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跪能解决啥问题?!

七天记者 颜宏

美国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白人警察当街“跪杀”引发的抗议示威浪潮已经持续了2个多星期,并蔓延到几乎全世界的发达国家,加拿大也不例外,东海岸的哈利法克斯、圣约翰、中部的多伦多、蒙特利尔、渥太华,草原省份的里贾纳、卡尔加里再到西海岸的温哥华、维多利亚市等几乎全国的主要城市都发生了声势浩大的声援美国黑人生命权利抗争、谴责警察暴力执法、种族歧视等的示威游行,就连联邦总理特鲁多上周五在渥太华举行的游行中不顾病毒的传播,在安保人员的簇拥下来到抗议人群中,手拿一件印有“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标语的黑色T恤跟着示威者一起喊口号,还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单膝跪地,引发一片惊呼之声。戴着黑色口罩的特鲁多单膝下跪长达8分46秒,成为历史上第一位以单膝下跪来表达反对种族歧视的国家首脑。

据悉,“单膝跪地”的举动最早是美国橄榄球运动员科林(Colin Kaepernick)做出的。2016年8月,美国发生了一系列警察暴力执法造成多名非裔男性死亡的事件,科林对此感到不满,就在一次赛前奏国歌时以单膝跪地的姿势表达自己的不满,并在事后采访中表示“我不认为一个压迫黑人及有色人种的国家值得我起立表达尊重。”之后越来越多的黑人橄榄球运动员也加入到这一行列,并引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多次批评和严厉指责。特朗普加入“战团”后不仅没有平息这一抗议举动,反而引来大批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球员,包括一些国会议员、警察等也以单膝跪地的方式抗议。沸沸扬扬两年多后,NFL于2018年5月23日宣布联盟新政:球场奏美国国歌时,联盟人员必须起立以表达对国旗和国歌的尊重,否则其球队将会受到处罚。而今年因着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以“膝盖锁喉”方式悲惨的去世,更让这个动作成为反种族歧视、反种族暴力的标志性动作。

除了特鲁多,多伦多非裔警察局局长Mark Saunders和一群身着制服的警察在遇到示威者后也摘下帽子在警察总部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单膝跪地,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Howard Tory)和安省省长福特(Doug Ford)则给这位警察局长的行为点了赞。蒙特利尔警察局SPVM局长Sylvain Caron则表示他已经准备好在上周日举行的示威游行中以“单膝跪地”的方式谴责对他人的暴力、不公正以及极端的做法,并认为蒙特利尔警察局也存在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执法行为,将采取措施解决这一现象。但由于该游行组织者之间的内部争斗,给这位局长发出的邀请最终被取消,他并没有出现在游行队伍里。而上周日举行的抗议集会大体上平和进行,但还是有一小部分示威者与警察爆发小规模冲突,警方不得不使用催泪瓦斯驱散人群,而冲突的原因是有示威者要求维持秩序的警察也单膝跪地,但遭到部分警察的拒绝,于是引发示威者群情激愤,场面一度失控。不止是蒙特利尔维持秩序的警察被要求下跪,多个城市都发生Black Lives Matter组织人员要求政客、议员、警察甚至街头跑步的民众当众下跪的事件,就连曾表示过坚决不会下跪的加州费利蒙(Fremont)市华裔市长高叙加(Lily Mei)在巨大的压力下最终也跪下了。

本来是为屈死的黑人佛洛依德伸张正义,谴责长期以来以黑人为代表的少数族裔承受的种族歧视现象的运动发展到今天短短两个多星期就已经完全变了味,不管是普通民众、政客议员还是执法人员都已经没有了“不表达态度”的自由,必须要站到示威者这一边,必须要下跪来表达支持,否则就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最近几天,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因表态魁省的种族歧视情况比美国好得多,虽然存在种族歧视的现象,但只是个别人的行为,是零星的,并不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问题而遭到网络围攻就是一个例子。

而媒体一边倒的报道警察暴力执法和少数族裔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政客们为了显示其亲民立场而纷纷下跪使得这场本来为追求社会公平的抗争走向另一个极端,开始侵犯另一边民众的权利和利益。

凭心而论,加拿大实行的是容纳各种族裔、各种文化的多元文化政策,历届政府都会把帮助来自五湖四海,不同文化种族的移民融入加拿大的社会体系作为执政重点之一。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当时的总理皮埃尔·特鲁多,也就是小特鲁多的父亲,就已经把包容所有种族和民族,所有语言、文化和所有宗教的价值上升到治国政策层面,成立了皇家双语和双重文化委员会来落实这项政策,并在1982年成为加拿大宪法的一部分。

正是这种在法律框架下的“互不干涉”文化,相当程度上削弱了道德批判的副作用,“互相尊重各自的文化习俗”也成了加拿大人公认的政治正确。过去50年中,多元文化主义已经发展成为加拿大人的一种民族信仰。加拿大不会强制要求新移民必须融入加拿大的英法双语文化,任何人都可以保留自己本民族的文化,甚至允许部分族裔为传承自己的特色文化建立学校,民众的开放程度和包容性也居于发达国家前列。这里的居民不必担心别人对自己祖先的文化、语言、传统习俗、宗教信仰等指手画脚,这和美国黑人4百年从奴隶到现在的被歧视者的历史演进完全不同。

不可否认,加拿大同样存在种族歧视现象,存在种族主义者,这是任何一个社会都不可避免的。只要人与人之间存在着个体差异和社会差异,就会出现基于任何理由的鄙视甚至歧视链条。但现在从联邦总理特鲁多到警察局长Sylvain Caron不顾实际情况相继表示加拿大存在系统性的歧视问题,是面对群情舆论、道德绑架的妥协和丧失原则。他们的表态不仅鼓舞目前已经走向另一个极端的抗议运动走得更远,也对现实情况于事无补。给民众贴上白人、黑人、原住民、少数族裔等各种标签真的就能解决社会公平问题吗?不仅不能,反而让社会更加撕裂!具体的表现就是他们的这种表态让很多非种族主义者的民众感到不满,现在轮到他们感到自己受到了歧视;而那些极端的左派也感到不满,指责他们知道问题的存在却什么都没有做。

种族歧视的问题并不新鲜,也将永远存在,解决的办法应该像魁省省长所说的采取切实可行的行动,通过民主和法治的途径来解决,而不是通过公开下跪来作秀,这样只会让情况更糟。现在要求解散警局,并对警队削减经费的呼声已经从美国传到了加拿大,蒙特利尔市长Valérie Plante对削减警察经费持开放态度的表态将更助长这种“闹到极端”的气焰,让警察的执法更加束手束脚、左右不是,普通民众的安全受到威胁,得益的只有那些犯罪分子。而削减的警察经费又会去支持那些所谓的反种族歧视组织和项目,催生出更多的示威游行和社会骚乱。

好在,这场必将记入史册的抗议运动在昨天随着佛洛依德在其出生地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市下葬达到高潮后,开始出现反思的迹象,一些学者、警察以及普通民众的理性声音开始出现。现在新冠病毒疫情依然在肆虐,每天还在不断有人感染,有人病逝,第二波疫情呼之欲出的情况下,希望领导这个国家和社会的政客们能抓住主要矛盾,为民众的福祉着想,少些政治考量和作秀。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