建了Pavillon Claire et Marc Bourgie和Pavillon pour la paix Michal et renata hornstein两个展馆。笃信博物馆是社会进步载体的Nathalie还积极地把美术馆打造成教育基地,迄今为止已经向10万名儿童和成年人免费开放,还和450个学校、大学和社区组织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并成立了由Rémi Quirion领导的艺术与健康咨询委员会(Comité consultatif Art et Santé),和许多医院和研究机构开展艺术疗法的试点项目,在世界上具有领先地位,让2.3万多名饱受各种疾病困扰的人获得了益处,包括老年痴呆症、自闭症、厌食症等患者。其中民众了解最多就是与之合作的医生可以给病人开出一张独特的处方:去美术馆免费度过一天,还可以带上一名成年人和两名17岁以下的青少年陪同,相当于一个四口之家的美术馆门票。

Nathalie在魁省20年的职业生涯中获奖无数,她先后获得过魁北克勋章、加拿大勋章、文化部门年度人物、法国荣誉军团勋章(chevalière de la Légion d’honneur française)、法国艺术文化勋章等。

豪门作舟好撑船

故事的另一位女主角是Mary-Dailey Desmarais,今年39岁。她出生在美国,父亲是Map Capital Corporation的首席执行官,纽约长老会医院(New York-Presbyterian Hospital)和纽约市芭蕾舞团(New York City Ballet)基金会的管理人,母亲是心理治疗师。她本人毕业于哈佛大学,又在耶鲁大学获得了艺术史博士学位。2008年嫁给了魁省著名富翁、加拿大鲍尔集团的创始人德马雷(Paul Desmarais 1927-2013)的孙子、现鲍尔集团副总裁——德马雷三世,正式跨入豪门。当年,这一传奇婚礼登上了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各大媒体。

2015年,年轻的Desmarais夫妇以480万元购买了前加拿大总理马尔罗尼(Brian Mulroney)在蒙特利尔首富区—西山区的豪宅,正式定居蒙特利尔。曾在纽约现代艺术馆(Museum of Modern Art de New York)、耶鲁大学艺术馆任过职的Mary-Dailey Desmarais顺利成章地在2014年进入蒙特利尔美术馆工作,担任助理(Commissaire adjointe)。

毫不妥协遭解聘

2020年6月,因为Nathalie的馆长合同即将到期的缘故,担任蒙特利尔美术馆董事会主席已经一年之久的Michel de la Chenelière开始和Nathalie谈论再续签三年合同的事儿。这时Nathalie得知董事会新创立了一个职位——策展总监(directrice de la conservation),负责策划展览。而原来的策展团队是在馆长和首席策展人,也就是自己的直接领导下的。而新职位的提名人则是Mary-Dailey Desmarais,尽管她的综合评估在四名候选人中排名第四,但董事会还是决定任命她。这让Nathalie感到困惑不解,Mary-Dailey曾在她的手下工作过6年,能力有限。于是Natalie在Mary-Dailey任命的公示中表现得很是保留。

她的态度引发了和董事会主席之间的激烈争论,Nathalie坚持认为Mary-Dailey缺乏人事管理经验,不太适合担任全面统筹、管理的正职,建议她从副手做起比较好。因为疫情的关系,通过邮件和视频会议交流的两人很快变得剑拔弩张。到了7月10日星期五,迟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已经有些恼羞成怒的董事会主席Michel de la Chenelière给Nathalie发出了最后通牒:维持Nathalie的任期到2021年合同到期时结束,这期间为了能够和谐、有序和彼此尊重地过渡,Nathalie要淡化自己在蒙特利尔美术馆中的角色,每月一次或者根据董事会主席的要求汇报一次工作。拒绝了这一具有挑衅意味甚至侮辱色彩的提议的Nathali在接下来的星期一,也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7月13日,等来了一纸解聘书。

美术馆在7月13日公开发布立即解除Nathalie职务的新闻稿,其中写到董事会去年接到了几名员工对馆长的投诉,还有骨干工作人员离职的事件发生,于是委托了一个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自2019年10月起进行调查和评估。这家人力公司开始进入美术馆调查,并与大约50名员工进行了谈话,调查报告的结论指出这里的员工承受着心理骚扰,职业疲惫,管理层当着其他员工的面发怒或斥责员工,还会在冲动下做出某项决定,让几个月的工作白费。董事会认为Natalie粗暴的领导方式让整个工作气氛变得“有毒”,无法再容忍,必须做出改变,所以决定解除她的职务,立即执行。Nathali随后接受不同媒体的采访,反驳说这是一个谎言,可能只有一个人对她的领导不满,根本不是工作气氛的问题,而是找借口让她走人,因为她不同意Mary-Dailey Desmarais的任命。

到底谁是谁非,外人很难确定,但值得玩味的是,董事会也承认Nathalie本人并没有直接受到美术馆员工或者工会的投诉,也即是说这份调查报告中提到的各种投诉与Nathalie本人并不相关。

获邀参加精致的蒙特利尔美术馆年度筹款晚宴是蒙特利尔名流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背后角力才是真

董事会主席Michel de la Chenelière,出生、成长在法国,1969年20岁时来到蒙特利尔,1975年获得加拿大国籍。他在文化届的名声并不太好,主要靠出版法语教科书发了财,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出版社,后在2006年被媒体巨头Transcontinental兼并。他同时是一位艺术爱好者和慈善家,仅在2011到2015年就给蒙特利尔美术馆捐赠了500万元,所以美术馆理事会以他杰出的赞助帮助美术馆扩大教育和社区公共项目实施为由提名他为下任董事会主席,接替原来的董事会主席Serge Joyal,那时他是Serge Joyal的副手。

Serge Joyal是德马雷家族的忠实干将,这位著名的艺术品收藏家和蒙特利尔美术馆主要捐赠者以前负责鲍尔集团公司的艺术品收藏业务,是已故亿万富翁德马雷及其妻子Jacqueline Desmarais的好朋友。

德马雷夫妇是蒙特利尔美术馆的主要捐赠者之一,捐赠数额非常之大。德马雷家族的后辈继承了这一光荣传统,继续向美术馆捐款资金和收藏品,同时还是美术馆一年一度高端筹款晚宴上最重要的嘉宾之一,他们不但自己捐钱,还利用影响力号召其他富豪捐赠。

在这场引发全世界博物馆界围观的大戏中,已经去世的富翁德马雷两个儿子之间的不和再一次显现在世人面前。德马雷的儿子André Desmarais和夫人France Chrétien Desmarais在其家族掌管的媒体《新闻报》(La Presse)上公开表示对Nathalie的支持,担心这一纷争会影响美术馆的管理,并指出董事会的成员不应该干涉美术馆的日常管理。这话无疑是针对董事会主席Michel de la Chenelière说的,同时也在批评引发风波的Mary-Dailey Desmarais以及她的公公婆婆德马雷二世(Paul Desmarais Jr)和Hélène Desmarais。据一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人士说,这对妯娌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简直水火不容。

同样谁都不能得罪的《新闻报》也在7月21日刊发了Michel de la Chenelière的公开信,辩解说董事会做出让Nathalie下课的决定,是为美术馆的最大利益着想。董事会在做出决定前,已经预见了会引发强烈的反弹,因为美术馆取得的成功及目前在世界舞台上令人羡慕的地位很大程度上与Nathalie的能力和个人魅力有关,董事会很了解社会上的声音,但董事会不能无视其授权的人力资源公司撰写的独立调查报告,为了解决报告中提出的各种问题,董事会无数次和Nathalie沟通试图找到解决办法,甚至允许她完成最后一年的任期,但都遭到拒绝,为了美术馆及其员工的最大利益考虑,不得不做出解聘的决定。

这封公开信的评论区成了过山车现场,有人指出这是欲加之罪;有人质疑为什么不公布调查报告;有人说德马雷家族为了获得权利什么都会做,Michel de la Chenelière不过是个执行者;还有人说艺术品、收藏品等历来是最好用的洗钱、提供政治献金甚至行贿受贿的途径,必须安排自己信任的人执掌,Nathalie已经完成了让美术馆振兴的任务,该让德马雷家族摘果子了等等。

冰山一角莫见怪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对蒙特利尔美术馆的名声和发展都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魁省文化厅长Nathalie Roy决定委托一家独立公司对事件进行调查,同时看看美术馆董事会是如何对美术馆管理团队进行监管的。魁省政府每年给美术馆拨款1600万元,有权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美术馆已经等不及了,7月20日向全世界启动招聘Nathalie接任者的选拔程序。

在这个事件中,无论Nathalie多有才华、做出了多大的贡献,都无法改变被赶走的命运,因为另一个有权势的人想要她的位置;无论外界有多少惋惜声、反对声,有多少所谓的社会精英或名流对董事会的决定感到遗憾,都不会让董事会做出让步,在权势面前,这些呼声都微不足道。

若不是Nathalie在公众中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在业界具有一定的地位,民众才有了看戏的机会,对类似的幕后操作、权利游戏有一点点认知,其实这样的剧目每天都在各种机构、组织中上演,吃瓜群众只是不得而知罢了。

举个例子。Nathalie被解职事件与2014年蒙特利尔公交公司STM的前总经理(Directeur général)Carl Derossier 被解职如出一辙。Carl Derossier在STM工作了30多年,从最基本的公交车司机、地铁司机做起,几乎所有岗位都做过,凭着优秀的品质和管理能力一步一步成为公司总经理,几乎受到所有员工的爱戴,完全可以在总经理的位置上体面地工作到退休,但随着Denis Coderre在2013年当选为蒙特利尔市长,一切都改变了。

成为市长的Denis Coderre一上任就把自己的亲信、从没有公交行业经验的前记者Philippe Schnobb任命为STM的新总裁。这位空降的总裁既没有公交运输的相关知识,也没有STM日常运作的管理经验,无论是管理层还是普通员工有什么难题还是会找Carl Derossier商量,这让新总裁感到了威胁,勉强忍耐了一年后,STM董事会在2014年12月宣布解除Carl Derossier的职务,理由是能力不够。Philippe Schnobb还举例说明,说每天都能接到乘客抱怨地铁站台上没有垃圾箱,于是找Carl Derossier了解情况,后者解释说站台的垃圾箱已经成为安全隐患,经常有人在里面放火甚至安放假炸弹,还有人把里面的垃圾故意撒到站台上等,所以公交公司决定不在站台上设置垃圾箱。Philippe Schnobb则表示不能简单粗暴地撤除垃圾箱了事,应该提供。但Carl Derossier被解职后,垃圾箱并没有装回去,至今STM的地铁站台上都不设垃圾箱。

资本社会是个钱说了算的社会,维持表面上的一团和气是资本集团之间斗争与妥协的结果,只要大体公平,一般事件不会有多大浪花。这次博物馆策展人之争短期看对蒙特利尔美术馆产生了巨大的负面效应,但祸兮福所伏,虽然牺牲了Nathalie Bondil的个人利益,但对美术馆长期发展也不见得就是坏事。希望Nathalie能以个人魅力再创辉煌,希望蒙特列尔美术馆继续在世界博物馆界绽放光茫。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