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绑定 自由何在

深度绑定 自由何在

七天记者 颜宏

2020年的7月1日不仅是加拿大的国庆日,也是取代原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美墨加贸易协议(USMCA)正式生效的日子。这项在特朗普的逼迫下,美墨加三国经过一年多艰难谈判达成的贸易协定完全有可能给疫情后的北美地区经济恢复带来福音,但美国却威胁说如果加拿大不对铝制品的出口施加限制,将对加拿大的铝产品征收10%的关税,这给北美地区经济复苏的曙光又蒙上了一层阴影。特鲁多也在新闻发布会上多次隔空喊话特朗普说加拿大铝制品不会对美国本土铝业造成伤害,加拿大和美国的经济是如此紧密相连,美国政府的惩罚性措施伤害了加拿大,最终也会损害自己。

由来

说到北美贸易协定就不能不说到加拿大历史上著名的亲美总理马尔罗尼(Brain Mulroney)。马尔罗尼出生在魁北克省Baie-Comeau的一个爱尔兰裔家庭,父亲在当地一家纸浆厂做电工。他小的时候,芝加哥的传媒大亨Robert McCormick每次来到工厂视察,都会要求嗓音很好的马尔罗尼唱歌给他听,之后给他50元奖励,这在上个世纪40年代时可是数额不菲的一笔“小费”。马尔罗尼长大后在很多场合都跟人骄傲地提到过这些童年往事,当然也有很多加拿大人对自己的总理给美国人献唱感到不快。

采用各种阴损及幕后操纵挤掉当时的保守党党领Joe Clark,并在1984年赢得联邦大选成为加拿大第十八任总理的马尔罗尼对同是爱尔兰后裔的里根总统非常敬仰,也非常赞同他提出的自由经济理念。他邀请里跟在1985年爱尔兰传统节日Saint-Patrick节庆祝期间在魁北克城会面,史称“三叶草峰会”(Shamrock Summit)。三叶草是爱尔兰的国草。两国最高领导人夫妇当时还合唱了一曲《当爱尔兰的眼睛在笑》(When Irish Eyes Are Smiling)。在马尔罗尼的领导下,加拿大比以往更加紧密地同美国团结在一起。根据《美国自由信息法案》(U.S.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解密的白宫文件显示,白宫得到马尔罗尼获选胜利的消息后非常高兴,认为马尔罗尼跟里根政府意气相投,加拿大会有一个“亲美”的政府。

Photograph_of_The_Reagans_and_Mulroneys_in_Quebec,_Canada_-_NARA_-_198561_调整大小

马尔罗尼果然没有让白宫失望,他一上任就取消了前任老特鲁多搞的“国家能源计划”(National Energy Program),并把原本为了限制外国资本收购加拿大产业的“外国投资审核局”,改为“外国投资局”。一字之差下理念大不相同,外国投资局的宗旨不再是评估风险、限制外资而是大力引进外资,特别是美国的资本。

毫无执政经验的马尔罗尼在经过最初两年的混乱后,从1987年开始筹划重大的政治变革:对内推行米奇湖法案(l’accord du lac Meech);对外推动与美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这与他竞选时的承诺完全相反。反对加美自由贸易的人士认为当时加拿大出口到美国的货物已经占到加拿大全部出口额的将近80%,完全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的风险太高,应当留出份额扩展其他国家的市场;还有人担心自由贸易会伤害加拿大的独立自主,危及加拿大的公共事业和文化产业,因为一旦进行“自由贸易”,就不能使用政府资源进行行业补贴。但马尔罗尼坚持认为与美国签署贸易协定对加拿大经济有好处,可让加拿大商品自由地进入美国市场,不再受美国关税保护的困扰。1987年10月4日,《加美自由贸易协定》(Canada–United States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CUSFTA)达成,两国领导人于1988年1月2日签署,其目标是到1998年的时候,消除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税,实现贸易的自由往来,但这一协议能否成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法案还需要两国议会的批准。

在1988年举行的联邦大选中,这一协议成为各个政党争论的焦点。当时的自由党和新民主党都反对这一协议,自由党党魁John Turner讽刺地说“(马尔罗尼)用一支笔把加拿大卖给了美国。”但由于自由党的内斗让马尔罗尼再次赢得了大选,这是加拿大历史上第一次从语言到行动上都“亲美”的人获得了选举胜利,这份加美自由贸易协定也随即于1989年生效。这个协议消除了两国之间的贸易壁垒,把当时2,700万人口的加拿大和2亿5千万人口的美国整合在一起。据后来解密的白宫文件披露签订跟加拿大的自由贸易协定,是美国的一大“胜利”。美国谈判代表还说:“加拿大人根本不明白他们签了一个什么东东,二十年后他们得围着美国经济的指挥棒转。”

搞定了加拿大,致力于打造包括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及加勒比海诸国在内的“北美共同市场”的里根政府再接再厉,把墨西哥也拉了进来,《加美自由贸易协定》变成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NAFTA),并于1994年1月1日正式生效,同时宣告北美自由贸易区(North America Free Trade Area)正式成立。墨西哥的加入让很多加拿大人本来想得到的贸易好处又跑到墨西哥去了,因为那里的生产成本更低。不过这个协议确实让北美跨境贸易繁荣起来,但也把加拿大的经济绑到了美国的战车上,再也无法独立自主。

无奈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和北美自由贸易区的建立对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来说都意义重大。依据美国对外贸易统计数据显示:北美自由贸易区自1994年成立后,不但成为全球最大自由贸易区,三国间的贸易总额也大幅增长,只是美国输往加拿大的贸易增长,在前四年呈大幅增加,自1998年开始呈递减的趋势。

执行了20多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被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的特朗普喷得一无是处,称其为“史上最糟糕的卖身契”。而上台后坚决执行竞选承诺的特朗普也不断地逼迫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意重新谈判。最终三国自2017年8月中旬启动新版本的贸易协定谈判,但三方在汽车工业、农产品准入、争端解决机制等重要议题上分歧巨大,谈判过程一波三折。在两次中断谈判后,墨西哥首先妥协,于2018年8月与美国达成共识,随后加拿大也不得不重返谈判桌,并派出特鲁多的高参、时任加拿大外长的方慧兰主亲自主持,最终在2019年10月三方就新的协议达成一致,并将其更名为美墨加协定USMCA(The 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但直至2019年12月才正式敲定该协定细则并递交至各国议会审批。为什么需要这么长时间?因为即使是协定意向达成后,三方仍对协定里面的各项条款细节存在严重分歧,而在强势的美国压力下,基本上都是以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妥协而收尾。

USMCA: Trump's new NAFTA deal, explained in 600 words - Vox

这场美国主导并在谈判中大获全胜的新版贸易协定已经不再那么“自由”,在国民待遇与市场准入、原产地原则、数字贸易、争端解决等多个领域的标准与实施进行了更细致的规定。这种“不自由贸易”在汽车产业表现得尤其明显。在原贸易协定框架下,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主要汽车厂商纷纷在墨西哥设厂组装,以便进入美国市场。但USMCA生效后,汽车产业布局将发生重要变化。因为协定将原先的原产地规则进一步提升,即汽车零部件的75%必须在三国生产,才能享受零关税,高于此前62.5%的标准;到2023年,零关税汽车40%-45%的零部件必须由时薪最低16美元的工人所生产。

Insights into Editorial: The new deals — on U.S.-Mexico-Canada ...

根据这个新的协议,加拿大将向美国开放价值160亿美元的加拿大农产品市场,同时大幅增加对美国玉米等农产品的进口。协议要求北美生产汽车使用的70%的钢材要在这三个国家生产,关闭了使用其他国家半成品钢材的大门,并提出更严格的钢铁标准。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意用7年时间逐步采用新的钢铁标准。美国则取消了对类似标准铝的需求,但同时警告称,10年后将重新考虑这一要求。

特朗普非常痛恨现有的WTO主导的多边贸易秩序,喜欢两个国家之间制定双边贸易机制,这样谈判参与的人少,更加灵活和直接,也可与时俱进,方便调整,最终的意图是重塑世界贸易格局,建立新的朋友圈,并将非市场经济国家排除在外。尽管加拿大和墨西哥都希望继续留在多边贸易机制中,但也不得不接受新版协定中增加的 “毒丸”条款:如果三国中任一国家要与“非市场经济地位”国家达成自贸协定,需要提前3个月通知其他两国,并在签署协定前至少30天将拟签文本提交给其他两国审阅。同时,其他两国拥有在6个月内退出USMCA、达成双边协定的权利,把三国多边贸易变为另外两家的双边协议。

这份新的贸易协定根本意图是为了保护美国自身利益,符合“美国第一”的政策主张。现在因美国的原铝冶炼厂主要集中的10个州中,有8个都是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胜出的州,为取悦选民,特朗普又计划不惜损害加拿大的利益而挥舞关税大棒也是顺理成章,自然而然了。

目前新的USMCA是否比原来的北美贸易协定更对加拿大有利还需要几年时间的验证,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这一协定的前景随着美国选情的变化而充满了不确定性,也让正在努力重启的加拿大商业企业无法做出规划,并采取行动。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