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对香港的特殊待遇,华盛顿就赢了吗?

七天特约评论员 贾罗

随着香港国安法立法工作进入最后阶段,华盛顿打出制裁牌。美国时间6月29日,美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停止向香港出口防卫产品,并将对出口香港的军民两用科技产品实施新的贸易限制,与出口至中国大陆的相关产品同等对待。几乎同时,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宣布,停止给予香港不同于中国其他地区的、包括出口许可证豁免等在内的经贸特殊待遇,意味着华盛顿取消了对香港的特殊相关待遇。

国家安全是一个国家稳定发展的前提,关乎国家核心利益和国民根本利益,出台国安法是国际通用惯例。美国建国后,出台了《煽动叛乱法》《间谍法》《1947年国家安全法》《外国情报监视法案》《外国使团法》等一系列安全法。“9·11”恐袭事件后,美国又颁布了《爱国者法案》《国土安全法》《保护美国法》。为限制外国企业对美投资,近年华盛顿接连推出了《外国投资与国家安全法》《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美国也由此成为世界上国安法最多的国家之一。

这其中的个别法律或条款打着国家安全的旗号,其实侵犯了公民人权,甚至行的是贸易保护和监视全球之实。纵然面临国内和国际社会指摘,但华盛顿在国家安全立法上从未打算踩刹车。

由于香港法律此前存在漏洞,给了一些暴乱分子可乘之机。2019年修例风波中的一系列暴力乱港事件,严重冲击了香港社会稳定和营商环境,不仅零售、旅游、酒店等行业如同遭遇“十级地震”,民众生命财产安全也同样遭遇严重威胁。香港作为中国领土一部分,中央政府有责任维护其安全稳定。北京出台香港国安法,就是要补上法律漏洞。

面对香港国安法,华盛顿给其贴上压制自由等标签,竭力阻挠。事实上,相较美国权力膨胀的国安法体系,香港国安法在立法上拿捏有度、分寸有术,旨在对暴力分子精准打击。香港政务司长近日表示,香港99.99%的人不会受到国安法影响,只有恐怖分子及暴力分子才是被惩治对象。怡和集团、太古集团、汇丰银行、渣打银行等欧美企业也公开为国安法背书。香港近日一份民调显示,67.8%受访者认同香港有责任维护国家安全,59.6%受访者认同国安法立法禁止四种罪行,55.7%受访者认为国安法不会影响香港言论和集会结社自由。5月底,300万港民签名力撑香港国安法,也充分反映了大多数港人的立场和态度。

对自己出台国安法理直气壮,对中国出台香港国安法却挥舞制裁大棒。这是典型的美式双重标准。近日,美国《国家利益》刊文称,美国对盟友、竞争者、对手、国际机构采取越来越强制性的态度,让其全球形象进一步衰落。这次华盛顿在香港问题上打出“双标牌”,违反了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让其国际形象再度减分。

自打响对华贸易战后,特朗普很快打出了香港牌,其目的是希望借香港问题施压中国。2020年是美国大选年,华盛顿却在新冠疫情大考上得了差评,特朗普政府需要转移国内矛盾,香港问题再被端上白宫案桌。

目前来看,对于香港问题美国一直踩油门,但华盛顿在香港问题上用力越猛,对其造成的内伤也越重。如今,华盛顿宣布取消对香港特殊相关待遇,这对美国来说就是一记“七伤拳”。首先,华盛顿在香港问题上不停手必然会招致北京对等报复。《香港自治法案》近日在参议院闯关成功后,中国外交部便决定要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方人员实施签证限制。华盛顿步步施压,北京不得不回击,中美关系波折不断,对中美都没好处。

其次,特朗普政府将制裁板子打到香港身上,最终也会疼在美国企业身上。2009至2018年美国累计对港顺差2970亿美元,位列美国全球贸易伙伴首位,对港贸易也为美国创造了数十万就业岗位。2018年香港已是美国第三大酒类出口市场、第四大牛肉出口市场、第七大农产品出口市场。相反,香港对美出口只占出口总额很小比例。此外,香港还有约1300多家美国企业、280多个地区总部、440多个地区办公室,数目为全球各国或地区中最多。取消对港特殊相关待遇,香港的确会受损,但华盛顿承受的代价显然不可低估。

取消对香港特殊待遇,其实也取消了香港对美的“特殊待遇”。这也难怪美国香港商会会长早泰娜近期发表声明称,如果华盛顿宣布取消对香港特殊待遇,对在香港的美国人来说是悲伤的一天。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