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骗华人 水有多深?

七天传媒记者 颜宏 6月26日 蒙特利尔

涉嫌被“世界旅游文化协会”(ATCWW)以旅游名义骗钱的卑诗省本拿比市的部分受害者受市长侯迈豪(Mike Hurley)邀请座谈,表示将敦促皇家骑警加快办案,并给老人们提供法律援助,把这起在去年下半年爆出的旅游诈骗案再一次推上媒体头条。

源起

根据各方面的信息,2019年4月到7月之间,“世界旅游文化协会”在本拿比市和中国广州,大力宣传和推销两个旅游项目,分别是加勒比海邮轮和迈阿密11天游,旅费是1,500美元至2,000美元,参加人数为101人;以及迪拜豪华7日游,旅费是2,003美元至2,271美元,参加人数32人。

 

640-37

640-38

 

但最后的旅游并没有成行,原本承诺的两个旅游项目都落空了。既然旅游不能成行,那理应获得退款,但整整一年过去,受害者向ATCWW屡次要求归还旅费,但始终不得回应,也于去年年底向皇家骑警报案,但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估计被骗金额多达22万4000美元。

不得已的老人们在6月18日来到本拿比市政府外示威,要求市长介入。

 

640-39

老人们表示,无论是推介会还是旅游宣传都有一个叫“钟恩光”的人参与,此人也是“世界旅游文化协会”副会长。根据双方往来的微信消息得知,钟恩光让所有决定参加旅游的人将钱款打入“世界旅游文化协会”在道明银行(TD)的户口,并称会转交相关的旅行社。此外,他在招揽旅客时还称,本拿比市长也有意参加这个旅游项目。

对此,市长侯迈豪澄清说当日自己以为是被邀请参加老人会的唱歌、跳舞活动,但到现场后,他发现似乎不是自己所想像的活动,所以大约停留两分钟就离开了。他解释说,自己纯粹以一般政客身份出席,相信是有人把他的到场与ATCWW的旅游项目拉上关系。

本拿比市府公共安全和社区服务主任科切利(Dave Critchley)也通报了骑警调查工作的最新进展。指出目前已有45个受害者在警方报案,事件目前仍在调查。由于案情本身较为复杂,牵涉的钱款或已转至境外,所以警方需要更长时间进行调查。另外,因为新冠病毒疫情,皇家骑警在为报案者录取口供方面也受到了影响,使得调查进度缓慢。

诉苦

这起案件中另一个关键人物钟恩光上周六也现身表示自己并非诈骗策划人,自己也是受害者,自己与太太缴付的3,000美元旅游款亦都不知去向。

据钟恩光说,“事情最早是由一个叫Monita Chan的人,以ATCWW的名义与旅行社一起,做了一次旅游推广会。这个邮轮行是加勒比海邮轮和迈阿密11天游。当时Monita说得到‘金色天使基金会’(DFRF)总裁费霍(Daniel Rojo Fernandes Filho)的赞助。Monita称凡参加邮轮出游的朋友,每人只需要交1,500美元,其他费用全部由费霍负责。费霍也在邮轮微信群中多次表示,基金会已拨出高达500万美元的资金,赞助这次旅行及之后的巡航。”

钟恩光称,ATCWW总共收取了该次活动订金约16万元,其中约4.5万被用于向旅行社交付邮轮订金。出问题的是,ATCWW会长Monita汇款9万美元给费霍,而原本承诺赞助这次旅游项目的费霍不仅未履行承诺,反而到了去年8月2日本该交齐邮轮旅费时,9万元美元也不知去向。他还强调,对于汇款给霍费一事,自己毫不知情。事发后自己一方面试图保住自己交付的订金,另一方面反复敦促Monita和ATCWW向霍费追讨钱款。

至于ATCWW副会长的头衔,钟恩光表示,这是在他回中国的时候设立,并没有经他本人同意。而且没有正规的选举章程。他强调:“我在ATCWW做的纯粹是义务工作。我既没有收取任何人的旅游款,也没有拿过ATCWW的任何好处。我自己也是受骗者,交的旅游款也没有退回。”

无辜?

另一个关键人物“世界旅游文化协会”会长Monita Chan在接受采访时时表示,她从没碰过旅游款,是费霍拿钱后没有交给旅行社导致旅游没有成行。她目前几乎每天都会向费霍追讨欠款,而费霍每次都说会将钱退还。

Monita Chan解释说去年4月间,“世界旅游文化协会”与“金色天使基金会”总裁费霍,在网上合作推广加勒比海邮轮和迈阿密11天游或是迪拜游。根据费霍的介绍是每人付1,500美元,其中有约530元作为交给旅行社的订金,剩下1,000元则会在2019年的6月28日退还,也就是说这基本是一次免费旅游。那次宣传后,一共有约23人陆续交钱参加。接着在4月和6月28日之间,钟恩光找到她说,这边的老年人协会里有些长者也想要旅游,希望看看能否找些赞助。于是Monita就将“世界旅游文化协会”与“金色天使基金会”合作的旅游项目介绍了过去,然后就有了一次线下推介会。当时的承诺是每人交1,500元美金,其中500多元交给旅行社,剩下的钱会在11月旅行开始,游客登上邮轮前退给大家。

Monita还表示,自己虽然之前就与费霍认识,但一直不觉得此人有问题。直至6月28日,即“金色天使基金会”原本答应给第一波游客退钱的日子到来时,费霍没有退钱。ATCWW只好用其他游客交付的钱,先退给第一波的参加者,以兑现“承诺”。

而钟恩光这一波参加者的款项打入ATCWW后,一部分交给旅行社作为订金,一部分则交给了费霍,还有一部分就成了垫付款。而费霍则再次没有按照承诺去旅行社交齐旅费,更没有将钱退还。

Monita说作为ATCWW的会长,她知道参加者把旅费交给了ATCWW,同时她也和另一个负责人签字后,把款打给旅行社和费霍。至于具体数额,Monita称一概不知,因为账都是由会计负责。另外,她也强调,自己从未碰过钱。Monita说事发后,她一直向费霍追讨欠款,希望他尽快退钱。但费霍每次都以“当然会的,不要着急,下周就给”等话语搪塞。Monita还向记者展示了与费霍的语音聊天纪录,其中最近的一次,费霍答应会在本月6月12日退还钱款,并让Monita不用担心。但迄今为止,他都未有给钱。

劣迹斑斑

尽管Monita称自己是受害者,但卑诗省证券委员会(BCSC)在5月26日发布的新闻通告,指控她和另外四人参与了费霍策划的庞氏骗局。

根据美国法院的判决,居住在佛罗里达的巴西裔商人费霍在2014到2015年精心策划了一场骗局,从全球1,400多名投资者那里筹集了约1500万美元。具体做法是出售位于马萨诸塞州的DFRF Enterprises LLC和位于佛罗里达州的DFRF Enterprises,LLC的会员股份。他们向投资者许诺将从金矿开采业务中获得极高的无风险回报,实际上,这些机构实际上没有任何黄金储备,它们的唯一资金来源是投资者。对于那些不熟悉该计划的人,DFRF Enterprises承诺每月至少获得15%的投资回报率,以此非法募集高达1,500万美元的投资。

美国联邦法院于2019年裁定费霍和其他几人犯有证券欺诈罪。费霍被判罚1130万美元,另外一个当事人Valdes被判罚120万美元。法院还下令DFRF一并共同支付1780多万美金的罚款和利息,并对每个涉案人和公司处以77.5万美金的民事罚款。

BCSC指控的5名卑诗省参与者中排在第一的就是Monita Chan,她的全名是Monita Hung Mui Chan,其他四人分别是Sabrina Ling Huei Wei,Justin Colin Villarin,Marie Joy Vincent和James Bernard Law。他们都出现在费霍为这一庞氏骗局项目拍摄的宣传视频中;都在大温哥华地区的组织投资者会议,招商,担任主持或发布演说;他们向投资者分发申请表和付款说明;接受投资者的完整申请和付款。卑诗省共有137个投资者以每股2000加币的价格购买所谓的“会员股票”,总价值高达1,152,000美元,至今血本无归。这5人的另一名华裔Sabrina Ling Huei Wei还涉及另一起欺诈行为,她将价值9万美元的投资者资金转入她私人控制的帐户。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