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星火 快速燎原 第二波疫情提前到来?

七天记者 梓丰

自3月份新冠病毒疫情在魁省爆发以来,蒙特利尔一直是疫情的震中。随着天气变暖以及防疫措施效果的显现,魁省的疫情开始放缓,近日来曾经的疫情中心蒙特利尔的每日确诊病例降至2位数时,人们开始放松警惕。但南岸Montérégie地区的确诊案例却突然逆势增长。其中的一个小细节是在Brossard市购物中心DIX30的Mile Public House酒吧爆发的疫情中,坐在一张桌子的5个人检测结果无一例外全部为阳性。而7月5日一天魁省共有79例新增感染案例,其中55名都在这一地区,成为新的疫情爆发中心,当地的公共卫生部门也在7月7日要求所有在6月30日去过该酒吧的人都去进行病毒检测,而这一切的源头只是一场家庭聚会。

十人变百人

南岸Saint-Chrysostome地区一名15岁的女孩跟妈妈商量想请几个朋友来家里聚会,开个小party。妈妈表示只能是最多有10人参加的小聚会,女孩同意了。到了聚会这天,也就是6月28日,女孩的妈妈去了朋友家,女孩的几个朋友也陆续到来,打算开一场围着篝火的chillin。这是一个美式俚语,意思是什么都不做但仍觉得很开心,相当于relax。这期间她的一个朋友表示,魁省政府的防疫规定聚会最多可以有50个人,所以可以邀请更多的朋友到来。实际上,最多50人聚会的规定是指电影院、教堂等公共场所,私人举办的聚会最多只能有10人,参加的人最多只能来自3个家庭。

于是参加这场聚会的少男少女们开始呼朋唤友,邀请更多的人前来。随后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女孩的掌控,一些前来参加聚会的人开始在社交平台Instagram和Snapchat发布女孩家的地址,声称正在举行一场好玩的露天party,要求大家都来玩。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挤到女孩家里狂欢,有认识的,更有根本不知道是谁的,屋里、屋外、后院都是人,没人佩戴口罩,更没有人在意社交距离,最多时有差不多60人同时在场。

随着到来宾客数量的增加,女孩变得越来越紧张,一方面担心参加聚会的人太多,导致邻居报警,招来警察;另一方面也担心新冠病毒,这么多人密集地聚在一起,万一其中有人感染了病毒,后果不堪设想。她试着跟一些人说要保持社交距离,也尝试着表示聚会结束,大家各自回家,但玩Hi起来的年轻人根本没人听。

明知故去

在女孩的紧张、忧心中,这场失去控制的party终于结束了,没有警察上门,也没有出什么意外。但第三天开始,女孩开始感到不舒服,当晚参加聚会的人中有人表示感染了病毒。而她的一个朋友告诉她当晚参加聚会的人中,有个女孩在前几天参加的另一场聚会中感染,检测结果为阳性,但她隐瞒了这一事实,依然和众人狂欢。

一个参加聚会的17岁男孩妈妈对媒体说,当天允许自己的儿子去参加聚会是因为那是一个小规模的、室外围着篝火的聚会,但是没想到party会失控。聚会后的第三天,男孩开始感到特别疲惫,特别不舒服。五天后,一起参加聚会的朋友通知男孩说他们都去了做了病毒检测,有18人的检测结果是阳性。男孩这才跟妈妈描述了当晚的真实情况,其实他当晚只停留了一个小时就出来了,因为太热,人又太多,自己不喜欢,但一个小时足以被感染。

连锁反应

6月28日这场聚会后,毫无察觉的年轻人有的照常逛街,有的照常聚会,打暑期工的则照常上班,这些年轻人的流动致使Montérégie地区爆发多处聚集性疫情,并导致多个场所关闭或彻底消杀:

7月4日,Mercier小镇的一家快餐店Grégoire et fils因一名参加那场聚会的员工被确诊而不得不关闭,什么时候重开不得而知。这名确诊员工还参加了6月30日在Mile Public House酒吧举办的聚会

 

快餐店Grégoire的老板Jean-François 和Emmanuel Grégoire

 

7月6日,Mercier 小镇的面包店boulangerie Fantaisie du blé因一名参加那场聚会的员工被确诊而不得不关闭,30多名工作人员回家隔离,给店主带来巨大的损失。同一天,该地区的青少年中心La Maison des jeunes de Mercier因有员工在那场party中被感染而宣布暂时关闭。

7月7日,Mercier 小镇的Resto-Bar Lachapelle因同样的原因宣布暂时关闭。

该地区的IGA Extra Famille Reid-Boursier和IGA Extra de Châteauguay超市都有员工因参加了女孩家的聚会而被确诊,虽然没有关闭商店,却也让几名与确诊员工有密切接触的人员回家隔离,还不得不花费人力、物力对整个商店进行彻底消杀,有同样遭遇的还有该地的一家麦当劳店……

附近市镇Sainte-Clotilde的一名消防员在6月30日的聚会中被感染后,导致10名与他一同出警的同事不得不隔离,占了当地全体消防员的三分之二,在未来的两个星期里,如果那里发生火灾,这个消防站将不得不请求邻近市镇消防人员的援助。

附近的MRC du Roussillon和Jardins-de-Napierville也未能幸免,已经有两家商店因员工被感染而临时关闭。

同时感染还在继续,不得不关闭的商业名单还在延长。

女孩家以及Mile Public House酒吧聚会引爆的疫情也给Montérégie地区的公共卫生部门带来巨大的工作量,特别是负责流行病调查的部门。现在不同于前一阶段宅家、封锁的阶段,每个人的生活轨迹都比较固定,与其他人没什么交集。现在已经是解封、重启阶段,这些少男少女的社交生活丰富多彩,几乎每个人都有十几名甚至几十名密切接触者,而且他们在一起时似乎并不把社交距离当回事,见面时照旧握手、拥抱、吻颊。比如Grégoire快餐店确诊的员工并没有和参加party确诊的一名女孩有密切接触,但他的朋友们则和那个女孩行吻颊礼、拥抱等密切接触,这名员工则和这些朋友们挨个握过手,从而感染了病毒。

网络发酵

随着参加party的年轻人陆续出现症状,party的组织女孩一直配合当地公共部门的工作,先后在自己的Facebook上5次发布信息,要那些参加自己家party的人如果出现症状的话留下姓名、电话号码、邮箱地址等个人信息,她也同时在社交媒体上收到各式各样的谴责。

7月5日,这名女孩在Facebook发布了道歉信,承认自己组织这样一个party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对自己行为造成的后果向所有受到影响的同龄人、他们的家长以及家庭表示深深的歉意。她写道:“我非常理解你们的愤怒,但也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错。确实,主要错误在我,但那些到来的人并不比我好。另外那个明知自己的检测结果为阳性的人依然来参加我的party的人也很不好。”

这份公开信发布后,依然有不少人继续指责这名女孩,甚至辱骂她,但也有人对她表示理解,指出这并不是她一个人的错,那些前来的人也应该意识到病毒的传播,特别是那些送孩子前来的家长也应该承担部分责任;还有的人对她勇于认错给予鼓励,并祈祷病毒的传播能被控制在有限的范围内。

这个女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希望自己的名字能出现在媒体上,以便给所有的年轻人以警示,但她的母亲则希望能够保持匿名。这位母亲表示允许自己的女儿在疫情下举办party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决定,现在只能尽可能保护女儿不因此受到网络霸凌。

警钟长鸣

在疫情刚刚开始爆发,魁省政府决定给社会按下“暂停键”时,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就曾在疫情通报会上专门向年轻人喊话,要求他们听从并遵守防疫规定,呆在家里,不要外出,保持社交距离。随着魁省疫情放缓,宅在家里几个月的年轻人早就按捺不住,频频出现聚集的新闻,相应的新增确诊病例也从原来的老人院老人为主转向年轻人为主。尽管魁省公共卫生长官Horacio Arruda多次表示新冠病毒非常狡猾,无处不在,疫情虽然放缓,但绝不能放松警惕,特别是年轻人更要注意,还特意找了两名在年轻人中有影响力的明星来传递防疫信息,但很多人似乎对此并不在意。

网络上曾有段子说“新冠病毒专制各种不服”,其实就是说麻痹大意是防控疫情的最大隐患。Saint-Chrysostome小镇的party事件不是疫情中发生的第一起聚集性疫情案例,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但这一事件再一次让我们看到放松警惕带来的病毒快速传播以及由此带来的严重后果。

Mercier小城的市长Lise Michaud和当地的商会都表示疫情爆发给当地的经济带来了严重的后果,多家商业企业暂时关闭,几百人需要隔离。面对突发的疫情,该市请求魁省公共卫生部门在当地建立一个检测中心,以满足当地的检测需求。这一请求得到了公共卫生部门的批准,一个无需预约的检测点在当地一个购物中心搭建起来,并于7月9日开始提供检测服务。

自新冠病毒疫情在世界各地爆发以来,相比于南面的邻居,加拿大的防疫情况还不算太差,即使是疫情最严重的魁省也是北美地区遵守防疫规定较好的地区,希望这次的party事件能够给民众再一次敲响警钟,继续保持“战时状态”,在与病毒共存的现实中尽可能减小病毒的传播速度和广度,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少出门、不聚集、勤洗手、戴口罩。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