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个有真实生命内容的社会理想 ——2020年魁北克省庆社论

6月24,我们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魁北克省庆。

对于广大魁北克民众而言,“省庆”承载着特殊的社会政治意义。魁北克是加拿大联邦中的一个“特别的社会”,其特别性之一在于:基于特殊的文化传承及自身在过去所经历的不堪回首的不平等待遇,魁北克主体成员在追求自由的同时,对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亦有着非同一般的重视和向往,因而在社会建设方面始终怀抱一种包含强烈平等意愿的理想。魁北克人普遍“记得”(魁北克箴言:Je me souviens)这一点,并强烈地希望能在“自己的家园”以主人的身份来坚守和表达这一点。

今年的魁北克省庆正值新冠病毒在全球大流行。严重危及人们生命健康的新冠疫情对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和社会造成了极具破坏性的影响,它直接而逼迫地检视和考验着不同国家、不同社会在防控病毒、护卫生命方面的实际能力与政策水平。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疫情为“全球大流行病”。3月12日,魁北克在加拿大各省及地区中率先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应对和处置疫情可能造成的不良影响,各行各业也按规定配合和支持政府的决定和举措。这一切,无疑都充分体现了魁北克政府和魁北克社会总体对公共卫生事务的相对重视。

然而,随着疫情的进一步发展,病毒对魁北克造成的破坏越来越严重,其程度也越来越超出人们的想象。时至今日,在加拿大所有的省份中,魁北克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最多,死亡率更是在全球范围内位居前列。最为不幸,也是最让人难以释怀的是,养老院、长期护理中心及其他一些收容中心作为重灾区,老、弱、病、残、孤、贫者成为了此次疫情中遭受最不妥待遇和最沉重牺牲的群体。

在省庆这一特殊的时刻,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疫情期间离我们而去的众多生命。这些生命个体是魁北克社会的组成部分,曾经和我们生活在同一社会空间,我们这个社会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离不开这些生命个体以不同形式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

大量生命因疫情而离去这一事实,已令魁北克政府相关部门决定从法律上展开“公共调查”,同时也催促着整个社会从意识及态度的层面进行反思。

生命至上,“人人有权享有生命”早已被写入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并已成为世界性的普遍共识和世界各国社会伦理的总原则。

众多生命个体被排除在他们本应受到保护的范围之外,天然神圣的公民生命权被无情剥夺,原本无辜的生命遭到弃置而仅仅成为政府疫情发布会上的一个个统计数字……针对一些国家在防控新冠疫情中出现的上述问题,已有不少西方学者撰文发出警告,提醒大家防止政治权力以某种政治正确的名义来“实施看似合理实则野蛮的行经”。如,以经济理性或经济发展权的名义来推行社会达尔文主义所催生的群体免疫政策,把老人和弱者视为“社会的废物和累赘”,进而“放弃对他们的照料”;又如,以宪法原则或公民自由权利的名义,忽视、弱化甚至放弃和拒绝必要的防控举措和手段,由此极大地增加病毒扩散的风险,直接或间接地威胁他人生命健康和社会总体安全,致使个别人的自由权被允许去肆意吞夺大多数人的生命权。应该承认,在魁北克的疫情发展、蔓延过程中,这样的一些情况也都的的确确出现过。

 

“生命才是真实的东西”。黑格尔的这句话在新冠疫情期间有着特别的意义。无论人的自由权还是人的经济发展权,都必须有一个主体,那就是有生命的人本身。生命权是个体人(公民)的最为基本、最为切实的权力。没有有生命的个体,哪来的公民,哪来的权利;个体如若失去生命,自由又有何益,经济发展又有何益。那些凌驾于他人生命权之上的个人自由权,那些有可能严重危害群体生命健康的社会经济发展,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其实不过是有如加斯东•米隆(魁北克著名诗人)所说的那些东西——“与生命两相分离”的、“虚假的生活光环”。

其实,“生命至上”和“生命权”作为理念与原则,在西方一如在东方,大家基本上都能同意和接受。但如何保证这一理念和原则的实施,是平等地实施,还是不平等地、有区别有选择性地实施,甚至是绝对以某个“自我”或者以某种“生命属性”(种族、地位、信仰、年龄、性别等)为优先考量来实施,这些才是全部问题的实质和关键。自我绝对优先、自我生命绝对优先的生命不平等意识和态度,毒害并威胁着人的生命及生命共同体本身。在危机或灾难中,这种毒害和威胁的作用愈加明显。

面对任何灾害与危机,中国人首先想到且严格遵从的,是“人命关天”及相关基本原则和指导方针。所谓人命关天,除了一般理解的意思——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或称之为生命至上),还有着更深一层的含义,即人的生命关乎天道,关乎依循天道而展开的生命活动的总体性、关联性,关乎天道生成的生命个体的平等不二格局,关乎受天道支撑的生命个体间的平等一如关系。“人命关天”表达的是中国人特有的生命意识和生命态度,是中国人对生命自身价值的强调,对生命平等一如本质的强调。这种生命意识和生命态度,具体表现为新中国展开的基于个人卫生行为习惯、人人参与的爱国卫生运动,表现为新冠疫情中政府采取的应收尽收、应治尽治、一个都不落下的完整防控原则,表现为防控过程中民众自觉配合、自主预防的全民防控态势,表现为防控协作中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整体防控局面……

新冠病毒以极强的传染力、极复杂的传播途径和非同一般的致命性,无差别地威胁着每一个人的生命。它检测和考验着社会及其主政者的疫情防控政策和能力,而防控政策和能力的实际效果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总体的生命意识和生命态度。

 

自疫情发生以来,居住在魁北克的华人大体上都表现出了良好的公共卫生素质。我们大家不仅认真自觉地执行和配合政府颁布、采取的各项防控指令与措施,更有不少机构、组织或个人为了疫情防控的成功,主动提供专业技能和物质设备方面的帮助。

 

渴望并追求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是魁北克社会理想的核心内容之一。在新冠疫情仍以拖沓步态继续在我们身边徘徊流传的当下,人际平等,特别是基于生命平等的人际平等,成为了魁北克人争取战胜疫情、护卫生命的现实的社会需要。

今天,我们与魁北克的其他族群一道在新冠疫情中欢度省庆,希望通过这样的参与及其他类似的社会参与,让我们自身血液中流动着的“人命关天”及生命平等一如意识和态度融入魁北克社会主体,并以此充实和丰富魁北克人特有的社会平等理想的内涵,促使主导我们共同生活的社会理想能够日渐成为去除了“虚假生活光环”、有着真实生命内容的理想。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