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尔种族歧视状况调查报告出炉

七天记者 颜宏

美国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在美国掀起的一轮全国范围内的抗议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执法的示威游行,蔓延到加拿大、英国、德国、法国、爱尔兰、澳大利亚、新西兰等10多个国家。从刚开始的谴责警察暴力执法上升到“黑人的命也是命”为主要诉求的平权运动再到现在的涂鸦、推倒历史人物雕像等行为所代表的对历史进行清算,对文化进行反思的潮流也波及到加拿大。

一直被誉为怀有“圣母心”的联邦总理特鲁多作为国家元首第一个跳出来饱含真情地表示“对于许多加拿大人来说,美国正发生的一切都太熟悉了。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不能假装种族主义不存在。歧视黑人的种族主义是真实存在的,无意识的偏见是真实存在的,系统性的歧视也是真实存在的。在加拿大,这些歧视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这里,是成千上万加拿大人每天都要面对的现实。”而蒙特利尔公共咨询办公室OCPM(Office de consultation publique de Montréal)恰逢其时发布的一份报告对蒙特利尔提出了严肃的批评,报告明确指出蒙特利尔存在着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市政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并提出38项整改建议。蒙特利尔市长Valérie Plante针对该报告提出两条建议:在市政议会中正式宣布蒙特利尔存在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和歧视现象,在今年秋天设立一个种族专员的职位,专门打击种族主义和歧视问题。同时表态将研究剩余的建议,探讨针对这些建议的改进办法。

蒙特利尔作为魁省的经济发展引擎、加拿大第二大城市,是大部分移民首选的落脚点,可谓加拿大文化最多元的城市之一。根据2016年进行的人口普查,34.2%的蒙特利尔人不是白人或原住民;38.5%的人是国外出生的移民,20.5%的人尽管出生在加拿大,但至少一方父母出生在加拿大之外,可见这里的人口组成是多么的来自五湖四海,那么这里的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真实状况究竟如何呢?

定义

若想弄明白这个历时15个月,有7000多人参与的公共咨询调查的结论,首先需要搞清楚这个报告里面使用的几个概念。

新移民(Les nouveaux arrivants):是指那些出生在外国,移民到这里不满5年的人。

移民(Les personnes immigrantes):出生在外国而移民到加拿大的人,也可以说是第一代移民。

移民背景的人(Les personnes issues de l’immigration):是指移民和出生在加拿大但父母中至少有一人出生在外国的二代移民。

可见少数族裔(Les minorités visibles):指除原住民以外非白人种、非白皮肤的所有族裔,华人属于可见少数族裔。

少数民族(Les minorités ethniques):指除原住民和可见少数族裔之外,母语为非英语或法语的人,比如来自德国、俄罗斯等国的移民及其后裔。

原住民(Les Autochtones):北美大陆的原住民,包括第一民族、因纽特人、梅蒂斯人等。

歧视(Discrimination):指基于魁北克《人权与自由宪章》(Charte des droits et libertés de la personne du Québec)所禁止理由的区别、排斥或偏爱以达到破坏或损害宪章所保护的某种自由或权利,这些理由可能是基于种族、肤色、性别、性别认同、怀孕、性取向、婚姻状况、年龄、宗教、政治信仰、语言、民族、血统、社会地位、身体残疾等等。

系统性歧视(Discrimination systémique):指在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中存在认识和态度上的动态性偏见,这种偏见也广泛存在于组织模式和制度实践中。

种族主义(Racisme):基于种族不平等的理论而产生针对某些种族、肤色或血统产生的仇恨或蔑视的态度和行为。

系统性种族主义(Racisme systémique): 一个机构或一群体表现出种族主义的共同态度和行为,有时候这种态度并不是有意的,而是潜意识的。

源起

蒙特利尔公共咨询办公室OCPM之所以要做这样一项调查源于2018年春天。部分平权主义个人和组织到蒙特利尔接待办公室(Service du greffe de la Ville de Montréal)提交了对系统性种族主义和歧视问题进行公共咨询的项目要求。到7月,为此发起的请愿书已经获得了2.2万个支持签名,最终1.67万个签名被确认有效。2018年8月29日,蒙特利尔市议会通过决议对此问题进行公共咨询调查。咨询调查报告原本定于2019年4月15日提交,但因各种原因,最终报告一拖再拖,直到今年6月3日才完成,到了6月15日才公布于众。正好歪打正着地处在了席卷全球的平权运动节骨眼上。

进行咨询调查的委员会由5人组成,在2018年8月到12月举办了一系列线上和线下咨询调查活动,共有7000多人提交了自己的看法,1000多名民众和机构参与了34个不同的线下活动。调查发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政府层面:

– 缺少抗击种族歧视的政治措施;

– 缺少针对种族歧视问题评估和问责的机制和程序;

– 缺少涉及种族歧视的数据;

职场方面:

– 少数族裔、原住民群体没有在公共部门获得平等的就业机会,如在市警察系统(SPVM),市公交系统(STM)等市政机构中的比例都远远低于各自群体在全体居民中的比例;

– 失业和贫困方面的种族差异,比如新移民的失业率为17%,差不多是本地居民8%的两倍,新移民中有34%属于低收入人群,而本地人只有16%属于低收入;

– 工会在种族歧视中的角色和作用,设置障碍排斥移民群体进入某些领域;

– 不同种族年轻人融入职场计划也存在不平等;

司法层面:

– 少数族裔被警察盘查和被定罪的数量远远高于白人群体,其中以非裔、原住民以及穆斯林群体的情况最严重;

– 针对少数族裔的仇恨犯罪数量居高不下,且有上升趋势;

资源层面:

  • 蒙特利尔三年期投资计划(PTI)中用于打击种族歧视而承诺和花费的资金远远不足;
  • 对移民、社区组织以及少数族裔服务的支持远远不够;
  • 缺少针对少数族裔各种执法行动的评估,透明度差;
  • 少数族裔在获得社会、体育和教育机会等方面存在不平等情况;

住房层面:

  • 少数族裔在住房保护、住房检查和卫生状况等方面都比白人群体差;
  • 少数族裔获得政府廉租房的比例不高;

文化层面:

  • 各文化中心中其他族裔文化的代表性不足;
  • 来自移民的艺术家获得文化补助资金比白人群体要困难,数量也少;

政治层面:

  • 市议会中少数族裔和原住民群体的政治代表性与现实情况严重不符,严重低于人口水平。

结论

通过15个月的走访调查,委员会得出的结论是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是广泛而真实地存在于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尽管这说起来非常敏感而微妙,但成百上千的人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受到的边缘化和歧视性对待以及面对歧视的挫败感。蒙特利尔市政府花费了很多资源用于帮助新移民融入,帮助新移民对抗歧视,但种族主义和歧视现象绝不仅仅只对新移民群体,很多本地出生的人、原住民群体、弱势群体也同样受到这些问题的侵扰。

根据这份报告,市政府及其下属区应该每三年公布一次少数族裔、原住民等被歧视群体在职场、安全、住房、文化、社会发展等方面的相关数据。还应该建立一套针对种族主义和歧视现象的投诉、评估、调查和决定的平台,并实时把相关信息公之于众。其他如设立具体的改革目标、明确市政府负责人的责任、更多的雇用可见少数族裔、更有效地监督警察执法、拿出更多资源解决住房问题、扶助多元文化等。

无解

无论是民众如何声嘶力竭地呼吁去除歧视,还是政客们真心诚意地许诺打击种族主义,但实际上这个问题无解。只要人与人之间存在着个体差异和社会差异,就会出现基于任何理由的鄙视甚至歧视链条。现在针对可见少数族裔或者原住民的歧视,主要是抓住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欧洲白人主导的大航海全世界殖民以及两次世界大战,逐渐奠定的“白种人优于其他族裔”、“白人至上”这种病态的思维。这和国力是否强盛、民众是否富裕、经济发展是否充满活力有着密切的关系。所谓种族主义和歧视问题更多的还是被掩盖的贫富差距以及由此导致的不平等问题。加拿大无论是在历史走向、政府执政理念以及社会制度设立上都没有像美国那样走极端,导致严重的贫富差距和社会撕裂,再加上长期执行的包容各种族裔、各种文化的多元文化政策,让加拿大的种族主义和歧视现象并没有美国那么严重,但在这场席卷全球的抗争中忙着检讨的政客应该警惕已经在美国出现的矫枉过正的“种族歧视悖论”:真正的种族主义者正在利用肤色扮演“弱者” 来获取额外的权利。

《华盛顿邮报》报道过,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一位会计学教授因为拒绝一名非裔学生因纪念弗洛伊德而要求延期考试的提议,就受到很多人声讨,2万人签名请愿要求学校开除他,而学校居然让这位有着39年教龄的教授停职。不过他的遭遇经过媒体传播后,也收到了很多人支持。目前在change.org请愿平台上,正有两拨人因为这名教授同时发起请愿,除了要求辞退他的请愿外,还有一拨人要求UCLA尽快让这名教授复课,并向他道歉,目前已超过4万人签名。而签名的很多是居住在美国的华人,因为在过去的十几年美国轰轰烈烈的高等教育平权运动中,提供给非裔、拉丁裔学生的特殊优待,几乎都是以牺牲考试成绩优秀的华裔、亚裔学生的正常权益为代价的。奥巴马当选总统后,建议大学招生应考虑种族因素,于是美国名校纷纷出台了各种“种族配额”的招生潜规则,把一些成绩优秀的学生排除在外。而“美国打喷嚏,加拿大就感冒”,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呼声要求在加拿大实行类似的教育平权措施。

OCPM的报告还没有正式公布时,得到消息的市长Valérie Plante提前宣布承认蒙特利尔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并将设立打击种族主义专员等措施,就是担心报告发布后招来批评,以免被动,但如此的高姿态依然受到很多人的批评,觉得她做得不够。这次调查的发起人之一、平权组织蒙特利尔在行动(Montreal in Action) 创始人Balarama Holness表示市长的回应不疼不痒,要打击种族歧视,蒙特利尔需要一个新的行政组织或者严肃对待的人才行。总之,反种族歧视是把双刃剑,任何一方稍不注意分寸,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