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读水浒 :“拼命三郎”石秀(5)

上一节我们看到杨雄酒醉骂媳妇,没想到潘巧云反揭露石秀耍流氓。杨雄这下彻底火了,立刻跟老丈人说你们那个肉铺就别开了,让石秀滚蛋。

石秀天明,正将了肉出来门前开店,只见肉案并柜子都拆翻了。石秀是个乖的人,如何不得。笑道“是了。因杨雄醉里出言,走透了消息,倒吃这婆娘使个见识,拟定是反说我无礼,他教杨雄叫收了肉店。我若便和他分辨,教杨雄出丑。我且退一步了,自却别作计较”

咋一看这段描写是石秀看到家里的肉铺被拆了的心里描写。但是各位仔细想想,石秀怎么能猜得这么准?我看如果不是自己做了心里有鬼,那么就是偷偷在窗外偷听别人说话。

于是乎石秀自己再一次收拾好东西跟潘公交了账本,这次潘公听了女婿的话,也不敢留他。

640-118

石秀甘心就这样被人扫地出门吗?

石秀相辞去了,却只在近巷内,寻个客店安歇。赁了一间房住下。石秀却自寻思道“杨雄与我结交,我若不明白此事,枉送了他的性命。他虽一时听信了这妇人说,心中怪我,我也没分别不得,务要与他明白了此一事。我如今且去探听他几时当牢宿,起个四更,便见分晓

人走了,却在附近住下,要去打探人家的消息。秀的理由充分吗?怎么能看出杨雄因为媳妇偷情会“枉送了他的性命”?我只觉得面对石秀这种人,任何人都会觉得害怕吧。因为任何一点小事,他都担心你要他的命,反过来说,任何一点小事,他就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640-119

石秀一连潜伏了好几天,终于找到机会把打的头陀和裴如海杀了。这里有一段很长的描写,细致的讲了石秀如何在半夜偷听,杀掉头陀,如何骗出裴如海,把两人衣服剥光杀掉,如何把两人的尸体仍在杨雄家后巷,手法可谓干净利落!杀完人之后,石秀处理完现场,

回客店里,轻轻地开了门进去,悄悄地关上了,自去睡,不在话下。

安心的睡了!

其实这一段描写还有一个很可疑的地方,也就是整个杀人的过程,除了当事人,没有任何第三者。石秀自然会跟杨雄说,和尚偷情,我把他们杀死在现场。那有没有一种可能是石秀在别的地方杀了和尚,然后扔到现场呢?细思恐极、细思恐极啊……

对于这桩离奇的双尸命案,官府毫无头绪

知府叫拘本寺首僧,鞫问缘故,俱各不知情由。知府也没个决断。当案孔目禀道“眼见得是这和尚裸形赤体,必是和那头陀干甚不公不法的事。互相杀死,不干王公之事。邻舍都教召听候。尸首仰本寺住持,即备棺木盛殓,放在别处。立个互相杀死的文书便了”知府道“也是”随即发落了一干人等,不在话下。

就这么胡乱判了。

这件事满城里都动了。那妇人也惊得呆了。自不敢说,只是肚里暗暗地叫苦。杨雄在蓟州府里,有人告道杀死和尚、头陀。心里早了七八分。寻思“此一事准是石秀做出来了。我前日一时间错怪了他。我今日闲,且去寻他,问他个真实”

事情惊动全城,杨雄的心理活动非常值得探讨一下。

杨雄认定人是石秀杀的,是因为石秀举报过他们,而他最后没有信,而觉得自己错怪了石秀,这就有点缺乏逻辑了,可见杨雄这人并不聪明,很容易被别人做的事情影响和操控。

然而要怎么找石秀呢?

正走过州桥前来,只听得背后有人叫道“哥哥那里去”杨雄回过头来,见是石秀

不用找,人家自己来找你了。两人见面之后不知怎的,一场亲热,尽弃前嫌,不光如此,杨雄再次认定自己媳妇偷人,要杀之而后快

便道“兄弟休怪。我今夜割了这贱人出这口恶气”石秀笑道“你又来了。你既是公门中勾当的人,如何不知法度。你又不曾拿得他真奸,如何杀得人。倘或是小弟胡说时,却不错杀了人”

640-120

石秀这一回好像变了个人,要杨雄遵守法律没有证据不能乱杀人,而且还提醒杨雄自己如果是胡说八道,杀错了人怎么办,搞得杨雄反而有点纳闷了。

杨雄道“兄弟何必说得。你身上清洁,我已知了,都是那妇人谎说”石秀道“不然,我也要哥哥知道他往来真实的事”

杨雄表示自己很信任石秀,石秀却不依不饶,要让潘巧云对峙。他出了个什么主意呢?

石秀道“此间东门外有一座翠屏山,好生僻静。哥哥到明日,只说道:我多时不曾烧香。我来和大嫂同去。把那妇人将出来,就带了儿,同到山上。小弟先在那里等候着。当头对面,把这是非都对得明白了。哥哥,那时许与一纸休书,弃了这妇人,却不是上着”

石秀教杨雄把潘巧云骗到荒山,当面对质。当面对质,哪里不可以?要到没人的地方去,石秀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们下一节再继续聊。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